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19章 異界傳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19章 異界傳說字體大小: A+
     

    小一表示雲無憂走了以後,他現在很傷心很失落,剛開始趕車的時候身邊總還有個小人兒跟自己說話,各種問題各種不解,雖然有時候他回答的會有那麼一點點失去耐心,但是終究還是快樂的時候多啊啊啊,他多麼遺憾多麼孤獨啊,為什麼師姐竟然能那麼洒脫的就讓小傢伙跟著一個陌生人走了呢,真是不理解啊不理解。

    「圖靈大會就要開始,你有沒有想過,這場圖靈大會其實是在破壞人與自然界的平衡,獸類在這場圖靈大會中無辜丟了性命,而這其中又有多少是能夠被人所用的,你要知道,在沒有長成魔獸之前,殺掉他們根本是沒有用的,不僅這樣,還損失可以後魔獸的資源」。

    凌若夕一邊看著周邊路上的風景,一邊對雲井辰有一搭沒一搭的說道。

    「這種現象從幾百年前就開始有了,沒有一個人想過這樣對不對,因為只有在這樣的大會中,很多人才能凸顯出來,也正是這樣的圖靈大會,讓各地的高手聚集在這裡,變相的說,其實是一場競武大賽,看看誰的身手更加厲害一些!」

    很多時候,很多東西一旦形成,人們的思維就會固話,沒有人會想這個規則到底對不對,他們想的,只是要在這個規則裡面尋找最適合自己發展的途徑,能夠一舉成名,是每一個習武之人追求的結果。

    黃沙漫天的青霧涯很快就到了,這裡幾乎是沒有人煙的地方,只有一個青龍客棧坐落在這裡,多少年了,所有參加圖靈大會的人都會再這裡住店。

    東方朔在接收到雲井辰的命令以後,就在這裡定了三間上房,這裡的房間,在這個時候,要不是有點特別身份的人,根本就住不到的,大多數人都只能住在地下的大通鋪裡面。

    「尊主!」在馬車前,東方朔一身青色衣袍,長劍背在身後,看上去俠義滿身的樣子。

    「嗯」,雲井辰淡淡掃了他一眼,轉身扶著凌若夕下車,這裡的環境他不是很熟悉,像是圖靈大會這樣的活動,前幾年對於東方家族族長來說,根本就是提不到日程上的,而如今,為了找到仙藥谷的魔王,他必須親自來。

    此行明面上只有他和凌若夕加之小一三人,但是其實上一路上有不少的暗衛在暗中護行。

    凌若夕知道,在路上,其實有好幾次有人想要打劫,或者別的什麼想法,都已經被那些藏在暗處的暗衛悄無聲息的解決了。

    馬車外人來人往,有不少人的目光已經在這輛製造奇特的馬車上來回打轉,雖然不知道下來的人是誰,但是一看見凌若夕和雲井辰打扮,就知道來人非富即貴,再加上他們身上那股渾然天成的氣度,絕對不是普通人。

