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3章:買定離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3章:買定離手字體大小: A+
     

    第693章:買定離手

    劍宗十分會賺錢,這次的論劍大會,他們發售一種叫做「彩卷」的東西。說白了就是一張帶著特殊印記的紙。

    上面寫著面值,還有買了誰輸贏,每一張彩卷上都有賠率。這幾個宗的名字現在被掛在上面,每次一輪比試,人們便能夠花錢買一個宗族勝利。

    今年買的人最多的還是巫宗,不過巫宗卻贏率不高,這是因為太多人買的緣故。幾乎賺不了什麼錢。

    不過賺頭最多的,是猜誰第二,這個輸贏是十分高的。

    賠率高低,完全是和買其它宗的人比率來定的,劍宗自然有他們自己的一套計算方式,不然他們就會虧錢。

    這買籌碼分別能猜測前三名,每一輪比賽開始前都有半個時辰可以買「彩卷」買了之後就不用後悔。

    等到比賽結束公布結果的時候,便可以得知自己買的輸贏。

    倒是有些像是買球的樣子。

    第二輪比試,卻是在三日後開始,也不知道會有什麼題目,據說又是一位隱世高人來出題。

    這個位面也不知道哪裡會有那麼多的隱世高人,個個都脾氣古怪,也不知道這一輪會出什麼題目,來考驗大家。

    對於這論劍的規則很簡單,便是看每個宗族的積分,好像會出很多輪,最後累計在一起,幾積分最高的宗族便是勝利。

    不過後面出的題目若是第一,可是比前面的積分高太多,特別是最後一輪,據說第一的積分完全可以和前面全部勝利的宗族持平。若是有宗族的積分相等,則會加一輪。到時候又是劍宗賺錢的好時機。

    怪不得劍宗總是有錢來開這個論劍大會,原來是為自己賺了個盆滿缽滿啊。

    果然,三日後,葉蘭和葉紅還有凌若夕便知道來了第二輪的題目,這次的題目竟然是如此簡單,就是簡答的比試,每個宗族派三人出來,比試,要三局兩勝車輪戰的方式,輸了的宗族便排名考下,還採取抽籤分組的原則。

    據說定下這個規則的是一位斗痴的隱世高人,也不知道是誰。

    後面葉紅去抽了簽,發現葉宗竟然是對著前面的一個五毒宗,這還真是讓人覺得棘手。這五毒宗的厲害在於毒藥,當日凌若夕就讓小一配置了許多解毒散,解毒丸。

    這個比試沒有規則,只是將對方打下擂台便可以,當然不可以傷人性命。不過由於星月族只有一人,因此三場都是星流一人接了下來。

    凌若夕倒是很期待星流的表現,因為他對上的可是劍宗,這個超級實力強宗,也是本次論劍大會的東道主。

    此番上陣,小一是打死也不讓凌若夕去的,他就怕五毒用的奇怪的毒藥,會對凌若夕肚子里的孩子干點兒什麼。

    因此這輪比賽卻是葉紅和葉蘭,還有葉老二這三個人上去,凌若夕只有老實在下面看的份。

    開始上場的是葉老二,他雖然實力低微,不過卻也到了神玄期了,和一個五毒宗本就沒有幾個神玄期的人交手,本以為易如反掌。

    可是對面卻上來一個體態婀娜的女子,這倒是讓葉老二感到相當的不屑。他本身身體強壯還會怕一個女子不成?

    「妹子啊,你長得這麼瘦,乾脆就回家吧,你打不過我的。」葉老二這個人很直白,開始實話實說。

    「打得過打不過,要靠動手才知道。」說罷那個女人一揮動鞭子,葉老二倒是不怕他的鞭子反而一手抓住了她的鞭子,狠狠一拉,那個女人丟開手中的鞭子在空中翻了一個跟斗,差點掉下擂台,不過好在她身形輕盈,又立刻運氣密術飛了上來。

    卻見她灑出一把粉紅色的花朵,接著整個擂台上都是粉色的花粉,凌若夕知道那花粉有毒。不過葉老二卻沒有半點像是中毒的樣子,反而打向那個女子。那個女子卻一閃。葉老二朝著空氣揮動著拳頭,最後卻掉下了擂台。

    這簡直就是一場惱怒,葉蘭撫摸著額頭,看著葉老二這麼快就中了那個女子的招數。

    一陣風吹過,將擂台上的紅色花粉吹的一點兒都不剩下,葉蘭跳上了台,對那個女子道:「我來領教。」說罷,說罷力量在手中集中,不給那個女子任何機會,別說是下毒,葉蘭直接在周圍形成一道屏障,完全是實力壓制著台上的女子。

    接著她一腳將那個女子踢下台,那個女子根本連皮膚的都沒碰到她。接著她洋氣頭,看著看台上的葉老二,這讓葉老二微微感到臉一紅。簡直是慚愧啊!

