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29章 魔音殺人事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29章 魔音殺人事件字體大小: A+
     

    第729章魔音殺人事件

    雖然樂宗恢復了往日在七大宗之中的聲望,不過卻還有一件棘手的事情沒有解決,那便是魔音殺人事件。

    實在不知是何人所為,長孫靈兒指派樂宗弟子各種盯著,發現被魔音所困擾的人,完全沒有定向,有的只是尋常百姓,也有達官貴人。他們皆為彩雲國之人,每個人都是莫名發瘋,然後發狂地殺自己的家人,不然就是自殘,實在太匪夷所思了。

    不過隨著調查,凌若夕發現,這些人都是在恍惚種聽過一種美妙的琴聲。那種琴聲似乎在夢裡聽過一般。

    但是醒來卻又不記得了。

    凌若夕皺著眉頭,夢裡的琴聲?這也太虛無縹緲了吧?

    「其實,這很有可能是前不久丟失的樂宗至寶,一把鳳凰琴,這是連樂宗的宗主都不會隨意拿出來彈的琴,我也只是聽前任宗主說過,她都捨不得拿出來。」長孫靈兒道。

    「這是一把什麼樣的琴?」凌若夕好奇地問。

    「我只見過一次,是一把用十分特殊的材質製作的琴,雖然是金色的,不過十分輕巧,琴弦是幾種不同顏色的冰絲,我當時頑皮彈了一下,第一次宗主將我趕了出去。不過那一下卻是沒有聲音的,我當時還奇怪,為何琴會無聲。」長孫靈兒道。

    「後面我才知道,那把琴有一個特殊的效果,彈琴的時候是聽不見聲音,不過之後在當時彈奏之人附近的人,卻會把那聲音留在心底,變成餘音。那把琴是極其危險的,因為一旦彈奏,那曲子便會銘刻在聽琴人的內心,若是聽琴人內心不夠強大便能夠被控制。」長孫靈兒道。

    當初他們抓長孫靈兒的時候,魔族要求樂宗宗主帶著樂宗至寶來,只怕這便是樂宗至寶,現在又出現了魔音殺人事件,恐怕不能以聽了曲子的人,去問他們聽過什麼曲子來尋找這琴,還是要問曾經是不是有什麼可疑的人在他們身邊彈琴這件事。

    打定主意,他們便開始問過一個方向,終於經過不懈努力,他們問到了,的確在一段時間,有一個男子背著琴各種在外面彈奏,只不是他是遊走之人,且只出現在彩雲國。

    凌若夕終於打聽到這個男子,不過這個男子卻子啊一片竹林之中。

    凌若夕找到他的時候,他正撥弄著琴弦然後道:「我知道你們會找到我的。」

    「這是樂宗至寶,為何會你你手中?是你殺了樂宗的宗主嗎?」凌若夕問道。

    「我?殺了樂宗的宗主?怎麼可能?樂宗的宗主是自己死的,和我沒關係,這琴嘛,倒是我搶奪過來的,不過我不是魔族。」那個男子道。

    「你為何製造如此之多的魔音殺人事件?」長孫靈兒也道。

    「當日樂宗宗主用琴來換你,我告訴她說,若是她自盡我便將她放了,沒想到她真的自盡了,不然你以為軒轅宇華能夠那麼容易將你救出來嗎?你太天真了!我一直在彩雲國尋找試琴之人,我並未在害他們,而是聽說這琴有人聽到便會修為大增,餘音在心裡可以操控神志,不過我一直不得其解,他們聽了我的琴全部都自殺了,或者發瘋。是不是還是要樂宗之人才能夠彈奏呢?」這人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可惡!你這個兇徒,做了如此之事,還敢說出這些,今日\我便要了你的命!」說罷,長孫靈兒拿起自己的笛子吹奏了起來,這時候,那人卻也彈著琴,一邊有聲音一邊沒有,但是凌若夕分明卻感受到了兩股巨大的力量波動,好像空氣都在震動。

    長孫靈兒耳朵里流出了血,卻並未停止吹奏,那人卻沒有反映,不過長孫靈兒吹奏完畢的時候,似乎有什麼聲音碎裂「卡擦」一聲。

    原來那個彈琴之人,是一具陶瓷傀儡,但是操作那傀儡之人是誰呢?

    凌若忽然散發著玄力,然後感應到,果真這附近有人。

    「哈哈,凌若夕,果真瞞不過你,看來我得到這琴果真是沒用的,我無法用這琴操縱人。」葉柳的出現讓凌若夕吃了一驚。

    「剛才是我葉宗的傀儡之術,花容是我逼死的,因為她必須死,你知道嗎?她當日想用這琴來控制我,只可惜低估了自己的修為,我的修為在她之上,她是無法用這琴控制我的。不過我不能有花容那樣的境界,樂宗的前任宗主,更加是一個廢物,我本將琴給她,誰知道她彈出來的水平還不如我這傀儡。」葉柳道。

