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70章 好好照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70章 好好照顧字體大小: A+
     

    第770章好好照顧

    藍羽公子是對香憐這麼說,不過凌若夕卻覺得自己的身上的重擔越來越重了。因為她每天的活變得越來越多,她現在只需要半日時間,便可將浪潮石擦拭的乾乾淨淨,但是吐血的是,藍羽公子這期間只來看過一次。

    後面大家說,藍羽公子出島遊歷了,凌若夕再度和芋頭兩個人回了廚房。

    「若夕,若夕,快來看,今天的飯菜裡面有肉。」芋頭端著一碗飯過來,裡面有一塊小小的五花肉,就這塊肉,也讓芋頭高興了好一會兒。

    凌若夕的飯里,自然也有一塊。這海島比較貧瘠,飯管夠,但是菜往往不夠。凌若夕將自己碗里的肉丟給了芋頭。

    這孩子也許是因為飯吃的多的原因,並不十分消瘦,不過臉色總歸是不大好看。芋頭愣了一下,然後對著凌若夕微笑道:「謝謝。」

    「芋頭,你會做飯嗎?」凌若夕皺了皺眉頭,她會任何東西,唯獨就是做飯,她是完全的不會啊。

    「會啊,芋頭在廚房做過。」芋頭點頭。

    「明日,咱們去捕魚吧。」凌若夕道。

    「啊?出去捕魚,可是咱們只有晚上時間是空閑的,晚上你不是要練習嗎?」芋頭問。

    「沒事的,明天咱們加餐。」其實凌若夕想說,明日是雲井辰的生日,她開始想念雲井辰了,已經來了這裡三個多月。心裡卻是瘋狂的思念。

    「好吧。」芋頭點頭。

    但是她這一點頭,卻是瞞著了香憐,若是被香憐只是,一定不會讓她們兩個去捕魚,因為明日是鬧大海潮的時候,但是海潮卻在晚上先來一步。

    凌若夕用玄力在海里飛快地游著,她將玄力凝聚成一個巨大的水泡。將自己和芋頭包裹在一起。芋頭的修為了凌若夕一樣,卻從凌若夕的大水泡之中脫出來,自己形成了一個小水泡。

    「我們來比一比,到底是誰抓的多。」這時候凌若夕卻發現在水底遊了許久,怎麼都是一些小魚,好像這海底也太過於平靜了吧?

    他們這時候,不知道,一個巨大的浪潮在不遠處,正朝著她們飛奔而來,而這浪潮之中,全部都是神醒期的海獸,一隻接著一隻,成群結隊。

    這海里,根本就一點兒都不比陸地安全,因為海洋更加廣闊,食物更加貧瘠,因此海獸更加兇猛。

    這海潮,每次都會席捲一遍島嶼,幾乎是三個月一次,藍羽從不管這些事情,都是這些婢女用自己巨大的玄力,集中起來打落海獸。

    凌若夕在水底,卻看見了不尋常的東西,她抓了一些小魚。

    「我去更遠的地方。」芋頭開心地對凌若夕道。

    凌若夕一下沒反映過來,芋頭就游的更遠了。但是她覺得不對勁,於是飛出海面看了一眼,巨大的巨浪正來,那巨浪之中明顯就有許多危險的氣息,不是她和芋頭能夠阻擋的。

    凌若夕快速的潛入海底,搜尋著芋頭。

    不過她卻不知道芋頭去了哪裡,正在焦急的時候,她忽然集中精神,感受著芋頭的氣息,她已經將玄力和密術發揮到極致,她現在沒有首飾,只能自己融合這兩種力量,相比之前還是有些困難的。

    忽然她感受到了芋頭的氣息,然後不顧一切的遊了上去。

    芋頭雖然修為高,但是論戰鬥經驗和對危險的感知,畢竟沒有凌若夕強,她面對獸潮只有在水裡發獃,接著看著那些海獸越來越快地沖向她。

    凌若夕的水泡一把將她籠罩著,但是她們要逃走已經是逃不掉了,因為海獸的速度很快。

    凌若夕感知了一下,在獸潮的下面有一個海里的山洞,那裡應該可以躲避一陣子獸潮,只是她怕她的玄力游不了那麼快。

    但是她還是決定拼一把,於是她抱著芋頭,然後以最快的速度游過去,快了,接近了那個山洞。

    她心裡默默數著,但是速度終究還是慢了,忽然在這生死一刻她忽然卯足了權利,然後飛速飛了過去,她的身體在這一瞬間都發出了金色的光芒。只是凌若夕沒有注意到自己身體的變化。

    後面她抱著芋頭,等到獸潮的過去。

    岸上的人,已經準備迎擊海獸,這些婢女足有兩三百人,她們個個都修為高超,海獸也最多幾百隻,還有許多弱小的。

    終於,這一波海獸被擊退。已經快到黎明,海獸只有灰溜溜地跑了。

    而凌若夕卻帶著芋頭緩緩地走上海灘,昨夜幾乎讓凌若夕脫力。

    「若夕,這裡有好多魚。」芋頭看著海灘,這些魚應該是擊敗海獸后留下的,還有許多巨大海獸的殘骸。

    接著便有婢女們拿著籃子來撿這些魚。

    「你們兩個從哪裡來?還不幹活!」香憐丟了一個籃子給凌若夕,香憐也接了一個。

    接著便是晚上的狂歡,海獸來了這些婢女可以休息一日。

    晚上開篝火晚會,十分熱鬧,這是星月族的傳統,每次度過危機他們都會開篝火晚會慶祝。

    香憐卻沒有問芋頭和凌若夕昨晚的事情,彷彿不知道她們昨晚去了哪裡一樣。

    「現在請香憐姐姐表演節目。」一個白衣女子道。

    接著香憐這次沒有穿白色的衣服,而是穿了一身碎花棉布衣裳,然後手中拿著雙刀,接著開始表演切海獸,一套刀法下來,那刀法中每一刀都喊著極其高密度的玄力,將這海獸切了一番。

