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14章 入魔者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14章 入魔者殺字體大小: A+
     

    他們飛快前去,卻發現結界外面的那些人眼睛都是通紅的,顯然是被種上了魔種。

    「這麼大的事情,劍宗都沒有告訴過我們,劍宗實在是太可惡了!」幾乎一夜之間城裡也有好幾戶大戶人家,全部一家人全部入魔,樓主實在找不到根治的方法,只有殺了他們所有入魔之人。

    「看來,只有等到明日的真愛儀式了,不瞞你說,其實我的先祖是九天玄女手下的一員大將,當時人魔大戰,我先祖從玄女手中得到一顆石頭,便是這真愛石,可以將九十九對真愛之人的愛意吸收其中,已經九十七對了,若是能夠得到劍之初和紅俏的愛意,再加上你和你相公的應該可以凈化魔氣。」樓主道。

    那只有看明日的儀式了,凌若夕本不打算讓真愛石見證的,但是事到如今,她也只有答應了。

    到了第二日,本來要舉行紅俏和劍之初的見證儀式,不過這個時候兩個人走上來,石頭卻沒有發光。

    「之初哥哥,難道你不是真心愛我的嗎?」紅俏始終不相信。

    「不好意思,我還真不愛你!」說罷他一劍刺向了紅俏,紅俏立刻倒地。地上全部是血。

    「誰會去愛你這個又笨又蠢的女人,你們不是想知道魔族是怎麼回事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們吧!我也是魔族。」說罷他搖身一變,那個平日里風度翩翩的劍宗大師兄再也消失不見,轉而變成了一個身穿黑衣的魔族。

    接著魔氣散發,整個城裡的人都變得不受控制。以望穿樓為中心開始,魔氣開始擴散,城裡的女人也開始攻破結界,要摧毀它。

    一下子整個結界被摧毀,樓主便一揮手,將結界縮小到望穿樓這裡,至少保住這座樓。

    那些普通人一下子被感染,開始親手毀滅著南方的這座城池。

    「藍蝶依,你的城池就這麼毀了你應該很開心吧?哈哈哈,當時你記得我要和紅俏在一起的時候,你是怎麼阻攔的嗎?後面我忍辱負重,但是每次卻對你和紅俏恨上一分。不過這都是為了復興我魔族的大業。」劍之初道。

    他的修為一下子提升到了神醒期。

    「既然你想打,我就和你打,劍之初。」說罷,凌若夕手中拿出了武器。

    「哈哈,你真好笑,你也不想想我會一人來嗎?」忽然在人群之中飛出了幾人,明顯是那幾個伶人,他們的實力一下子到了神醒期。

    臉上卻出現了咒文,凌若夕知道這是魔王的咒文,他的一道意念寫的幾筆,竟然就這麼難對付,若是他本人呢?

    凌若夕沒有多想,現在只有她和雲井辰還有巫冥能夠和魔王的咒文有一戰之力。

    當然還有這藍蝶依,這個望穿樓的樓主。

    但是對方人數還是較多的,他們略微有些吃虧。

    「哈哈哈,那就讓洒家和你一戰!」一個粗狂的漢子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北雄!」藍蝶依忽然喊道。

    「都說秘境的南邊有藍樓主,北方有北熊,看來這話說的一點兒不差啊。」這時候海星流也過來。

    「哈哈,你就試試看吧,我們魔族發現這裡有特殊的力量,應該是千年劍魄,魔王的劍還差一個劍魄,這個千年劍魄剛好可以。」說罷兩方開始打了起來。

    「劍之初,這次就讓我來對付你。都不用我娘子動手。」雲井辰道。

    「好啊,我的師叔祖,哈哈劍宗的大長老,我現在可不怕你,血煞算什麼?魔王給了我一把更好的劍。」說罷一把黑色的劍出現在劍之初的手中。

    他和雲井辰打了起來,凌若夕卻也在打其中的一個伶人。

    這伶人即便再厲害,自然也不是凌若夕的對手。

    雲井辰倒是和劍之初打的不相上下。凌若夕一道金光射了過來,射向劍之初,劍之初沒想到凌若夕是這麼的強勢。

    知道若是雲井辰和凌若夕二人聯手,自己一定打不過。

    看著不遠處的巫咸,卻將巫咸一把抓了起來。

    「乾娘。」巫咸大叫一句。

    「別動,不然我殺了她!」劍之初道。

    「可惜,你千不該,萬不該不該動巫咸。」巫冥的臉色忽然變了。

    這個時候,劍之初卻發現他抱著的巫咸變有些滾燙,接著他燙的將巫咸丟了下來。

    「我的手,怎麼回事,我的手!」他剛才碰觸到巫鹹的地方都似乎在被什麼腐蝕,甚至有些腐爛。

    「忘了告訴你,巫咸是我們巫族的聖巫繼承人。」巫璃道。

    「什麼?聖巫繼承人!從小吃聖果長大的!」怪不得渾身上下都是凈化魔族的力量。

    劍之初帶著不甘心,守著重傷,凌若夕和雲井辰正準備給他來個最後一擊的時候,他卻笑了道:「你以為這麼就完了嗎?我就算死,也要毀了這裡。」說罷他口中念了幾句什麼,一個巨大的陣法出現。

    「快些阻止他,他也祭魔!他會召喚出一道魔王的分身,到時候我們都不是對手!」海星流道。

    可惜已經太遲了,天地變色,一個穿著盔甲的男人站在他們面前。

    「好久不見了。」那個男人卻對著雲井辰道。

    雲井辰愣了愣,他好像不認識魔王吧?