    「這琴給你,看來並無實際用處,長孫靈兒,你若是要為你母親報仇,便來找我只可惜你現在根本不是我的對手!哈哈哈哈!」他的笑聲很大,小時在了凌若夕的面前。

    長孫靈兒走上前去,手裡抱著琴,一路上她都發獃將琴抱了回來。

    凌若夕知道她很痛苦,自己的力量不足以報仇。

    「我\日後一定好好修習樂宗密術,再也不偷懶了,等我學會這鳳凰琴,再去找你。」她對凌若夕道。

    凌若夕點頭,看著這琴,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她好像被琴召喚著坐著然後開始彈奏,這把琴本來發不出聲音,此刻卻發出了聲音,並且聲音十分好聽,長孫靈兒嚇了一大跳。

    這琴聲,一直回蕩在聽琴人的心中,即便是彈完了也有語音回蕩,不過並未控制人心神,只讓人覺得全身舒坦。

    「方才是誰在彈奏?在下巫宗巫璃,還請彈奏之人隨我去巫宗為聖巫大人彈奏。」巫璃慢慢走進來,卻看見凌若夕坐在琴邊。

    她先愣了一愣,不過卻並未有什麼舉動,只是打量著那把琴:「聖巫大人占卜,所樂宗之內會有人讓這把鳳凰琴出聲音,想不到是真的,聖巫大人命我將彈奏之人和琴暫時帶回,為他彈奏一曲,緩解病痛。」巫璃雖然有些不喜歡凌若夕,但是在巫宗,聖巫的命令就和皇帝的聖旨差不多。

    是每個巫宗之人都要執行的。

    「你去吧,凌姑娘這琴就暫時借給你了。」長孫靈兒倒是大方。

    凌若夕點頭,她剛好找不到機會去巫宗。

    「我的家人也要陪我一道去。」凌若夕道。

    「好。」巫璃回答道。

    「明日一早,我便會來找你,到時候我帶你去巫宗。」說罷巫璃轉身離去。

    「這琴給你,我們宗內之人都不是它的有緣人,也許這琴的真正主人是你。並且我不想再將它放在宗內了。」長孫靈兒道。

    這把琴已經害死了她的母親,凌若夕是知道的,因此她不想要這把琴,更不想將它放到身邊。

    凌若夕將琴收入乾坤袋,她只是略微會彈琴,但是琴藝並不高超,奈何這琴偏偏與她有緣。

    「娘子,常常小一做的葯膳。」雲井辰幫凌若夕盛了一碗湯。

    凌若夕吃完飯,晚上坐在屋頂。

    「是不是在想兒子?」雲井辰問凌若夕。

    凌若夕點頭:「馬上就要見到兒子了,他就在巫宗。」他們指的當然是雙胞胎。

    「我們的孩子遲早會回來的,別擔心,不論如何我都會將孩子找回來。」雲井辰抱著凌若夕,坐在房頂上。

    當然下面站著的是凌小白,他正抱著企鵝,整個人雖然很萌,不過卻一臉擔心,他是擔心巫咸,他又翻了翻那張求救信。

    看到上面有些發黃,忽然想到了什麼,去廚房裡拿了些東西灑在上面這竟然是一張地圖,這地圖畫的十分詳細,不過卻並非是怎麼去巫宗的地圖,到像是一張迷宮一般的地圖,不過只畫了一層,還有個地方做了標記。

    凌若夕和雲井辰的甜蜜當時就被凌小白打擾,恨得雲井辰真是牙痒痒,他本來想先抱一抱凌若夕,然後順便把她抱回房間。

    可是全被這臭小子破壞了,凌若夕收好了地圖,第二日巫璃便來樂宗找他們,說是已經準備好馬車。

    卻看外面的確停著一輛馬車,不過沒有車夫,巫璃用了巫宗的密術,馬竟然自己走了起來,馬車的四個角還掛著奇怪的鈴鐺,鈴鐺會隨著馬車的走動「叮叮」作響。

    他們走了很久,卻看見巫璃拿出一個羅盤,這羅盤上面雕刻著複雜的花紋,有一根指針。

    凌若夕卻發現馬車的方向改變了。

    「不知三日內能否趕上巫宗的入口。」巫璃道。

    「這巫宗的入口難道不固定嗎?」小一問。

    「自然是這樣,我也不怕告訴你們,這巫宗的入口沒有我們巫宗之人帶路是找不到的,並且三天才開啟一次。我們巫宗之主在秘境之中。即便是有人想進去,也不可能。」巫璃似乎有些自豪,所有的宗派之中只有巫宗最為神秘,實力最強。還居住於秘境。

    巫宗,懂得許多奇門遁甲之術,不僅如此,巫宗的女子還個個會占卜。巫族的密術是龍華大陸上最為神秘的,他們不僅是力量更加是運用到實際當中,比如符咒,比如咒文等。

    這些都讓巫宗鍍上了一層傳奇色彩,又因為巫宗之人不常常出來活動,只有皇家祭祀這種重大的日子,他們才會派人出來,祈禱一國風調雨順。

    所以巫宗在整個龍華大陸第三位面都是十分神秘的一個宗族,而現在凌若夕等人卻要前往那裡。

    小白抱著企鵝,他有些想巫咸和他那出世不久的弟弟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萬界天尊美女總裁的超級兵王都市逍遙仙尊那時喜歡你無限恐怖
    完美盛宴超品相師天才寶貝的獵爹計劃殺神永生BOSS來襲:嬌妻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