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64章 巫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64章 巫韻字體大小: A+
     

    大巫的確定人選是凌若夕,這讓凌若夕感到非常吃驚。不過卻不是雲井辰,按照習慣,等到新任的聖巫繼位,那麼凌若夕就變成了真正的大巫。

    巫咸對於這個消息倒是很開心,這幾日她一直跟在凌若夕身邊。這時候,卻有人來拜訪了這個小院子。

    巫韻的確是個美人,她總是帶著溫和的笑容,後面跟著一群巫宗之人,他們都是支持巫韻的,各個都是神玄期的高手。

    「巫咸。」她直接走進來,一下子到巫鹹的面前。

    這個時候,氣氛忽然緊張起來,巫咸本來充滿笑容的臉上,也全部都是緊張,在一瞬間,凌若夕可以完全感覺到氣氛改變了。

    甚至她還感覺到了他們兩人身上散發出來的神秘力量,這種力量不像是密術,又不像是巫力,卻是十分奇怪。

    等到巫韻一笑道:「巫咸,我們的比試要開始了,我會讓你知道我才是真正的聖巫,而你,不過一個跟著聖巫多年裝腔作勢的小女孩罷了。」說罷她卻轉身離去。

    巫咸見她離開,過了許久才鬆了一口氣。

    「乾娘剛才我和她斗巫術,我們聖巫都有能夠改變別人壽命的能力,她想改變小白哥哥的壽命。」巫咸道。

    「哇!」嬰兒的哭聲想起,凌若夕將樂樂抱了起來。

    只見他哭的很兇,整個院子都超吵鬧鬧的。

    這個時候,凌若夕忽然化作一股強風,飛到了巫韻面前。她手中抱著孩子,一隻巨大的金色鳳凰釋放出來。一股殺意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告訴你,不要打我任何一個孩子的主意,不然不管你是誰我都會殺了你!」凌若夕一字一句地道,顯然巫韻不該在老虎身上拔毛。

    「是嗎?你有那個能力嗎?」這時候一股屏障展開,巫韻的聲音在凌若夕看起來有些虛無縹緲,她也有些頭暈。

    凌若夕知道,這是巫宗的密術,巫韻竟然對著凌若夕用吳巫宗的密術,凌若夕急忙用力量護住了自己,身上的金色首飾發著光,然後保護著她,她瞬間清醒。

    這時候凌若夕的首飾,忽然發出一股波動,將凌若夕震開,凌若夕向後退了一步,嘴唇卻流出了血。

    「凌若夕,你最好給我安份一點兒。」巫韻一個字一個字地道。

    這話簡直讓凌若夕炸毛,什麼叫她應該安分寫一些,剛才巫韻敢打凌小白的主意,這就是在挑戰她的底線。

    「若是我告訴你,我想殺了你呢?」凌若夕一字一句地道。

    這讓巫韻周圍之人嚇了一跳。

    「你可是大巫,我將來會是聖巫,就這麼和你說吧。巫咸那個小丫頭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等我繼承大統巫咸也就不存在了。」巫韻道。

    「什麼意思?」凌若夕感覺巫韻的話十分奇怪。

    「凌若夕,巫宗只能存在一位巫咸,也是一位聖巫,我們誰當上聖巫,巫咸就要通過特殊的祭祀將自己的力量給我,當然我會得到神女的認可,我會成為聖巫,而她不過是我的一個祭品而已。」說罷巫韻便走了,消失不見。

    凌若夕皺著眉頭,想不到這件事這麼嚴重,那麼巫咸知道嗎?

