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16章 簡單的線索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16章 簡單的線索字體大小: A+
     

    小一翻遍了所有的藥理書,包括之前幾乎已經被封存了的書籍,能找到的都找到了,太醫院的所有關於毒品方面的書籍也都被他給搬到自己的小屋裡來了,三天三夜他幾乎是不眠不休,搜集任何相關的資料,不斷的整理新的信息。

    雲無憂也是幫了不少忙,小小的人兒幾乎是埋在樹書堆里,按照自己之前學習到的只是,很是用心的搜集這。

    凌若夕這兩天時好時壞的,不斷的昏迷、蘇醒,偶爾也會堅持練功,希望能夠通過提升玄力來衝破體內的毒素,雖然不可能清楚,但是希望能夠維持下去,不讓它這麼快的將自己給摧垮,但是畢竟是一個懷了孕的人,所以極是辛苦,每每練功完成之後,臉色蒼白如紙,豆大的汗滴都讓雲井辰心疼萬分。

    「東方家族的勢力已經開始到處搜尋了,仙藥谷的魔王失蹤多年,聽說最近有在南方現身,我已經派人去查了,南方與苗疆蠱毒既有淵源,說不定到時候能找到一些線索」。

    雲井辰親自將小一熬好的保胎固源的葯端著,用勺子一勺一勺的餵給凌若夕吃。

    凌若夕張開蒼白的唇角,極是虛弱,剛剛用玄力清血脈,想要盡量通過汗液的方式讓不斷從體內洶湧出來的毒素消退一點,但是因為毒氣極強,幾乎是自己與自己打鬥了異常,如今的她,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似的。

    她喝了兩口葯,嘴角一咧,不由得苦笑道,「我從來不知道,我竟然也會有如此弱的一天,這感覺真是糟糕透了!」

    她手掌緊緊的握成拳頭,她終於開始明白,她已經不是那個無堅不摧的自己了,原來她也是可以被打垮的,可以被摧毀的。

    這種感覺真是讓人不爽,很不爽,不管是錢是還是今生,她都不斷的要求自己變強,但是沒有想到,最後竟然被這樣一個詛咒死死地困住。在強大的人,也有剋星,這句話,果然沒有說錯。

    雲井辰什麼話都沒有說,拿過錦帕將她的嘴角輕輕擦拭乾凈,他懂她,自然知道她絕大多數的痛苦不是源於身體,而是源於她倔強的自尊已經對自己如此脆弱的事實的不滿和失落。

    他不說話,只是用自己所有的言語和行動去表達,他要讓她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可以在她脆弱的時候撐起一片天來的,就像是以前,她四處尋找藥房給他療傷,讓華髮變回黑色,讓他受傷的心再次得到肯定,所以,他也可以這樣。

    這才是真正的愛情,互相扶持這,互相支持者,在人生漫長的道路上尋找著心靈的切合點,而不是一味的讓其中的一方付出。他感受到她的愛,所以,在她最需要的時候,他要無時無刻的守在她的身邊,照顧啊,讓她放寬心,好好的療傷,養胎。

    時間在這樣的搜尋和努力中慢慢的流逝,眼見著凌雲兮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雲井辰整個人幾乎發瘋,催促著東方朔,讓他加快速度。

    小一和雲無憂也是拼了全力的在努力著。作為一國之帝,凌小白動用了所有能夠動用的力量,不僅僅是在南詔,甚至北寧等地,他也遍布力量,希望能夠儘快找到相關的信息。

    東方家族的用來傳送信息的白鴿飛來的時候,雲井辰正在親自篩選朝貢的藥材,他要親自選擇最好的藥材給凌若夕服用。

    接下鴿子腿上的白紙,雲井辰面色凝重,「蜀地最近有仙藥谷魔王的行蹤,只是很快無從追尋,旭得知二十三日靈山有圖靈會,屆時會有奇珍異獸現身,珍貴藥材問世,魔王近日蹤跡表明,皆有可能前去圖靈大會!」

    雲井辰看到這消息之後,連日來一直緊抿的唇角總算是放鬆了一點。

    「爹爹,爹爹——」雲無憂手裡拿著一個紙包,小短腿瘋狂的向這邊跑過來。

    雲井辰心情不錯,看到女兒在陽光下傳真粉色的褂子這樣飛奔過來,只覺得眼前的這風景實在是太美妙了,連日來的擔憂和絕望,忽然間就這樣散開了。

    「怎麼了?」蹲下身子,擦一下孩子臉上的汗,這幾天小傢伙也是沒有好好休息,小小的臉龐上都是疲倦,可是這個時候的她,竟然是滿臉的神光煥發,定是有好事發生。

    雲無憂一臉得意的看著雲井辰,「爹爹,我和小一終於找到能夠暫時壓制住娘親體內毒素的配方了!」

    雲無憂的眼睛閃亮亮的,一眨一眨的看上去就像是天上的星星,雲井辰這一刻更覺得自己的女兒是上天賜予他的禮物,伸手抱起她來,狠狠地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無憂真棒,我們快去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娘親好不好?」

