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91章 有靈智的海獸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91章 有靈智的海獸族字體大小: A+
     

    海獸族其實並非所有的海獸都有靈智,不過沒有靈智的海獸,卻會聽從這些強大海獸的指揮。因此成為海里的一方霸主。

    「其實星月族人也不是那麼好,十二島嶼是主要島嶼,那個星月族的祖母不知道幹嘛,就是看著眼皮子地下的族人打起來,星月族的戰爭可不比我們海獸差啊,好傢夥,直接是殺掉一個島嶼上面的人。」海獸族長對凌若夕道。

    這凌若夕倒是也有耳聞,聽說芋頭就是她們族中唯一一個倖存下來的,並且也不知道是誰,連小孩子都不放過,全部殺死。

    若不是藍羽公子在廢墟中找到芋頭,恐怕芋頭早就死了。

    「哈哈哈,原來是考驗啊,反正你不是星月族人,沒事的。」海獸族長道。

    「你為何知道我就是麒麟的主人?」凌若夕問。

    「我們看人可不像是那些凡人那樣看人膚淺,你身上的味道,可是很特別,我們海獸的鼻子很靈,聞了一次便會記住,你變化再多,也沒用的。」那海獸道。

    於是丟了一打魚在凌若夕的面前。

    「抱歉,我們都是直接吃這些魚的,你若是要吃熟的,就必須自己生火做了。」接著他們離開了山洞,然後凌若夕又聽見大地在顫抖的聲音,看來是族長帶著他的女兒離開了。

    凌若夕看著這一堆魚,雲井辰倒是開始嫻熟的烤了起來,他的乾坤袋之中還裝了調味品。凌若夕都被驚呆了。

    「這段時間和劍神前輩都是住在野外。」雲井辰道。

    凌若夕完全知道了,並且是還是雲井辰烤東西給他吃。他竟敢讓她的丈夫給他做飯,凌若夕聽著就來氣,在她看來,雲井辰除了給自己做飯,是不能給任何人做飯的!

    雲井辰只是一笑:「那倒也不是,其實劍神前輩也會做飯,聽說雖然上一代的九天玄女端莊賢淑,可是唯獨就是不會做飯,所以都是劍神前輩幫她做飯。」說罷雲井辰看了看凌若夕,凌若夕的臉頓時黑了起來,這是在嘲笑她不會做飯嗎?

    好吧,不會做飯就不會做飯吧。

    「你說,我們只要在這裡簡單地度過七日就好了嗎?這裡風景還不錯,而且這些海獸都有靈智。」雲井辰道。

    凌若夕點頭。

    不過天下沒有白送的午餐,這個海獸看上去十分憨厚,但是畢竟活了這麼久,若是說他女兒單純她還是相信的,但是說這老海獸單純,她卻不相信了,對他們這麼好,應該是有求於他。

    果然第二日,又是一大堆的魚擺上來,接著老海獸開口了。

    「我知道,你身上有九天玄女的血脈,其實最多到我孩子這一代,玄女的血脈已經枯竭,若是再下一代,我們便要變得沒有靈智,我不想再做一隻野獸,因此我希望您能貢獻出您的一些鮮血。」他竟這樣對凌若夕道。

    凌若夕早就想到了這個問題便道:「我當然也是樂意之極。」

    果然海獸族長臉上一喜:「只是,我身上中了血咒,若是貢獻出鮮血,你們海獸的血脈之中,恐怕也會有血咒。」凌若夕道。

    「哎呀,可有方法解開?」海獸族長道。

    「有,不過據說這方法就在星月族之內。」凌若夕不能把第二任九天玄女的身體藏在星月族內的事情告訴海獸,這身體上的秘密太多,裡面更是有九天玄女的血肉。

    「其實我的娘子也不想看著自己死,你們知道血咒一旦發作,恐難以醫治,不若向你保證,等血咒好了,我們會來這裡替你延續血脈。」雲井辰道。

    海獸的族長皺了皺眉頭,然後道:「這也可以,不過我的女兒你們必須帶走,兩年之內你們必須回來。」海獸族長道

    凌若夕自然是知道海獸族長派自己的女兒來,是跟著他們的。

    「可是我參加這次星月族的試練,憑空多出一個人來不好吧?」凌若夕故意裝作為難地道。

    「沒事,我的女兒可以變成一隻小海獸。」說罷他的女兒一變,然後變成了一隻很萌的小海獸,這是完全可以抱在懷裡的感覺,和企鵝一樣。

    凌若夕忽然笑了道:「好,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您的女兒。」

    雲井辰也笑了。

    當然他們又騙來了一隻海獸,而且還是重量級別的,這隻海獸竟然能和麒麟斗個平手,可見實力相當。

    只是海獸族長不知道,他把自己的女兒也陪給了凌若夕。

    最終凌若夕和雲井辰在海獸族吃飽喝足,然後回到了海島上面。

    「什麼?回來了?」這是讓海星流想不通的。

    並且凌若夕手裡還抱著一隻小萌物,讓島上的不少少女都心花怒放。

    這讓海星流更加吐血,想不到自己的後裔在這島上人氣一下子變高了,於是凌若夕毫不客氣地擺了一個攤子,這小海獸摸一下一顆珍珠,如果要給她餵食物,要兩顆珍珠。

    反正她們看它這個小,誰也不會想到她是一個體積龐大的海獸,更加想不到她的食量驚人,一天都在吃魚,但是怎麼吃也沒有停下嘴。

    凌若夕不想出海捕魚給她吃,於是想出這個辦法,既讓這些少女,還有星月族的公子哥開心,她也賺了一些小錢,還有這個小海獸又吃到了好吃的東西。

    反正一舉三得,何樂而不為呢?