    這時候巫咸忽然出現,小小的臉上卻有些失落:「乾娘。」她叫了一句。

    「巫咸?」凌若夕看著這個小女孩,自小有神力。

    「乾娘,我可能現在實力真的不如她,若是說過去,我身上還有神力,但是我最近身上的神力卻越發的使不出來,身上只是有一身的修為,但是我沒有屬於聖巫的神力,我也不知道怎麼了,不過她卻有。」巫咸老實道,原來她早就知道自己的命運。

    「你是說,你會輸嗎?」凌若夕問巫咸。

    巫咸點頭:「我身上沒有聖力,會輸給她。我占卜了很多次,次次都顯示我會輸掉。」巫咸也不知道怎麼回事。

    「巫咸,你是我的乾女兒,我的孩子,從來就不輕易認輸,你若還叫我一聲乾娘,就不要有這種想法,我一直相信,人定勝天。」凌若夕對巫咸道,這個小女孩從來沒如此沮喪過。

    巫咸點點頭。

    「其實,是有辦法恢復巫鹹的實力。」這時候鳩穿著一襲白衣來道。

    「鳩,你究竟是何人?」凌若夕道。

    「我知道我不說出我的真實身份,你是不會妥協的。」說罷他一擺手,一道結界出現在周圍,這結界上還出現了奇怪的圖騰,看來不止是結界那麼簡單。

    「這樣,聖巫就不會窺探到我們的談話。」鳩解釋道。

    凌若夕點頭。

    「巫咸,其實是真正的巫咸,相反巫韻是假冒的,但是卻有人用了特殊的方式慢慢封印住巫鹹的神力。」他開口道。

    「是師傅嗎?」巫咸此時問。

    「不,大巫是做不到這一點的,能做到這一點的,便是聖巫,我真的是越來越搞不懂聖巫的想法了,他似乎是不想讓巫咸來繼承聖巫。」鳩搖頭。

    「你既然知道這麼多,那你是誰?」這時候凌若夕開始問了重點的事情。

    「我原來的名字叫巫紫,現在的聖巫是的妹妹所假扮,她的力量卻沒有我大,雖然她設計將我殺死了,可惜啊,我的魂魄哪裡有那麼容易能夠死的呢?」鳩忽然笑了起來。

    「大巫?」巫咸睜大了眼睛。

    「巫咸,你還小,不明白巫宗的使命,我在當時的地位可是離聖巫的力士只差一步之遙,可是現在的巫紫卻沒有這種實力,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好了,不說這些,我不是來巫宗想要當回大巫的,我只是想告訴你,如何恢復巫咸力量。」她道。

    「其實,在我們巫宗有一片聖地,就在聖堂之下,但是入口只有聖巫能夠打開,我想不久的聖巫比試應該會在那裡舉行,但是卻早一步有人進去,他們直接去到了歷代聖巫死亡的宮殿,那裡有一個聖物,應該是一個沙漏。」他道。

    「沙漏?」凌若夕知道沙漏,可是這和那有什麼關係?

    「沙漏的傻子,自動會流動,若是到頭了,就證明一個聖巫的生命結束了,這時候它會自己反轉,然後接著流動,」他道。

    「反轉后的沙漏代表新的聖巫的生命,你的力量流失,應該就和那個沙漏有關。只要你們進去,找到那個沙漏,就可以知道答案。「他對凌若夕道。

    「可是我們如何進去?」這既然是嬌聖巫看管,那麼當然不那麼容易進去。

    「如果我猜測的沒錯,第一輪的聖巫比試,應該在那個秘境之中,你們進去不要按照指定的路線走,這是金色沙子,會對沙漏有感應,按照這個金色沙發的地方走,會到達沙漏的所在,那個沙漏一定出問題了,你們要修復。這樣巫鹹的神力便會回來。」說罷鳩撤掉結界,卻不見了。

    果然在三日後,巫咸和巫韻被叫了過去,兩人只有一人能夠當聖巫。聖巫的比試則更加註重個人的能力,也就是說巫韻和巫咸只能單獨前去。

    不過巫咸畢竟是孩子,沒有那麼重的心機,自然鬥不過巫韻,說不定進去,巫韻就知道將巫咸殺了。

    那巫咸還是死路一條。

    「辦法不是沒有,不被聖巫發現的方式只有用換魂大法,這是一個已經幾乎失傳的巫術,連聖巫都不會,你知道我為何能夠離聖巫只差一步之遙嗎?因為我會許多連他都不會的法術,但是聖巫是天生神力,我不論會多少法術都比不上他。」鳩公子再度出現。

