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31章 懼怕之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31章 懼怕之人字體大小: A+
     

    這個大巫,修為比凌若夕要高一些不過卻沒有聖巫那樣深不可測,凌若夕還是可以大概猜到他的實力。

    巫咸雖然擁有深不可測的實力,不過卻完全要聽命於這個大巫。

    「巫咸,你是受到巫宗良好教養之人,幾位長老和我都悉心傳授你技藝。聖巫更是待你猶如親生孩子一般,將自己畢生所有東西都傳授於你。你在外面卻不聽巫冥的話,到處貪玩,你讓聖巫如何放心將統領巫宗之大任交予你?」大巫搖搖頭道。

    「巫咸知錯了。」巫咸此時就像是一個小白兔一樣,乖乖的聽話。

    「巫咸,你的絲帕呢?」大巫問道。

    「今天沒帶在身上。」巫咸只有撒謊道。

    「胡說!絲帕如何能不帶在身上?」這個大巫似乎有些發怒,那絲帕畢竟是巫宗至寶。

    「在我這裡。」凌小白在一旁看著巫咸受苦,心裡也無法忍受,大不了他承認巫咸將絲帕借給他。

    大巫眯著眼睛看了看凌小白,忽然對凌小白笑著道:「罷了,罷了,這絲帕就留在你身上吧,只是這絲帕你用不來,必須要巫咸才能夠使用。」

    大巫的太多讓凌若夕產生了好奇,似乎巫宗很放過凌小白。

    「巫璃你們都退下吧,我有事情要和雲夫人交談,請雲公子也留下來。」大巫道。

    於是巫璃帶著兩個孩子離開了這個房間。

    大巫一揮手,將房間周圍罩了一層結界,然後道:「這些談話我也不想讓外人和兩個孩子知道,現在巫宗上上下下,除了聖巫和幾個長老,便是我們大巫知道了。」他搖搖頭道。

    「這件事不僅是和巫咸有關係吧?」凌若夕猜到這事情應該和小白有一定的關係,因為他不是留下自己,而是將自己和雲井辰都留了下來,便是因為他們是凌小白的父母。

    「小白這孩子,身上有金龍附身,註定會成為龍華之主,統領龍華大陸,這是他的命運,不過魔族入侵,魔族並非是龍華大陸來的,因此有能夠改變命運的力量,可能會改變凌小白的命運。」大巫道。

    「我不管什麼命運,他只要快樂地生活著就好。」凌若夕堅決地道。

    「快樂地生活?凌若夕,你在說笑嗎?他的身份恐怕從金龍咆哮的那一刻,已經被不止一個人知道,這些人其中對你們有利也有弊,比如魔族,可不希望有龍華之主的出現,還有這龍華大陸的七個國家,更加是我不希望有人能夠取代他們的皇位,其它的國家還好說,可是雲啟國卻不一樣了,他們一直是這個位面最強大的國家。」大巫道。

    「你是說?除了魔族,雲啟國也想對小白不利么?」凌若夕倒是沒有想到這一點,雖然凌小白那個金龍附身,但是卻並未有多少人知道。

    「我看過你的命數,你的命數非常人所能占卜出來的,即便是占卜出來,也會因為這命數中有你而發生改變,我夜晚占星,你的星軌甚至和這個世界不同,是沒有定律的,也和魔族的星軌一樣,他們也是沒有定律的,不論是魔族還是你都有能夠改變這個世界的命運力量,至於這力量到底是毀滅還是怎樣,就完全看你們的造化了,我們巫宗之所以存在,並非為了去當什麼龍華大陸第一宗族,我們巫宗原本的使命便是尉遲龍華大陸原本的軌跡。換句話說,就是去輔佐龍華之主,因此巫咸和小白走的近一些,我很想阻攔,但是卻不會去阻攔,這是她要面對的命運。所有命運之中只有巫鹹的命運是確定的。這些話也許你不明白,但是總有一日你會明白的。」大巫沒有說的很清楚,只是那張美麗的臉上卻滿臉愁容,甚至還嘆了一口氣。

    「你把他們屏退可不止是要告訴我這個吧?」凌若夕問。

    「自然,現在龍華之主力量還不夠強大,我想讓他呆在我們巫宗一段時間,接受訓練,這段時間不會太久,不過我也希望這段時間你們能夠留在巫宗,至於你的孩子,我可以帶你去見見他。」

