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12章 巨大的蓬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12章 巨大的蓬萊字體大小: A+
     

    第812章巨大的蓬萊

    龍華大陸第四位面被分割成了許多碎小地方,它們被稱作秘境。然而有一座蓬萊仙島,卻是這些秘境之中最大的。

    這裡也當之無愧是龍華大陸的第四位面,而在這個秘境之中,卻有一位仙女,一直沉睡在這,已經沉睡了數萬年,在這數萬年的時間當中,第四位面之中的四大家族,卻在不斷地爆發戰爭。某一天仙女醒了,讓四大家族停止戰爭,並且把戰爭變成了要命的比試,並且在比試之中,排名最後的兩個家族,將被仙女毀滅。四大家族人心惶惶,誰也不願意就此毀滅,因此展開了一場爭鬥,一場生死存亡的爭鬥。

    凌若夕覺得表面上好像是這樣的,但是好像另有隱情,這些家族,雖然都在爭鬥,也是生死爭鬥,不過她覺得派的都是一些外圍人士,難道一個家族那麼大,連一個頂尖的高手都沒有,卻讓如此之多的外圍者去參加鬥爭,這實在是太不正常了。

    難道,他們在密謀著什麼?這幾個家族,真是讓人匪夷所思。真正的高手去了哪裡?

    「第四場比試在西門家族的城池,不過我們從來沒有去過,那裡也不對任何人開放,據說是一個很詭異的地方,並且西門家族都是殺手,我們曾經也派人去過那裡,不過所有的人都沒有回來,此次是仙女的安排,那裡才對我們開放。」白公子道。

    凌若夕聽了這些話的第二日,便啟程去了那裡,他們坐著馬車,進了這城池。進去一看,這城池卻和其它三個有很大的不同,窄窄的街道,滿滿的房屋,他們被安排在了一個大宅子里。另外的兩個家族也被安排在這裡。

    「切勿在城裡隨意走動。」這是帶路之人和他們說的話。

    「多謝。」白公子還是禮貌地道了一句謝,不過那人卻沒吭聲。

    「啊!」一聲慘叫聲發生在院落的牆外,原來是一個白家的小廝沒有太快進院子,而被殺,一刀斃命,死相凄慘,他連反抗都來不及。

    「站住!」此時有人忍不住了,他對著那個送他們來的殺手道。

    「還有事嗎?」那個帶路的人問。

    「你們西門家族就是如此待客之道嗎?為何在你們這裡,我們的人被殺了,你竟然一點兒反映都沒有!」這人也是義憤填膺。

    凌若夕卻在這裡感覺到的全部都是殺氣,除了殺氣還是殺氣。這個城,又叫殺手之城,裡面全部都是殺手。

    「我已經說了,必須留在這個院子里,這裡有足夠的水和糧食,剛才那個人出於什麼原因想出去我不知道,但是他只要一出去就是死。」那人冷冷道。

    「豈有此理,你們西門家族竟然無法保證我們的安全,真是可惡!今日我便要你的命!」這個白家人轉眼和那個帶路的殺手打了起來。

    凌若夕看著兩人交手數百回合,竟然實力不分高低。

    這讓白公子皺著眉頭。凌若夕是見過這個白家人的,他是負責另外幾場比試之人,在白家,實力也不算弱,叫做白羽塵。

    但是這次幾百回合,卻連對方的邊都摸不到,這個西門家族,到底有多麼的強悍,連一個引路人都有此等實力。

    並且,這個西門家族的引路人,還在處處避讓,沒有出手。

    「怎麼樣?難道你怕了嗎?不敢出手?」白羽塵道。

    「還請這位客人不要鬧,我們西門家族有規矩,凡是出手,必將取人性命。」他一面打一面說。

    因此他才不出手的嗎?

