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01章:思念是一種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701章:思念是一種病字體大小: A+
     

    第701章:思念是一種病

    凌若夕看著聖雪的背影,若有所思。

    不過自此之後,聖雪卻更少回來,小一卻每次和失去了魂魄似得。終於有一日,聖雪沒有回來。

    到夜晚也沒有回來,小一開始發了瘋似得尋找聖雪。凌若夕和小一還有小白一齊去尋找聖雪,最終還是狐狸聰明將她找到了。

    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奄奄一息,幾乎死在河邊了,受了極重的內傷。好像是從懸崖上掉下來的,身上多處骨折。

    若不是掉入河水,只怕到時候摔成了一灘爛泥。

    她現在呼吸微弱,幾乎微弱的沒有,五臟六腑都受到了極大的損傷,小一正在拚命的救治。他很在乎聖雪,不只是聖雪為何會受這麼重的傷,她只是一個沒有多少修為的姑娘,他想不明白誰要害她。

    聖雪在小一三日的不眠不休救治下,總算醒來。

    「小一,太好了,我還能見到你。」聖雪看著小一道。

    「到底是誰,將你傷成這個樣子!」一向溫柔的小一眼裡竟然有了怒火。

    「笨蛋,你打不過他的,你出去吧,我有話想和凌姑娘單獨說。」聖雪笑著道,可是她現在渾身都沒有知覺,小一給她用了一種特殊的麻醉藥,她現在全身骨頭斷裂,雖然憑著小一精湛的醫術,已經接好了,不過生長還需要一段時間,疼痛也是難忍的,若是不給她用麻藥,恐怕她就要痛死了。

    「凌姑娘,其實我想說,這些日子對虧了你照顧,我要告訴你一件事,就是關於你的血咒。上次我們見面,不是要你擊殺黑龍嗎?那是我最好的姐妹幻化,但是為了我爹,我不得不殺了它,藥王谷的魔王,是我的親生父親,但是卻奄奄一息,我的母親,是這位面的人。她是葯宗中人。此次七大宗論劍,葯宗只派了兩人來比試。卻沒有我母親,我這幾日一直在調查母親的下落,也問了劍宗的大弟子劍之初。可是我母親卻最終不見,我的母親她一定是知道解開血咒的方式,因為她曾經被人下過血咒,親自給自己解開了。」聖雪道。

    這讓凌若夕心中真是喜憂參半,喜的是這裡真的有人能夠解開血咒,憂的是,他們找不到聖雪的母親。

    「最後我要告訴你一件事,擄走小白的人,我確定就是劍之初。我和他日日在一塊,他不小心說漏了嘴,後面他說讓我嫁給他,我沒有答應,他便對我起了殺意,他打了我一掌,將我打下懸崖。」聖雪道。

    「這麼說,你接近劍之初,是為了找到你母親的下落?」凌若夕問。

    「是的。我對不起小一,我知道他對我一片深情,但是我必須找到我母親,我從小就沒有母親,父親對我十分嚴厲,從小讓我服用各種草藥,然後觀察它們在我身上的作用。有好幾次我差點死掉。」聖雪幾乎哭著道。

    原來聖雪也是一個苦命之人,小一站在門外聽的一清二楚,這麼多日子來,是他誤會聖雪了,以為她喜歡上了劍之初。

    也不知道聖雪曾經如此苦命,所以才來這裡找母親。

    小一握緊了拳頭,然後跑回了房間,接著他每日細心照顧聖雪。

    而這個時候,劍宗的比試第五輪就要開場了。

    這劍宗的比試一共有七輪,第五輪,自然也是一位隱世高手,不過這個高手凌若夕和大家都認識,便是有劍神之稱的劍辰,也就是自稱凌若夕外公的人。

    「這次比試的地方,是劍宗的一個秘境。」他說出第一句話,就讓下面一片轟鳴。

    秘境在龍華大陸第三位面這算什麼?簡直就是至高無上的寶藏,劍宗控制著幾個秘境,一直都沒人能夠進去,當然就算是劍宗弟子進入也要得到劍宗宗主的批准。

    據說劍宗控制的這幾個秘境都十分危險,裡面都未被劍宗探究完全,卻也是幾個大的秘境,大的秘境和小秘境不同,能夠自成一個殘缺的位面。

    裡面或許住了人。

    現在劍宗卻說拿出一個秘境來作為比試的場地,這實在太讓人匪夷所思了。

    「這只是一個多位面秘境,進入其中會被隨機傳送到不同的位面,但是無論你們被傳送到哪一個位面,都必須做一件事,就是去指定的位面。指定位面是一座劍冢荒山,你們應該認得出來,到達誰先到達山頂就算贏了,若是進入的位面是錯誤的,只要到位面裡面找到位面鑰匙即可,位面鑰匙是紅色的,所有位面裡面都不會有紅色的東西,因此紅色的東西就是位面鑰匙」劍神道。

