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15章 秘境之西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15章 秘境之西字體大小: A+
     

    凌若夕終於知道了,之所以秘境的南北兩邊都不肯來西部秘境的原因了。和北部一樣,西部秘境也被一片巨大的森林所阻隔著,不過這森林卻是一片荊棘森林。

    白天,馬車緩緩進入這片森林,卻無一人阻攔,只是天氣是陰天,多少讓人覺得有些陰鬱。空氣中有些潮濕,那是快要下雨的節奏。

    馬匹義無反顧地向前,終於抵達了一個小鎮。

    雖說這是一個小鎮,但是房子卻十分多,不過路上的行人卻並不多。聽藍蝶依說過,西面的主城並不是這個小鎮,但是卻有著這麼一個小鎮,外來者必須要經過這個小鎮。

    凌若夕下了馬車,找了一間客棧休息。卻見客棧裡面卻沒有住多少人,忽然想起秘境之中的旅客本就不多,大多數是四個地方的人互相走往。

    西邊秘境幾乎是沒人來。

    「客官,請問要點兒什麼。」小二殷情地來招呼凌若夕,又看了看凌若夕的肚子。

    「你這裡有什麼。」雲井辰看著這個小二,客棧的樓下空無一人,這裡倒是像一家黑店。

    「請看菜牌。」小二指了指,這裡只賣各種肉類,當然以牛肉居多。

    「來半斤熟牛肉吧。」雲井辰道。

    「請問要幾分熟?」小二露出奇怪的眼神。

    「七分。」凌若夕想都沒想,倒是這個小二讓她想起了現代的牛排,在這裡已經好久沒有人問了。

    「好的。」小二眯著眼睛笑著下去,卻端上了一盤牛肉,不過這裡除了肉類,便沒有米飯。這家店實在有些古怪。

    小二為大家倒上茶水便下去了,雲井辰卻並未幫凌若夕倒滿茶水只是裝作不小心將陶瓷的茶壺給摔碎了。這下惹得這家店的十幾個人同時出來圍觀,並且他們手中還拿著武器。

    凌小白等一行人坐在這裡什麼都沒說,只是冷冷的看著這一伙人。

    一股殺意從凌若夕身上散發開來,周圍瞬間安靜了下來,要知道能夠散發這種殺意的,那麼死在她手中的人便不下千人。

    而這股殺意,竟然來自一個孕婦身上,可見這個孕婦極為不尋常,但是他們已經露出了武器,就不可能對著凌若夕笑臉相對。

    「你們在幹什麼?通通給我退下。」一個男子走了下來,手中拿著一把摺扇,皮膚白白嫩嫩的。

    「老闆,對不起,打擾到你了。」那些人說話十分恭敬,對著那個男子十分客氣,便各自退下了。

    「實在是對不起,他們眼拙不懂規矩,還請各位大人莫要相怪。」這個男子十分客氣,不過他的客氣確是因為凌若夕的實力。

    他一眼便看出這些人不凡,並且他有一種錯覺,甚至連他們其中的一個孩子,也許都是高手。這一行人穿的衣服,明顯不是秘境之中的,一看便是外來之人。

    凌若夕不想無故開戰,才稍微收斂了殺氣。

    「來人,給他們換一壺茶水,要純凈的,還有將這牛肉扯下去,換上正常一些熟食。」這個道。

    「是是」剛才那個小二吆喝著。

    接著便有熱騰騰的菜端了上來,不過都是肉類,各種肉。

    卻沒有一道是蔬菜,連一根蔬菜絲都沒有,這裡實在是太詭異了。

    「實不相瞞,我們秘境之西的人受到詛咒,不能曬到太陽,並且要定時飲用鮮血,否則便會餓死,我們的食物也只有鮮血了,所以我們一般不做飯的。」他如實地告訴凌若夕。

    凌若夕卻道:「你肯將這件事告訴我們,不知道是何原因?」

    「哈哈,其實也沒什麼,我雖然不出去,但並不代表我不通曉這世上之事,聽說南邊發生了一件大事情,這個消息我還是知道的,而這件大事情其中的人物,各位便有七八分符合,因此我想各位便是從秘境之外來的高手,也知道各位是來尋找千年劍魄。」那人道。

    凌若夕再次仔細打量這位店老闆,皮膚十分白皙,不過卻顯得有些沒有血色,也許是常年沒有受到陽光照耀的緣故,不去臉卻生的有些小小的驚艷,也算是一個美男子了。

    不過倒是有些柔弱的樣子。

    「其實不必擔心,我知道千年劍魄也許就在主城之中,被我們的統領「女王」所持有,聽說「女王」手中有一根法杖,其鑄造之時就封印了千年劍魄,若是你們能將那法杖拿到手,便可以得到千年劍魄。」他道。

    「我想問問,你又是如何知道這件事的呢?」雲井辰眯著眼睛問。

    「因為我是那個皇宮之中的親王,今日你們暫且休息吧,他們不會再對你做什麼了。」說罷他一人上樓。

    凌若夕覺得這人古怪,並且她本能覺得危險,休息了一個晚上,他們便來到主城。

    主城的天氣更加陰鬱,不過街道上人卻很多,其中最高的地方卻是女王的宮殿。主城完全是把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包裹進去,整個城在山上建起來,凌若夕本二話不想多說,直接奔著女皇的宮殿去。

