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93章 遭遇刺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93章 遭遇刺殺字體大小: A+
     

    第793章遭遇刺殺

    一下子毒海萬里,凌若夕知道這次遭到的刺殺,是前所未有的她一定不會屏退他人,可惜這次的刺殺卻是前所未有的。

    這是一場夢中的刺殺,並且殺手應該是海星流派來的。

    在夢中,也是在這個地方,有一個黑衣人走來。那人摘下面巾。

    「想不到堂堂的海星流竟然會想刺殺我?我是該叫你前輩呢?還是該叫你殺手呢?」凌若夕問。

    「你必須死,預言上說,你會殺了我。」海星流直言不諱。

    「因此你就殺了所有人?」凌若夕不是傻子,聽到海星桐原來生活的小島覆滅了,而她本人也死了,就應該知道是有人所為,此人自然是海星流派人去乾的。

    「你在星月族有聲望,難道就容不下我嗎?」凌若夕問。

    「星月祖母預言過,你遲早有一日會殺了我,或者說我這一支的血脈。」海星流道。

    「想不到你是一個如此貪生怕死之輩!」凌若夕當然不能拆穿自己的身份。

    「貪生怕死?哈哈哈,沒錯,我在別人眼裡,是海族的第一人,第一個海族當上島主之人,但是你知道這一切都是誰給我的嗎?是族長,星月族的老祖母,若是沒有她,我到現在也突破不了仙境,她將自己的一部分力量傳授給我,並且細心的教導我,我自然是忠心於他,我不能死,我死了海族人又要受到欺負。」海星流堅定地道。

    「是嗎?」為了族人,還真是一個響亮的借口,可惜。

    凌若夕手中忽然出現了藍色的光芒,這是一種偽裝,海星流不該選擇在她的夢境之中來殺她,若是在外面和他打鬥,她一定掩飾不了自己的力量,但是這是夢境,改變自己力量的顏色是很容易做到的。

    海星流果真是仙期之人,他的招式完全是克制凌若夕。不過凌若夕的招式卻也是他教導的,但是她沒有展示絕對力量,而是展示了層層傷害。

    她的每一招,看似都只有一招,但是卻有多重的招數。

    這樣的力量讓海星流措手不及,即便是被打傷了,傷口也不容易癒合,他也沒想到,這個只有神滅期之人會打敗他。

    可是他感覺到了,神滅期估計是對方的一個幌子,並且這是夢境空間,可以很好的掩蓋對方的實力。

    「可惡,真是應該將你拉入我的夢境之中!」海星流道。

    說罷海星流便要集中手中的招式,凌若夕這時候全身都處於警惕狀態,她現在沒有身上那些首飾的幫助。但是她也是凝聚全力。

    一擊之下,海星流被震開,凌若夕卻吐了一口血。

    這可不是一口血那麼簡單,凌若夕感覺到了她的五臟六腑都被震動,而且還被內傷侵蝕著,這力量太過於強大了,這就是仙期的人嗎?

    海星流的確只是被震開,身體的傷癒合的非常快,一下子幾乎就到恢復,雖然凌若夕的恢復能力也非常快,但是這修為等級的壓制,還是讓她覺得夠嗆。

    可是,凌若夕又豈是一個能夠隨意認輸之人,沒想到這個海星流成為了星月族祖母的走狗,說罷凌若夕再次凝聚著力量。

    「哼!」她冷哼一聲骨子裡透著對海星流的瞧不起,於是巨大的力量涌在她手中,一拳,她便將海星流打飛。

    這是他曾經教她的絕對力量,只是她把這股力量額外的結合了些東西。

    「這是什麼力量!」這力量不僅絕對龐大,還帶著重重的腐蝕性。

    倒是讓海星流來了興趣。

    「看來,你果真不是神滅期,半仙期,哈哈哈,真是小看你了,我要動真格的了!」海星流道。一下子夢境之中風雲變色。

    凌若夕一下子感覺到了海星流身上的氣勢完全不同。

    難道他剛才還不是盡全力?

    凌若夕知道這次對方把他逼到了死胡同之中。

    可惡的海星流!

    對方的氣勢,已經是仙期的全力,這凌若夕哪裡招架得住,半仙期和仙期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對方的威壓衝來,凌若夕不接,也必須接住這一招,直到凌若夕在這力量之中,她只感覺渾身都彷彿被力量壓得疼,除了疼痛,她感覺不到任何。