    「先帶我去見我的另外一個兒子。」凌若夕道。

    大巫點頭,然後敲了敲房間的牆壁,牆壁忽然反轉過來,接著裡面是一條隧道,大巫走了進去,凌若夕和雲井辰跟了進去,卻發現裡面靈氣蔥鬱,到了開明之處,卻發現一處世外桃源,一個小嬰兒卻在那裡,發出笑聲。

    凌若夕想上前去抱那個孩子,卻被大巫一把阻止道:「仔細看。」

    這本就是夜裡,卻見夜裡子時的時候,這個孩子身邊忽然魔氣環繞,接著周圍的花花草草全部瞬間枯萎,過了子時,月亮出來,那些花花草草又復甦。

    「這是?」凌若夕問。

    「你的這個孩子是魔種,你應該聽說吧,魔種是擁有毀滅一切的力量,而這個房間裡面本來就繪製有一個陣法,即便是花草枯萎,也能夠在瞬間恢復,這樣的事情,一日要發生很多次,這裡沒有人敢接近你的孩子,即便是你,若是在子夜抱著他,也會被他將力量吸的一乾二淨。」大巫道。

    凌若夕看著,身體似乎有些顫抖,那她豈不是永遠不能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了?雲井辰忽然摟著凌若夕,安慰她。

    她心裡才稍微好受些。凌若夕是這麼堅強的一個女人,她曾經看見自己並肩作戰的夥伴們慘死,曾經也殺過許多人。但是從來沒有這一次,她覺得她無法改變自己的孩子,覺得自己十分無力。

    「這個孩子,並不用吃什麼東西,他便會長大,我們就一直將他放在這裡。現在你千萬不能抱他,不然會被反噬,只有正午的時候,正氣最濃之時,才可以抱他。」大巫道。

    「我不信。」凌若夕沖了上去,她自己的孩子還能反噬她嗎?

    她走上去,卻被一股黑色的力量彈了回來,力量十分強大。

    但是凌若夕卻又衝上去,沖了好幾次,直到鮮血吐出來,她還是義無反顧。

    「若夕!」雲井辰第一次想將凌若夕拉回來。

    「不,那是我的孩子,我不能碰我的孩子!」凌若夕不甘心,身上因為被魔氣反彈的傷卻越來越嚴重。

    但是她想要抱一抱孩子的心卻一點兒都沒有減少,她沖了上去,這一次很猛,忽然她手中的鐲子發出光芒,將凌若夕包裹在其中,也將她的孩子魔氣瞬間壓制。

    凌若夕終於抱到了孩子,這孩子見凌若夕的時候,卻笑了,笑的十分燦爛。

    「這孩子!」大巫也走上來,這個孩子竟然不攻擊別人了。

    「這孩子選擇自己吸收你手鐲的力量來壓制自己的魔氣。」大巫驚訝了,本來他心裡想著的可是如何處死這孩子,才將孩子丟在這裡的,只是他沒有讓凌若夕知道,才用這種謊話來騙凌若夕,但是他現在似乎有些改觀了。

    凌若夕將手中的鐲子摘下來,然後套在了孩子的手中道:「孩子,你從小就過得如此艱辛,要對抗自己身體的魔氣,媽媽實在對不起你。」

    這時候那個鐲子忽然變小,然後套在這個孩子的手中。

    那孩子卻忽然哭了,似乎很痛苦,戴上鐲子的一瞬間,不過那鐲子卻一直在發著光。

    「罷了,罷了,這孩子就留在巫宗吧!我、日後撫養他便是。「大巫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孩子將來必定毅力不凡,還在嬰兒的時候卻對抗自己的魔氣。

    「你真的會好好撫養他嗎?你將他丟在這裡不就是想要他死嗎?」凌若夕抱著孩子,但是說出來的話卻無比冰冷。

    「開始的時候,我的確有這種想法,但是現在不會了,凌若夕,這孩子很劍氣。」大巫對凌若夕道:「我可以做這孩子的師傅,孩子大一些的時候,我自會將他送回去你身邊。」

    「我憑什麼相信你?」凌若夕道,他對這個大巫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完全不知道,巫咸那麼懼怕他。