    不過卻被一個小女孩給撞著了。

    小女孩穿的十分簡樸,只是棉麻的衣裳,手裡的花灑了一地。

    「小哥哥,小姐姐,買一支花吧。」她飛快地收拾好花,然後可憐巴巴地望著凌小白和巫咸,長得倒是粉雕玉琢。

    巫咸覺得有些同情起這個小女孩來,便問:「這個花多少錢?」

    「只要一個幣就可以了。」她弱弱地道。

    巫咸給了她一個幣,她把花交給了巫咸道:「真是好心人,你們應該是外來的吧,如果再給我五個幣,我便做你們的導遊帶你們去參觀這裡。」

    小女孩笑得十分甜,看樣子她很熱衷於當導遊。

    凌若夕點點頭,小白又給了她五個幣,於是她帶著凌若夕在主城裡走了一圈。

    「你看,我們這裡雖然陽光不多,不過卻有許多花生長,家家戶戶都種植鮮花,雖然我們的人只飲鮮血,不過我們還是在女王的帶領下能夠好好的生存下去。」她忽然帶著他們來到了一片碧綠的草地,原來是這山的後山,這裡到處是青草,還有放羊的。

    「你看,這裡雖然土壤十分貧瘠,不過我們還是將這些草養護的很好,這裡可以放牛羊。」小女孩笑著顯得十分開心。

    這時候,來自皇宮的那口大鐘開始敲響,小女孩望了望道:「啊到夜晚了,這裡夜晚很熱鬧,你們要多玩一會兒啊。」說罷小女孩拎著花籃跑了。

    凌若夕再次進了主城,這裡和白天不一樣了,人十分多,且十分熱鬧,這裡沒有什麼小吃,倒是全部都是賣動物身上的鮮血。

    凌若夕本就有身孕,看見這些忽然感覺一陣反胃,正巧肚子里的小傢伙又在裡面作威作福,於是早早地回了客棧歇息。

    凌若夕本想等到第二日強行進入皇宮,她以為他們幾個人的力量是可以強行搶奪女王的法杖,卻沒想到,這皇宮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包圍著,他們不僅無法進去,還都在結界外面。

    於是打消了念頭,想著必須進去才對。

    「老婆子,你真的是命好啊,今日竟然被選中去服侍女王陛下,她可是很久都不出門的。」掌柜的媳婦正巧在對話。

    「是啊,我也不知道是哪一世修來的服氣,不過女皇的要求很奇怪,要我們帶兩個孩子進去,我想大妞和二妞可以進去。」

    他們只有兩個女兒,凌小白這個時候也聽到了於是道:「娘親,不然讓我和巫咸去吧。」

    聽到要帶連個孩子。

    凌若夕點點頭,她知道小白十分聰明,而且巫咸力量又十分大。

    「唉,真不想讓這兩個孩子小小年紀就離開我們。」

    正當這兩人惆悵的時候,凌若夕忽然走了進來,說是自己的孩子想去皇宮裡看看,見見市面,又給了夫妻兩人很多營養石那兩人才答應下來。

    於是便帶凌小白進了皇宮,巫咸給自己和凌小白施展了一種特殊的巫術,叫做觀目,就是將自己看到的展現在凌若夕的眼睛里。

    這種巫術,可以維持三日,三日之後會消除,並且三十日之內不可以再次作用於同一人身上。所以當巫咸進入皇宮的時候,凌若夕也看到了巫咸看到的景象。

    這皇宮和凌若夕想象的不大一樣,它是一座巨大的宮殿,只是他們並非一開始就帶去伺候女王的,而是和皇宮之中的其它孩子一樣,被帶去漱洗,然後換上了宮童的衣裳。

    等候在女皇的宮殿外面,等著女皇的召見。

    凌若夕覺得這女皇也擺了一個太大的譜吧?竟然要這麼多小孩等著她?

    凌若夕決定不去看這無聊的第一日,第二日凌小白倒是學乖了,直接拉著巫咸跑,誰願意在那裡傻等著女皇啊?

    「小白哥哥,你拉我,如果迷路了怎麼辦?」巫咸問。

    「巫咸,要不你占卜下,我們該去哪裡找吃的吧,我都快餓死了。」小白道,這裡的人都是飲血都沒吃的,每天給他們端上一盤血。

    「好。」巫咸隨意拿出一根木棍,然後將絲帕綁在木棍上,隨意念叨了幾句,木棍倒地。

    「就是這個方向。」巫咸道。

    凌小白一頭的黑線,不是吧?他以為會發生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沒想到木棍倒向哪一邊就是往哪裡跑。

    「小白哥哥你要相信巫咸,這手帕可是巫族至寶之一。」說罷她解開手帕將木棍也收了起來:「這木棍可是巫木棍,是初代聖巫加持了的。」說罷她便走那個方向,不過那個方向有些高,凌小白髮現他們在往高處走。

    接著走到了樓頂爬了很久,卻發現一縷陽光。

    「有陽光?」凌小白頓時覺得很高興,發現他們來到一個空中花園,下面全是雲海。

    卻見到天空之中還有一層雲,原來這個國家的雲是被造出來的。凌若夕看到這裡才忽然明白起來。

    他們頭頂上的雲,應該是人為的,其實這裡是個十分晴朗的地方。



    上一頁 ←    → 下一頁

    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海賊之最強附身
    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重生空間:首長的軍醫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