    這個海獸終於給自己起了一個人類名字,叫做蘭蘭。不過凌若夕叫它別在外人面前說話,即便是和她說話,也要用秘入傳音,不然很快會被星月族知道她有靈智就不好了。

    說不定星月族會因此將海獸一族視作威脅,並且去剿滅他們。

    蘭蘭對此表示同意,凌若夕想著,不過就是和麒麟一樣的智商,怎麼又會想太多。倒是她老子還是比較聰明。

    這蘭蘭雖然年紀很大,但是在海獸之中也就是個小孩子一樣的。

    凌若夕抱著這隻海獸,然後到處賣萌,收銀子。

    不過就在她休息的第二日,海星流終於是忍著對她的憤恨,而帶她去了別的島嶼。

    當然,還有其餘的排名試練者,他們被分派到其它六個星月仙島去了,分為了六組,每個島嶼的島主會給他們不同的試練。

    而凌若夕沒有和雲井辰在一個島上。這些試練,是決定淘汰的關鍵,而凌若夕想也想得到這些試練是十分危險的。

    很不巧,凌若夕又被分派到一個不好的島主,這個是星月十二島的島主之一,人稱「殺神」。聽說當年他帶領自己小島的人,來攻打星月十二島之一的這個島,後面將這島上的星月族人全部屠殺,不過星月族本來是強者為尊,為了爭奪島嶼和物資大打出手也是常見,星月族的老祖宗不僅沒有懲罰他,還讓他帶著他的族人上了這座島嶼,變成這個島的島主。

    他的實力也是十分雄厚。

    就在凌若夕以為,這個人應該是一個十分的傻大個,或者是個粗狂的漢子的時候。卻發現這個人一身白色的衣裳,然後長得十分陰柔,不僅如此,還有潔癖的樣子。

    特別是身上的狐裘大衣,聽說這是他當年斬殺了一頭,修為有神滅期狐妖所留的狐狸皮毛,若是狐狸看見了估計要抓狂了。

    凌若夕看著面前之人,卻是一身貴氣。

    「我便是這島上的島主,這島上的紀律嚴明,這裡所有的人都是靠著實力吃飯,你們自然也是如此,不要以為你們是外來的試練者,我就會給你們面子。」

    後面凌若夕才知道,這裡果真是最嚴酷的島嶼,人被分為三六九等,弱者連食物都分不到,強者可以盡情的吃喝玩樂,甚至浪費食物。

    這樣一個可怕的島嶼,這些試練者竟然被分配到了最低成,做著擦拭礁石的工作。

    不過這裡的實力,不僅是以修為的強度來判斷。擦拭礁石凌若夕自然是經常干,於是她很快的完成了工作,然後升職。她的第二份工作是去一個叫做安樂坊的地方,說白了,就是星月族的風花場所。

    然後進去打掃,當然還讓她選了一個不然是兼職打手。

    有的人就不樂意了,他們是來比試排名的,可不是來給他當苦力的,但是反對之人,只有一個下場,就是得到他的親自教訓,丟到了海里。

    是死是活凌若夕不知道,但是應該是取消了資格。

    「你們若是誰能夠打贏我,便不用干這粗重的活。」他這一句話,將眾人的聲音都壓了下去。

    凌若夕想他是仙期之人,他們這裡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是半仙期,這可是天差地別的差距,雖然凌若夕是半仙巔峰,但是只差一步也是一個大的差距。

    並且這個人雖然看上去不動粗,但是未必會是這樣。

    這時候,卻有一人要挑戰島主,這人竟然是個內陸之人,凌若夕見過他幾面,修為應該是半仙期。

    但是差距明顯,一招,他就被島主打傷了,凌若夕特意跑去,假裝攙扶下他,然後一絲玄力探入他身體里,全身骨頭碎裂。

    她將他拖了下去,然後將他身上幾根比較重要的骨頭接了起來。不過這也只是一瞬間的事情,她只是假裝清理現場。

    果真這島主還是手下留情了,若是他來個打出幾十層的傷害,那麼她要醫治他就沒有這麼快了。

    「好了,好了,都去幹活吧。」這島主擺擺手。

    凌若夕在安樂坊裡面找了一份打手工作,雖然她是個女子,此時卻換上了男裝,也許相貌一般,這裡島上之人也都不太安分,有的還想仗著自己的力量來安樂坊不付錢的,都被凌若夕一一教訓。

    其中有一人,是神滅初階,想來吃白食,打傷了許多人,凌若夕直接讓他全身骨頭碎裂。

    這份差事,凌若夕乾的很好,得到了安樂坊的老闆的賞識,於是她被指派到廚房去當監工。

    不過雖然凌若夕不會做飯,但是廚房的廚子做的都是拿手好菜,小日子倒是過的不錯。只是他們在這島上住著,畢竟還是要來參加考驗,很快第二輪的比試就來了。

    「這裡當然是淘汰賽了,上面說要你們打架,就是動粗,可是我不喜歡這樣,不過這規則好在島主可以改。」他忽然道。

    「所以我們換個玩法好了,你們不管是下毒,還是下陰招,偷襲,暗殺,隨便啦!反正只要能殺死對方就好,等到人數減少到一定的時候,剩下的就進入下一輪,記住一定要殺死對方!」這島主竟然笑了起來。

    凌若夕看著這個男人,果然是嗜血殘忍。恐怕這規則是比試吧,現在被他這麼一改,就變成了生死搏鬥。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召喚師:冷妃戲邪帝豪門暖婚蜜愛最後一個道士誘妻入懷:前夫,請溫柔末日之最終戰爭
    炎玄九變世上第一寵婚暗戀成婚,總裁的初戀愛娛樂玩童錦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