    「哈哈哈,那孩子就讓你帶回去吧,若是你不信我。」說罷大巫便轉頭走了,凌若夕抱著孩子出了密室。

    凌小白看見自己的小弟弟倒是很開心,一個勁兒地和凌若夕說要抱弟弟,不過凌小白本就是玄力高手,抱個孩子完全不費力,巫咸也很喜歡這個弟弟。

    凌小白反正也帶過自己的妹妹,那便是雲無憂,所以他現在帶孩子倒是得心應手。

    「你們還請在巫宗留幾日。」巫璃見凌若夕見到了自己的孩子便有想走的意思道。

    「如何?我想走難不成你們還要強行留下不成」凌若夕依然是冷冷的口氣。

    「並非如此,只是聖巫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現在巫韻又要和巫咸爭奪聖巫之位,大巫也占卜不出這次爭奪的結果,我希望你們留下來,等到比試結束,順便幫聖巫彈奏。」巫璃道。

    「是你希望,還是大巫希望?」雲井辰一笑,似乎看透了巫璃的心思。

    巫璃搖搖頭然後道:「都不是,巫冥哥哥一直很擔心巫咸,但是他卻從來不告訴巫咸,我開始以為他是偏袒巫咸,後面我才知道巫冥哥哥原來真的和巫咸是血肉上的親兄妹。「

    巫璃回了巫宗便有些改變,她不再針對巫咸了。

    「巫咸和巫冥是同父同母的兄妹,但是巫咸天生有神力,從小便被抱走,知道這件事的人並不多,後面巫冥哥哥為了自己的親妹妹,才來當青龍護法的,那時候也很奇怪,巫冥哥哥的巫術並不高,但是他卻每年都來參加比試,選拔青龍護法,連續三年,後面三年,他卻沒有來。我們本以為他放棄,但是第四年他卻一舉成為了我們這些後輩之中實力最強之人,成為了巫宗的青龍護法。」巫璃好像在回憶著什麼。

    「我是師傅從小養大的,但是巫冥卻不是。」巫璃道。

    「我們留下,直到下一任聖巫被選出來。」凌若夕道。

    巫璃見凌若夕答應了十分高興,便張羅著幫著凌若夕安排住處,但是凌若夕卻說只要一片空地,巫璃猶豫了一下,便將一塊空地指給了凌若夕,凌若夕拿出一個小房子一樣的東西,接著那房子慢慢變大,房子周圍出現了籬笆,並且房子還改變了樣子,是個院子,佔地不大,但是卻有些奢華。」

    不過凌若夕也沒有選住得離聖堂太遠,因為她還要每日去為聖巫彈奏,後面雲井辰乾脆和凌若夕琴簫合奏,倒是也樂得自在。

    聖巫這幾日病情似乎有些好轉,便對凌若夕還有雲井辰道謝。

    「師傅,師傅,聖巫師傅,我今日采了花給你。」巫咸走進來,將花遞進帘子中。

    「這花不錯,巫咸,我已經沒有什麼好教你的了,卻是苟延殘喘的拖延時間,我知道我的時日不多,巫咸,今日當著凌姑娘的面,我給出一條路讓你自己選擇。」聖巫的身影很疲憊。『「什麼?」巫咸睜大眼睛。

    「你必須要做一件事,那便是當巫宗的聖巫,這是一個條件,你若是被選舉當了聖巫,可以有兩個選擇,一個是留在巫宗,還有一個是跟著凌若夕離開巫宗。但,若是你沒有當上聖巫,換句話說也就是在這選拔之中失敗了,你也請隨著凌姑娘走吧,速度離開這裡,還有永遠也別回巫宗,你便永遠不是巫宗之人。」聖巫道。

    「師傅,那我也不可以回來看您了嗎?」巫咸忽然哭了。

    「若是你失敗了,就不再是巫宗之人,跟著你乾娘去吧,你也不再是巫咸,沒有親人,永世不得回來,若是贏了你可以選擇留下,或者選擇不留下,但是巫宗永遠是你家。」聖巫說的有些激動,似乎都咳嗽起來了。

    巫咸竟然哭了,她只有贏了,巫咸覺得雖然很少人關心她,但是她畢竟在巫宗長大,不想永遠不能回來,不想和家人斷絕關係。

    凌若夕見聖巫將這話說的如此決絕,也是一言不發,站在旁邊看哭著的巫咸,這孩子小小年紀要經歷如此激烈的比試。

    並且還遭到師傅說這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逍遙仙尊那時喜歡你無限恐怖完美盛宴超品相師
    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都市超級醫聖我的一天有48小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