    「以前怎麼沒有見過,你們說說,這兩人到底是什麼來頭?」

    「很難說,圖靈大會上,什麼人都有,不過這女的,倒是長得有點意思,真叫人心動。」

    「心動你最好是找准了目標,也不看看她身邊是什麼人!」

    「看著身份應該絕非一般人,也不知道身上有多少銀子,要是回去的時候,也順手可以撈一筆!」

    很多人已經開始零零散散的將注意力放在了凌若夕和雲井辰的身上,雖然聲音不是很大,但是凌若夕卻能一一聽到。

    一雙眼睛清澈明亮,卻是並不在意他們說的什麼,她已經太多次讓人矚目了,雖然最近一段時日隱沒在皇宮並未出現在世人眼裡,但是她已經將很多東西看的淡然了。

    一隻手扶在肚子上,只要腹中孩兒安好,一切都好商量。

    這些人的威脅,她還不放在眼裡。

    較之凌若兮的淡定漠然,雲井辰的心裡則有點不舒坦,這可是他的女人,怎麼能在這裡讓這些三教九流的人議論呢,真是不要命了。

    要不是此行有要事在身,他早就命令東方朔安排人暗中將這些出言不遜的傢伙給解決了。

    「魔王可有蹤跡?」和東方朔同行向三層的房間走去,雲井辰悄聲問道。

    嘎吱嘎吱的樓梯,將很多人嘈雜的聲音遮蓋住,東方朔淡淡的搖了頭搖頭。

    「據說他最近一直在尋找黑龍的晶核,至於做什麼就不得而知了,此次圖靈大會,黑龍是最搶手的,所以,我覺得他一定會來這裡!」

    東方家族的勢力遍布天下,但是仙藥谷的魔王行蹤實在是詭異,幾乎沒有辦法找到蹤跡。所以,能找到這樣的訊息,不然,一般人恐怕根本就沒有辦法找到絲毫。

    「這位姑娘倒是長得貌美如花,本公子最是憐香惜玉,在這荒原之上,能看到這樣一朵嬌艷欲滴的花朵,真是讓人賞心悅目!來來,陪本公子喝上兩杯!」

    在人聲嘈雜的樓下酒場中,忽然出現這樣一個聲音,此人聲音紈絝萬分,又帶著幾分顯擺的意思,說話間蘊藏了不少玄力在裡面,所以聲音穿透力格外的強,整個常上的人聲都被他給蓋過了。

    聽到這話,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得順著他的目光將視線集中到一個身著緋色長裙的妙齡女子身上。

