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6章:凌若夕的決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6章:凌若夕的決定字體大小: A+
     

    第696章:凌若夕的決定

    若是有人問凌若夕,有一日她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會為害人間,她會怎麼樣。那麼她一定會回答,她會生下他。若是問凌若夕為何會這麼想,她一定會回答,因為不能因為這個孩子特別,別人說他會危害蒼生,他便真的能危害蒼生。

    孩子要走的路,一切都由他們自己來決定。

    但是她絕對不要別人來決定孩子的命運,她捂著肚子,準備從這裡逃出去。想好了這些后,她將所有的能力都集中在手中,然後對著牆壁打了一拳。

    可是牆壁竟然紋絲不動,看來,這個房間做了特殊的加固。依靠她的力量,是出不去了。

    這個房間是一個密室,四周都是石頭牆壁,只有一個小門,小門裡過一段時間會有人送飯菜來。

    天花板是透明的,好像是用琉璃之類的透明材料所製作,上面可以看見魚兒的遊動,看來上面是一個不是很深的水塘,有時候陽光可以透過水麵折射進來。

    她忽然想起了這個大宅子裡面有一個巨大的水塘,她應該是被關押在下面吧,這樣即便有人闖了進來,也沒人找得到她。

    日子,一過就是半個月,凌若夕在這已經呆了半個月,每日都有人來給她送飯,也許是因為孕婦的緣故,伙食還不錯。

    只是沒有自由,只能呆在這個巨大的石壁房間,她倒是用密力給自己撐起了一片金色的結界,魔氣也無法入侵。

    她好吃好喝的在這裡呆著,覺得若是小白見不到她,一定會想辦法來找她,雖然她不指望小白,但是她知道,那個雲井辰卻是假的。

    真正的雲井辰,她的夫君一定會找到她,孩子沒生下來,她們也不會拿她怎麼樣。他們無非就是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罷了。

    這日,又有人來給她送飯,通過那個小窗口,這時候,凌若夕突然以飛快地速度,然後抓住了送飯人的收,將他往裡面一拉。

    「將鑰匙交出來。」凌若夕忽然道。

    卻不見對方說話,接著她便看見送飯的人沒有了知覺,整個人似乎在外面往下掉,她鬆手聽見了倒地的聲音。

    那個送飯的人竟然死了。

    凌若夕搖頭,這個方法,她試過很多次了,果真不行,每次逼著他們拿鑰匙出來,他們立刻便會死。

    她只有繼續呆著。

    這裡因為要抵抗魔氣,她的力量倒是更加精進了,用的也更加得心應手。

    這個時候,又有人來給凌若夕送飯,凌若夕覺得奇怪,不是才送過嗎?而且那個送飯的人還死了。這個時候卻聽見了鑰匙開門的聲音。

    為她開門的人,她是認識的,那個人便是雲井辰,一身大紅的衣裳,一雙妖媚的眼睛,只是手上沒有血煞。

    「娘子,為夫來晚了,讓娘子受苦了。」雲井辰心疼地看著凌若夕。

    凌若夕搖頭,然後偎依在他懷裡。

    「娘親。」小白從雲井辰後面出來,對著凌若夕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接著還有一個小傢伙跑了出來,那個人便是巫咸。

    「凌阿姨。」巫咸生澀地叫了一句。

    「這次對虧了巫咸占卜,我們才知道你被關在哪裡。」雲井辰道。

    凌若夕一把牽著巫鹹的小手,然後道了一句謝謝。小女孩的臉頓時紅撲撲的,看的凌小白倒是一愣一愣的,他的娘親,什麼時候親自和他說過謝謝啊。

    「娘子,我們走吧。」雲井辰道。

    他們一路跑到了宅子上面,原來這是一個地底密室。

    「哼,想跑?哪裡有這麼容易!」這時候,那個黑衣男人忽然,出現他的力量很大,應該是神醒期。

    不過是魔族的力量,因此周圍已是昏天黑地i一片。

    雲井辰擺好樣子,不過此時他手中沒有血煞十分不方便,要不是被人趁著他練功突破的時候拿走了血煞,他也不至於如此。

    「將凌若夕留下,你們都可以走,不然你們一個都走不了!」那黑衣男人道。

    「做夢!」雲井辰也不是好惹的主。

    「好啊,那,凌若夕,你便看著你的家人葬送在這裡吧!」黑衣男人道,巨大的結界鋪設起來,似乎是為了阻止他們逃跑。

    裡面滿是巨大的威壓,這人的力量實在不簡單,儘管凌若夕已經邁入了神醒期,可是任然感受得到他的力量。

    只是比過去清晰而已,因為她的力量已經提升了一個層次,她深刻地感受到這種力量是可怕的,恐懼的,未知的。

    和他們所理解的力量完全不一樣,似乎是顛覆這片大陸規則一樣。

    這不是自然之力,這種力量十分邪惡。

    可是這也是力量,凌若夕和雲井辰也運起自己的力量,地看著。小黑變成了巨大的黑狼,也在傳送著力量,來抵抗這巨大的威壓。

    光是威壓就抵抗的如此吃力,若是這個人釋放了正招,豈不是要將他們一招秒殺?

