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66章 不可能的可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66章 不可能的可能字體大小: A+
     

    第766章不可能的可能

    此時在小茅屋之中的凌若夕忽然一口血吐了出來。

    「乾娘,受了重傷。」巫咸道。

    她則一下子昏死過去,這讓凌小白和雲井辰份外擔心。

    鳩公子看著眼前的景象也被這景象驚呆了,這個凌容夕到底用巫鹹的身體做了些什麼,這可是毀滅天地的力量。

    這力量只怕已經凌駕於他之上了!

    巫韻沒想到自己還剩下半條殘命:「哈哈哈,巫咸還真是厲害,即便沒有神力也會這麼厲害!」她忽然笑了,一口血吐了出來。

    「你真的以為,那是巫咸?」這時候聖巫出現。

    「不是嗎?」她道。

    「那是凌若夕。」聖巫道。

    「凌若夕!那個女人!她怎麼會變成巫鹹的樣子,怎麼會有那種力量!」她十分驚訝,凌若夕並非是巫宗之人。

    「我開始不確定,現在終於確定了,凌若夕的強大,並非是她的血脈,她的血脈我從一開始就知道她中了血咒,會封印掉大部分她血脈之力,不然她修習起各個宗派的密術,那不止是現在這個速度。她最強大的是她的魂魄,不過這是一個秘密,我才發現的秘密,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不過現在棘手的問題是,她的魂魄竟然在巫鹹的身體上,巫咸有最純凈的巫宗血脈,也是巫宗歷代出現的最純凈的血脈。她這力量恐怕還會繼續增長下去。」聖巫皺著眉頭道。

    凌若夕也不知道怎麼了,雖然受到重傷,但是她的傷卻恢復的很快,身上的首飾在發著金色的光芒。

    她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力量,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鳩卻出現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凌若夕,我現在必須要帶你出秘境,這力量不是你能夠接受的,這樣你很容易入魔,這力量太強大了若是你一下子失去了估計會立刻成魔!」鳩想靠近凌若夕,卻發現凌若夕已經失去了意識。

    凌若夕轉過身來看著鳩。

    「跪下!」不容置疑的兩個字,鳩只覺得身體一軟然後下跪。

    「不過是一個巫宗的大巫,也敢來阻攔本宮!倒是好大的膽子!」她的眼神凌厲到極致。

    「果然是這樣,你不是凌若夕,你是最初的九天玄女!」鳩只有苦笑。

    「你竟然傷害本宮的意識,哪怕本宮只是一道意識,也非你們這些凡人所能輕踏!」凌若夕繼續往前走。

    沒有理會鳩。

    鳩覺得事情鬧大了,他也沒有想到原來初代的九天玄女之魂真的轉世,並且這個人還是凌若夕。

    這時候巫雪依忽然跑了過來。

    她對雲井辰道:「快,帶著她來聖堂,再這麼下去整個巫宗恐怕會被毀滅。」

    說罷她帶這行人,然後打開了聖地的密道。

    「你們一定要將凌若夕喚醒,她身上的遠古意識在血脈的刺激下復甦了,一定要將身體換回來。」這是巫雪依的最後一句話。

    此時的凌若夕還在天空飛行,她卻來到了巫宗的聖地,一片聖巫躺下的墓地。這些棺材裡面躺著都是巫宗歷代的聖巫。

    但是她卻走上了最上面的一層,那是一個沙漏,不過沙漏卻被人橫著放,彷彿要停止時間。

    沙漏下面是一口棺材,巫咸小小的手一把握住沙漏,然後將沙漏丟在地上,接著她打開棺材,卻發現棺材裡面是空的。

    只是她走過的地方,連她自己也沒發現,那些聖巫的棺材裡面有黑色的印記流出來,他們的棺材被打開,卻是一個個都被魔氣操控的軀體。

    「聖巫!這就是你留給我的嗎!巫宗果然是巫宗當年背叛了我!」現在巫咸嘴裡說出來的都是憤怒。

    那些軀體卻前赴後繼地沖向巫咸,巫咸則和他們打鬥著,這些軀體每一具都是神醒期的實力,卻很快地被巫咸幹掉了。

    「你以為你們打敗過本宮嗎?本宮的力量不是你們能夠到達的!」但是這些被她打下去的畢竟是軀體,卻還是爬了起來。

    這時候,雲井辰卻抱著凌若夕的身體來了,小白擔心地看著,果然這墓地的最高處,表面上,是巫咸站著,但是那靈魂卻是凌若夕。

    只是凌若夕看見雲井辰的眼神卻是變了。

    似乎對雲井辰有很大的仇恨。

    「是你!我要殺了你!」她不顧一切的向雲井辰攻過來。

    不過雲井辰卻沒有反抗,他抱著她,然後道:「我們回家吧。」他的聲音很輕,但是他懷裡的人卻顫抖了一下,接著日月變換,凌若夕和巫咸腳下自動生成了兩個陣法,她們的靈魂換了回來。

