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56章 不一樣的請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56章 不一樣的請柬字體大小: A+
     

    長老堂忽然宣布,第二次的秘境比試忽然要推遲到一個月後。這讓各位參加的葉族小輩們都感覺十分震撼!

    凌若夕感覺到這裡面有一些蹊蹺,為何這第二輪的秘境比試忽然要推遲?

    今日卻有一位只和凌若夕見過一次面的人拜訪凌若夕的別院,此人便是葉蘭。葉族四長老的嫡傳弟子。

    那個小丫頭。

    她這次來,給凌若夕帶來了一則消息,也應該是四長老拜託她送的消息。

    那便是關於這次四個長老推遲這第二輪的秘境選拔真正原因,那便是失蹤的前任葉宗少主回來了。

    當然這次少主選拔不可能取消,不然怎麼對得起這麼多葉宗的後輩,但是也為了給前任葉宗少主一個交代,因此他們才決定,讓這個前任的葉宗少主直接參加正式的選拔。

    這樣,讓凌若夕又多了一個強勁的對手,不僅是強勁的對手,還是非常強勁的對手。傳聞這個葉宗前少主可是一個天才,僅僅是閉關一次,密術便會突飛猛進。年紀輕輕便相當於神玄五階的水平,若是再高一階直接可以和現任葉宗宗主不相上下。

    這樣的一個強大的嚇人的年輕人本來可以在葉宗如日中天,卻在三年前莫名失蹤,現在他又回來了。

    說是被人尋回來的。

    不僅如此,葉家的幾個兄妹似乎為他馬首是瞻,何況他還是葉心兒的親哥哥。這個天才一般的葉宗前任少主要回來?葉家的小輩會不會直接棄權,凌若夕自認為現在的實力沒有辦法去硬碰硬這位神玄期五階的少主啊!

    葉蘭說完這句話便走了,她也是個傳話的。

    不知這位少主到底長得什麼樣子,只是傳聞他不在葉宗內宗,要一個月後才能回來,這次正式的選拔,就是為了他嗎?

    凌若夕更加覺得自己要加緊練習。這個時候一隻小狐狸跑了進來,那是慕容冶,本來在秘境失蹤的小狐狸。

    好像受了傷,正在舔著自己的傷口。

    「小狐狸。」小一一把將冶兒拎了起來。

    慕容冶這時候卻跑到凌若夕的身邊,忽然化作了人形,他知道凌若夕在這裡布置了結界應該能抵擋他的妖氣。

    「凌若夕,你必須把第二次的秘境也帶我去。」他毫不掩飾地道。

    「給我一個理由。」凌若夕覺得她根本沒必要幫他,他已經不能帶給她任何好處了。

    「就憑這個。」那忽然拿出一顆玻璃珠。

    「這是!」這顆玻璃珠是透明的,也不知道是誰的。

    「你對著月光看一看便知道了。」慕容冶對凌若夕道。

    凌若夕將結界加強,她不想讓人看見她拿了別人的玻璃珠,接著她看見這玻璃珠下面赫然的幾個小字若款,葉月。

    葉月是誰?凌若夕是知道的,前任內宗少主是個天才,姓葉,單名一個月。這是給葉月的珠子。

    此時上面卻寫著:山外青山,樓外高樓,虛虛實實,真真假假。

    這幾個字和她有著異曲同工的樣式。

    說罷慕容冶一口氣將玻璃珠子藏了起來道:「這是他的,你知道這次的題目嗎?這次的題目你是想不到的,每個人都有一顆玻璃珠,不過這些人之中卻會有兩個人的玻璃珠子是空白的,便是裡面什麼都沒寫。每個玻璃珠上面都會寫字,這些字的提示便是要提示你找到一樣葉家長老埋藏在秘境之中的物品,只有找到東西,帶著物品的人到了指定時間,還要找到秘境的出口才能夠出秘境。而那兩個沒寫字的玻璃珠便沒有提示,這就意味著,他們每個人要搶奪一件寶貝才算是獲勝。而這次若是他們搶奪了東西,就意味著,有兩個人要遭到淘汰。在第二輪遭到淘汰!

    他反覆了一遍對凌若夕道。

    「這和我有什麼關係?」凌如夕並未說話,她只要找到東西守好就行了。

    「我再給你另外一顆玻璃珠吧。」說罷他丟了一顆玻璃珠給凌若夕,上面竟然是空白的,可是些著的還是葉月。

    「這什麼意思?」凌若夕有點不敢相信。

    「長老堂給了他兩顆珠子,就是這麼簡單。」說罷那兩顆珠子忽然消失。凌若夕忽然反映過來,這是兩顆假的珠子。

    「狐族有一門法術,可以暫時拓印一些東西,將它的屬性拓印一個一樣的,但是維持不了多久,不過可以以假亂真。」這就是慕容冶的能力,雖然他並非十分厲害,卻有如此玄妙的妖法!