    魔王的分身顯然被盔甲包的完全,只留下兩隻眼睛,沒有溫度的眼睛。

    「你看,下面的人在歡呼呢!」說罷他手一揮,下面那些沒有力量的人,起碼提高了一倍力量不止。

    「他們倒是可以陪著你們慢慢玩,至於你們,我現在還不想殺死你們,當然我指的是凌若夕和雲井辰,至於其它人嘛。」他手一揮,眾人被打的很遠。

    「螻蟻罷了,既然是螻蟻就留給螻蟻。」魔王的分身道。

    北雄和藍蝶依被打到了真愛石旁邊,他們同時觸碰到了真愛石,這石頭忽然發了一下紅光,他們愣了,原來他們是第九十八對新人。

    雲井辰當然主意到這一點。

    「你以為你能控制住我嗎?我和我的娘子是絕對不會屈服於魔族的。」說罷他將凌若夕一抱然後飛快地飛向真愛石,他們剛一碰觸那塊巨大的石頭的時候,那塊石頭忽然發出了粉色的光芒,接著便有一種很溫暖很有希望的力量湧入了雲井辰和凌若夕的身體裡面。

    「夫君!」凌若夕沖著雲井辰喊了一聲。

    雲井辰點點頭,他們兩個的力量膨脹了一倍不止,凌若夕擁有這種力量,真的一瞬間都覺得其他人都是螻蟻。

    他們瞬間合擊,然後一道光芒打在了魔王的分身身上,這個分身受到重創。

    不過卻站了起來道:「好啊,我沒想到你還留了這一手,好好。」魔王的分身忽然笑了,隔著面具對著他們笑了。

    「可惜現在魔力不足以將我的分身維持太久,不然你們一定……」他沒有說完,身體便開始慢慢消失。

    接著他看了一眼凌若夕,但是眼睛裡面的溫度卻不是冰冷的,而是一種悲傷。起碼,一瞬間,凌若夕是這麼覺得的。

    「快,趁著你們的力量還未消散,用這力量凈化下面的人。」藍蝶依道。

    這個時候,凌若夕和雲井辰牽起了手,飛在半空中,彷彿神明一般,天空中凝聚了一個巨大的粉色法陣,接著花瓣飄灑下來,大家都感到到了濃濃的愛意,不管是對親人之愛,還是對心愛之人的愛意,都從心底湧現出來,一下子他們都清醒了,不再打鬥。

    魔種徹底從他們身上消除了。

    而雲井辰和凌若夕也被他們奉為了神明。

    「對不起,千年劍魄還是沒有被找到,或許你們能去西方看一看,那裡或許有吧。只是西方是另外一位領主,那裡十分詭異和神秘,你們要小心,我們北方和南方的人都不過去的。」藍蝶依偎依在北雄的懷裡道。

    凌若夕點點頭。

    他知道這裡已經被毀的差不多了,原來對南方那些女子殺人不眨眼的傳聞一下子都沒有了,因為現在大家心裡都種滿了深深的愛意,他們知道他們會在這個秘境之中重建家園。

    「我們身上的詛咒已經解除了,可以隨時出秘境,這是傳令牌,不論什麼時候,只要你需要我們,只要拿著這個牌子,赴湯蹈火,我都會帶著秘境的大伙兒去幫你的。」藍蝶依拿著牌子給凌若夕。

    凌若夕點頭,一行人走出了南邊。

    秘境的出口已經關閉了,他們必須先找到千年劍魄,聽說東方住的是一位大能,不過此時巫咸占卜的結果卻顯示,千年劍魄在詭秘的西方。

    只是不知道在這裡不大不小的秘境之中等待他們的會是什麼?

    「井辰,你被那股巨大的力量附身的時候,你感覺到了什麼。」凌若夕摸著自己的肚子問道。

    「我感覺到,下面的人好像都是螻蟻,隨時可以被我捏死。」雲井辰如實地回答道。

    凌若夕點點頭,難怪那麼多人渴望魔族的力量,因為這就是力量突然強大的感覺,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渴望力量。但是她堅信,所謂的力量是為了保護重要的人。

    「我的力量,只是為了保護你和孩子們,我也是為了保護你和孩子們而存在。」雲井辰抱著凌若夕,手也撫上了她的肚子。夕陽西下,馬車緩緩的向著太陽落山的地方前行。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個鋼?兒美食供應商我有超體U盤請你留在我身邊塵骨
    海賊之最強附身文明之萬界領主龍皇武神最強的系統 迪奧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