    巫咸暈倒了,但是雲井辰卻抱起了凌若夕。

    凌若夕緩緩睜開眼睛,看見了雲井辰,不過她卻感覺到了一片潮濕,抬起手來,發現受傷都是血。

    接著雲井辰對她一笑卻沒了力氣,凌若夕趕忙起來,發現雲井辰的身體被打了一個大窟窿。

    「不,不,別嚇我,你不會死的,你不要死啊!」凌若夕第一次慌了神。

    這時候巫咸卻起來,她看見地上的沙漏已經碎了,她的力量得到了恢復,然後看了看雲井辰道:「乾娘,巫咸能夠救他。」說罷巫咸忽然拿出絲帕,那絲帕變成了金色的,然後變成了血紅色。

    慢慢地覆蓋上了雲井辰的身體,雲井辰的身體好了,但是絲帕卻也消失了。

    巫咸卻感到很累,道:「原來師傅說的對,生命的重量真的很重。」說罷她便倒下了。卻被人輕輕扶住。這人卻是聖巫。

    「好了,巫咸,你累了,該休息了。」聖巫輕輕說道,他看了一眼地上被打碎的沙漏,手輕輕一點,金色的沙進入了巫鹹的身體。

    「巫咸,日後你自由了。師傅也只能幫助你到這裡,今日是師傅的大限。」聖巫的身體卻也一點點的消失。

    「那些妖孽,師傅壓制不住了,該來的終歸是要來的。」他身體消失不見的時候,那些本來昏死在地上的軀體,忽然又爬了起來。

    黑狼忽然瞬間變大,然後一爪子抓了巫咸,它本能的感到危險。

    「這些東西,就是聖巫想要隱瞞的?這是邪惡的東西,原來歷代聖巫的軀體竟然全部化成了魔族!這魔族到底是什麼?」不僅如此,而且每一具軀體都有神醒期之上的實力,剛才凌若夕的前世意識覺醒才會有那種一招一個的效果,但是現在他們幾個,恐怕對付一個都是難事。

    「我們快走吧,不能在這裡久留!」這是鳩得出的結論。

    這個時候,巫紫卻忽然哭了,她變成了女孩子的樣子,他們出來的時候,聖堂已經被黑色的氣息所腐蝕。

    巫紫很美麗,作為一個女子,她卻道:「我守護了一輩子的東西,沒有了。」她眼淚流了出來。

    「這恐怕不是結束,只是一個開始。」接著巫宗的很多人都開始入魔。

    他們變成了怪物。

    巫落髮明了一隻機巧做的大鳥,飛在天空,鳥上有陣法結界,巫楓也坐在上面。他們看見凌若夕從聖堂出來。

    然後道:「快些上來,這個陣法是巫鴉特別製作的,仿造黃沙堡。」小一也坐在上面。

    凌若夕上了這個機巧大鳥,卻發現所有的巫宗人一下子都變成了魔族,她用了手鐲的力量,卻發現沒用。

    樂樂的聲音哭的更加大了,他的襁褓里卻被加強了結界。

    「只有在這鳥的結界之中才會沒事,他們的魔氣並非來自外界,而是來自自己的血脈,我們巫宗的血脈早就被詛咒了。」巫楓道。

    「那為何巫落和巫鴉沒事?您怎麼也沒事?」凌若夕問。

    「其實老頭子我也不算是巫宗之人了。」巫楓摸了摸自己的腦袋:「我年輕的時候在外面,中毒了,後面和人換了心臟,接著我身體的血也是那人的,所以我沒巫宗的血脈。巫落就更不是了。」巫楓不好意思地道。

    大家都盯著巫鴉:「你們別看我,我當時研製陣法之所以被關幾年,是因為我的陣法影響了巫宗人的血脈,不過我在自己身上做了實驗,雖然當時差點死掉,不過我改變了我的血脈。」說罷巫鴉將自己的袖子挽起來,他身上全部都是陣法,竟然變成了自己刺青。

    可是巫咸為何不改變呢?她應該入魔才對。

    「這孩子,具有最接近初代聖巫的血脈。」巫楓看著巫咸。然後他並不多說什麼。

    難道初代聖巫就沒有受到詛咒嗎?

    不過既然不是魔族搞的鬼,那麼什麼才是魔呢?為何巫宗會一下子所有人全部都入魔?

    「婉瑤,我們走吧,這裡不適合呆著了。」雪依看著婉瑤,她很想念,聖巫,但是聖巫交代了它們更加重要的事情。

    婉瑤沒有說話,但是眼淚卻流了出來。

    最終雪依帶著婉瑤消失在了巫宗秘境。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物品專賣店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幻想世界大穿越盜墓筆記
    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寒門崛起諸天神魔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