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04章:血雨腥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04章:血雨腥風字體大小: A+
     

    第704章:血雨腥風

    星流走上來,看著這狼藉的一片,他知道出事了,他看著凌若夕淋著雨。便道:「魔族入侵,他們已經走了另外一條路,巫冥去追了,我現在要以力量強行突破這裡的結界,到時候你會看到這座山真實的樣子。」星流道。

    凌若夕點頭。

    一股巨大的力量從星流身上爆發而出,整個山上結界開始震動起來,接著所有的結界消失不見,凌若夕只是發現自己在這座高山上面,快到山頂。

    周圍卻是有許多房子,卻是剛才都到過的地方,原來這座山被結界隔開成為了他們比試的訓練場,其中有一塊是黑色的氣體,那便是被血洗了的地方,現在結界消失,魔氣倒是肆意飛出了。

    「到底是何人,竟然將這些結界全部消去了,怎不知各宗後輩中有如此能耐之人?」終於,劍辰說話了。

    他出現在凌若夕面前,看了凌若夕,卻打量著星流。

    這個人能夠消去自己的結界起碼力量是和他差不多的,他是星月族嗎?隱藏了自己的實力?這個星月族從未參加過論劍大會,此次卻來,恐怕是有什麼原因,而且他實力如此強勁。劍辰開始有了自己的考慮。

    「你恐怕是星月族的島主吧。」劍辰道。

    「哈哈,果然好眼力,我乃是星月族十二連環島的島主之一,海星流。」他道。

    「海家?哈哈哈,難怪你的修為如此之高,這裡已經有魔族出沒,我已經知道了,他們的目的我也知道。」說罷劍辰便道:「不若你與我一同聯手,先消滅這個魔族,這個魔族附身咋了花宗之人身上,只怕是魔王的臣子,並不好對付。」

    「正有此意。」還星流道。

    「我也去。」凌若夕看著他們道,她必須要為那兩夫婦報仇。

    「小夕兒,還是別去了。」劍辰看著凌若夕道。

    凌若夕卻道:「我去,是為了我自己,況且腿在我自己身上你最好少管我閑事。」她才不管他是誰,對林若夕來說,自己的孩子和雲井辰才是家人,至於外公?外婆?她完全就沒印象。

    他們還是將凌若夕帶了過去,卻是去了洗劍池。這裡有許多把劍插在這裡,其中最大的有一把大劍。

    「他們來,是為了那個吧。」海星流看著那把巨大無比的劍。

    「沒錯,這裡的確是魔劍封印的地方。」劍辰道。

    魔劍?凌若夕不明白。

    「這是魔王當日征戰留下的一把魔劍,是魔王最喜愛的兵器之一,當年魔王戰敗不知去向,這把劍掉落下來,不過此次他們竟然來拿劍,就證明,魔王可能要回來了。」忽然還星流道。

    「沒錯,我們的魔王的確要回來了。」戴著面具的花宗出現:「我乃是魔王的家臣之一,今日便是來為魔王取回劍。」說罷他一招將這劍池劈了個天翻地覆。

    劍辰和海星流哪裡容得他這麼做,立刻合作和他打了起來,凌若夕並未衝上前,這種實力的打鬥不是她能夠參與的。

    估計這已經不是神醒期初階的決鬥了。

    可是她卻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們的力量,三股力量一個是星辰之力,一個是劍術,還有一股十分邪惡的力量。

    這三股力量交織在一起。

    魔王的家臣自然是敵不過劍辰和海星流聯手。

    不過此時又多了一個戴面具的人,他身上也散發出魔氣。

    他直接衝上前去,幫助另外一個魔王的家臣。這難道有兩個魔族人,混了進來,而她們卻一直不知道?

    凌若夕變得不淡定了。

    不能看著他們這樣斗下去,她感覺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既然是魔族的人想要奪取劍,怎麼會浪費時間在這裡打鬥呢?要知道時間拖得越久對他們越不利。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卻出現異變,一道黑色的光芒打了下來。

