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38章 占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38章 占卜字體大小: A+
     

    凌若夕只覺得整個血管都凝固了,這算什麼。

    「這是一張被附上了特殊巫力的捲軸紙,你別看你看得到上面的文字,但是我們卻是看不到的。」巫鴉道。

    「上面只寫了占卜兩個字。」凌若夕皺著眉頭,這巫宗的東西還真是讓她摸不著頭腦。

    「占卜?」巫鴉心裡想著說明然後道:「這應該是第一輪的考題,要你占卜出第一輪的考題。」

    「這怎麼可能占卜的出?這也太籠統了。」凌若夕搖頭,她只學了觀星占卜,怎麼看天上的星星還能看出這第一輪比試的地點。

    「不,雖然我不懂太多巫術,但是我對陣法還是有研究的,這捲軸上面覆蓋了一層奇怪的巫宗陣法,我可以試試破解這捲軸。」巫鴉道。

    「給你了。」凌若夕將捲軸一丟,丟給巫鴉。

    巫鴉一愣,未曾想到凌若夕會這麼信任她。

    其實,凌若夕早就知道,他們已經算是一個團隊了,因此巫鴉能夠破解這個捲軸,其實比試已經開始了。

    從他們尋找助手的那一刻開始,大巫的比試就開始了。

    巫鴉第二日很快的把捲軸給了凌若夕,上面占卜那兩個大字已經不見了,轉而是變成了一張地圖,不過好像是地圖的殘卷。

    「是不是每個候選人手中都有一張這地圖?」巫落道:「你看啊,好不清晰啊。」

    「這裡還有一行小字,說是要找到地圖種的寶藏。」可是寶藏他們根本不知道在哪裡如何尋找?這地圖從大小看來,應該是被分成了好幾份,然後在各自的身上。

    「你看這一部分,知道這是哪裡嗎?」凌若夕問巫落。

    「這裡我知道,我去過一次,巫宗在秘境之中,這裡是最大的一個秘境,既然是秘境,就有上次大戰遺留下的東西,其實這個秘境真的很大,這裡還有一個地方,是一片戈壁,這好像是那裡。」巫落道。

    「是嗎,明日出發,去那。」凌若夕道。

    「娘子,為夫也有一張地圖。」雲井辰此刻也拿著自己的地圖來。

    「不是,讓你找助手嗎?為何沒找?」凌若夕問。

    「哎呀,我當然是讓娘子贏,我要不要助手無所謂。」雲井辰和凌若夕本就是一條心,因此這些都無所謂。

    「好吧,我們看看我們的地圖能不能拼湊在一塊。」凌若夕看了看,卻發現這兩塊地圖根本不在一個地方,不過雲井辰的地圖上卻有一個標記,應該是他們要找的東西最終所在地的標誌。

    看來這一關的確是要合作才行,凌若夕肯定她這地圖應該是進入的地圖,而雲井辰擁有的卻是最終物品的地圖,不過這張地圖連巫楓都說沒有見過,就足以見得這並非完全在這個巫宗秘境之中,說不定凌若夕所在的地方只是一個入口。

    而在另外一面。

    「巫冥,你的地圖是如何?我這裡有一個奇怪的入口,應該是秘境大瀑布那邊。」巫璃端著自己的地圖走了過來。

    「我的是目的地。」巫冥面色冰冷地道。

    原來這是要兩個人成為一組,然後去找東西。

    巫落和巫鴉也跟著凌若夕和雲井辰第二日來到了這個目的地,卻發現這裡根本就沒什麼地方有入口的。

    這巫宗還真是神奇。

    「我們巫宗很多東西都需要感應,巫法之精妙不是你們能夠懂的。」這是凌若夕在學習一些基本的巫術的時候,大巫對她說的話。

    好像巫宗有許多東西都是要感應的,凌若夕看過很多巫宗那借來的書,不過她覺得力量的本質都是一樣的。

    正因為對力量本質有些理解,所以她認為她不需要學巫宗密術,她閉上眼睛細細感應,然後向著一個地方走,她走了過去,人卻不見了,睜開眼睛的時候,卻來到了一個神奇的地方,是一片熱帶雨林,這裡面許多花草樹木,還有許多奇怪的植物。

    雲井辰和巫落還有巫鴉跟著她進來。

    「這是哪裡?」雲井辰皺著眉頭。

    「我們又見面了。」這時候卻是一個白衣男子,凌若夕一眼看出來,這是那個傀儡,那個有思考能力的傀儡。

    「這裡是你布置的幻覺嗎?」凌若夕問。

    「不不,這裡不完全是我布置的幻覺,這只是秘境之中的一個小秘境,說白了就是境中之境,我來見你可沒有用幻覺,但是我覺得你們的比試太沒意思了,因此想給巫宗的眾人設置一點兒小幻境。」他笑著道。

