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46章 葉紅隱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46章 葉紅隱退字體大小: A+
     

    凌若夕終是得知了葯宗的陰謀,只能無聲地嘆息,修蘭國和葉宗有著密不可分的影響,葉紅身體抱恙的消息不知為何而走漏。

    僅僅在一日之間,葉宗上下都請書,要葉紅退下宗主之位療養。葉蘭希望凌若夕去當葉宗的宗主,不過凌若夕卻搖頭,她實在有太多的事情要做。

    而宗主卻要管理日常的大小事物,實在是能把凌若夕忙的抽不開身。不過葉紅是知道葉蘭的,是個十分衝動之人,若是把碩大的一個葉宗交給她會來處理,遲早有一日會出事。

    「不若,今日我先將這代理宗主交給你,日後你有大事情便一定要多留一個心眼,將事情都叫給凌姑娘來處理如何?」想了半日,葉紅只有想出這一個想法。

    「也好,我隨時接受你的飛鷹傳書。」凌若夕道。

    於是,在這一日,葉蘭成為了代理宗主。

    「葉紅,葉宗之事你不必介懷,我看你亦不必留在葉宗了,日後你有什麼打算?」凌若夕道。

    「我想去走走,去看看這個世界,或許我會去星月族,那裡也許會有我想要的力量,也許那裡能夠救我。」葉紅道。

    「好,若是你去了星月族,請報上海星流的名號,找到他請說凌若夕拖他照顧你。」凌若夕道。她相信他還是會幫她這個忙的。

    「好的,不過我身為葉宗的前任宗主,竟然差點害了葉宗,我覺得實在是過意不去,我要同你們去葯宗,絕對不能讓葯宗如此危害人!」葉紅堅決地道。

    凌若夕點頭,於是一起飛回了葯宗。

    小一幫助葉紅號脈,然後嘆息了一口氣。他一向是藏不住事情,有時候凌若夕都覺得小一不能當大夫,藏不住病人的病情。

    「有什麼你就說吧,我還能夠活多久。」葉紅道。

    「第一,你不要服用藥宗給你的葯,我這裡會研製出一種藥材來,能夠讓你每日六個時辰都是和現在一樣有精神,但是六個時辰之後,你必須休息,這樣可以延長你的壽命。你別忘了我是鬼醫的徒弟,雖然你已經中這葯毒很嚴重了,但是我任然能夠儘力將你的壽命延長些。」小一道。

    「不過若是你依然服用這種葯,只怕你活不過一年,我能夠讓你活過四年。四年之內你不會有問題,至於後面,就要看你是否按時吃藥了。」小一道。

    葉紅點頭,她接受著小一的治療,雖然一日只能活動了六個時辰,她依然很滿足。

    「現在我倒是要去看看葯宗的陰謀了,聖雪回來了嗎?」凌若夕問。

    「沒有,聖雪倒是每日會招人來通報她沒事,但是她未曾回來過。」小一簡單帶道。

    「小一,你真是太大意了。」凌若夕搖搖頭,然後叫來了小白,接著她將聖雪的衣裳一丟,讓黑狼聞了聞。

    黑狼點點頭,接著和凌若夕等一行人去尋找聖雪,沈茹梅許久不讓聖雪回來一定有問題。小一也十分著急,說一定要和他們去尋找聖雪,於是凌若夕只有讓他騎著黑狼。

    終於在葯宗的一個房間,他們停留了下來,但是這裡卻沒有聖雪,有的只是一堆換下來的衣服,和一個香爐。

    「小一,這房間的味道哦為何如此古怪?」凌若夕聞了聞,這味道讓她十分不舒服。

    小一趕忙將香爐的殘渣倒了出來,然後聞了聞。

    「這個,是幾千兩銀子才有一兩的失心香,糟了!」小一忽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確定以及肯定聖雪有危險。

