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14章 重返古神戰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14章 重返古神戰場字體大小: A+
     

    第814章重返古神戰場

    凌若夕不知道當初的古神戰場是什麼樣子的,但是她知道,現在的古神戰場,這片看上去沒有太多威脅的地方,卻有著太多的秘密。

    而在龍華大陸上,這個看似很強大的存在——仙女,似乎也帶有不少秘密。幾個宗族之間的鬥爭還在繼續,而凌若夕和雲井辰卻來到了古神戰場。

    「為夫要和你一道變強。」這是雲井辰對凌若夕說的話,不是什麼甜言蜜語,對於凌若夕來說,卻勝過千言萬語,勝過千萬個承諾,也許承諾原本就比想象中來的簡單。

    凌若夕拿出彩色的石頭,這是要布置陣法必須的東西,接著他們找到了位置。

    「本是說,你們不能在一起,這是對個人力量的考驗,但是念在你們是夫妻,應該裡面的主人會對你們有單獨考驗,凌若夕要做的是完全活化血脈之力,這裡有幾個種族,每個種族之中,有一件至關重要的東西,其中一個種族,便是精靈族,已經被拿走了,現在你們不要去那個門之中,去其它的幾個種族吧,這也是幾個破滅的種族了。」說罷西門若蘭便消失。

    凌若夕擺好陣法,他們這第一個要去的,便是在萬年前就已經滅絕了的一個種族,叫做魔族,這個種族和現在的魔族不一樣。

    現在的魔族,是異端的入侵,而這些魔族,卻是本來力量強大,即具有破壞力的種族。但是凌若夕想不明白,在萬年前,精靈族、還有魔族、這些種族為何會滅亡,至少在她看來,若是論同等實力,人類才是最為渺小的。但是毀滅的卻是這些種族,現在他們進入遠古戰場不過是那些種族的一些遺迹罷了。

    凌若夕和雲井辰走進去的時候,剛一踏入魔族的土地,周圍忽然劇烈扭曲,凌若夕感覺到似乎不太好,便拉著雲井辰一塊跌落下去了。

    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看見一個女子和一個男子,不過女子蒙著面紗,男子戴著面具,這兩個人太詭異了!竟然不讓人看見他們的樣貌!

    「我知道你們本來要進入魔族的遺迹。」那個女子道:「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請你來我們這裡,我們是神族。」他們道。

    「神族?」凌若夕驚呆了,神族的殘像,滅絕的幾個種族之一,現在凌若夕看到的他們並非是活人,而是一個遠古戰場獨立的空間,但是裡面不會有太多的那個種族之人。遠古戰場怎麼說也是古時候神明所打仗的地方,自然若是一個種族在這裡滅絕,這裡就會多一扇石門,而這石門後面便會保留一個種族的一小批人,但是他們實際上是不存在的。

    因為只要他們走出石門外便會毫無理由的消失,遠古戰場的石門後面更像是一個遺迹博物館。

    「我們是神族,已經滅絕了的神族,在這裡就是為了等你,告訴你事情的真相。」一男一女對著凌若夕道。

    凌若夕看著不遠處的雲井辰,此時他則昏迷不醒。

    「他沒事,你不用擔心。」女子道。

    「你知道我們遠古八族,是被什麼人毀滅的嗎?萬年前的一場大戰,我們八族本來準備幫助九天玄女攻打異界來的異端。但是在沒有攻打之前,一夜之間,我們八族被九天玄女一人所滅,你不要以為這是不可能,這是完全可能的,其實當時我在想,九天玄女為何會這樣做,我們八族沒有得罪過她,後面我們知道,九天玄女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她不想和魔族爭鬥。因為她愛上了魔族!可笑嗎?因為這個原因,她滅了我們八族!」她瘋狂地笑了起來,然後那個女人慢慢揭開面紗,她的臉上竟然全部都是傷口。

    十分的猙獰。

    「我知道你,你要打敗現在的仙女,依照我們仙族的推測,是應該將仙族的東西給你,我仙族沒有什麼東西,有的只是一點兒肥料。」她拿了一個絲綢袋子遞給凌若夕。

    「這是我們保存下來的東西,應該對你有用,你身上應該有一根樹枝,若是你湊齊幾個種族給你的東西,你就應該能夠種植出它來,當你種植出它來,便知道如何提高自己的力量。」說罷,凌若夕發現自己又站在了魔族的土地上。

