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94章 海上際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94章 海上際遇字體大小: A+
     

    第794章海上際遇

    凌若夕原本以為,他們要被帶往哪座海島去比試。可是沒有想到,船隻的方向卻開向內陸。難道這場比試還在內陸不成?

    「我們要趕往雲啟國,那裡有一個秘境,是我們星月族一直在管理。」海星流站在甲板上,當然甲板上還有藍田。

    「星月族人給我聽著,所有的人必須在規定的時間回到船上,當然除非你死了。不然一律視作叛族處理!」藍田的聲音在船上回蕩著。

    「至於內陸之人,若是你們沒有按時回來,便視作自動棄權了。」藍田的口氣稍微緩和了一些。

    只是凌若夕沒有想到,星月族人若是不回來,會視作叛族。

    「聽說星月族叛族是一個很嚴重的罪行,無論走到天涯海角,星月族都會有一群特殊之人將其追殺,並且當場誅滅。」雲井辰小聲地告訴凌若夕。

    凌若夕皺了皺眉頭,沒想到會這麼嚴重。

    「這裡有海盜出沒,大家還是小心一些。」有人婢女端上了水果,凌若夕在船艙裡面吃劫持著水果,星月族的這個船隻實在太大太豪華了,竟然能夠容納如此之多的人。並且這造船的技術也是能工巧匠,其中有許多為了減少船在水中前行,甚至在龍華大陸上都沒有的小設計。

    真不知道,這造船之人是誰。

    凌若夕雖然這麼想,不過他們卻被好幾艘船隻包圍著,凌若夕知道那是海盜,一定是見這船極大又極宏偉,才會來劫這艘船。

    可惜這些海盜打錯了主意,這裡全部都是修行者,劫持船隻,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可是此時,卻有幾艘黑色的船隻緩緩前行,並且似乎沒有發現星月族船隻的星月旗。

    「奇怪,這附近的海島看見我們星月族的船隻都不敢打劫,這些船,怎麼反倒是過來了?」有星月族人咋hi旁邊竊竊私語。

    忽然,海面上起了大霧,周圍一片朦朧,在大霧之中,凌若夕隱隱約約看見有船隻,很多,成群的,大小船隻,都在海面上航行,就在凌若夕以為是幻覺的時候,這艘大船好像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導致整個船隻都在搖晃。