    凌若夕感覺他們必須離開這裡,實力懸殊太大了!

    「你們果然有兩下子,但是你們以為我就是吃素的嗎?我可是魔王的臣子。「說罷他果真要用正招了。

    似乎是準備一招打死他們。

    一記黑芒打過來,凌若夕心道,糟了!正準備用全力抵抗,企鵝忽然鳴叫一聲,變成了一隻水麒麟,接著它渾身散發著藍色的光芒地看著這一擊。

    顯然,它接下來了,但是精神卻不怎麼好,小麒麟甚至走路都有些搖搖欲墜。那是脫力的前兆。

    可是對方又怎麼會只打一招,對方又出了一招,凌若夕和雲井辰拚命抵抗著。這時候巫咸忽然出手,小女喊叫了一句:「不許傷害凌阿姨,和小白!」接著渾身冒著奇怪的力量,似乎噴涌而出,抵抗著這股力量,甚至還將黑衣男子弄退後幾步,黑衣男子一口血吐了出來,不過他的血也是黑色的。

    「可惡,巫族!我和你們沒完!」黑衣男子道。

    「還是先關心關心你的身體吧,你的身體貌似撐不住了。」這時候結界內又多了一個人,赫然是巫冥和星流。

    星流手中凝聚著星辰之力,朝著黑衣人打了過去,他一下子摔到很遠。星流的實力果然很強,一下子將黑衣人打飛。

    難道每一個星月族都有這麼厲害?凌若夕皺著眉頭。

    而巫冥也在這一刻明白了,他根本就不是星流的對手,一招將黑衣人打的如此狼狽,他根本做不到,這黑衣人恐怕已經是神醒期中期了吧?

    巫冥才剛剛踏入神醒期。

    「你究竟是何人?」黑衣男人也皺著眉頭,打量著星流。

    「星月族,星流。」星流忽然道。

    「星流?又是星月族,哼,你們星月族奉命鎮壓著我魔族的大軍,可是我魔族不久便要復興,到時候看你星月族又能如何!」他忽然道。

    「不過區區一個魔王的家臣而已,說白了就是一條狗,也膽敢說這麼多。」說罷星流又一招將他整個打的連渣都不剩。只是有一片黑色的東西好像要逃走,星月用手一抓,然後一股力量包圍著它,將它捏碎。

    「哼,還想逃!」星流道。

    接著所有的魔氣都消散了,星流看著凌若夕道:「我想你們還是回劍宗吧,劍宗安全些。」

    「等等,你究竟是誰!」巫冥忽然道。

    「我是星月族人,我們還要參加論劍大會呢,我星月族即便是這次來出席的只有我一人,也不會輸給你們巫族的,當然若是你們巫族用了巫鹹的力量那我無話可說。」說罷他看了一眼巫咸。

    而巫咸還是一副單純的樣子,她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雖然身上有著龐大的力量,但還是心思單純。

    「巫咸,我們回去吧,以後千萬不要隨意用力量了。若是你的力量控制不好,可是會給大家帶來麻煩的。」巫冥對巫咸道。

    「可是巫咸打的都是壞人。」巫咸倒是反駁了一句。

    這一定是這小女孩和小白在一塊混久了,學會反駁了。

    「巫咸!」巫冥忽然道。

    「好吧,我同你回去就是了,凌阿姨再見,小白再見。」她依依不捨地看了一眼小白。

    凌若夕在巫咸走之前卻聽到了她的傳音:「我還會回來找你們玩的。」然後對著他們做了一個鬼臉。

    「小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知不知道這裡十分危險?」凌若夕叉著腰問小白。

    「娘親,我是看見你好久沒回來,才去找巫咸占卜的,你知道嗎?巫鹹的占卜好厲害啊!」小白笑了笑。

    凌若夕一頭的黑線,要是她知道巫咸是因為什麼才去為她占卜的,她非一口老血吐了出來不可。

    因為日後巫咸離開巫宗,莫名地成了凌若夕的乾女兒,凌若夕才發現她自己真的深深的被算計了。

    也不知道,巫咸在小白的慫恿下,正在歡樂地整理著私房錢,準備離開巫宗來投奔凌若夕。而因為這件事,凌若夕會被整個巫宗通緝,那才叫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
    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我的末世基地車太浩鬥羅大陸II絕世唐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