    說著,已經邁開長腿,炫紫色衣袍,讓他整個人看上去神清氣朗,俊朗無比的臉上,更是多了許多神采,陽光灑在身後,頓時院子里多了許多生氣,這幾天來的陰霾完全一掃而光。

    雲井辰將剛才的好消息告訴凌雲夕的時候,她正在搜集一本一小不知道從哪個地方搜羅出來的古舊的書籍,最近在玄力的調節和藥物的控制下,她的身體稍微好一點了,但是還是比不上之前,整個人看上去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憔悴的。

    聽了這話以後,她臉上泛著開心的笑,「皇天不負有心人,謝謝你們!」

    她極少這樣謝別人,但是看到不管是自己的女兒,還是丈夫,從小到大,這個後宮里,幾乎沒有一個人是閑著的,還有那些看不見的東方家族的人,還有凌小白派出去的暗衛,一個個的,都是在為了她努力,心裡何嘗不是充滿了感激。

    「只要娘親能快快好起來,讓無憂做什麼都可以!」小小的孩子,奶聲奶氣的,說出來的話確實很窩心。

    「小妮子,哪學的這麼油嘴滑舌的,這調調可不是咱們家能出來的!」凌若夕伸手掐一下雲無憂胖乎乎的臉頰,看上去有點嚴肅的說道。

    雲無憂立刻傻眼了,剛才看到娘親那麼溫柔的笑,還是謝謝什麼的之類的,她信以為真當時娘親忽然間改變了,走柔情路線了呢,沒想到現在,嗚嗚嗚嗚,她的臉頰,好疼啊。

    「娘親,你就不能溫柔點么,都是兩個,不對現在是三個孩子的娘親了,還身上有毒,怎麼就不知道愛惜自己愛惜別人呢,雲無憂以後要長成南詔第一美人的,你這樣掐我,要是臉長歪了怎麼辦!」

    雲無憂很委屈的控訴著,表示這樣的娘親真的很暴力啊很暴力,為什麼她就不能溫柔點呢。

    「還南詔第一美人呢,雲無憂,你敢不敢有出息一點,長成天下第一美人,怎麼就這麼沒有追求,區區一個南詔第一美人能對得起我十月懷胎生下你么?」

    凌若夕其實洶洶的教育著孩子,不能讓孩子這麼小就將目標設這麼第,她可是有抱負的人,可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打小就這麼消極。

    雲井辰在一邊看的幾乎笑背過氣去,他表示今天真的是好事連連,一來是凌若兮的身體稍微好點了,二來是,解她身上的毒,總算是找到了一點線索,雖然只是尋到了仙藥谷魔王的蹤跡,但是這也算是一大突破了,總算是讓這幾天內所有的沉悶稍微消散一點。

    「爹爹,你的老婆這麼欺負你上輩子的情人,難道你就不管管么?!」雲無憂表示很憤怒的看著在一邊看好戲的雲井辰,這夫妻兩人聯合起來欺負她一個弱女子是不是?

    「這本尊可管不了,本尊只管江湖上的事情,這種小事情,那裡能讓本尊開口,再說了,凌若夕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尊可是惹不起的!」

    雲井辰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道德的,很是淡定的說著。

    雲無憂怒了,她生氣了,真的生氣了,而且後果還會很嚴重的哦。

    雙手攥成小拳頭,她氣鼓鼓的瞪著眼睛,看著面前這兩個笑的前仰後合的夫妻,真是氣的不知道該作何反應了。

    「娘親,今日怎麼樣?感覺還好么?」凌小白忙完前朝的事情,就立刻趕了過來,只是遠遠就聽見屋子裡歡樂地笑聲,因為焦急而匆匆趕來的腳步,緩緩放輕了。

    看來今日是有好事情發生了。

    「凌小白,你看看你的爹爹娘親,他們合起伙來欺負我,你管不管?!」雲無憂眼前一亮,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立刻上前拉著凌小白的衣襟,求救似的讓他給自己說話。

    「他們欺負自己的女兒很正常,你就寬容大度一點,讓他們欺負欺負又能怎麼樣?」凌小白敲一下雲無憂的額頭,甚至都不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就如是說道。畢竟,這幾日難得看見娘親面上有任何笑容,如今,說什麼都好。

    雲無憂瞬間覺得自己的世界變成灰色的了,她好像是被所有人都欺負了是不是?命運怎麼這麼不公平。

    「都是壞人,不就是因為你們比我大么,我很快就會長大的,我要長大到超過你們任何一個人,到時候,別怪我手下不留情,我一定一個個的欺負回來!」

    氣勢洶洶的像只受了傷的小獸,她站在三個人中間,環視左右說道。

    結果,此話一出。所有的人包括剛邁進門檻進來送葯的小一,全部都笑了。

    歡樂地笑聲,穿過整個長廊,在宮廷後院蕩漾開來,讓整個皇宮的陽光都似乎變得明媚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貴族紋章武林紀元
    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極品美女愛上我神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