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81章 被關起來的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81章 被關起來的少年字體大小: A+
     

    只是這個少年划傷了,手流血了,凌若夕趕忙上前,然後扶住他,接著感知了下他身上的傷口,後面將他的傷口全部治癒了。

    「好厲害,你是仙女對不對?」少年皮膚白如雪,紅潤的嘴唇,長得有些像是女生,身上卻沒有幾分陽剛之氣,說話柔柔弱弱的。

    「我不是仙女,你的父母呢?」凌若夕問。

    「我沒有父親,只有娘親。」這話時候藍田跑過來,一把將這孩子抱起來。

    「奶奶。」少年稱呼藍田為奶奶,不過凌若夕卻見怪不怪了,畢竟他們都是活了幾百歲之人。

    「凌若夕,謝謝你治好了我孫子身上的傷,不過這孩子體弱多病,不能隨意出來玩。」說罷她將他攙扶著走了。

    凌若夕收回了手,她剛才明明感知到,這孩子體內有一股巨大的力量,並且也沒有體弱多病,為何她不讓這孩子出來?

    不過凌若夕也不想多管這些閑事,反而是看著腳下的冰層,好像很厚,永遠都見不到底。

    她走了兩步,忽然不小心滑倒了,卻是說自己大意了,卻臉貼著冰層很近,忽然感覺到這冰層上不是一般的寒冷,然後站了起來,又不免看了看這冰層,心裡有些疑慮,不過還是最終回去了。

    「好在,今年的冰還是來了。」這時候一個地下室之中,有人在議論著,這裡很暖和,有一個暖和的火爐。

    周圍有人坐在四周。

    「是啊,只要有這顆明珠在,每年的這個時候,我們就不用懼怕海里的那些東西。」幾個人子在這裡聊天聊得很歡樂。

    凌若夕剛才分明感覺到冰層下面好像有什麼,並且讓她本能地逃離,是她想多了嗎?她走回了島上。

    此時的冰層的很下面,這幾十米的冰層下,卻是有黑色的氣體不斷地敲擊著冰層,一個冰層敲碎了一個角,卻又馬上復原。

    似乎這些冰是為了鎮壓住這些東西。

    凌若夕想著那個少年回頭看她的一眼,他用秘入傳音對凌若夕說的話,她對凌若夕說救救他。那麼那個少年真的是藍田的孫子嗎?

    當凌若夕圍著老太太吃飯的時候,老太太卻嘆了一口氣道:「我想你應該見到了那個少年了吧,他不是藍田的孫子,藍田只有一個孫女。」

    「那人是誰?」凌若夕問。

    可是卻見星夢一臉悲痛,然後他道:「他是我弟弟,我的親弟弟。」

    「什麼?你的弟弟?」凌若夕問。

    「我的弟弟和我不同,他雖然是海族人,卻有和神族一樣精純的血脈,在神族人發現了這一點之後,便將他帶走,因為他出生的時候,十二個海島光芒閃爍,有人說他註定是要當島主之人和我們不一樣,於是交給了神藍田撫養。神藍田傳授給他力量,並且他的力量也增長的很快,但是他卻在一年前不知為何被列入了危險的存在,從此被囚禁,這次他出來,也許是偷跑出來的,為了和大家一塊在冰層上玩耍。」星夢道。

    玩耍?不,凌若夕內心卻搖頭,他的眼神不像是在玩耍的孩子,他只是在冰層上走路並且摔倒。

    不過本著別人的事情不要管,她還是不要多想什麼。

    卻沒想到在這一晚上有人敲開了他們的門,但是不是她的,是星夢的。

    凌若夕因為受到過海星流的訓練,因此有響動便出來。

    燭光照著了那人的臉,就是那個少年,星夢的弟弟。

    「哥哥,帶我走吧,趁著萬里冰封,我們走吧,我不要留在這裡,我要回海族。」他對星夢道。

    凌若夕這時候卻也出來了。

    「師姐,今晚你就當什麼都沒看到吧。」說罷他便準備即刻帶著他弟弟走。

    凌若夕卻皺著眉頭,這兩兄弟她還真的不放心,她到廚房去拿出了一部分的腌肉,然後從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個東西。

    是一個巨大的雪橇。

    可以坐四個人。

    他們三個上了雪橇,卻苦於沒有人拉,凌若夕將力量幻化出了兩隻金色的雪犬,反正也沒有用很多力量,因為不是戰鬥用的,只要它們拉雪橇就行了,於是冰層上金光閃閃,兩隻雪犬飛快地拉著他們走了。

    不過那畢竟不是真正的雪犬,連凌若夕也不知道該往哪裡走。

    「朝著這個羅盤的方向走。」這時候星夢拿出一個羅盤,凌若夕點點頭。

    因為這個孩子和小白一樣大,她不忍心,看著他就像是看著自己的兒子一樣,若是有一日小白向著陌生人求助,希望也有一位好心人幫助他找到自己。

    而此時的凌小白,卻再一次地玩起了失蹤。

    當王思雨看著凌小白在過年後留下的字條,她小小的臉上簡直都要氣炸了!