    「放肆,無恥登徒子,竟然敢對我家小姐無理!」緋色長裙的女子尚未說話,她身邊的小丫頭卻是已經不幹了,手中長劍一橫,擋在小姐面前脆生生的說道。

    「月兒,不得無禮!」緋色長裙的女子伸手輕輕一擋,說話間聲音像是清泉滴在翠玉之上,清脆好聽,靈眸微轉,卻已是顧盼生輝,整個場子,幾乎因為她的出現而鮮活起來。

    「果然是人間極品,怪不得軒轅公子會不顧禮儀衝撞,饒是有點愛美之心的人,哪一個能夠不動心」。

    「只是這女子以前並未曾見過,也不知道是什麼來路,軒轅公子這樣無禮,不知道會不會被抱負呢!呵呵——」

    「這你就不知道了,軒轅公子可是被寧國第二世家的嫡傳子弟,身份不低,功力自然也是不弱的,想想看這世上有幾個能與軒轅世家相提並論的,你多慮了,多慮了!」

    周圍人議論紛紛,一邊喝著閑酒,一邊看著軒轅華宇下一步的動作。

    「小姑娘不懂事,本公子並不在意,只是想請姑娘共飲一杯,以化解這漫長等待中的寂寞,看姑娘也不是那麼不解風情的人,可否賞臉?」

    軒轅華宇看上去已經是在挑釁了,俊朗的臉上帶著邪肆的笑,一雙眼睛瞬也不瞬的盯著面前的緋衣女子。

    「靈兒能得到公子的邀約,自是非常榮幸的,只是靈兒有事在身,不能陪公子共飲,如有機會,靈兒定當攜好酒,倒是還請公子賞臉!」

    女子聲音靈透,話說的更是天衣無縫,讓人找不到一點的錯處,這個時候要是軒轅華宇再多加糾纏,就是不懂事了。

    江湖上這樣的事情多得是,風流貴公子調戲良家少女,很正常,換做是平時,凌若夕定然不會多看一眼。

    只是,今天的這個人,是軒轅華宇,軒轅勇的長子。

    她就不得不多看兩眼了,這個人,看上去比軒轅勇要多一些書卷氣,雖然紈絝,但是眼神里卻並未流露出猥瑣神情。

    「沒想到軒轅世家竟然這麼有心,大老遠的跑到這裡來參加圖靈大會,當真是聞所未聞」。

    東方朔看著下面的軒轅華宇,淡淡說道。

    「不怕有野心,就怕有壞心,軒轅世家最近一直很低調,以軒轅勇的本性,不可能不趁機做點什麼的,大家還是小心為妙」。凌若夕淡淡的掃一眼下面的軒轅華宇,並無心再看。

    吃藥的時間差不多該到了,要是再晚一點,怕是毒性又要發作了,為了不讓自己和腹中的孩子受罪,凌若夕果斷選擇離開。

    東方朔低頭應是,卻暗中示意藏在暗中的隱衛隊這位軒轅公子多加照料。

    軒轅華宇看到這位叫做靈兒的美麗女子說的這般合情合理,卻是依舊沒有放過,「靈兒姑娘果然人如其名,靈透的讓人魂不守舍,本公子今日興緻好,靈兒姑娘不妨先來喝上兩杯再走!」

    說著,玄力運作,將手邊的一大碗酒橫著跑出去,直直的向叫做靈兒的女子衝過去,靈兒伸手一揮,藍階的玄力好不保留的釋放出來,那碗酒,不偏不倚,就飛向了正在上樓梯的凌若兮。

    雲井辰隔空一揮,將那酒碗穩穩的抓在手裡,一雙眸子,冰冷的幾乎將整個空間凍結。

    「閣下好功夫,真是讓本公子我佩服啊!」軒轅華宇起身,裝模作樣的朝雲井辰拜了拜。

    「叫你佩服的事情還很多!」雲井辰說話一點都不留餘地,管他是讚美還是什麼,只要是對凌雲夕有危害的人,他不能善待。

    說話間,手指一用力,手裡的酒碗瞬間變成碎末,他手輕輕一揮,將碎末輕飄飄的揚在空中。

    「天哪,這內力可不一般,至少是紫階巔峰!」

    「是啊是啊,剛來的時候就覺得他們和一般人不一樣,但是沒想到這麼厲害!」

    東方朔聽到周邊人的議論,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這才哪到哪呀,他們的尊主可不是這點雕蟲小技就能夠打發的了的。

    「話說,前面的美人兒,本公子說話你難道沒有聽見么,怎麼對本公子視而不見的,要是早看見了你,這叫什麼靈兒的,在我眼裡就如泥土一般,更加不會因她而差點誤傷了你,美人,你很榮幸成了本公子下一個要邀約的人!」

    軒轅華宇簡直沒有將雲井辰的話和周邊人的討放在心上,他的眼睛在看到凌若兮的那一瞬間,幾乎是放著亮光的。

    凌若夕淡淡的掃他一眼,懶得說話,「我們走!」

    雲井辰也知道凌若夕這個此刻倒是用藥的時間,所以並不打算多留,轉身摟著凌若夕上了樓。

    「真是遺憾呢,本公子好像是晚了一步呢!」

    這麼說著,他竟然將剛才站在自己身邊的靈兒忘了的一般,自顧自得坐下來開始暢飲。

    「真是不要臉,沒禮貌,沒見過這樣輕浮的人!」靈兒身邊的月兒有點生氣了,什麼嗎,看見別人就講自家小姐給拋到腦後了,真是讓人不爽。

    「月兒,我們走!」靈兒畢竟還很年輕,她的美麗是多少人稱頌的,沒想到今天忽然間被人給比了下去,而且現在多少人正在那裡看著自己如何收場呢。

    可是面前的這位軒轅公子,竟然像是沒事人的一樣,在那裡自顧自得喝起酒來,感覺整個酒場上,只有自己被萬眾矚目了的一般。

    「我們走!」看到軒轅華宇聽到月兒的話以後依舊沒有任何反應,長孫靈兒心情很不爽的甩一下衣袖,轉身離開酒場。

    都怪那個女人,一出場就奪走了自己的光芒,她是長孫世家的寶貝,是江南的第一美女,怎麼能這樣被人輕易打敗!



    上一頁 ←    → 下一頁

    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
    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超神建模師逆天武神武神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