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20章 夜半歌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20章 夜半歌聲字體大小: A+
     

    這場大會雖然是圖靈大會,但是很隱沒在世上的一些門派組織都會一一現世,他們中間可能有德高望重的世家子弟,也有可能有神秘莫測的江湖組織,很複雜。

    「此次圖靈大會,我總覺得會發生什麼」,凌若夕握著手裡的縱卷,她不是一個杞人憂天的人,但是這一次,不知道為什麼,卻是有點擔憂。

    「有我在,什麼都不要怕!」雲井辰親自過濾著碗里的中藥,聽到凌若夕這樣說,轉過頭來看她一眼,心裡不由得一疼,這女人,還從未露出過這樣的神情呢。

    「雲無憂飛鴿傳書過來,她現在一路走一路和黑袍學習玄力和藥理,說是很快樂,你就不用在擔心她了,她是通靈石找到的主人,千黑島的人會好好待她的!」

    「嗯,這一點我倒是不擔心,無憂自小便有過人之處,只是我上次身中劇毒,她在我的肚子里,不知道會不會在很久以後,發現她也有恙,這樣會讓我很內疚的。而千黑島,是她以後最大的保障,萬一有事,也有機會可以挽救,這也是為什麼我答應讓她去的原因」。

    凌若夕將葯碗接過來,深吸一口氣,仰起脖子將葯盡數喝進。

    雲井辰體貼的拿一顆蜜棗放在她的嘴裡,這樣的事情,似乎已經重複了上萬次了,他們之間已經沒有任何不熟悉和彆扭可言。

    「窗外月色極好,要不要出去走走?」雲井辰不想凌若夕心情沉悶,看看外面大漠上的圓月提議道。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應該是她能想象到的最美麗的沙漠的景色了,沒想到這夜晚,竟然也能如此讓人陶醉,不去看當真是太可惜了。

    凌若夕原本是讓東方朔和小一早早休息的,但是兩個人都不太放心,在這個魚目混雜的環境下,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就像是白天里飛出來的那隻碗,所以兩人都還是遠遠的跟著。

    凌若夕見堅持沒有用,所以也就任由他們去了,也正好讓他們放鬆放鬆連日來的緊張情緒,因為自己的身體,他們都太久沒有好好的放鬆一下了。

    月色下,四處行走的人很多,雲井辰知道凌若夕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因此專挑安靜的地方走,這裡是沙漠,晚上氣候稍微會有點低,他出來時就拿了黑色的披風,準備在冷的時候給凌若夕披上。

    一手撐著腰,凌若夕覺得身體有點累了,實在是不想讓東方朔和小一一直這麼跟著,打發他們去別出了。

    雲井辰這麼做其實是有私心的,這一路舟車勞頓,他倒是想在這大漠里,和自己的最愛的人來一場小小的浪漫,他想要去白日里經過是看見的白素花,給凌若夕。

    所以只留下凌若夕一個人,坐在沙丘上,看著遠處綿延起伏的沙丘,眼底有著從未有過的平靜。

    「這位美人,我們當真是有緣啊,晚上出來隨便走走都能撞見!」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側後方傳來,凌若夕不用回頭,就知道對方是誰,她對這個聲音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連聲音都這樣相似。

    「美人如花隔遠端,如今我就在你的面前,美人,怎麼還是這般冷漠呢?一個人,是不是寂寞了,晚上出來覓食來了?」

    軒轅華宇越說越不像話了,語言雖然充滿了挑逗,但是語氣卻並不像是地痞流氓似的那樣讓人難受。

    「何必裝出一副流氓的樣子,軒轅華宇,我們又不認識,這麼熱情的打招呼,難道你不覺得有點不合時宜!」

    凌若夕微微挑眼,看見一身白衣的軒轅華宇手裡拿著酒壺,對著滄月暢飲一口,冷冷的說道。

    「小美人兒,怎麼不認識,今天下午的時候不就認識了么,怎麼能這麼冷酷無情呢,唔,我受傷了,小心肝兒承受不了了!」

    軒轅華宇誇張的雙手捧著自己的胸膛,彎下腰,那模樣看上去實在是有點賤。

    要不是現在不想動彈,凌若夕一定會上前去一掌將他打到千里之外的。

    「沒事幹走遠點,別影響本姑娘看風景!」在凌若夕眼裡,他就是一個無禮取鬧的小孩子,沒有必要和他一般見識。

    「不能,能跟你近距離接觸是一件多麼榮幸而又光輝的事情,我們必須好好聊聊,說實話,我看見你,總覺得好像是看見了故人似的!」說著話,軒轅華宇已經一屁股坐在了凌若夕的身邊,表現的瀟洒之極,好似他們是多年未見得老朋友似的。

    凌若夕皺皺眉頭,說實話,這個人雖然表現的紈絝不及,但是她能看出來,他只是在裝,至於為什麼,她就不想去探究了,所以,並沒有理會。

    「我給你變個魔術好不好?」軒轅華宇伸出雙手,在凌若夕的面前晃了晃,得意的說著。

    「沒興趣!」凌若夕淡淡掃一眼,聲音冷淡的說道。

    「沒興趣也要看,本公子難得有這雅興,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自說自話的將手收起來,軒轅華宇的在凌若夕眼前一晃,她的手帕不知道怎麼就已經到了他的手裡。

    「雕蟲小技!」凌若夕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你可以走了,我相公馬上回來,看見會不高興的!」

    其實凌若夕只是想清靜清靜,所以隨口說出這麼一句,準備打發走軒轅華宇,哪裡想那麼多。

    軒轅華宇一聽這話不幹了,「啊?你竟然有相公了?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哇……」

    這反應實在是出乎凌若夕的意料,這是幹什麼?