    「什麼是換魂大法?」這時候凌若夕問。

    巫咸卻道:「我聽過大巫講,這是一種遠古秘法,施法之人必須是神醒期的高手,十分消耗巫力,可以將兩個人的魂魄暫時對調。」

    「不錯,我能夠用換魂大法,然後將凌若夕和巫鹹的魂魄對調,之後凌若夕可以用巫鹹的力量和身體,不過我的力量只能維持至多十二日,我是說現在的時間,但是秘境中,時間會過的比較慢。十二日後,凌若夕你必須帶著巫鹹的身體出來,再來到這個別院,我才能將你們的魂魄換回去。但是我事先說好,會有危險,若是你們二人在這段時間內任何一人死了,另外一個也會立刻死。」他道。

    「娘子,這太危險了。」雲井辰道。

    「我做。」凌若夕毫不猶豫,巫咸也是她的乾女兒。

    並且巫咸若是死了,小白就會傷心,她不想讓小白傷心,在她心裡巫咸已經是準兒媳婦了。小白這傢伙也很懂事,都十三歲了,在這裡不比現代,孩子都很早熟,而小白又不是個尋常人家的孩子。

    若是他到了十五歲,恐怕真的會喜歡上巫咸。

    「乾娘,這太危險了。不能讓乾娘冒險。」巫咸道。

    「巫咸,你怕死嗎?」凌若夕問。

    巫咸點點頭,她很怕死。

    「乾娘也怕死,但是不這麼做,你就一定會死。乾娘不想讓你死,所以我們一塊努力好嗎?」凌若夕蹲下來對巫咸道。

    巫咸點頭。

    因為第二日便要去被聖巫召見,因此她們必須今晚暫時交換魂魄。

    鳩手一揮,地上兩個巨大的陣法出現,她們站在其中,然後鳩口中在念叨著什麼,這個時候,凌若夕只覺得天地日月都無光了,她看見的世界是一片漆黑,接著她便覺得自己掉了下去,掉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再後來她被什麼接住,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身體變小了。

    她花了幾個時辰適應了這個身體。

    「你記住,你現在只能用巫鹹的力量,你自己的修為和力量也只有巫咸能夠用。」鳩道。

    當巫咸睜開眼睛的時候,她的眼睛裡面卻是銳利的光芒,好像寒冰,鋒利無比,這是根本不屬於十二歲女孩的眼神。

    而凌若夕則天真可愛,完全是一個孩子的眼神。

    「你的目光要盡量柔和些,聖巫不是個傻子。」鳩對凌若夕道。

    凌若夕看了看自己的身體,忽然眼神一沉,然後眼神變得清澈了起來。倒像是無憂無慮。

    巫咸對凌若夕交代了一些話,她便去了聖堂。

    巫韻比她早來,巫韻的眼神盯著凌若夕看個不停,若是平日,凌若夕真想眼神瞪回去,但是現在她卻在給自己暗示,至少要忍耐到秘境。

    不然會穿幫。

    接下來便是大巫的訓話,凌若夕一言不發,也沒說什麼,然後便是大巫打開秘境的入口。巫韻先走進去。

    接著便是大巫讓凌若夕停住然後道:「巫咸,頭髮亂了。」大巫親自幫巫咸整理了頭髮,順便將一個東西放到了凌若夕手中。

    凌若夕本想愣下,不過後面卻微笑道:「師傅別擔心,巫咸很快會回來的。」

    「嗯。」聖巫對巫咸十分溫柔。

    凌若夕進了秘境,臉色立刻變了,然後將手中的東西拿了出來,是一根很小的發簪。

    這是巫咸囑咐凌若夕的,如果聖巫幫她整理頭髮,或者怎麼樣,一定要微笑讓他別擔心。

    她將那根發簪拿起來,感應了下,這不僅是發簪還是一種力量。似乎是聖巫給她的殺手鐧,但是凌若夕知道,這最多夠巫咸保護一次自己。這只是一次性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我是大明星萌妻當道:嗜血總裁77神話物品專賣店我是大反派[快穿]巫界術士
    幻想世界大穿越盜墓筆記儒武爭鋒校花狂少修仙歸來當奶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