    卻是幾個咒文,它們最後融合成一個人,這個人也戴著面具。

    「這個氣息,是魔王!」劍辰道。

    「不,他只是魔王的咒紋所幻化。「海星流道。

    「哈哈,出來吧,我的劍!」他剛說完呢,周圍便開始顫抖,所有的劍都飛了起來,接著那把大劍斷裂,有一把黑色的劍從大劍中央飛了出來。飛到那個魔王的咒紋手中。

    那人拿了劍,便想跑,海星流和劍辰想去追,卻被另外兩個面具人纏住。

    凌若夕這個時候沖向前去,要奪那魔紋的劍,不過卻最終被他手中一道劍氣打傷,掉了下來。

    劍辰立刻衝下去,接住凌若夕:「小夕兒。」

    「完成了使命,我們也要走了,後會有期了,三位。」說罷兩人一同消失。

    這場論劍大會,幾個宗派有人失蹤。

    不過這個秘密卻並非所有人都知道,只有幾個宗派的宗主知道,劍宗不會讓這裡變得人心惶惶,只是壓了下去。

    難得的是,巫冥竟然當了這場比試的第一。也不知道他用什麼方式躲過了追殺,甚至有人懷疑他是魔族的內奸,只是他一直不說話。

    巫宗的人本就十分神秘,做任何事情都不會解釋。

    凌若夕中了一道魔族的劍氣后,卻沒事,原因是因為這道劍氣被她肚子的孩子吸收。凌若夕真的是驚呆了,她摸了摸肚子,小寶寶又一次救了她。

    晚上有人敲開她的門,卻見軒轅宇華傷痕纍纍,他背著昏迷的長孫靈兒,他竟然將長孫靈兒救了出來。

    好在長孫靈兒沒有大礙,可是軒轅宇華卻很不好,全身經脈幾乎被力量弄斷。人還在昏迷狀態,小一在拚命地救治,而長孫靈兒則日日陪伴子啊他身邊。

    直到軒轅宇華醒來,長孫靈兒才稍微有了笑容。

    「大傻瓜,就知道哭。」軒轅宇華看著長孫靈兒道。

    「我哪裡有你傻,明明知道危險還要來救我。」長孫靈兒邊說邊哭。

    軒轅宇華的傷還要半個月才能下床,長孫靈兒拒絕了一切,準備陪伴在軒轅宇華身邊,她甚至修書一封給了樂宗,說要退出樂宗。

    這讓樂宗宗主千里迢迢地趕了過來,卻看見長孫靈兒意思堅決。

    「你知不知道我是你母親!」花容忽然道。

    「我不知道,反正從今往後你不是我任何人,我失蹤的事情你在哪裡?為何不能把我救出來?」長孫靈兒道。

    花容已經和她攤牌她們的真正關係。

    「你失蹤的時候,花宗出了大事,我需要處理。」她道。

    「大事!你去管你的花宗吧,你不就是為了當這個宗主丟下我的嗎?無聊!我現在只會陪伴在軒轅宇華的身邊,這輩子他去哪裡我就去哪裡,我要嫁給他!」長孫靈兒忽然道。

    「若是他不要你呢!」花容道。

    「那我就陪著他,終身不嫁。」長孫靈兒道:「我沒有你那麼自私,可以為了自己的位置,把我丟在位面夾縫之中,若不是我運氣好,去了第一位面,我恐怕早就死了,我只想找一個自己心愛的人過一輩子。」長孫靈兒的願望是如此的渺小,她不想當家主。

    說罷她便出門,去看軒轅宇華,她坐在他的床邊,細心地照料他,她知道這一路上都是他在照顧她。

    雖然他的嘴巴毒了點兒,還老和她吵架,但是他從來沒有打過她,都是由著自己欺負。

    凌若夕看著長孫靈兒其實也是個單純的丫頭,認定了的事情就絕對不會改變,看來來到第三位面倒是讓他們成長了。

    聖雪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她會站在小一身邊幫助他,雖然兩人什麼都沒說,不過卻已是新生愛慕。

    這兩對有情人經過了多重磨難,卻終於走到了一起。

    這個時候巫咸卻來了,她對凌若夕道:「我從今往後就住在這裡了,乾娘。」她從懷裡掏出一支笛子,然後一把甩在地上一下子踩碎。

    樣子氣鼓鼓的,甚是可愛。

    小白當然很高興看著巫咸來,又是帶她參觀房子,又是帶她去這個法寶幻化出來的小溪。凌若夕的小屋突然多了很多人,而花容為了女兒也打定主意住這裡不走了。

    凌若夕只感到頭疼,還是雲井辰扶著她回去休息。

    果然,第二日,巫冥和巫璃來找麻煩了,要凌若夕交出巫咸,這個小女孩卻跑了出來,勇敢地說自己再也不回巫宗,還用強大的巫術颳了一陣龍捲風,將他們二人吹走了。

    這讓凌若夕看巫咸真是目瞪口呆。

    因為她第一次知道巫術可以這麼用。

    凌小白也是滿臉黑線,他真的沒想到巫咸這麼厲害,只有企鵝很高興,因為巫咸帶了很多有靈氣的果子,它正吃的很歡樂呢。

    小小的院子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只是連凌若夕也不知道,她走著走著,身邊便不再是孤單一人,她身邊的人越來越多,需要保護的人也越來越多,一下子她感到責任重大,不過她卻對此很滿足。

    雲井辰知道,他的娘子不再是那麼冰冷了,因為她有了許多重要的人。那些人被他們稱作是朋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
    惡魔法則大夏王侯輪回樂園零一隊長傲世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