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2章:被抓走的長孫靈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92章:被抓走的長孫靈兒字體大小: A+
     

    第692章:被抓走的長孫靈兒

    劍宗的樂族駐地之內,此時正有一片人,戴著面具。將樂宗來的一行人包圍,全部都是結界。不過此時,樂宗的人竟然毫不知情。

    並非樂宗之人毫不知情,只因她們全部都睡著了,有一個穿這碧綠色衣裳儒雅的少年走入其中,他帶著半邊面具,抱起同樣睡著的長孫靈兒。

    他緩緩留下一張字條放在了長孫靈兒房間的桌子上,接著一行人便走了,來無影去無蹤,彷彿從未出現過,只留下了一股淡淡的草藥香味。

    這件事很快便傳到了凌若夕的耳朵里,原因是長孫靈兒的大師姐,玉緋來到了凌若夕面前,她們將事情告訴了凌若夕,希望她能夠幫忙。

    按道理來說不應該告訴凌若夕,可是她們傳信給了花宗宗主,這花宗離劍宗本來就很遠,宗主又在宗內。

    怎麼也不可能趕到這裡來,於是她們便想到凌若夕實力高強,和長孫靈兒都來自於同一個位面,希望她能幫長孫靈兒。

    樂宗的大師姐玉緋倒是懂得幾分情面,順便送了許多東西給凌若夕。樂宗上下都知道,長孫靈兒可是宗主的乾女兒,她的心頭肉,若是在這裡失蹤,少不了回去又是一通責罰。人若是找回來還好,找不回來,恐怕她們要受到更加嚴厲的責罰。

    雖然她們和長孫靈兒的關係說不上上深厚,但是她們都不想一回去就受到責罰。

    凌若夕捂著自己的肚子,來到了長孫靈兒平日里居住的房間。小一也跟了進來,他鼻子比較靈,一進來便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草藥味。

    皺著眉頭道:「這裡怎麼會有草藥味?」

    「我們也聞到了,只是味道太淡,也不知道是誰。」花緋搖搖頭道。並且沒有點兒線索。

    「這是帶走她的人留下的字條。」花緋將字條交給了凌若夕,那是一張稍微偏黃色的信紙,上面寫著,若想救人,必須將樂宗至寶扶搖琴交出來換。

    「師姐,這紙條恐怕有些不同。」小一看出這紙條的端倪。

    「這紙條有何不同?」凌若夕只是覺得這紙條偏黃了一些,而且有一些厚度罷了。小一飛快地跑到廚房,打了一盆水來,接著將毛巾放進盆中,再擰乾,輕輕擦拭這張紙,發現這紙條上立刻顯現出了藍色的字體。

    那是一張地圖,顯示了他們的位置,離劍宗並不遠。

    凌若夕覺得十分奇怪,為何拐走長孫靈兒還要留下地圖,這莫不是一個騙局?而且那上面還有一行小字,說是要凌若夕一人前往。

    若是不加上這行字,分明就是一個陷進了。

    不管如何,凌若夕還是決定去一趟,她沒有告訴凌小白,也讓樂宗的人不要輕舉妄動。當她來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卻發現這裡是一個別緻優雅的地方,只是一個普通的宅院,走進宅院,卻有一個人坐在那裡為自己倒著茶水。

    這人穿著一身碧綠的衣裳,由於沒有轉過來,所以凌若夕沒有看到正臉。不過他正在優雅地倒著茶。

    凌若夕身上的精神緊緊繃著,她凝聚著力量,似乎隨身待發。這個人臉上戴著半張面具,面具下另外的半張臉卻又讓人覺得眼熟。

    凌若夕應該是見過此人的,只是一時想不起,她在第三位面還認識誰,會綁走長孫靈兒。

    那人劍凌若夕來,並未冒出一點兒殺氣,他只是解開了自己的面具,面具消滅赫然是一張臉,那是葉柳的臉。

    他笑著,笑得溫文爾雅。

    「你來了。」他對凌若夕道。

    「是你?」凌若夕暗生疑惑,他不是和魔族的人走了嗎?只是那個魔族消滅了,他卻出現在了這裡。

    「好久不見。」葉柳對凌若夕道。

    「你究竟是想幹什麼,為何抓走長孫靈兒?」凌若夕覺得眼前的葉柳雖然和過去一樣,不過卻一點兒也不簡單,她探究不到他的能力。

    就應該說,他的能力在自己之上,她對他頓時多了幾分提防。

    「我來是要特別告訴你,長孫靈兒是我抓的,他不必須將樂宗至寶拿來交換長孫靈兒,我只給樂宗的人一個月的時間,一個月內,若是樂宗拿不出至寶,那我可無法保證長孫靈兒的安全。」葉柳給自己倒了一一杯茶。

    「你為何要這麼做?你入了魔族嗎?」凌若夕問。

    葉柳點點頭,道:「你沒猜錯,我的確入了魔族,魔族給了我無窮無盡的力量,我現在的實力也遠遠在你之上,並且你現在對我動手也還是枉然,因為你不是我的對手。」葉柳說的很平靜。