    「所以大家都進了這個小秘境,你將周圍的感官改變了?」凌若夕問。

    「聰明。」他簡單地道。

    「所以我面前未必是熱帶雨林?」凌若夕問。

    「不,這裡就是熱帶雨林,但是他們看見的卻不是這樣。」說完他笑著道:「你們要去的地方我不知道目的地,但是這熱帶雨林很大沒有地圖也要走上很久。我這裡送你一隻幻境蝴蝶,你只要跟著蝴蝶走就好。」說罷那人消失。

    周圍的熱帶雨林也消失,轉而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周圍忽然有許多怪物,在不斷的啃噬著人的屍體。

    蝴蝶忽然飛了起來,凌若夕飛快地跟著蝴蝶飛走她和雲井辰跟著蝴蝶過去,卻發現周圍的畫面在飛快地倒轉,等到他們跑了很久,到達一個地方的時候,那隻蝴蝶忽然發光,然後凌若夕只覺得一陣刺眼的光芒。

    他們又出現在了那片熱帶雨林不過卻很快地到達了目的地。

    「莊周夢蝶,不知道是莊周夢見了蝴蝶,還是蝴蝶夢見了莊周。」凌若夕忽然渾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然後一把抓住了那隻在飛的蝴蝶,將它捏碎。

    這時候周圍又發生了改變。雲井辰、巫落、巫鴉全部都不見了,她陷入了一片巨大的黑暗,這黑暗之中只有一隻蝴蝶,發著淡淡地光芒在飛舞。

    「少在這裡裝神弄鬼。」凌若夕眼睛一眯,瞬間一股金色的光芒升起,金色光芒一閃,她悠悠地醒來。

    「凌姑娘醒了。」眾人看著凌若夕,她還是躺在那片隔壁之中。

    但是巫落和巫鴉卻看著凌若夕,喜出望外的樣子。

    「是的,我醒來了。」凌若夕看著周圍。

    不過凌若夕身邊還睡著一個人,那個人是雲井辰,他卻是昏睡的。

    這是巫宗的一向入門測試,為的是考驗巫宗之人是不是會被幻覺所吞噬,但是凌若夕覺得很奇怪,為何她會看見那個傀儡,那真的是她的幻覺嗎?

    雲井辰睜開眼睛,然後看見凌若夕一臉微笑。

    「你夢見了什麼?」凌若夕一臉微笑。

    「我在夢裡也夢見了你,果真有你的地方是甜美的夢。」雲井辰沒正經地道。

    其他人也進入了幻覺。

    「這第一關前面是一個幻覺,不知道各位大巫還有沒有心裡準備。」穿黑衣的男子正站在聖巫的面前。

    「希望他們過得了這關吧,這也是我計劃的一部分。」聖巫道。

    「我這次出獄了就來找你,當日你和的先祖和他的大巫將我關起來,現在我出來了,雖然我不是什麼危險的傀儡,不過你們巫宗的人當我是瘋子,但是你比你的先祖明智,選擇與我合作。」那人道。

    「不,那是他們沒有遇見巫宗即將出現的大災難,我必須設法查出,到底是誰混入了這選拔之中,魔族到底潛伏在我們巫宗的哪裡。」他道。

    「你還真是個固執的人。」說罷那傀儡笑了笑。

    凌若夕再次看了看那張地圖,這地圖分明就是戈壁的地圖,看來不僅是被拉入了幻覺,連她的記憶也被篡改了,能做到這一點兒的,除了凌若夕救出來的傀儡便無別人。

    可惡!這是她的惡趣味嗎?

    自己會讓一個傀儡牽著鼻子走嗎?

    他們終於找到的地圖上面的位置,卻看見所有參加比試的人都來了。

    那個紫色頭髮的大巫也來了,卻還有一個人,是一個美麗的女子,一頭火紅色的長發,她便是另外一位大巫。

    「別來無恙啊,巫紫。」她對他道。

    「巫鳳,你也別來無恙。」兩人似乎關係不是很好。

    「哈哈哈。」那個叫巫鳳的女人應該是個中年女子,但是看上去卻是而是多歲,和她的女兒巫韻差不多大。

    「既然你們能夠到達這裡,就說明你們已經有了比試的資格,這可是一種幻境的考驗,是聖巫大人特別要求提出來的。」巫紫道。

    「到了這裡,才能正式告訴你們第一場比試,不過這不是比試,而是真正讓你們走出巫宗,去改變一些東西,比如我們這次是要改變雲啟國的命運,雲啟國有七位王子,正好你們這些參加比試的也是七個人,你們不若去看看,然後一人選擇一位王子輔佐,好像雲啟國老皇帝會在三個月之內咽氣,這是我們大巫早已占卜到的,三個月之內,你們誰輔佐的皇子若是能夠當上皇帝,就是贏了,接著是不死,那是也算贏了,若是你們輔佐的那位王子死了,下一輪大巫選舉就別來參加了。」大巫說話冷血無情。

    凌若夕沒想到,這巫宗的大巫選擇,竟然是去干涉別人的命運。不過這也正是巫宗的神秘之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重生之都市神帝
    仙緣五行走進修仙焚天劍帝億萬爹地寵上癮妃卿莫屬,王爺太腹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