    雲井辰也站在原地。

    凌若夕收起肥料,這仙族,看上去和九天玄女有深仇大恨的樣子。她閉著眼睛,這件事她如何想都不對,她不信會有人如此好心幫她,天上是不會掉這麼好的事情。連她初次和劍辰,自己的親外公見面的時候,他都帶著目的,為的是復活自己的外婆。

    「走吧,我們去魔族。」凌若夕對雲井辰道,他們一直朝前走。

    不過等到凌若夕消失后,那個地方的男女,忽然開始變化,整個人都融化了變成了一堆黑色的噁心液體。

    看上去哪裡還有神族的樣子,簡直什麼都不是,反而變成了天底下最邪惡的東西。

    魔族沒有想象之中的那麼差,相反十分美好,有孩子在嬉戲,這裡幾乎沒有爭鬥。似乎魔族很安逸地生活在這片土地。

    不過當凌若夕準備去魔族的皇宮的時候卻遭到了阻攔,魔族似乎不歡迎他們來。雲井辰和凌若夕準備突破硬闖進去。

    一個穿著斗篷的人拉著了,接著他把他們拉到了自己的小屋脫下自己的斗篷,那是一個大概十五歲的少女,臉上有著一道疤痕。

    「你們這兩個外來人,怎麼想進皇宮,我告訴你們我是公主我都進不去。」她搖搖頭。

    這個住在小木屋之中的人是公主?凌若夕和雲井辰橫看豎看都不像。

    「那個皇宮有問題,皇宮裡的人都變成了黑色的怪物,我知道你們是來找什麼的,我將這個帶了出來,這是一種黑色的土壤,十分肥沃,我也知道你們要做什麼,但是請你們不要那麼做。」那個女孩道。

    「為何?」如果神族說的不錯的話,他們應該是拿到所有的東西,然後回去種植。

    「樹枝和種子絕對不能被種活,還有果子千萬不能吃,這是我所保留的記憶。神族和精鍊族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你們根本不了解遠古戰場的真面目,這裡是被眾神詛咒的地方,總之,這些東西你都不要找了趕緊離開吧,不要去下一個門。」她說完這句,便不再說話將手中的泥土給了凌若夕。

    然後目光有些獃滯,後面又轉念回過神來:「你們是誰啊?怎麼會來我這裡?」她的表情就好像第一次見到凌若夕一樣。

    「不是你拉我們來的嗎?」雲井辰道。

    「哦,那應該是我夢遊症發作了,不好意思你們請出去吧。」凌若夕點頭,然後出了這道門。只是這道門出了之後,那個小女孩也慢慢融化,然後變成了黑色的東西。

    這裡的一切似乎都是那麼讓人匪夷所思,只是凌若夕在決定還要不要走下去的時候,她卻在遠古戰場碰見了白公子。

    「太好了,你們出來了,泥土那些你們都拿到了,這種子怎麼也種不出來,原來是還要去其他幾個種族那裡拿東西。」白公子道。

    「凌姑娘,你們身上的兩樣可以給我嗎?」白公子說這個,簡直就是不要臉。

    若是凌小白在這裡一定會說,因為是這明明是凌若夕拿到的東西,但是一下子他卻要。

    「嗯。」凌若夕將東西給他。

    「多謝。」白公子簡單地說了兩個字,然後便消失。

    凌若夕和雲井辰對望一眼,然後兩人開了一個結界開始說話。

    「娘子,為何你會將這些東西給他?」雲井辰問。

    「太容易得到的東西太有問題,這是關鍵所在,我這一切好像是有人指引一般。有人故意要我拿到這些東西,可惜我從不聽任何人安排。」凌若夕眯著眼睛看著遠處。

    「果然。」雲井辰心裡自然也是這麼想,他覺得他們好像又一腳踏進了別人的陰謀,自從來到蓬萊。

    而這一切應該是那個仙女,蓬萊的主人,做的事情!凌若夕不是第一次走進別人設的迷局之中,只是這次有點非同尋常,她將劍辰也設計進去了,將自己的家人全部設計進去了,也包括凌小白。

    「我們回去吧,這裡沒有必要呆了,遠古戰場不能給我帶來提高。」凌若夕道。

    接著他們回去了。

    這時候卻有人將杯子打翻在地上。

    「哼!可惡的白家人,既然破壞了我的計劃!」仙女丟掉了手中的杯子。

    「主人不要息怒。」戴面具的男子道。

    「哼!你給我滾!你看看你這張臉!你不過也是個做出來的傀儡罷了!真人是凌若夕身邊的那個!對了,真人是她身邊的那個。」仙女走了出來,然後似乎想到了一條什麼計策笑了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