    不過若是別人對著葉柳一定會知難而退,不過凌若夕是誰,她不喜歡別人挑釁她,一聽到這幾句話,她就炸毛了。

    接著她手中揮動著玄力,凝聚起來,巨大的金色光芒襲向葉柳。一道黑色的光芒劃過,葉柳反擊,光芒是黑色的。這足以證明,他早已入了魔道。

    那黑色的光芒抵消了凌若夕金色的光芒。

    接著凌若夕加大了力量,再度迸發出一道金色的光芒,葉柳也一揮手將它抵消了。

    「別白費心思了,你現在的修為在我之下,是不可能打敗我的,要想打敗我,除非你突破神玄期。」他對凌若夕道。

    「是嗎?不試試怎麼知道!」一隻巨大的金色鳳凰展現出現,俯衝向葉柳,葉柳吃力地抵擋著那隻巨大的鳳凰。

    看上去並未佔到多少便宜,最後,他竟被那隻鳳凰震退,嘴角流出一絲血絲。

    「看樣子,你並未有你說的那麼厲害!」凌若夕依舊是這副盛氣凌人的性格,這才是她,不會向任何一個人服輸。

    「你的修為明明就是神玄七層巔峰,為何還能震退我,這讓我始終想不明白。」葉柳卻沒有動怒,只是疑惑,剛才的交手,他已經輸了,再打下去,凌若夕還是可以完虐他,他心裡知道這點,不過他卻不像是其它入了魔道的人一樣,會為了力量而瘋狂。

    「這個你不用知道,我今日只要你將長孫靈兒交出來。」凌若夕對葉柳道。

    「長孫靈兒不在我手上,他在魔族的一位大人手中,我只是幫他辦事,你們將樂宗至寶交出來,長孫靈兒自然會平安回來,我今日約你到這裡,也是沒有人知道的。還有,我最後要告訴你,魔族已經盯上了你的兒子,你最好早做打算。」葉柳道。

    「你為何告訴我這麼多?」凌若夕不喜歡欠別人的情。

    「我的妹妹,被魔族的人抓走了,我雖接受了魔氣,不過我用特殊的方式控制著它,讓它未曾侵蝕的的心智。上次葉宗的祖宗讓我跟他走,無非就是復活這位魔族的大人罷了,我的話就說道這裡,還請你今日放我走,若是你不放我走,就請答應我去魔族找到我的妹妹,並將她帶回來。」葉柳道。

    「我今日放你走。」凌若夕道,她知道葉柳是逼不得已。

    今日的他身上殺氣都沒有,看來是很不想和她動手,他應該還是記得他們昔日勇闖秘境的心情。

    葉柳走後,一個人慢慢出來,這個人是軒轅宇華。這個人很聰明,他能在那麼多高手中徘徊,能夠全身而退,完全是因為他有一個獨到的密術,這也是他的底牌。這個聰明的少年,自己創了一個密術。

    名為隱身術,就連神玄期的高手都很難發現他,軒轅宇華對凌若夕一笑,接著又消失了。凌若夕知道,他是想跟蹤葉柳,將長孫靈兒找機會帶出來。

    一隻狐狸從凌若夕的頭髮里出來,它悉悉索索地鑽過去,跟著軒轅宇華,雖然他會隱身術,能藏匿氣息,也讓人看不見,但是狐狸的鼻子可是很靈的。

    凌若夕回了劍宗,確認長孫靈兒的確被抓走了,並且是被魔族抓走的。這讓大家都慌了神,這件事宗主很快便知道了。

    飛鴿傳書,說樂宗的宗主正帶著至寶來救長孫靈兒,讓她們暫時咸參加論劍。

    凌若夕等人也在準備著第二輪,比賽。

    凌小白又將乾坤袋裡的錢再倒出來數了一遍,接著他又裝了回去,彷彿每日要這麼做一次他才安心。

    把乾坤袋交還到凌若夕的手中。

    「拿出來。」凌若夕只說了三個字。

    「娘親說什麼啊?」他眨巴眨巴著眼睛,小時候就用這招,怎麼這招用了十二年了還是沒變啊?

    凌若夕心道,難道她兒子就不能來點創意的?

    「剛才你偷藏了一顆玉石。」凌若夕打量著凌小白。

    凌小白不情願的將那塊玉石頭拿了出來,放入了乾坤袋然後交還了凌若夕,凌若夕收好乾坤袋。

    滿意地點點頭,不過內心卻十分擔心凌小白,葉柳說魔族的人已經盯上他了。那麼想著也和那條金色的龍有關。

    恐怕這次論劍,又會出現魔族的人。

    她是不是應該將小白藏起來呢?

    她皺著眉頭,看著小白出了房門。

    小白從衣服裡面掏出一顆玉石,這塊石頭成色飽滿,應該能賣個不錯的加錢。凌小白心裡想,還好他剛才藏了兩顆,娘親不知道。

    凌若夕當然是知道凌小白藏了兩顆的,她是故意留了一顆給凌小白,知道他在這劍宗內轉悠,倒是也會花錢。

    劍宗山下的美食可是出了名的美味,還有一些小玩意兒。

    凌小白有時候忍不住可是會下山去遊玩一番,買一些好吃的。畢竟還是一個孩子,有時候還會偷偷帶給巫咸去吃。

    他們兩個感情也不知道聯絡的怎樣了,巫咸心思單純善良,凌若夕是看得出的,只是巫族太過於神秘罷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最強皇帝從我是特種兵開始打卡快穿之我才是女主鳳唳九天長生界
    我想與你共度餘生焚天之怒靈域官醫綠茵傻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