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67章 一夜間消失的巫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67章 一夜間消失的巫宗字體大小: A+
     

    第767章一夜間消失的巫宗

    一夜之間,巫宗便消失的一乾二淨,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幾大宗派感應到這股巨大力量的消失,開始他們還不信,但是後面,他們卻信了。

    因為天色變了,原本的幾顆星辰在這個時候消失了一顆,那顆代表巫宗的聖巫,是極其耀眼的一顆。

    凌若夕乘坐著機巧之鳥飛出了這裡,巫咸用力量封閉了巫宗的秘境,她知道這個世界再也不會存在巫宗了,這個神秘而又是世界第一大宗族。

    一連幾日,巫咸都十分失落,畢竟巫宗是她的家,儘管她在巫宗過的很嚴厲,但是任然有很多宗族中人對她很好,會給她送吃的。

    凌小白這幾日在陪著巫咸,而鳩公子則老早把王思雨帶走了。

    「師傅,為什麼不讓我去見小白哥哥?」王思雨看著一襲白衣的鳩,她有些不甘心地問道。

    「你見他有何用?」鳩自是反問。

    「師傅,我想見小白哥哥,我還是想嫁給他,不管他是不是龍華之主,讓我和小白哥哥在一起吧。」王思雨道。

    「唉,也許是命中注定,你會有此一劫,三年之後小白會有大難,你跟著我回去修行吧,不然到時候幫不了他,還會成為他的累贅。」鳩搖搖頭道。

    「嗯。」王思雨重重點頭。

    三年後,三個小傢伙都十五歲,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凌若夕實在覺得自己太過於渺小,渺小的讓她都覺得什麼都幫不上,她需要變得強大才行。抱著懷裡的雲樂樂,她忽然很想歡歡,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又想起了自己的長女雲無憂。

    而在另外一個位面,雲無憂卻還在疲憊的練著功夫,只是這時候她的身邊沒有人。魔族在第一位面這兩年有些異動,本不該來到第一位面的魔族,此刻卻又出現,這讓雲無憂的師傅不得不下山去。

    她要去壓制這些魔族。

    可是在她練功的時候,卻傳來了不好的消息。

    「雲師妹,師傅她受了重傷回來,聽說是被魔族打傷了。」比雲無憂年長几歲的男弟子道。

    「大師兄知道這事嗎?」雲無憂握緊拳頭。

    「大師兄正在幫師傅看呢,說是魔氣入體,必須去寒冰池用本門心法壓制魔氣。」小弟子道。

    雲無憂立刻趕了過去,卻見自己的師傅是奄奄一息。一個大概十五歲的男孩子正在幫著她把脈。

    「如何?」雲無憂雖然沒有任何錶情,但是一雙眸子里卻有些擔心,不過她知道她必須控制住自己的情緒。

    「師傅沒事,只是要閉關一段時間,無憂,你的修行是師傅親自教的,你已經確認是我們這一脈未來的掌門,但是現在師傅閉關這段時間,師傅要送你去第三位面的一人那,他是師傅的師傅。」雲無憂的師傅道。

    「師傅的師傅?是師祖嗎?」雲無憂問。

    「是的,但是你答應師傅,除非碰到,不然在法術沒有學好之前,千萬別去找你娘親。」她道。

    「好,我不去找我娘親。」雲無憂答應下來。

    「這個珠子裡面,有我儲存的大部分力量,老大,你帶無憂去第三位面的入口,記住只有你們二人,我們世世代代守護著通往第三位面的入口,雖然是單向的。」說罷她看著雲無憂和自己的大弟子越走越遠。

