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14章 前冤血嘗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14章 前冤血嘗字體大小: A+
     

    凌雲夕在床榻病卧了三天以後,整個人的精神神稍微恢復了一些,而小一幾乎每天都在研究她體內究竟是產生了什麼東西,以至於讓腹內的胎兒極度活躍,因此也加重了凌雲夕孕期的反應。

    「小一,我這身體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最近也在看藥理方面的書籍,據我了解,這情形似是從未出現過的,不過是懷個孕,也不至於如此死去活來的,再說,我也不是第一次生子,何止痛苦於此?」

    凌若夕撫摸著越來越大的肚子,極是奇怪,她身體向來很好,不至於懷個孕就這樣嬌氣的沒有辦法承受。

    小一將熬好的葯粥放在凌若夕面前,一臉難色,竟然無從回答凌若夕的問話,

    「是我無能,沒有辦法立刻找到答案,請夫人責罰!」小一很少這樣謙卑,但是說實話,這一刻他真心覺得自己實在是太無能了,竟然這麼長時間了都沒有找到凌若夕生病的原因,雖然一直覺得好像是中毒了,但是原因以及到底中得什麼毒,都無從知曉。

    小一在心裡輕輕嘆一口氣,從未如此無力過。

    凌若夕洒脫一笑,「這算什麼,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那能事事都如得了我們的願」,凌若夕拿過葯粥,用勺子攪動著緩緩說道,自從有了他們的第三個孩子以後,她整個人開始變得更加豁達起來,越來越有做母親的樣子了。

    「夫人,小少爺和小姐回來了!」下人衝進來,帶著興奮的焦慮說道。

    「回來就回來,用得著這麼激動的么,他們不是說一兩個月以後才會回來的,怎麼這麼早就來了,定是花光了銀子吧。」

    凌若夕淡然的喝一口粥,並不很當一回事。

    小一和下人嘴角抽搐,剛剛還覺得凌若夕的身上閃現著母性的光輝呢,真是錯覺錯覺,心裡就知道錢,自己的一雙兒女回來了,都那麼長時間么有見面了,她竟然還是這般模樣,也太淡然了些吧。

    下人看到凌若夕這樣的反應,都不知道該怎麼把雲無憂昏迷不醒的消息告訴他。

    正在整理思緒間,凌小白已經抱著雲無憂進來了。

    「娘親,爹爹,我們回來了!」凌小白一路上已經用玄力將雲無憂的體內攢動的真氣控制住,此刻已經不似剛開始看到雲無憂暈過去的時候驚慌了,所以說這話時語調平常。

    凌若夕抬起眼皮看了一眼,依舊悠閑的喝著粥,這熊孩子,又在鬧哪一出,竟然還抱著妹妹回來了。

    心裡頓時覺得有點不對勁,起身向凌小白緩緩走過去。一雙眼睛帶著責怪,「既然帶著她出去了,怎麼沒有守護好她!」

    「娘親——」凌小白知是自己的疏忽才讓雲無憂忽然間遭遇那樣的事情,因此也並未爭辯,只是憂傷的低下了頭。

    凌若夕說話間已經伸手搭在雲無憂的手腕上,見脈搏平息,並未又中毒或者受傷的跡象。

    「都鬧什麼了?」凌若夕示意凌小白將小傢伙放在床上休息。

    凌小白以最快的速度將今天的奇遇說了一遍。

    凌若夕已經看見雲無憂的手裡緊緊的握著一塊靈石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看見著靈石,總覺得心裡一陣沉沉的壓抑。

    小一已經給雲無憂進行了症斷,「並沒有什麼大礙,只是氣急攻心,小孩子血氣供血不足引起的昏迷,稍加休息就會好的。」

    小一說這話的時候其實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凌若夕的事情還沒有搞定,這個時候要是雲無憂再出現什麼狀況,他估計自己會立刻撞牆。

    凌若夕淡淡的點點頭,「我的女兒不會那麼容易被打到,這妮子一定是又淘氣了吧?見財忘命的傢伙,比凌小白還貪財。」

    凌小白聽了這話,只覺得額頭像是被什麼重重的敲打了一番似的,眼冒金星,娘親,什麼比我還貪財,我們三個人中間,明明最貪財的人是你好不好。

    翻翻白眼,凌小白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幸好雲無憂沒事,不然當女兒是心頭肉的爹爹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這是什麼?」凌若夕看見雲無憂手裡一直捏著的靈石,詫異地上前,伸手就要去碰觸。

    「娘親不要……」凌小白猛然間回神,大喊一聲道。

    然而凌若夕已經將石頭捏在了手裡,面色緩和,並沒有雲無憂拿到靈石時那奇怪的反應。

    「這石頭似乎具有靈氣——」凌若夕開口說著,只覺得自己心裡一直煩悶的那股奇異的氣息,竟然在手觸碰到這靈石的時候悄然間沉了下去,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舒服。