    這時候,凌若夕的身上散發出了一點兒金光,她整個人已經血肉模糊。

    而現實中她睡覺的床上也已經全部被鮮血染紅,小天聞到了血腥味道,然後進來,看著凌若夕沒事,但是床和被子卻全部成了紅色。

    看見凌若夕痛苦的表情,便知道有人在夢中找她麻煩了,這人恐怕修為還不低,並且這個時候他不能將醒。

    他只能在旁邊慢慢守護,因為戰鬥還沒有結束,若是在夢中戰鬥,一旦結束才會真正危害到身體。

    所以凌若夕起碼現在看起來還是好好的。

    只是她失血是真的,渾身的血。

    凌若夕知道她扛不住海星流的第二擊,全身已經面目全非,再這樣下去,她一定會灰飛煙滅。就在海星流第二擊的時候,時間忽然禁止了。

    一個和她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站了出來。

    「你去休息吧,這一仗我幫你打。」此人卻是她的外婆,她再次出來。

    「小夕兒,直到我為何在你的夢境之中嗎?因為你是我的後人,我希望你快樂,但是你卻因為我,過的並不快樂。小夕兒,你就在旁邊看著,什麼叫做真正的強者。」她說話軟綿綿的,十分溫柔,但是最後一句話卻十分果斷。

    凌若夕現在身體幾乎成為了透明的,她就在看自己的外婆和海星流打起來。

    「小夕兒,你看好了,半仙期如何打敗仙期之人。」說罷她明顯感覺到她外婆的實力一下子降低很多。

    接著海星流一道力量衝過來,另外一個她,竟然沒有去硬碰,而是躲開,接著在海星流發力的一瞬間,她速度快道,直接一擊打傷了海星流。

    「在醞釀大招的時候,也是一個人最脆弱的時候,你要記住,一擊必勝,因為機會只有這一剎那。」海星流被打傷了。

    並且是重傷,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何一個半仙期之人會打傷他。

    在他呆愣的時候,又是一擊,每一擊都是一個半仙期之人的全力。

    「對付比自己修為高之人,必須招招拿出全力。」這是凌若夕聽到的第二句話。海星流竟然被自己的外婆打了一套,並且連還手的力量都沒有?

    並且她的外婆還故意將自己的修為壓制到了半仙期!這是何等的強大,並且那招式找不到一絲破綻,好像是一套拳法。

    「星月流星拳頭第八招。」凌若夕看著對方喊。

    這是星月族的拳法。

    「你怎麼會星月族失傳的拳法?」海星流想問,不過卻沒有人回答他,又是一招,接的幾乎完美。

    「可惡!」海星流竟然有些想逃走了,對方的修為明明在自己之下,但是她卻感覺對方好像是個強者,他才是個弱者。

    就在最後一拳打完,海星流已經決定體力不支,他最終選擇了逃走。

    「夕兒,剛才的拳法便是星月族的拳法,這套拳法由第一代星月族族長所創建,如今我傳授給你,一共有十六拳,每拳有一百零一種變化,若是變化得當,可以壓制比自己修為高的對手。並且若是有人中了這十六拳,便會帶有內傷。」她對凌若夕道。

    凌若夕點頭。

    她在夢裡看了一遍這種拳法,然後她外婆道:「夕兒,這拳法,變化太多,今日我只教你兩拳。日後你每日晚上來這裡,我都會教你,還有這個海星流應該會放心不下你,會派各種高手來,你只要用這拳頭對上那些高手便可。」

    第二日早上凌若夕起床,卻發現自己的被子換了,小天在一旁。

    後面她恍然大悟,原來小天一直在守著她啊!

    「小天,你以後白天睡覺,晚上我希望你能守著我,我這幾天晚上可能不會醒來。」凌若夕直接道。

    小天點點頭。

    於是每日晚上果真都有人來暗殺她,但是是在夢中,不過到了後面凌若夕卻發現晚上沒有人了。

    但是小天卻渾身是傷。

    地上死了許多人。

    凌若夕沒有辦法,拿出自己買的那個防禦陣法,剛好這個陣法可以用三次,還有三日。

    果然凌若夕這三日平安,卻學了一套星月拳法。不過後面入睡,她就再也沒有看見自己的外婆了。

    在夢中如何也找不到她。

    她走後,她外婆才出來道:「孩子,你一定要變強,阻止那個人!」她搖搖頭。

    凌若夕起床后,被宣布,她通過了測試,並且這島上通過測試的只有五個人。其他人都死了。凌若夕沒想到這個島主會是一個如此殘忍之人。

    等到大船來接凌若夕的時候,凌若夕卻提出,帶小天走。

    「島主竟然答應了,並且說強者可以有自己的選擇。還說下一關,估計可以帶幫手。」這島主十分殷情,讓凌若夕不免有些懷疑,但是她還是踏上了來接她的大船。

    這船十分大,上面有剩下的選拔者。

    雲井辰自然也在上面,但是從雲井辰的身後探出了一個腦袋,是個沒有表情的女孩,幽還是十五歲的樣子。

    根本沒有長大,當小天看見幽的時候竟然有一絲臉紅。

    這是他長這麼大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子動心。

    幽是雲井辰培養的殺手,幽對雲井辰的感覺就把雲井辰看作自己的父親,而凌若夕則是自己的母親。

    又看見小天。

    雲井辰先是一愣,然後道:「這個小天也讓我來培養吧,幽就暫時跟著你。」

    凌若夕卻笑了一下,這傢伙,還真是的,吃醋就早些說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
    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七零年,有點甜國民男神狠強勢:秦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