    雲井辰手裡捧著一大束白色的花回來的時候,就看見凌若夕旁邊有個人雙腳蹬著腳下的沙子,仰天大聲哭喊著,一時間不知道該作何反應。

    他見過很多奇怪的事情,只是沒有見過,一個那麼大的人,哭的像個小孩子似的,感覺在撒潑。

    「你差不多行了,要撒嬌回家找你娘親去,在這裡胡鬧些什麼?!」凌若夕只覺得有點好笑,這個人不是紈絝不羈風流霸道么,忽然間像個孩子似的撒潑胡鬧,當真是她沒有想到的,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應付了。

    「我不要,我就要跟你在一起,你不許有別的男人,我怎麼了我?如此風流倜儻玉樹臨風一表人才又家世好功夫好的男人,你見過嗎?見過嗎?」

    他的蠻橫霸道以及自戀實在是讓凌若夕看的有點瞠目結舌,軒轅勇,你兒子這樣你知道嗎?啊,知道嗎?

    「見過!」凌若夕張了張嘴巴,看著說了那麼多自戀的話依舊不臉紅的軒轅華宇,丟出兩個字。

    「你撒謊,誰,誰,誰?本公子是世界上獨一無二舉世無雙的,這在北寧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你就是撒謊,你這個大騙子!」

    軒轅華宇準備將無來進行到底。

    「喏,這不就在你面前!」凌若夕伸手指一下站在不遠處的雲井辰。

    雲井辰也實在是被軒轅華宇的無賴給雷的里嫩外焦了,一時間竟然忘了上去一把將他給丟出去。

    「沒錯,就是我,這位公子,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時候不得不面對現實,所以你現在知道了,你並不是那麼的優秀,現在是不是可以離開了,去找個新目標調戲,我家娘子的口味,你還適合不了!」

    雲井辰嘴角邪肆的勾勒出一抹笑,他深深地覺得軒轅華宇一定是喝醉了才會這麼失態的,簡直是不能用言語解釋了,白天的時候他可不是這樣子的。

    「沒關係,我不怕!」軒轅華宇說著,竟然伸手要去拉凌若夕的胳膊。

    雲井辰可算是忍不下去了,一隻手過去,用玄力將軒轅華宇的手給架空了。

    「你最好給本尊放尊重點,注意自己的言行!」輕飄飄的一句話,像是沙漠上的風刀,刮在臉上都會覺得疼。

    軒轅華宇看上去一點都不在意這些,「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美人,我將我的真心交給你,你自己看著辦吧,要拿它怎麼樣?」

    凌若夕實在是懶得跟他繼續糾纏,「我會拿它去喂狗!」

    「胡說,沙漠上哪裡有狗,你應該說拿去喂狼才對!」軒轅華宇一身白衣,看上去多少有點衣冠楚楚的樣子,但是這麼說話這麼反應的他,實在是讓人有點不知道該怎麼接受啊接受。

    「孩子,回家找你娘親喝奶解酒去吧!」凌若夕伸手拍拍軒轅華宇的臉頰,表示要結束這樣對話,實在是太逆天了,這孩子一喝就簡直就不是自己了,軒轅勇要是知道自己兒子還有這項技能的話,還能讓他隨便出來丟人現眼么,還能讓他碰酒么?!

    雲井辰伸手扶凌若夕,眼神冷冷的看一眼簡直不能做比較的軒轅華宇,表示很同情他現在的遭遇,想想啊,誰厚著臉皮把心掏出來追女神,結果女神說要拿他的心去喂狼,多少應該是有點小失落的吧。

    不過他的失落跟他沒有半兩銀子的關係,他表示看戲看得很爽,看到自己娘子這麼冷酷無情的拒絕別人,表示很歡樂啊。

    軒轅華宇那裡能讓凌若夕就這麼走了,伸手扯住他的衣袖,撒著嬌道,「你別走,別走!」

    「半山花開半山折,無花對月長空嘆。酒逢知己千杯少,邀君共飲一杯可好……」這個時候,一陣空靈的歌聲從不遠處傳來。

    凌若夕皺了皺眉頭,這混亂的曲調,像是一種魔咒,帶著威懾力緩緩的向大家靠近。這是什麼情況?

    這個聲音很熟悉。就連坐在一邊呆萌賣傻的軒轅華宇也瞬間清醒了,看著面前的兩個人,眸子閃亮亮的,有事情要發生了。

    長孫家族的魔音,竟然能夠被一個年紀小小的丫頭運用的這樣好,不得不說,這能力很強。

    「我們回去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估計這長孫家的姑娘是記恨白日里被軒轅華宇給無視丟在人堆里當猴看的事生氣呢,現在來報仇來了!」

    雲井辰上前,將凌若夕摟在懷裡,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他們現在已經是三個孩子的父母了,不像是以前,他們得對自己的家庭負責,再加上現在凌若夕身體多有不便,所以,他並不像摻雜到那些無謂的都成裡面去。

    「嗯,回去!」凌若夕點了點頭,轉身兩個人就準備離開。

    軒轅華宇這個時候也沒有多說話,說實話,他還真覺得現在有點無聊呢,正好來個人陪他玩玩也不錯。

    「想走,沒那麼容易!」歌聲忽然戛然而至,長孫靈兒聲音冷漠,一身緋色的衣裙在沙漠的晚風裡飄然飛卷,看上去很是唯美,只是一張臉,不似是白日里那般溫順端莊,帶著狠狠地戾氣,冷眼看著面前的三個人。

    「小美人兒,怎麼,是不是寂寞了,出來找本公子玩玩?」軒轅華宇馬上恢復自己之前的地痞流氓樣,看著長孫靈兒皮笑肉不笑的說著。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
    神門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星辰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