    「無憂,你先去收拾一下東西吧,我馬上送你走。」他看著自己的師妹道。

    無憂點頭,然後很快地收拾了東西。

    「我要送你入第三位面,無憂,你拿好珠子。」說罷陣法開啟接著雲無憂便被傳送走了。

    雲無憂走後,那個送她的大師兄露出了衣服邪惡的笑容。

    「雲無憂,我的確是把你送入第三位面了,不過嘛,是親自送到魔王大人的身邊,你該怎麼感謝我呢?不過接下來嘛,我要處理一下我們的師傅了。」說罷他身上冒著淡淡的魔氣。

    凌若夕忽然睜開眼睛,忽然有什麼不好的感覺。

    「怎麼了?娘子,如此驚慌?」雲井辰問。

    「無憂,我夢見無憂了,她有危險。」凌若夕趕忙起身,然後半夜找到了巫咸。

    「乾娘,究竟是怎麼回事?」巫咸歪著腦袋問。

    「幫我占卜下,雲無憂。」凌若夕道。

    巫咸點頭,然後占卜了一下,接著道:「哦,她沒事,現在很安全。是不是在第一位面?」

    凌若夕這才放心地點點頭,然後雲井辰扶著凌若夕睡下。

    「巫咸,無憂到底怎麼了,你為什麼要騙娘親,這卦象和平時你占卜的掛不一樣。」小白此時對無憂道。

    無憂卻沉默了一會兒道:「無憂妹妹其實已經來到了第三位面,但是卦象上顯示的是生死未卜。」

    「這個重要的事情你怎麼不早說!」凌小白道。

    「不,這個不能告訴乾娘,因為我昨日為她占卜了一掛,她最近的時運也很不好,可能會面臨一場巨大的災難,這災難我們都不能幫她分擔,只有她自己一個人能夠承受。若是這個時候告訴她無憂的事情,那兩種命運交織在一起,她很可能沒法度過這次災難。」巫咸搖頭。

    「娘親有危險!我要去幫忙!」小白道。

    「沒用的。」巫咸只是搖頭,這是凌若夕一個人的危機,任何人都無法幫忙。

    雲凌緩緩睜開眼睛,看著葉柳和聖雪,她眼睛裡面已經完全是帝王之色。

    「巫宗真的被滅了?魔族?」雲凌問。

    葉柳拿起扇子搖了起來道:「正是。」

    「哈哈哈哈,巫宗被滅了,好的這件事我知道了,謝謝你們告訴我這個消息,我會好好款待你們的。」說罷她命人將二人帶下去。

    葉柳和聖雪對望一眼,閉上嘴巴不說話。

    他們現在被雲凌囚禁在皇宮之中,為的便是幫雲凌煉製長生不老葯。

    「凌若夕,我現在,過的非常不快樂呢,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要讓我當雲啟的皇帝,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但是我有一樣東西,那便是權利,凌若夕,你有的東西我都要奪走!」雲凌的眼神變得陰狠起來。

    雲啟國的暗衛,是雲啟國最強大的存在,裡面有神醒期的高手,可是他們此時卻包圍了凌若夕所在的小茅屋。

    凌若夕感到殺氣的時候,早就沖了出去,卻看見被人包圍,上面都有皇家的標誌,這些人如同冷血無情的殺手,見到她就二話不說。

    卻是帶頭的那個暗衛,一道光打在巫咸身上,封印了巫咸,巫咸立刻暈倒。

    「這個小東西太礙事,殺了凌若夕和雲井辰,活捉凌小白!」這是暗衛首領說的。

    凌若夕一舉發出驚人之勢,天空之中金色鳳凰在不斷鳴叫,雲進辰拔出長劍,一聲龍鳴在天際。

    連凌小白也感到了危險,金色的巨龍在不斷的盤旋。

    為首之人卻不著急,而是拿出一個玻璃瓶子,瓶子中是一團黑色的霧氣,他將瓶子打開,卻見黑色的霧氣幻化成一人,這人穿著盔甲,但是身上的修為,只怕早就超過了凌若夕。

    這人卻沒有追著凌若夕,而是和凌小白身上的金龍打了起來。

    「凌若夕,你以為這次我就沒有一點兒準備而來嗎?這是魔王的分身。」說罷那人也衝上來,她是直接對著凌若夕來。

    雲井辰想要上來幫忙卻被另外一個人纏住。

    小一和巫楓帶著雲樂樂躲在凌若夕設下的結界之中,巫鴉也站在其中布置陣法,巫落卻在用自己的武器和其它的暗衛戰鬥著。

    「凌若夕,果真好生厲害,竟然一人能夠和我這些暗衛相匹敵,不殺你還真可惜了。」說罷她攻擊更快,凌若夕大驚,這龍華大陸上為何出現這麼一位人,對方分不清男女,卻力量有這麼大。

    並且這些暗衛,應該是雲凌派來的,雲凌竟然如此狠心,派人來絞殺她?為何會這樣,不過後面她想明白了,要怪,就怪在自己當初培養雲凌,讓那個只有十五歲的小女孩有一顆帝王之心。

    金龍和黑影攻打已經明顯敗下陣來,這是魔王的一道殘魂,竟然能夠打敗護身的金龍,凌小白也漸漸體力不支。

    「雲凌,她到底要做什麼!」凌若夕也發怒了,她的努力很大,幾乎集中了全身的力量,這時候卻被對方一招給壓制下去。

    將凌若夕打落在地。

    狼狽!凌若夕從來沒有這麼狼狽!

