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35章 落落的發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35章 落落的發明字體大小: A+
     

    「哈哈哈。」爽朗的笑聲從院子里傳出來。巫楓看見凌小白卻不排斥:「原來這都是你的家人,劍辰你可真有你的,我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你都從來不提你的後人,罷了罷了,這劍我可以重新鍛造,只是要一些鍛造的材料,這些材料好在我這都有,只是有一件材料叫做白水晶,可能在聖巫的宮殿之中。」他道。

    「聖巫的宮殿?」凌若夕問。

    「你也是受到聖巫接見之人,他的宮殿地板是不是特別光滑,而且有靈氣,那個便是白水晶,還有聖巫呆的宮殿幾乎都是用白水晶做的,那種很光滑的地方,表面上都有一層白水晶,你要弄一些來,我可告訴你,只有聖巫的宮殿有這東西,其它地方都沒有。」巫楓道。

    「這個好辦。」凌小白忽然道。

    「哦?聖巫會捨得讓你把他的宮殿拆了嗎?不過我要的不多,但是聖巫的宮殿是每個地方都經過打磨的,沒有多餘的白水晶用作修補,這白水晶沒了,便是沒了,會讓宮殿有損毀。」巫楓道。

    「沒事。」凌小白一口答應了下來。

    凌若夕大概知道凌小白是想找巫咸幫忙,這聖巫的宮殿拆掉一點兒白水晶應該美食吧。只是那個聖巫呆的地方,恐怕沒那麼簡單,那邊白水晶的作用也許也沒有這麼簡單,那宮殿的材料好像是經過特別設計的,少了一塊都不行,完全是一個封閉的靈氣利用流。

    「小白。」凌若夕皺著眉頭。

    「娘親,這件事就交給小白了。」說罷凌小白滿滿地說了一句。

    「既然小白都說了,你就相信這孩子一次吧。」劍辰道。

    凌若夕見劍辰開口便點頭,一行人又聊了一會兒,劍辰卻說有事要先走了,他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丫頭,現在該說說你的事情了,你要和凌姑娘走?」巫楓看著劍辰走了,然後當著凌若夕的面問落落。

    「嗯,我決定了,和凌姑娘走。」如果落落開始還有猶豫,但是現在她卻不會有猶豫了,因為她看見了麒麟,麒麟會選擇自己的主人,這主人身上必須具備王者之氣。

    她知道,若是她跟著凌若夕,一定會有所作為,她的發明一定會有用武之地。

    「好吧,孩子,你和我很像。」巫楓道。

    「爺爺,我還以為你會不答應。」巫落驚訝了一下。

    「孩子,我們一家人,祖傳都是工匠,擁有龍華大陸最傑出的才能,雖然我們的修為不是很高,但是卻有一流的工匠才華,雖然做的東西不一樣,我是鑄劍師,你的父母是鍛魂師,而你卻是一個能夠做武器之人。你擁有這世上最好的才華,卻因為巫宗被埋沒,現在的巫宗雖然還是和百年前一樣,聽從聖巫的旨意,那時候是因為有一個明智大聖巫,但是現在不一樣了,無論聖巫提出什麼事情,大家都只是答應,這種盲目的崇拜了巫宗的自信,導致巫宗的太多人不會自己思考,甚至連四大護法,也是他們崇拜的對象。人,必須要做自己,在崇拜他人的時候,也要看清自己,不能盲目,不能一味追求,你雖知道自己到底該做什麼,但是呆在巫宗不會得志的,去吧,跟著凌姑娘去吧。」巫楓對巫落道。

    巫落點點頭道:「爺爺,我答應你,一定會將我的才華髮揮到極致。」

    凌若夕看著這祖孫兩,都是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之人,現在的巫宗,就是去盲目崇一個人,卻忘記了對自身的思考,忘記了自己應該幹什麼。

    崇拜是好的,若是崇拜的連自己都忘記了,崇拜別人連一點兒尊嚴都沒有,那他的腳步只能離自己崇拜之人越來越遠。

    凌若夕找到了巫落,她現在還是在巫宗自己的小屋裡研究東西,凌若夕給她提供了大把的研究材料還給了他一些麒麟的鱗片。

    麒麟每次成長一點點都會換新的鱗片,凌小白會將它們收集起來放入乾坤袋中,過了幾日,落落眼睛裡面都是血絲的然後拿著一件鎧甲背心到凌若夕的面前。

    這是一件水藍色的鎧甲背心,卻是小巧。

    「這是我做的,可以穿在衣服裡面只要注入玄力,可以抵抗一部分的攻擊。」落落將鎧甲穿在一個稻草人身上,接著讓凌若夕用玄力打向稻草人。

    凌若夕的玄力竟然被這鎧甲吸收了一部分。

    「沒錯,我已經做過測試了,這鎧甲能夠消除神醒期高手的一半普通攻擊,若是全力攻擊,可以抵抗三次致命攻擊。」落落道。

    「這鎧甲是我用麒麟的鱗片加上別的材料鑄造而成,只要注入自己的力量便可發揮作用。」說完這句,落落便暈倒了。

    小一過來替落落把脈,發現她已經連續幾天沒吃東西,也不眠不休了。

    凌若夕搖頭。

    落落睜開眼睛,看見了凌若夕,她將鎧甲一丟,丟到落落的面前:「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的發明。」