    「為何娘親能夠將此石捏在手裡?」凌小白納悶了。

    「此石成為通靈石,是上古神器中的一種,已經失蹤多年,為何會忽然現世?凌小白,你和雲無憂究竟去了什麼地方?」

    說著話,雲井辰已經邁進了進來,已經是兩個孩子父親的人,卻依舊看上去丰神俊朗,一身紅衣飄然。

    凌小白瞪大了眼睛,雲無憂這是走的什麼狗屎運,竟然摔一跤就能找到通靈石,那可是上古神器中多少人夢寐以求的東西。

    「重點似乎不是它是不是通靈石,重點是,它似乎跟我最近身體反常有關。」凌若夕拿著靈石緩緩坐下,看了一眼靈石,又看了一眼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雲無憂。

    「對,雲無憂昏迷的時候了一句,娘親有危險,娘親,你怎麼了?」凌小白上前,拉著凌若兮的手,可憐兮兮的看著她。雖然已經長大了,但是他在娘親面前偶爾還是會流露出小孩子的模樣。

    「你娘親這麼強大,能有什麼事」,雖然疑惑,凌若夕還是沒有深究,繼續轉眸盯著手裡的通靈石,不知為何,看著這石頭,她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起五年前的那場大戰,那一次,自己被困血球之中,差點窒息而死,若不是雲無憂這小傢伙,她必定已不在這世上。

    「通靈石現身,必有異樣。若夕,你的身體,或者要從這裡找到出口」。雲井辰淡淡開口道。

    「小一,還沒有查出我身體異常的具體原因么?」凌若夕將通靈石放在一邊,看著小一緩緩問道。

    小一覺得自己都要慚愧死了,竟然連這點事情都沒有辦法弄清楚。沒有辦法回答凌若兮的話,他只能慚愧的低下了頭。

    「號稱天下第一神醫的小一都沒有辦法找到答案,看來這次本姑娘真是遇上麻煩了,真不知道解決這破事情又得花費本姑娘多少銀子」。

    凌若夕優雅端莊的坐在太師椅上,一手撫摸著自己的隆起的肚子,一邊優雅如是的說道。

    在場所有人,除了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雲無憂,只覺得有一群烏鴉哇哇哇的從自己的頭頂飛過。

    凌小白心想,娘親,你已經不是姑娘了好吧。

    雲井辰心裡哐啷一聲,孩子他娘,錢現在不是最重要的好不好,難道你老公看上去很缺錢的樣子嗎?

    小一則是眼觀鼻鼻觀心,心想,我的夫人,現在最重要的是人身安全而不是銀子好不好?身命安全啊,你現在都已經這樣了,第一個想的竟然還是錢,錢錢……

    凌若夕果斷無視在場所有人的異常,繼續把玩手裡的通靈石。

    「娘親——」雲無憂緩緩轉醒,還未睜開眼睛,嘴裡就咕囔著凌若夕。

    「小妮子,別睡了,快醒醒,你娘我受了多少累還在這兒守著呢,你倒是睡的香」。聽到雲無憂出聲,凌若夕上前輕輕的敲敲她粉嘟嘟的臉頰,聲音並不很輕柔的說。

    娘親,我雖然已經很冷酷無情的了,沒想到你比我還冷酷無情,那小傢伙可是剛剛經歷了生死瞬間啊,你難道不懂得憐香惜玉的么?

    翻翻白眼,凌小白覺得自己實在是沒有辦法將娘親的思想融入到自己的思想裡面。很無奈的和自己的父親大人對視一眼,兩個人的表情如出一轍。

    「娘親,你沒事?」雲無憂睜開眼睛,看到凌若夕一臉正義凌然的蹂躪著自己的嬌顏,很是奇怪的問道。

    「沒事,你娘親這麼強大的女人能有多大點事,倒是你,怎麼出去一回反而更加弱了,竟然被個小石頭給弄暈過去,以後出去別說你是我的女兒,丟死人了」。

    凌若夕絲毫不給面子的給雲無憂以強烈的打擊,玉不琢不成器,這孩子必須狠狠地敲打。

    雲無憂嘴角一撇,你到底是不是我的親娘啊,人家還是不是因為緊張你才變成這個樣子的啊啊啊。你不能這樣對我啊對我。

    淡淡的憂傷過後,雲無憂恢復正色,「娘親,我看見你被血球包圍,然後有毒氣深入你的體內,娘親,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難道又和別人打鬥了?」

    雲無憂極是疑惑的問道,不過隨後又看了看雲無憂的肚子,納悶的說道,「不對啊,那個時候你的肚子要比現在大——」

    小傢伙腦袋圓圓的,伸手摸摸凌若兮的肚子,恍然間眼前一亮,「難道,我能預測未來。」

    凌若心聽了雲無憂的話,哭笑不得,預測個你的頭,那個時候我肚子里的人是你好不好,看來這通靈石果然通靈,只是不知道,在這個時候找到它,到底是福還是禍。

    不過,現在有件事情是中了自己的猜測了。

    她,果然是中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道無雙文壇大神是只喵神?億萬婚寵:老婆,你好甜北宋小廚師
    貴族紋章武林紀元數風流人物美漫生存指南全能運動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