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01章 血魔復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801章 血魔復活字體大小: A+
     

    第801章血魔復活

    不過這個時候卻有人阻止她。

    這裡能夠有能力阻止她之人,自然是上一任的九天玄女,此刻她說話便不再溫柔,然後道:「不過區區血魔,也敢強佔她的身體!」她聲音十分威風。

    「怎麼?你想打一場嗎?我會怕嗎?你是神期的修為,我也是。」說罷那血魔便和九天玄女打了起來,不過她們卻飛離了海面。

    現在那些黑衣人哪裡還有時間管雲井辰,紛紛飛了出去,就連劍辰也飛了出去。

    星月族的眾人一下看威壓沒了,趕忙站起來。

    雲井辰也飛了過去。

    「小白,我們過去看看。」巫咸對小白道。

    「好。」兩人騎著麒麟一道飛了過去。

    卻見兩個凌若夕在打架,一個紅色的光芒,不過凌若夕會用的招數她都會用,並且還比凌若夕用的更好,那便是操控著凌若夕身體的血魔。

    另外一個卻是凌若夕的外婆,第二任的九天玄女。兩人在不斷地打鬥著,海水都開始起伏。整個海面上都是一股奇怪的氣氛。

    這是神期之人的打鬥,絲毫不輸給當年對抗魔族的架勢,凌若夕卻打出來的都是紅色的光芒,九天玄女卻是金色的光芒。

    劍辰和雲井辰在一旁感到十分的焦急,卻又沒有辦法插手,因為神期之人,打鬥,別人是無法查手的。

    雲井辰看著這打鬥的場面,忽然感覺面前有些眼熟,這種威壓,這種氣勢,還有海面波濤洶湧,一下子他發現自己頭疼的十分厲害。

    別人沒有注意到雲井辰,不代表劍辰沒有注意道。

    但是他此時已經沒有心思去顧及那些。

    不遠處的兩人已經打的不分伯仲。

    凌若夕卻在夢境空間之中死命掙脫著血魔為她編織的籠子,因為很多怪物出現在了她的夢境之中。

    巫咸忽然睜開眼睛,她眼睛已經是紫色的了,和平日不太一樣。

    「如果想救乾娘,必須跟我走。」她拉著凌小白,一口氣衝到了星月族總島的最底下一層,那裡只有一個人,那便是月曦。

    「月曦?」凌小白不知道為何巫咸要拉她來這裡。

    「月曦,好久不見。」巫咸說話卻完全不像是她的樣子。

    「好久不見,巫宗聖巫。」此時的月曦也換了一個樣子。

    凌小白是何等聰明完全明白出來,那不是巫咸和月曦本人。

    「玄女的魂魄覺醒,讓我們的魂魄也暫時覺醒了,現在我就說,凌若夕正被困在自己的夢境空間,必須有一個人去救她。或者是幫一個忙。」月曦看著凌小白。

    「好,我願意。」凌小白希望自己還有點用處。

    「不過小白你要記住,你若是進入了凌若夕的夢境空間,我們二人定然是不能動,你也會有危險,這裡沒有人守著。」月曦道。

    「好。」小白一口答應。

    凌若夕在掙脫籠子的時候,發現一條金龍進入了她的夢境空間,然後小白手中拿著一把劍,那就是屠龍劍,然後劈開了籠子。

    將凌若夕救了出來,但是小白身上卻全部是傷口。

    凌若夕的夢境空間太大,小白是找了很久才找到自己的娘親。

    「娘親。」

    看著面前風度翩翩的美少年喊自己娘親,凌若夕真的覺得,她的孩子長大了能夠救自己的娘親了。

    「小白,娘親現在要去干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你已經長大了,應該做自己的事情了。照顧好巫咸,我知道你一直喜歡她。」這是凌若夕對他說的話,然後凌若夕就一把向上沖。

    接著打鬥忽然停止。

    「外婆,我知道您一直愛著我,雖然我只有短暫的時間能夠奪回我身體的全力,但是請您殺了我。」凌若夕對九天玄女道。

    「血魔在我的體內。」凌若夕知道自己死了血魔也會跟著死去。

    「不,凌若夕,你不能這樣,我就是你!」她似乎聽見血魔在她耳邊叫著,用和她一樣的聲音。

    「好吧,小夕兒。」瞬間九天玄女眼裡全部都是哀傷。

    「沒事的。」凌若夕卻忽然笑了,她一向是冷冰冰的。

    這個時候九天玄女也笑了,她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劍辰,然後對他做了個嘴型。

    接著她一刀刺入了凌若夕的身體,雲井辰幾乎發狂,接著那刀變成了一道光芒,九天玄女自己也變成了一道光芒穿過凌若夕的身體。

    接著她們都紛紛往下掉。

    雲井辰知道誰是凌若夕,他接住了她。

    卻發現面前的妻子身上一道傷口都沒有,並且連內傷都沒有。

    凌若夕慢慢地睜開眼睛,她第一次哭了,然後掙脫開了雲井辰的懷抱,跑到劍辰旁邊。但是此刻劍辰抱著的卻是一個血人。

    她身體被刺穿了一個大骷髏,身上有血咒,但是又很快消失。

    「你怎麼這麼傻?我復活你是為了什麼?你為何要死?」劍辰抱著她,問了她很多問題,但是她卻一個都答不上來。

    然後她笑了道:「傻瓜,我總歸是要死的,但是我希望小夕兒活著,你別再給小夕兒添麻煩了,我已經把我的血換給了她,不僅如此你知道擁有玄女血脈之人,能夠互相替換傷痛嗎?不過這一招只能在致命傷的時候用,當時神明給我祝福的時候,也把這一能力給了我,我想神明知曉過去未來,應該是知道的吧。我會經歷這些,但是我不後悔,你不該召喚我的靈魂,因為我的靈魂被你召喚了一次,再死,就無法轉世,只有灰飛煙滅,因為你做了逆天的選擇,不這麼做你便會受到天罰。」說罷她一口血吐了出來。