    凌若夕忽然看著慕容冶,看得慕容冶背後陰涼,他感覺凌若夕正在籌劃什麼。

    「你想跟著我進入秘境?」她笑了笑問慕容冶,那笑容看得慕容冶簡直就看到了一隻狡猾的母狐狸,甚至他才是被老實欺負的那個。

    「你想幹什麼?」慕容冶吞了吞口水。

    「放心,我不會吃了你,你只要當好你的小狐狸就可以了。」說罷還拍了拍慕容冶的肩膀,愣是嚇得慕容冶瞬間變回了一隻可愛的小白狐狸。

    「小一,帶他上藥。」凌若夕心情頓時大好了起來,有了慕容冶的這種能力,她第二次去秘境還能不獲勝嗎?

    有時候人還是要機智一下的!

    「有時候人還是要機智一下的!」凌小白點點頭,一路上坑蒙拐騙,然後露出無害的微笑打劫來的東西,正愁沒地方裝著呢,想不到還得來這樣一個寶貝,可以裝這些東西。

    甚至裡面的空間似乎無限大,好像是從其它位面流傳過來的。他笑嘻嘻地把東西丟了進去,看樣子可以輕裝上路了,只是不能被物主發現,他正連夜帶著小黑趕路,生怕被人發現。這可是他賣萌討好騙來的寶貝啊!

    只是這袋子裡面似乎還有什麼東西,反正不管了,一塊拿來就成了。

    他正興沖沖地趕路,他可不知道他騙的是誰,也不知道仙藥谷的魔王是誰,他只是知道他騙了一個看上去比較好欺負的老頭子而已。

    凌若夕再次出葉宗內是過了半個之後,內宗宗住說她身上也有葉家的血統,便命令她去做一件事。

    那便是和眾人去接葉月,那個葉家的天才。而凌若夕更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葉家宗主的一個陷阱。

    她只是出了葉家內宗,去執行宗主的命令,當然她不喜歡別人命令她做任何事情,當時是無情地拒絕了。

    不過葉四卻殷勤地說要和她一道去,讓她覺得好奇怪,她倒是要看看,他們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葉月在一個很奇怪的森林裡,她開始還覺得奇特,為何他會在這麼一個地方。但是當她發現這是一個陷阱的時候,連葉四也不見了。

    葉四轉眼變成了葉家的宗主模樣。

    「哈哈,凌若夕,你以為這次你能逃走嗎?哥哥讓我來殺了你!」葉沁眼裡閃過一絲狠決,確實有迎接葉月的任務,只不過啊,只不過他們把地方告訴他偏了一點兒。

    這個凌若夕若是再留下來便要成為葉心兒的一大威脅,因此她為了女兒苦苦去哀求自己的哥哥,葉家內宗的宗主,才設計出了這一出。

    「我就知道沒那麼簡單!」凌若夕早就看出了端倪,沒想到這葉家宗主和內宗主這兩兄妹如此齷齪,竟然使了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要至自己於死地!

    不過她不怕,不就是相當於神玄期五階的密術實力嗎?她就算拼著全力也要將其斬殺。

    玄力和密術相結合的力量釋放出來,每一次她都全力迎接對面的力量。這讓葉沁也微微吃驚,她最多不過神玄二階的力量,三個階層可不是好玩的,她這力量卻十分奇怪,既不是玄力也不是密術,卻可以抵抗她的力量。

    這是一種多麼精純的力量啊。不過感嘆歸感嘆,她必須為自己的女兒掃除障礙,否則,這葉宗內宗少主的位置很可能被她奪得。

    凌若夕每次都是在接受著攻擊接著化解,從未真正反擊過。即便反擊了,她也會被對方化解。可是神玄五階的力量畢竟比她雄厚得多,若是這樣拼下去,恐怕是凌若夕討不了好處,她必須想個辦法才行啊!

    可是葉沁沒有葉心兒那麼稚嫩,不會給凌若夕喘息的時間,她逼著凌若夕拼了力量。兩股精純的力量正在上空扭打著,而天空下的兩人,卻站在那裡對視。

    凌若夕知道,這時候只要他們其中一個人分心,便會立刻經脈震斷而忘。可偏偏好死不死在這個時候,出現了一個戴著面具的人。

    他忽然來到她們面前,然後看了看凌若夕,又看了看葉沁。

    若這個人修為不夠,或者是個普通人也不足以讓她們分心,可偏偏這個人手中竟然在凝聚著玄力,凌若夕沒有看錯,是玄力,他一掌重重地打在了葉沁身上。

    葉沁猛然吐了一口血,然後看著那人,知道自己經脈受損,便速速離去。

    那個戴著面具的男人看著葉沁離開,似乎不打算追上去。

    凌若夕收了自己的力量,打量著面前這個戴面具的男人,這個男人看上去年紀不大,卻不知道他為何要幫自己。

    「我看你在此處,不若嫁給我好了?」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凌若夕現在真想抽面前這人一耳刮子,她才不管他剛才是不是救了她,一隻手說抬起來便會抬起來。

    不過她還沒下手,那人便消失的無影無蹤:「我們還會再見面的,凌若夕,到時候你會知道我是誰!」說罷他便消失在凌若夕的面前。



    上一頁 ←    → 下一頁

    清宮熹妃傳叢林戰神聖光絕世武聖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
    我在異界有座城蜜吻小青梅:傲嬌竹馬,田園嬌寵活人迴避逃婚33次:棄后帶娃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