    「為什麼?」落落急忙起床,她想不明白為何凌若夕不需要她了。

    「你身為一個製作武器之人,卻連最基本的都不會,你這樣不眠不休的製作一個武器,若是你某日體力不支死在了你的小屋,我這不是虧了一單嗎?你還能夠製作更多的兵器嗎?這樣的你,對我來說毫無價值。」凌若夕道。

    落落若有所思,然後點點頭道:「凌姑娘,我知道了,我答應你,日後一定按時吃飯,保證休息,不會再發生這種事情了。所以這件鎧甲還請你穿上,這是我為你定做的。」落落道。

    凌若夕最終還是接受了鎧甲。

    巫楓看見了巫落每日按時吃飯,心裡都樂開了花,他平日勸告她總是不聽也不知道凌若夕她說了什麼她卻按時吃飯。

    就這樣,凌若夕在巫宗的一個助手已經找到,但是卻要找另外一個助手,卻讓她為難。

    不過當巫落來見凌若夕,給凌若夕做另外一個裝備的時候,卻忽然聽說這個消息。

    「其實我還認識一個人,不過他脾氣有些奇怪,其實也算是我的覃梅竹馬了,擅長研究陣法。」巫落道。

    「真奇怪,我為什麼要在你面前提起他,他在巫宗的名聲不太好。」巫落又道。

    「哦?」凌若夕對巫落說的這番話倒是覺得奇怪。

    「這麼和你說吧,凌姑娘,他現在被關在巫族的牢里,還有三天就滿了刑罰,因為他在一年前做了一件觸犯了巫宗規定的事情,他的陣法出了問題,讓巫宗秘境內的靈氣受到了影響,大巫大人正在修行,卻因為這樣影響了一些大巫的修行,大巫大人一發怒將他打入了牢房,要關一年。」巫落道。

    「是哪個大巫?」凌若夕卻問。

    「那個大巫是白虎的師傅。」巫落撇撇嘴。

    「所以,三日後他要出來了?」凌若夕問。

    「沒錯,但是他已經被巫宗之人所唾棄,即便是出來,也沒人會理他,因為大巫已經嫌棄他了,巫宗之人一般追崇這兩個大巫,因此他應該出來都沒人會理會,而且他脾氣很古怪。」巫落道。

    「他不是你朋友嗎?覃梅竹馬?」雲井辰道。

    「是啊,覃梅竹馬,可是十二歲的時候就不是了,他總說他的陣法比我的武器厲害,你看我臉頰上的這道划傷,就是被他弄的。」巫落將自己的劉海拿開,她的右邊臉頰上有一道淺淺的划傷。

    「不過我並不是擔心自己嫁不出去之人,我這個輩子可沒想過要找夫君。」巫落輕鬆地說說。「帶我去看看他吧。」凌若夕看了巫落一眼,然後道。

    巫落點頭,卻發現了關押他的地方,是巫宗的天牢,算是一個禁地,但是因為他沒有犯什麼太大的錯誤,才被允許探望。

    「你來幹什麼?」這男子看見巫落卻和看見仇人似得。

    「我這是來帶著凌姑娘來看你。」巫落道。

    「凌姑娘?就是那個外來的?我若是沒猜錯肯定是來找我當助手吧,可惜啊,我不幹!」此人卻直接對巫落道。

    「巫鴉,你別不知道好歹!」巫落急了。

    巫鴉,原來這是他的名字,凌若夕滿頭黑線。

    「我出去的確是會被巫族之人唾棄,但是若她不夠強我是不會讓她當我主人的,我不像你那麼好被騙。」巫鴉道。

    「你!凌姑娘我們走,別找他了!」巫落簡直氣結。

    「你要怎麼才能跟我走。」凌若夕沒有理會巫落,只是冷冰冰地道。

    「哈哈哈,你果然很爽快!我在這牢房之中設立了陣法,你必須要走到最裡面的一間,將其中之人救出來。我會用陣法幫助,若你能救走他,並且不被巫宗發現,我便歸順你。」巫鴉道。

    「你簡直是瘋了,一個瘋子,你知道牢房最深處關押的是誰嗎?你根本不知道!」巫落覺得他是個瘋子。

    「是誰?哈哈哈,凌若夕,你救出來便是。答不答應,就你一句話。」巫鴉問。

    「答應。」凌若夕回答。

    「好!」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相師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
    我的一天有48小時總裁一抱好歡喜重生之都市神帝仙緣五行走進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