    「凌小白!」她一字一句,王思雨已經經過一年多的成長,顯然成了一個美人,儘管只有十四歲。

    但是宮中已經有許多人在追求她,但是她獨愛凌小白。可是小白又玩起了失蹤。

    字條上面寫著:「我去找我娘親,皇上誰愛當誰當,我不當了。」

    接著麒麟、狐狸、黑狼都被他拐帶走了。

    冬天的雪下的很大,等到天氣轉暖,便是小白的生日,但是小白心裡卻放心部下凌若夕。

    如今那個小小的娃娃,已經長成了一個風度翩翩的美少年,脫去了稚氣。凌小白長得很高,很瘦,不再是個白糰子。

    黑色的髮絲在風中飛舞,他因為還在變聲,讓他的聲音暫時有些分不清性別。

    加上穿了一件可難可女的白色錦緞。

    「我們要怎麼渡海啊?」他拿出地圖,也不知道茫茫大海,娘親在哪裡。

    忽然麒麟搖身一變,不再是企鵝,凌小白騎著麒麟飛向了大海。

    他飛了幾日,卻見一片海域上面卻是被冰封,正好麒麟也累了,他乾脆在冰上走。

    他不懷好意的看了老黑狼,於是拿出了雪橇。

    黑狼表示十分不高興,要和麒麟還有狐狸分開拉雪橇,但是狐狸本事是智慧形的,也沒什麼力氣,麒麟比較單純還是答應了。

    凌若夕跟著羅盤的方向來到海族的時候,卻看見海星流似乎在迎接著他們。

    接著海星流像是護著寶貝似得,將少年抱了起來,然後來到了地下。

    原來這,海族冬日都是在地下過冬,上面的房子,卻是平日天氣好的時候住。

    凌若夕也感覺這裡的海面冰層更厚,並且更加寒冷。

    這個時候,海星流懷裡的少年忽然睜開眼睛,他忽然對凌若夕道:「凌阿姨,你的兒子凌小白已經進入了我們星月族的區域。」

    「你怎麼知道?」凌若夕皺著眉頭。

    「對不起,凌姑娘,我騙了你,其實我的弟弟,叫做海月曦,月曦的誕生,整個性命都牽連著整個星月的島嶼,因此藍田才將他看的如此重,不讓他出來,我今天只是帶他回家過個年。他能夠感知星月族區域內所有的動靜。」海星夢道。

    「小白,小白現在在哪裡,我去見他!」這是凌若夕第一次不冷靜。

    「你必須冷靜,凌若夕!現在不是你見凌小白的時候!你瞧外面颳起了風雪,你很容易子啊風雪中迷路,這風雪颳起的時候,星月族無論多麼厲害之人也不敢出門。」海星流道。

    「凌小白現在沒事,不過他和我一樣大,我也希望能有這樣一位朋友,我可以進入他的夢境,告訴他,他的母親很好。我有這種能力,我能夠進入在新月族區域內所有人的夢見。」月曦道。

    凌若夕點頭。

    「不過現在他沒有睡著,他已經到達了那個地方,我想神藍田會好好照顧他的。」月曦笑了。

    果然,小白這絕美的面容,當然,群眾開始都把他當作女孩子,這麼可愛,一定是女孩子嘛!再加上他分不清性別的聲音,嘴巴又特別甜,更蛋疼的是,他的修為極高,幾句是神滅初期了。

    他還忽悠大家說他是星月族的,當群眾問他是星月哪個族,他便說他是海星流的私生子,這差點沒把大家弄吐血。

    這不能怪小白,只能怪小白只認識海星流一人啊。他不這麼胡謅很容易讓人產生懷疑。於是凌小白開始胡說八道,說海星流是如何愛上他那美麗的娘親,然後如何生下他。

    眾人瞭然,原來海島主在內陸有一段這種風流韻事。

    於是,藍田的母愛力量瞬間就體現出來了,她一聽這孩子是海星流的私生子,於是非要等到暴風雪停止帶著她回海族,去認祖歸宗。

    凌小白也是十分樂意,在這裡好吃好喝的被招待下來了。

    當然這是月曦看到的場面,他在夢裡看到的,不過他卻笑出來,這個凌小白,是凌若夕的兒子,真是個有意思的人,若是能夠和他成為朋友就好了。畢竟,月曦實在太孤單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倌法醫變身透視校花帥哥你假髮掉了天命凰謀帝少爆寵:嬌妻霸上癮
    超級兵王閃婚甜妻:裴少的千億寵箭皇職場情事:美女老闆愛上極品桃花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