    原來那些大霧之中的船隻遇到這大船根本沒有停止,還是在航行著。

    船上有綠光。

    「我們是不是遇到了鬼船啊?」其中有人一個星月族人道。

    鬼船?凌若夕心裡還不知道什麼是鬼船。

    她看向雲井辰,雲井辰也搖搖頭,表示自己不知道。

    「鬼船就是,我們星月族傳說海上會有幽靈船群,這些船隻會成群出現在海上,然後一直航行,我們恐怕是在這船群的航道上了。」小天道。

    「停船!」藍田忽然道,在船的周圍張開一個巨大的結界以此來保護船體。

    忽然這艘船一道藍色的光芒射向了其中的一艘幽靈船,然後那船竟然沒有沉,反而還好好的在那裡。

    「你們幾個去查看一下。還有,船上之人,對你們的考驗臨時改變了,就是去查看這幽靈船的由來,若是誰查到了,這場比試就不用參加了,直接進入下一場。」藍田道。

    於是眾人紛紛飛出船外,踏上了幽靈船。凌若夕和雲井辰決定不在一塊行動,不然會惹人懷疑,他們分別踏上了兩隻不一樣的船隻。

    凌若夕這船要大一些。

    她看著這船,竟然還在以一個速度慢慢前行。

    這時候,那個戴著斗笠的女子也上了這艘船,當然她還帶著巫咸,只是他們沒有和凌若夕合作。

    一個在船頭,一個在船尾。

    凌若夕用玄力輸在這船體里,本想看著這船的構造。這是她學會的,若是用玄力進入人體內,便可以知道人的受傷情況,若是物呢?自然是可以知道它的構造。

    這船的構造十分普通,凌若夕只是覺得這船下面好像有一個巨大的陣法,於是她下去看,果真有一個極其精妙的陣法,這船是舊的,但是陣法是新的,這好像是認為造出來的。

    凌若夕一把毀掉了船體的陣法,這船竟然開始不穩有了下沉的趨勢。

    她上來的時候,船頭之人已經不見了。

    「巫咸你有什麼發現沒有?」巫雪依問巫咸。

    「這船有問題,應該是被人操縱了,是有人故意操作這些船隻來撞大船。」巫咸道。

    其實這個結論,和凌若夕的不謀而合,忽然凌若夕聽到一陣歌聲,她循著歌聲而去,卻在這船上發現了一個她以為是幽靈,但是又不是幽靈的人。

    「凌小白!」她在最後的一艘船裡面幾乎尖叫起來。

    「哎呀,娘親,安啦,這船是桃花弄出來的,為的是給你送這個啦。」這是一片鮫人族的鱗片。

    「這是?」凌若夕問。

    「桃花姑娘說,你久久未歸,只怕這次巫宗的測試比往年改了不少,此次的巫宗似乎是把測試的時間延長了,怕你體內的鮫珠保持不了你這麼久的外型,特別讓你把鮫珠取出來,換上這鮫人族鱗片也可以。」芋頭道。

    凌若夕點頭,取出鮫珠的她,變回了自己的樣貌,是那麼美麗,在月光之下,然後她將鮫人族鱗片收好。

    這鱗片上面有一股很奇怪的力量波動,讓凌若夕想要去探究,不過她終究是沒有去探究,因為這應該不是尋常的東西,並非一個尋常的鮫人的鱗片那麼簡單。

    凌若夕走出船艙,她總不能說這船隻是桃花弄出來給她送東西的吧,於是索性早早回去,然後說自己什麼都沒發現。

    雲井辰比她晚回來,然後一直對她擠眉弄眼,似乎還挺開心,原來是見到了凌小白。當然還有一向低調的巫雪依和巫咸,最重要的是巫咸抱著他們的孩子。

    雲井辰走過去和巫咸說話,還牽著自己的孩子云樂樂。

    沒想到他們一家人會以這種方式團聚,可是過了一會兒,凌若夕沒想到凌小白會大模大樣的出現在了船上。

    並且帶著雲歡歡,還有芋頭。

    但是船上的人並沒有阻止,反而見怪不怪,看來是海星流已經知道他們上了船,只是他們沒有人過來和凌若夕光明正大的打招呼,反而是走到巫雪依身邊去。

    凌若夕不知道幽平日是躲在哪裡的,但是她只是感覺一臉苦悶,有家庭卻不能認的感覺真不好。

    這時候有人端著一盤水果給凌若夕,說是剛才那家人送的。

    這是一盤葡萄,然後下面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我們都支持你。

    字跡是雲井辰的,但是凌小白卻在上面畫了一個鬼臉。凌若夕看到笑了笑,然後將紙條立刻收了起來,和鮫人族的鱗片丟在一塊。

    船終於行駛了幾日才靠岸,因為雲啟國不在這海邊,這裡只是修蘭國。因此大家可以分開走,但是必須在指定的日子到達雲啟國的國都。

    凌若夕確定沒有人跟著,於是和巫雪依換了一身衣服,由於巫雪依是一直戴著斗笠的,很少摘掉斗笠,所以沒什麼人認識她,凌若夕也就戴著斗笠和他們走在一起。巫雪依表示自己有事情要辦,也沒有和他們同路,倒是把巫咸和雲歡歡丟留在了凌若夕身邊。

    「乾娘,我想死你了。」巫咸道。

    「我也想你娘親。」一幫小鬼在凌若夕的身邊走來走去,這時候的凌若夕覺得自己好不幸福,這就是一家團聚吧,沒有什麼是比這個更加令人感到幸福的了。

    他們來到了一家客棧,離規定到達目的地的日子還有很久,只是凌若夕不知道為何他們指定的地點在皇都,而且凌小白現在是雲啟的皇帝。

    「凌小白,你是不是偷偷跑出來的?」凌若夕眯起了眼睛,看著凌小白忽然意識到這個問題。

    「娘親,其實我也不是那麼想做皇帝的啦。」凌小白道。

    「不過也沒事,他們既然安排在雲啟的國都,這個雲啟可是凌小白的地盤,換句話說,就是凌若夕地盤啊!怎麼說,總要探聽點兒什麼吧?」凌若夕忽然想。

    「終於,咱們一家人團聚了。」卻有一人走了進來,此人不是劍神是誰?