    「究竟怎麼回事?」凌若夕對小一道。

    「聖雪有危險,怎麼辦,怎麼辦,黑狼找不到聖雪的聖雪已經被這個香熏了幾日,她肯定是被帶走了。」小一胡言亂語著。

    「啪。」凌若夕打了小一一巴掌,讓他清醒。

    小一終於清醒了些,然後道:「聖雪出事了,這是失心香,若是聞多了,便會讓人慢慢忘記一些事情,若是這個香吸入了十四日,便會忘記知道是誰,很容易被人操控,現在已經是第十一日,必須要在三日之內找到聖雪,不然她便會被沈茹梅操控。」小一說的很嚴重。

    凌若夕皺了皺眉頭,她只是去了十日的葉宗,沒想到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

    「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巫鴉道:「你不在的這十日,葯宗的煉藥大會已經結束了,三皇子向雲啟皇帝上奏,說葯宗秘藥效果甚好,要變成宮中御用,讓所有的皇子都去參加藥飲。就是要當面陪著雲啟皇帝服下這葯。

    凌若夕當然猜得到,到時候所有的皇子必須吃下這葯,這葯肯定有問題,毒倒是沒有,但是應該會下一點兒別的東西。

    「葯飲究竟是什麼時候舉行?雲凌呢?」凌若夕問。

    「三日後,雲凌和其他皇子接到聖旨回宮了,巫落正在看著。」巫鴉搖頭。

    「巫鴉,你隨我先去湖心島,我們只有一日時間,你把結界毀掉,我要毀了那湖心島。」凌若夕握著拳頭。

    「是。」巫鴉。

    接著眾人都去了湖心島,當然凌小白被強制留在葯城,帶著雲樂樂。

    「樂樂,你是不是覺得很無聊啊,不如我們也去吧?「凌小白對著凌樂樂道,接著企鵝忽然變大,化身為麒麟,他帶著樂樂飛快地跑了過去。

    凌若夕毀掉了湖心島的結界。

    「凌若夕,來的很巧啊,可惜給皇帝的葯已經上供了,今日,我來這裡便是為了拖住你。」此人不是別人,竟然是葉柳。

    「葉柳?又是你!」凌若夕道。

    「你憑一人也能拖住我們?」雲井辰道。

    「我一人自然不能,但是多一人呢?這裡只不過是你和雲井辰力量最大,其他人都不足為懼,不過區區神玄期而已。」說罷他身邊又出現一個人,卻是一個女子,穿著黑色的皮衣,裙子竟然是高叉的。

    特別是身材很好,腿上的春若隱若現,讓人看了會瞎想連篇。

    「讓我介紹一下吧,我是魔王的臣子,九娘。」那女子說話的聲音好不銷魂。

    九娘雖然簡單介紹,並且身邊軟綿綿的,但是她的修為可不是蓋的,應該是神醒期的修為,魔王的這幾位臣子可都不是一般之人。

    「凌若夕,我最恨別人比我長得漂亮了,你也是如此哦。我可要殺了你呢!」說罷她便沖了上來,手中竟然黑氣匯聚了一條皮鞭,對著凌若夕就是一鞭子。

    凌若夕飛快地向後退,她手中多出一本金色的劍和九娘纏鬥起來。

    若說凌若夕的招式是剛,則九娘便是柔,凌若夕竟然一點兒也占不了上風,於是皺了皺眉頭,並且九娘的每一鞭子,可都是會在周圍散落出許多黑色的火焰,這黑色的火焰會下落,然後腐蝕掉周圍花草的生命力。