    可是外面的殺手殺的那麼歡快。

    這時候一隻白色的美麗的鳥飛了進來,落到了白公子面前,這鳥化作了一張白紙,白公子看了看,然後看見上面的字立刻道:「停手,白羽塵!」

    見白羽塵,還未停手,他立刻上前制止,將兩人分開。

    「為何不讓我和他打?」白羽塵問。

    「看這個。」他將自己手裡的東西遞給了白羽塵看,見他臉色立刻變色,不過後面又臉上堆滿笑容對那個西門家族之人道:「剛才多有得罪,實在不知道這是仙女定的規矩。」

    凌若夕現在知道,西門家族之人基本都是面癱,只是看了白羽塵一眼,然後便轉身離開,也未顯得不高興,也未顯得高興,只是身上帶著淡淡的殺氣,不過這殺氣顯然被隱藏起來,就和凌若夕一樣,她將自己的殺氣隱藏起來,只是讓人感覺殺氣的似有若無,這是一名高級殺手才具備的素質。

    「你們看。」白公子將東西遞給了劍辰,劍辰看了嘆了一口氣道:「想不到這仙女竟然如此過分,這城中,放了三面旗子,四個家族拿到旗子方可沒事,不然仙女決定先滅掉一個家族。沒有拿到旗子的家族,將被仙女毀滅。不過只要走出每個家族的院子,外面即使被殺,也不可以尋仇,因為這裡有許多殺手,不僅是西門家族的,還是仙島上的許多殺手,也不僅是仙島上的,還有許多從其它位面來這裡居住的殺手。」劍辰將那上面的東西說出來。

    凌若夕恍然大悟,難怪白羽塵,不打算對他動手,因為每個家族的宅院之中,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可以在這裡裡面殺人,否則算輸。

    接著白公子和白羽塵互相對望了一眼,然後心照不宣,什麼都沒說。

    幽從外面回來,在房間裡面看著凌若夕和雲井辰道:「主人,這外面有個殺手情報屋,只要能付得起加錢,可以給出各種情報,相信這旗子的情報也在這情報屋中。」

    凌若夕則點了點頭,i只有三面旗子啊,那麼意味著總有一個家族要淘汰,不過她的目標並非這旗子,而是西門家族的至寶,一套暗器。

    據說西門家族有一套暗器,是很早流傳下來的,這暗器的歷史比龍華大陸的歷史還要久遠,並且威力巨大,但是這暗器,不能殺魔,也不能殺人,只能殺有九天玄女血脈之人。換句話說,這暗器是用來殺仙女的。

    當然也可以殺了凌若夕。

    不過這暗器,畢竟是暗器,即便有人拿著這暗器去殺人,那也是還沒見到仙女的照面,就被一招弄死的節奏。

    因此有歸有,用不用又是另外一回事,再說也沒人吃飽穿了撐著去殺仙女。

    但是凌若夕卻很想拿到這暗器,當然其它三個家族也保管著這樣一個東西,白家的是一把能夠殺死擁有神女血脈之人的武器,而公孫家族的是迷藥,曾家則是毒藥。

    但是他們卻不會去用,因為這些東西只對擁有神女血脈之人有用,就是對仙島之人有用,但是仙島之人,用普通的武器也可以殺死,只有進入了神期,聽劍辰說會有一個叫做實力台階的東西。

    叫做眾神之下皆為凡人,凡人想要弒神,這是何等的不可能,即便是一個半神巔峰的高手,想要殺了仙女,也不可能,他的力量對仙女幾乎沒用。

    因為進入神期,就已經又是一個層次,低於神期層次之人,都無法用任何力量傷害到神期之人,除非對手也是神期。

    不過這四個東西卻不同,只要能夠靠近仙女,便能夠一舉殺了她。

    當初凌若夕聽到也很吃驚,後面她才知道,這比試為何這些家族沒有派出高手,雖然是生死相搏,並且搏命之人似乎也很厲害,原來是,他們三大家族,公孫家族、曾家、白家都在聯合起來,準備殺了這個仙女。

    因為這個仙女的存在,對所有家族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威脅,即便是有兩個家族倖存下來,但是這個仙女保不準日後還會對這兩個家族做什麼。因此他們想出了一個計劃,將兩個家族的精英高手,都集中在一起,然後訓練,再然後用特殊的方式,比如那個樹的果子,讓所有的家族高手都強行提高力量,他們三個家族,竟然想要聯手打造出一個神期之人,然後讓那個人殺了仙女。

    這是一件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當凌若夕和雲井辰聽到的時候,他們都驚呆了。因此凌若夕這次,並不是去打聽旗子的下落,而是她要進入西門家族的總部,去拿到西門家族的至寶。

    一套金針!