    凌若夕皺著眉頭,他還真是會趕場子,凌若夕的外婆在夢中曾經告訴過她,讓她提防劍神。凌若夕對於這個神秘的男子,可是心裡有了幾分提防。並且他總是這樣神出鬼沒的,雖然他是雲井辰的師傅,不過凌若夕依舊是什麼都沒說,但是暗暗將這件事記在了心裡。

    「小夕兒,你知道他們要去皇宮做什麼嗎?我打聽到,這星月族的秘境居然在皇宮之中,並且在皇宮的大殿上面,有一個地方是星月族秘境的入口,那個秘境據說是上一任龍華之主的地方,不過被遺落在了秘境之中。」他對凌若夕道。

    「所以呢?」凌若夕問劍辰。

    「這宮殿之中,有一把屠龍刀,據說是上一代的龍華之主遺留下來的東西,恐怕星月族人會讓人找到屠龍刀,但是這把刀可不能落入星月族的手裡,這星月族這麼多年,都隱居在海上,現在卻要奪取龍華之主的東西,難道你們不覺得有問題嗎?」劍神道。

    「好了,我知道了。」凌若夕只是說了一句,她不想讓劍神看出她太多的想法,外婆讓她提防劍神一定有她的道理,而且這把屠龍刀,是否真的存在,她還真的想看一看。

    後面他們來到了雲啟的皇宮,不過卻是在半夜全部都聽著藍田的指揮進去的,他們都是數一數二的高手。這些皇宮的大內侍衛一時間全部成了擺設。

    「但是當他們進來的時候,卻發現完全不是這樣,這皇宮之中最可怕的不是侍衛,而是陷進到處都是陷阱,十分精妙。有人竟然中箭受傷了,他們可是神滅期的高手,本來說是不會中陷阱的,奈何這裡又是皇宮。

    「哈哈,娘親,他們的樣子好搓啊,果然巫落姐姐設置的陷阱還是最好的,還有一個好玩的陷進。」小白跑過去,然後手一拉,這個陷進射出了粉末,開始大家都以為是劇毒粉末,後面才發現渾身癢的不得了。

    「這是小一哥哥發明的,哈哈哈!」凌小白在角落裡面笑得肚子都疼了。

    「娘親,我們走沒有陷進的地方。」然後他們經過千迴百折,終於到了皇宮的大殿之中。

    這裡被藍田布置上了一個結界,但是這裡的人卻被整的不行。

    凌小白都差點忍不住笑出來。

    「你們這是怎麼了?」海星流看著這些人道。

    當然這次的主要星月族派來的人還有一個島主,不過他很低調,也不管什麼事情,都是海星流和神藍田來管。

    他終於笑了出來,然後看著這一群人。

    「不過區區幾個陷進而已,竟然把你們弄得如此狼狽!」他話還未說完,一把白色的粉末就倒了下來直接在他的腦袋上。

    凌小白收起自己的手中的小石子,惡作劇般的吐了吐舌頭。

    「好了好了,這次我們就是進去,這個秘境裡面有把屠龍刀,取出來的人就算贏了,並且刀歸他。」海星流說完,拿出一顆夜明珠,月光照射進來,在這夜明珠上,忽然這夜明珠反射出四道光芒在四個龍頭上,然後中間忽然出現一個由光線構成的類似於通道一樣的東西。



    上一頁 ←    → 下一頁

    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
    娛樂玩童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妖龍古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