    不過凌若夕卻看到這海獸似乎沒什麼事,但是等她最後一刀完畢,這海獸的皮忽然崩塌,裡面全是新鮮的肉這海獸愣是被香憐切成了三千零八塊。接著大家分別將肉拿走,拿到篝火上去烤。

    一下子海邊全是香噴噴的味道。

    芋頭也拿了一塊很大的,她吃不完然後烤好分了一半給凌若夕。

    凌若夕終於知道芋頭為什麼不會那麼瘦弱了,因為這裡有海獸肉吃,那可是高蛋白食物啊,吃一次營養就全補回來了。

    凌若夕第一次吃海獸肉,味道特別不錯。

    特別是燒烤吃的,味道很好。

    「好吃吧,今天是大假期,晚上還有活動,這幾頭海獸我們可以吃一天了,多的香憐姐姐會帶著眾人腌制起來,不過我們沒份,是發放給高位的婢女吃的。」芋頭道。不過她還是挺開心的。

    「不過這幾日有魚湯,倒是沒事,這魚和海獸我們會儘快吃完,這幾日就沒有米飯了,過幾日可能要出海購買大米。」芋頭好像很明白似得。

    凌若夕點點頭,但是第二天又回到了幾乎干不完的活,不過這些活全部都是要用玄力還做的,若是沒有力量,在這裡幹活幾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凌若夕也更加掌握了自己的玄力,還有更加能夠控制自己的力量,過去她只要心情不好,或者發怒的時候,她的玄力就會暴走。

    可是上次度過了大危機,她自己都有些迷糊,不知道是怎麼度過的,只是那時候她對自己說不想死。

    就感覺身體里有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

    夜晚她坐在海邊,看著天地自然,曾經海老告訴過她,所謂的星辰便是感受自然之力,所有的力量都是一樣。

    星月族的人,是不是可以感受星辰的力量呢?

    她盤腿而坐,開始對著這一片日月修行。卻見芋頭走過來給她端了一碗魚湯。

    「若夕,吃東西了,你看,是魚湯哦。」她笑著對凌若夕道。

    芋頭是個比凌若夕小几歲的女子,她十分單純,也許是沒有出過海島的原因,做事也十分專一,修為也很高,也不怕做最苦的工作。

    「這幾日都在吃魚湯還吃不夠?」凌若夕給了她一個暴栗。

    她吐了吐舌頭道:「不是啊,就是這幾日有,若是魚沒有了,我們就又要吃白米飯了。」她笑著。

    凌若夕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其實剛開始來的時候,凌若夕眼裡卻滿是絕望,她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整日只是埋頭幹活。

    整個人幾乎都在崩潰的邊緣,但是現在芋頭看見她會笑一笑感覺好多了。

    「你知道嗎?其實你剛來的時候,我感覺你太可怕了,我和你在一個廚房工作你竟然沒有注意到我,而且你任由廚房掌勺打罵,甚至她都把開水潑到你臉上你都沒感覺,當時我就擔心死了。」芋頭道。

    「當時廚房有你?」凌若夕愣了愣,當時她是沒有思考能力,根本記不清附近的人,她只是覺得絕望,眼神也是冰冷的。

    甚至連別人怎麼對她,她都沒有感覺。

    「是啊,我不知道你經歷了怎麼樣的痛苦,但是我的族人被滅的時候,我也是這樣的萬念俱灰,後面我就派去和你擦洗著石頭。」芋頭道。

    「是派去嗎,不是香憐讓你來的?」凌若夕道。

    「啊,好吧。我告訴你,其實我在廚房看你那個樣子,那時候我不是洗菜的,我經過廚房,然後我主動和香憐說要來和你一起,我想讓你恢復起來,我能夠明白你的心情,因為我也被滅族。我知道那是失去親人的眼神,但是我不想看著你自暴自棄,所以自告奮勇就來了,我知道你覺得我是個傻子。」芋頭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

    凌若夕忽然笑了道:「芋頭,謝謝你陪著我,但是我現在只想知道我的家人們好不好,我想保護他們,你覺得保護家人是錯的嗎?如果會傷害其他人呢?那些被我傷害的人又該怎麼辦?」凌若夕不知道,難道是因為她的自私招致了這一場災禍嗎?

    雲凌,的確是她讓她受了那麼多的苦,那種痛苦她不能體會,雲凌是怎樣每天死了一次又一次,在絕望中生還,卻又一遍又一遍互換她,她當時只是為了多給雲凌一點兒考驗,故意拖慢了去的時間。

    才導致仇恨和絕望的種子在雲凌心裡生根發芽,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芋頭卻搖搖頭:「不,保護自己的親人並沒有錯,我雖然不太明白你說的,但是我覺得我們必須保護真正關心自己的人,以此來回饋他們,他們也許是你的親人或者朋友。我覺得你做的沒有錯,但是傷害別人,總有人要受到傷害。」芋頭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盜墓筆記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
    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重生八萬年都市至強兵王獨家公主絕版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