    凌若夕並未急著打聽金針的下落,她是穿上了黑衣,來到了情報屋,打聽的卻是旗子的下落,因為這樣直接花錢買這個,恐怕西門家族之人也是不會告訴他們的。

    她穿上了夜行衣,周圍都是似有若無的殺氣,街道看上去是如此安靜。但是卻比任何時候都危險。

    她打聽到了旗子的下落,是三面,這三面旗子,兩面好拿,一面很難拿,因為有一面在一個有著眾多殺手保護的地方,據說那裡住了一個人。

    那個人是西門家族的少主,凌若夕不知道這位少主是誰,但是她決定和劍辰去那裡。

    原因很簡單,他們要說服西門家族也加入到他們反抗魔女的行列,一是他們想找一個在西門家族裡面說話有分量的人說,還有一個是若是西門家族不同意,他們便將西門家族的少主綁走。

    當然,這次,幽和小天都被雲井辰拍到了凌若夕的身邊保護著她。

    這個地方實在太清幽,竟然不是在西門家族內,這裡是一個十分雅緻的地方,一個小庭院,這個西門家族的少主竟然在這個地方,並且這裡沒有殺氣?

    劍辰大模大樣的走進了屋子,因為這西門家族的少主是殺手,殺手的感知當然不會低。

    但是屋子裡,卻有一張桌子,桌子上,卻擺放了五個茶杯,顯然,此人是連幽和小天的份也算進去了。

    接著從內堂之中走出一個人,這個人是個男人,姿貌中上,但是這張臉,凌若夕卻是知道的。

    「小一……」幽難得開口說了幾個字。

    「好久不見,師姐。」小一看著凌若夕,微笑著道,但是凌若夕卻知道,面前的人既是小一,又不是小一,因為他的變化實在太大了,並且他的修為竟然是仙期,身上還收斂著一股殺氣。

    她映像中的小一,是一個從不殺人,並且心地善良的大夫,但是現在他身上則是殺氣。

    「師姐,我知道你們很好奇,為什麼我在這裡,放心茶水裡沒有毒,不若我們坐下來慢慢聊吧。」小一笑了一下,坐了下來。

    眾人也跟著坐下來。

    「其實,那日走投無路,我以為自己要死了,卻被西門家族之人找到,原來我的娘,是西門家族的人,而鬼醫則原本是西門家族的一個大夫,也是我的爹,他們原本是這蓬萊之人,後面,因為某一次的戰爭,三大家族因為一個特殊的原因,聯手攻打我們,我們西門家族之人四處逃竄,我爹帶著我跳入了位面裂縫之中,而在跳之前,我娘則死在了他面前。因此,但是後面不知為何,我的血脈被封印了,直到西門家族之人找到了我。」小一道。

    不對,凌若夕皺著眉頭,小一變成這個樣子一定不是他所描述的身世,為何他的血脈會被鬼醫封印,為何鬼醫會自毀修為,按理來說,仙期之人,足以在第一位面縱橫天下,但是鬼醫當時也只是地玄期的修為。

    那就說明,鬼醫自毀了修為,然後重新修鍊,是什麼讓他那麼害怕?

    自然是這蓬萊之人!

    「他們應該有派人來找過你吧。」凌若夕道。

    小一道:「沒錯,一切如你所想,來滅殺我的人是白家,當然還有其它的三大家族,但是在那場戰役之中,我娘親並沒有死,她還活著,成為了現在西門家的族長。」小一笑著道。

    「我娘很想見見你。師姐。她知道你是為何而來,不過我現在和我娘想得一樣,那就是報仇,其它三個家族不滅,我西門家族將永遠的報仇!」小一說這句話的時候,身上湧上了一股殺氣,不過後面又被壓制下去了。

    這殺氣很濃郁,至少斬殺千人!凌若夕的感覺不會有錯,這麼濃郁的殺氣,小一這些日子到底發生了什麼,還是那個懦弱的小一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