    接著第二個無毒的人,葉蘭也用這種方式打敗了,不過在那個人下台之前,卻灑了一把花粉到葉蘭臉上,葉蘭當時倒是沒有什麼感覺。

    可是直到第三人上台,她聞到了他身上奇怪的香味,就開始頭暈了。

    凌若夕想,一定是第二個人灑出的花粉有問題,葉蘭竟然暈倒在了擂台上。

    葉紅一看不好,便過去救了葉蘭。這是車輪戰的模式,因此兩方只要還有人在場,就算是贏了。

    葉紅和那個男人都是他們隊伍的最後一人,這局成敗就看葉紅的了。

    「五毒的人果真十分卑鄙。」葉紅身上散發著殺氣一字一句地道,誰讓葉蘭和葉紅的關係情同姐妹呢?

    凌若夕知道葉紅憤怒了,玄力在手中。

    那男子卻灑出了一把粉末在葉紅周圍,不過葉紅完全不以為然。

    「怎麼會?這個對你無效!」這是用密術製作的毒藥,只有用密術才能催發,但是卻對葉紅沒有一點兒小姑偶。

    「雕蟲小技豈能上的了檯面?」葉紅一招就將對方打下台,然後對著他冷冷一笑,慢慢走下擂台。

    小一又幫葉紅看了看,確定自己的解毒丸已經起了作用才舒了一口氣。這一輪葉宗勝利。不過恐怕那個五毒的人,是被葉紅那一腳踹的不輕,正常情況下沒有半個月是不能下床了吧?

    葉宗打完了,並不代表她們就想走,因為第二輪是另外一組的比賽,是劍宗對星月族。這裡還有一個小賭局,劍宗的弟子分別在兜售這一輪的彩卷。

    幾乎每個小輪都有彩卷兜售,剛才大家當然是買的葉宗贏,不過賠率和贏率都不大,只當是娛樂,凌小白也是買了些。

    「娘親,我們買劍宗還是星流叔叔?」小白睜大眼睛。

    「買星流叔叔,多買點兒。」凌若夕對凌小白道。

    「好。」小白點頭,雖然弄不懂為什麼娘親要買星流叔叔,不過既然娘親讓他買就買吧。

    在場的人當然不會去買星月族,星月族這次只有一人出席,大家當然是買劍宗。

    劍宗先是派了一個小師弟,衝上去和星月打,那個劍宗的師弟也很好笑,弄了一套花哨的劍法,接著便被星月一掌打飛。

    接著劍宗開始重視起來,卻派了一個劍宗的二師兄上前去,這個人便是上次和雲井辰打鬥的人,凌若夕一眼認出了他。實力說弱也不弱,他依然揮舞著長劍,身上散發著劍氣,星流倒是和他過了兩招,不過還是將他打敗了。

    那人眼看快要掉下擂台,忽然反手用劍一撐準備集中全身的力量攻向星流,不過星流卻用手指夾住他的劍,一下子將他的劍弄斷了。

    用劍之人,劍便是生命,劍斷了,這是一個多大的臉面,這劍宗二師兄看著星流,好像看到的仇人一樣。

    不過星流可沒時間給他報仇,一掌將他打飛了擂台,力道大小剛好,既不會造成內傷,又剛好將他打飛出去。

    這一輪又是星流贏了。

    「我來領教一下你的招數。」此時有人沖了上去,卻是一個渾身邋遢之人。

    「劍鬼,你別在這裡發瘋,這是大師兄的比試。」剛才被打敗的人忽然對他道。

    「看見有高手,我的劍正躍躍欲試,怎麼難道不歡迎我嗎?可是你們決定讓我來比試的。」那個叫劍鬼的人道。

    「無妨,就讓三師弟比試吧。」劍之初笑笑,看著自己邋遢的師弟。

    「你不是劍宗之人嗎?為何手中無劍?」星流問。

    「手中無劍,心中有劍,我的劍緣於我的心。」說罷,劍鬼開始徒手攻擊著星流。

    凌若夕卻看見了他的身法極其的詭異,好幾次星流想抓住他都被他一閃,閃過去了,招式又好像一把利刃,每招都十分伶俐,直插星流。

    星流竟然被他的招式打的有些措手不及。

    「果真是有幾分厲害,不過下面我可就要動真格的了。」星流忽然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我想與你共度餘生
    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抗戰之召喚猛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