    卻不會影響房屋這些沒有生命的東西。

    這邊雲井辰也好不到哪裡去,他在和葉柳打鬥著,葉柳的招式並不狠毒,不過卻一個字,那便是拖,他只是負責拖住雲井辰的。

    雲井辰皺著眉頭,他不得不用大招了。

    血煞已變成了紅龍,他忽然道:「我不想與你糾纏下去。」說罷手中的劍變成了一條紅色的巨龍想著葉柳襲擊而去。

    葉柳皺了皺眉頭,他沒想到雲井辰的力量會有這麼厲害,不僅如此,他還被紅龍打傷,傷口不僅沒有癒合,反而越來越大。

    「你果然很厲害。」他捂著傷口:「讓我不得不用這一招。」

    說罷他拿出了一顆藥丸吞了下去,傷口立刻冒出了黑色的氣體,吞噬了紅色的氣體,他的力量也暴漲了不止一倍。

    「這是我研製的魔族藥丸,正好試試效果。」說罷葉柳衝過去來,和雲井辰打鬥得更凶。

    不過葉柳終究並非是雲井辰的對手,他們交手了百招,雲井辰揮舞著紅龍,找到了葉柳的一絲破綻,又加重力道刺了過去。葉柳只有逃竄。雲井辰加緊腳步追著。

    這邊凌若夕瞬間將金色的劍化作一隻巨大的鳳凰,現在凌若夕的力量已經更加上了一個層次,不是當日被魔王臣子打的措手不及的凌若夕了。

    九娘被鳳凰打的一口魔血噴了出來,然後道:「可惡啊,人類的這個身體真是不好用,才發揮了我當年五分之一的實力。」她搖搖頭,然後看著凌若夕一笑:「你想殺了我嗎?」

    接著她向回飛了過去,原來是葉柳忽然不逃了,他出來,手中卻多了一個人,那個人是聖雪。她正兩眼武神。

    「本來答應了葯宗宗主絕對不動她的,但是事到如今,也只有如此了,凌若夕,要不我殺了聖雪,要不你投降。」葉柳道。

    「葉柳,你太小看我了,我什麼時候會為了別人的性命而妥協呢?」凌若夕說話很坦然,完全沒有一絲著急。

    「師姐,求求你救救聖雪吧。」小一趕過來,他看著聖雪被抓著。

    「住口!」凌若夕知道再這麼下去,計劃要被小一弄失敗。這樣就再也救不了聖雪了。

    「哈哈哈,你還是在乎她的,你只不過是表面上裝作不在乎,小一還真是謝謝你了,若不是你,我還不知道凌若夕是在乎她身邊之人。」葉柳忽然笑了。

    「凌若夕,若是你想救這個丫頭,就必須將自己的修為封印起來,魔王似乎對你很感興趣。」九娘走到葉柳身邊道。

    「師姐,對不起都是我害了聖雪。」小一不免有些懊惱,自己是一個連演戲都不會的人,況且在那麼情急的情況下。

    天上的鳳凰消失,甚至連凌若夕的氣息也消失了,凌若夕封印了自己的修為,然後走了過去。

    等九娘抓住了凌若夕,之後,然後道:「你真笨,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們嗎?你封印了自己的修為,要八個時辰后才能自動解開封印。現在你們就雲井辰稍微厲害些,我殺了你們是易如反掌。」

    不過凌若夕卻忽然笑了道:「你以為你能活著離開嗎?」

    「你沒修為能奈我何?」九娘便開始大笑起來,但是她笑到一半,卻發現後面被人捅了一刀。

    她回頭看,卻見葉柳捅了她一刀。

    「葉柳,你竟然……背叛……」她的話還沒說完就倒下了。

    「我並不是背叛誰,你我只是同盟關係。」葉柳道,從九娘體內飛出一個發著淡淡黑色光芒的東西。葉柳隨手一抓,然後將它丟在一個透明的瓶子中。

    「我其實還差一個東西呢?聽說魔族的核心能夠保留很久,並且附身於他人的身體,我正好想要得到。這一切的計劃只不過是為了抓你而已。」葉柳對著那個瓶子道。

    「凌若夕,聖雪給你。」葉柳一推聖雪到了凌若夕身邊。

    「你為何要這麼做?你不是臣服於魔族了嗎?」雲井辰問。

    「臣服魔族?開玩笑吧,我身上流著的可是葉宗的血脈,怎麼可能臣服於邪惡的種族,我只是要做我必須做的事情而已,最多也只是和魔族合作罷了。凌若夕下次見面我們或許還是朋友呢!」說罷葉柳便不見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九星毒奶最強反套路系統時空長河的旅者
    凡人修仙傳英雄聯盟之開掛直播系統陰陽代理人大瞬移時代未來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