    對方將面巾摘下,卻是個十五歲的小姑娘。

    「凌若夕,一日不將你除去,我寢食難安。」她一字一句地道。

    「為何?」凌若夕不明白雲凌在想什麼。

    「我告訴你,我是怎麼活下來了的嗎?在秘境之中,在那個慘無人道的城池,我的心臟雖然被挖掉,但是我的人卻是活得,我和行屍走肉一樣。我曾經每天都呼喚你會來救我,因為你是我師傅啊!第一個讓我感到溫暖之人,但是你沒來,那個時候,你若是能早一日來也好,早一日,來救我,但是一切都太晚了,你根本不知道他對我做了什麼!你什麼都無法體會!」雲凌的表情變得十分恐怖。

    「後面你來了,但是我的心卻已經死了,我對你只有恨,沒有期待,你知道為何我在巨大的幻境之中能夠挺過來,並且蘇醒嗎?是因為我恨你啊,我想活著,後面我假裝出王家,我知道你會在門口等我,因為你不想讓凌小白當龍華之主,這是一件危險的事情,這就相當於,把凌小白變成了一個靶子,所以後面紅龍給我留下了一塊鱗片,不過卻給了你個承諾。多麼可笑?我只是你的一個傀儡,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何我要承受這麼多?凌若夕,你是一個強者,你做這麼多的時候,你有沒有想過那些弱者?你整日只不過是說,要保護你最重要之人,你有想過那些弱者嗎?我最討厭你這種自私之人,整日說要保護最重要之人,卻可以肆無忌憚地傷害別人!哈哈哈哈,凌若夕今日我便要奪走你的一切!」雲凌的臉變得十分瘋狂。

    幾乎都扭曲變形,完全不再是凌若夕當初認識的十五歲那個天真爛漫,問她為何自己要當帝王的小女孩。

    「啊!」這個時候,只見凌小白一聲慘叫,凌若夕瞬間分神,他暈了過去。

    一團黑色的氣體進入他的體內。

    「你說,如果龍華之主,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魔族,會怎麼樣呢?」雲凌笑了,她笑得簡直喪心病狂。

    天空中的那條金龍,也一下子變成了黑色。

    凌小白還在昏迷,黑色的龍進入了凌小白的身體之中。

    可是他身上的魔氣卻漸漸增長。

    雲凌徹底的激怒了凌若夕,凌若夕身上的首飾發著璀璨的光芒,不過卻被雲凌一腳踩住手,雲凌手中幻化成一把長劍,長劍一揮,那麼快,將凌若夕身上的所有首飾全部叼了下來。

    接著雲凌一接。

    「這些東西,其實早就應該給我,你,不配當它們的主人。」

    雲井辰在和那個黑衣人打鬥,他的劍叼開了黑衣人的面紗,卻發現黑衣人是劍鬼。

    「怎麼是你?」雲井辰一愣。

    「哈哈哈,終於被發現了。」雲凌拍著手,然後看著雲井辰吃驚的表情。

    「我告訴你哦,我們雲啟國的暗衛,一直是劍宗呢,這點只有劍宗的宗主知道,他一定是用特殊的方式告訴了劍鬼,只要雲啟國不滅,劍宗就不會滅,你知道嗎?這一刻,天下才真正是我的了,凌若夕,你死了天下才真正是我的了。」一劍,刺入了凌若夕的胸口。

    絕無還生。

    凌若夕的耳畔只留下了雲井辰的慘叫,還有趴在地上的凌小白,小一從結界之中跑出來奮不顧身地想醫治凌若夕,卻最終被巫鴉拉住。

    還有她的孩子。

    難道她這一生都是錯誤的嗎?真的沒有顧及到別人的感受嗎?雲凌是她的報應嗎?她忽然覺得很害怕。

    慢慢地,一點點地墜入了黑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幻想世界大穿越盜墓筆記儒武爭鋒
    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諸天神魔種玄門敗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