    大家紛紛點頭。

    「這次每個宗只可以派一人參加。」劍神又道。

    於是,葉宗只好派凌若夕參加,她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葉宗的主力。

    劍宗是劍之初,而巫宗卻不是巫冥,而是上次的那個女子,好像叫巫璃。葯宗也派了一個人。星月族還是星流,花宗卻派了一個男子去,也不知是誰,只是戴著面具。

    凌若夕卻嘴角一笑,哼哼,劍之初,敢傷害我兒子,若是在裡面碰到了,她已經打算直接殺死他

    他們先是穿過一條密道,接著便在密道之中被隨機傳送,凌若夕卻來到一片風景秀美的草原。這倒是讓她有幾分意外,草原之中有一座高山,山上卻有房子。

    凌若夕看見山上的房子竟然是一個像是蘑菇的樣子,那房頂是紅色的。

    真是太好找了吧?鑰匙就在那裡!

    凌若夕趕忙上山,卻發現草原上突然出現巨大的蚱蜢,好像是一種魔獸,凌若夕用力量對著它轟了一下,那蚱蜢卻紋絲不動,還是沖向凌若夕。

    她可是醒神期的人,竟然力量對這些奇怪的生物沒用,所以她選擇了跑,去山頂,然後觸碰鑰匙,就在她上山的時候,那些蚱蜢卻不敢踏進山頂那所房子的小院子。

    房子裡面卻居住了一個婦人。正在曬著草藥。

    「這裡已經好久沒來陌生人了,既然來了,就到這裡修習一會兒吧。」婦人正在擺弄著草藥。

    凌若夕覺得有古怪,這裡根本沒藥田,但是這婦人卻在曬著草藥。

    「你一定在想,我這草藥是在哪裡弄來的對嗎?」婦人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

    凌若夕點頭。

    「天地萬物,只要有力量都可以化作你想要的,比如說這草藥可以變成金子。」說罷婦人招手一變。

    再比如金子可以化為珠寶,她又甩手,金子變成了一堆珠寶。

    「這些可都是真實的,你可以用你的力量驗證下。」

    凌若夕看了看,這些果真感覺不是幻覺。

    「因此,追求力量是無窮無盡的。」婦人道。

    凌若夕很奇怪,不是說力量是自然之力嗎?為何看著這婦人的力量如此特殊。

    「我擁有改變一切的力量,你想要的話我可以給你這種力量。」那個婦人道。

    凌若夕卻搖頭,對那個婦人道:「不用了,我只要我自己的力量。」說罷她飛上屋頂,觸碰到了紅色的屋頂而走了。

    她走了以後,婦人的樣子慢慢改變,變成了一個男人的樣子,接著周圍的景色開始改變,變成了漆黑的一片,只有那些大螳螂沒有改變,不過它們卻是金色的。

    「你是關不住我的!」那個男子對著天空道了一句,霸氣十足。

    凌若夕剛才去的地方,那個老婦人說的話十分莫名奇妙,讓她覺得有點詭異她才離開的。她做的事情完全和她認知的力量不一樣,這婦人能夠改變事物的本質,點石成金,她都覺得有些扯淡了。

    不過若說這就是力量,她剛才還真動心了,可是有一種衝動讓他必須離開那個地方,感覺那個婦人身上散發著危險的氣息。

    凌若夕這次覺得自己應該是傳送對地方了一片荒山,上面插著許多劍,天空一片灰色。應該是要登上這座山的山頂吧?

    凌若夕看了一眼,好像她是第一個來。

    其他人呢?

    轉眼間,又一人出現在凌若夕身邊,這個人是樂宗的大師姐,不過樂宗的幾位師姐現在因為長孫靈兒被擄走的事情心情低落,她看見凌若夕只是笑了笑。

    凌若夕點頭,剛一腳踏上這座山的時候,卻被拉入了另外一個空間。

    「我是這座山的看守者,今日你來,便要打敗我才可以上去。」有一個中年男子對著凌若夕道。

    凌若夕點頭,總算看出些端倪,原來看誰爬上山頂的意思便是要一路要接受考驗,最終才能山上。」凌若夕明白過來。

    只是為何一開始要她傳送到其它的小位面當中呢?她弄不明白,大家一塊直接來到山腳下不就好了嗎?

    可是凌若夕不知道的是,讓他們傳送去其它位面是為了挑選一把武器,能夠對付這考驗,只是她自己陰差陽錯,傳到了一個不該去的小位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
    撿漏三生三世枕上書第2部隱婚99天,總裁好眼光惡魔法則大夏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