    「外婆。」凌若夕此時叫了一句。

    「小夕兒,你總算叫我外婆了,請你原諒劍辰,他只是……只是太愛我了……」她一手握住了凌若夕的手,一手握住了劍辰的手。

    但是她的身體卻在慢慢消失,凌若夕知道,連同消失的,還有她的靈魂。

    「嗯,我原諒他。」凌若夕終於不哭了。

    這場星月族的浩劫,就這麼平息了。在密室之中,凌小白抱著巫咸,她被人刺了一刀,這一刀已經是要害。

    巫咸身體冰冷,沒有人知道她是被誰刺傷的,連月曦也不知道。

    月曦醒來的時候,巫咸就死了。地上全是血,然後他開始把凌小白叫醒。凌小白抱著巫鹹的屍首,第一次跪在地上哭。

    星月族的族長換了,不叫老祖母,就是叫族長,是那個老頭子。海星流卻失蹤了,人們都沒有找到他,於是只好在海族再選一個島主。

    海星流乘船在海面上,他必須逃走,去內陸,不能留在島上,不然他做的事情,遲早會被發現,他勾結劍辰。

    這時候穿上卻多了一個人,是一個女子,大概二十多歲的樣子,長得清麗。

    「你是誰?」海星流道。

    「我的名字,叫做海星桐,您忘了嗎,你您給我起的呢?島主大人!」一招,海星桐就將海星流殺了。

    「真是的,還以為你有多強呢,也不過如此!」說罷海星桐竟然在這艘船上消失了。

    巫鹹的死震撼著大家,老頭子說凌若夕是星月族的恩人,並且賜給了她榮譽島主的稱號,凌小白從來沒有開心過,他們沒有留在星月族,反而是回到了皇宮。

    「我本來想把巫咸葬在巫宗,但是那個地方已經不能回去了,於是把她葬在皇宮的御花園吧,她說她喜歡這裡的花,而且可以看著我。」凌小白道。

    他一下子長大了許多。

    「小白哥哥,不要難過!」雲歡歡難得的安靜,偎依在凌小白的身旁。

    「是啊,別難受了,人死不能復生,你不是還有我嗎?」王思雨剛用手撫上小白的肩膀,卻被小白一把甩開。

    「我不想再看到你!」凌小白道。

    王思雨只有轉頭。

    「思雨,為何你要這麼做?」鳩公子對王思雨道。

    「什麼?師傅我聽不懂你說什麼!」王思雨道。

    「你難道沒有去過星月族嗎?你沒有偷偷跟著巫咸?還有巫咸難道真的不是你殺的嗎?星月族有誰會去特意殺巫咸?她只不過是一個十五歲的孩子。」鳩公子道。

    「師傅,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沒有殺巫咸!」她叫了一句,然後便跑回了自己的房間。

    然後回憶那一日,她拿著匕首,巫咸真的一點兒反抗的力量都沒有,不過她要用匕首碰觸她的時候,卻有一道結界,但是她還是身上散發著魔氣,然後一刀殺了我巫咸。

    接著她感到很害怕,然後跑了,馬不停蹄的回來,她用所有的力量飛了很久。然後回來,休息了一日,裝作沒有出過皇宮。

    可是她心裡本來是暢快的,不過凌小白卻不願意理會她。

    後面她才發現,凌小白是不願意理會她的,他從來就沒喜歡過她,他的眼裡全是巫咸,不是他和巫咸在一起,就是他們三個在一起,他們都沒有單獨呆過,自從長大后。

    但是也在當日夜晚,巫鹹的墳墓被挖開。

    第二日,御花園裡面滿目狼藉,巫鹹的屍首不見了。

    巫雪依拖著一個巨大的麻袋,然後劍巫鹹的身體倒出來。

    接著她手一抖,將巫咸身體里的一顆珠子抖落出來,然後將珠子捻碎,瞬間巫咸又恢復了沒有被刺傷的樣子。

    她嘆了一口氣道:「聖巫在的時候,處處都為了你,你可知道他對你的感情就像是父親對女兒一樣,也占卜到了你會有這一難,所以用這時光珠保了你一命。可是因為他這樣占卜,窺探了天機,本來他還有百年的壽命,也正因此,受到了天罰,縮短了壽命,用他的百年換你一命,真希望他這樣做是值得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我的神秘老公問道紅塵
    都市之無上真仙極品透視小仙醫魔獸戰神咫尺之間人盡敵國總裁在上:新妻,別喊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