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04章 喜訊與手術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04章 喜訊與手術字體大小: A+
     

    她的話就如同拋入平靜湖面的一顆巨石,震得小一和雲井辰兩人頭暈目眩。

    拂袖起身,雲井辰驚疑不定的凝視著她:「若夕,你別胡說。」

    她的話哪怕只是一時的衝動,也足以讓他的心神被震碎。

    「既然催生對寶寶有危險,強行剖腹,不就可以了嗎?」凌若夕直接無視掉他暗藏怒火的視線,雙眼直直盯著小一,彷彿要他給出一個肯定的答覆。

    小一撓撓頭,「師姐,我知道你現在很著急,可是,也不能說這種話啊。」

    剖腹!這片大陸上從未有過此等先例,更何況,能不能成功,會不會有危險誰也不知道。

    小一隻以為凌若夕是承受不了寶寶無法平安出生的打擊,才會一時想差了,只要冷靜下來,她就會打消這個念頭,他哪裡知道,對於凌若夕而言,剖腹早產,在現代已經發生過太多次,她不認為這件事有什麼風險,哪怕有,那些完全可以忽略不計的風險,和她的親生骨肉相比,也顯得微不足道。

    雲井辰冷冷的盯著她,他看得出,她是認真的,而且,她還打算就這麼實施,心頭的憤怒如同火山,正在蠢蠢欲動,等待爆發。

    「若夕,你回去歇息,這件事為夫會和小一商量。」他想要先安撫凌若夕的情緒,免得她再胡思亂想。

    「你知道的,我不會拿這種事來說笑。」凌若夕轉移了目光,深深看著他:「小一剛才也說了,寶寶還有一線生機。」

    「所以你就拿自己的命來做賭注嗎?」剖腹生產,光是聽到這四個字,雲井辰就毛骨悚然,「你有沒有想過,若你有事,本尊會如何?」

    「我不會放棄孩子。」凌若夕躲閃開他太過逼人的目光,咬牙說道。

    「所以,你寧肯讓本尊傷心難過么?」雲井辰自嘲的勾起嘴角,眼眸中浮現了一絲失望,「凌若夕,你明知,比起孩子,本尊更在乎你,你這是在用刀子割本尊的心。」

    他的話很輕,可落入凌若夕的耳朵里,卻太過沉重。

    嘴唇輕輕動了動,她想要解釋,可心底那抹執念,又讓她不願放棄,最終,她苦澀的垂下腦袋,幽幽吐出一句:「抱歉。」

    「其實……」小一原本想說些話來緩和氣氛,可話還沒說完,雲井辰就從他的身旁走過,完全無視了他,背影落寞且凄涼。

    這個男人如果不是被傷到極致,他怎會拋下她?

    雲井辰自問,他可以為她做任何事,可他唯獨不能做的,就是眼睜睜看著她涉險!

    凌若夕強忍著心頭的疼痛,努力忽略掉他離開時,臉上的失望,她沒有錯!為了孩子,她沒有錯!

    「小一,儘快安排,寶寶耽誤不起。」她咬著牙,目光堅定到讓小一沒辦法說出任何反駁的話語。

    「師姐,你真的要這麼做嗎?天底下從沒有這樣的先例,萬一……」他欲言又止。

    「沒有萬一,沒有可是,沒有先例,我就來做這第一個!小一,幫我。」這是她生平頭一次在小一的面前露出懇求的目光,這個冷漠到從不曾彎下過背脊的女人,此刻卻只是一個普通的,想要留下寶寶性命的平凡母親。

    小一掙扎了許久,最後終是敗給了她的執意,「師姐,我會傾盡一切的。」

    他會用他平生所學的一切,保她平安。

    他的回答,讓凌若夕暗暗鬆了口氣,「謝謝。」

    或許是解決了心頭的一大難題,凌若夕離開時,臉色略帶幾分輕鬆,她剛準備回房,就看見後院的院子里,孤身靠在一株梨花樹上的紅色人影,片片白色的花瓣從枝椏上垂落下來,他隨意的坐在樹榦上,明媚的陽光,穿過茂盛的枝椏,斑駁的灑落在他的身上。

    畫面美好得像是一幅靜止的畫卷。

    凌若夕停下了步伐,靜靜站在不遠處,望著他,沒有任何動作。

    她想,她的任性,她的固執,或許已經讓他無法再接受,可是,明知道他會難過,明知道他會傷心,她也無法停止腦海中的念頭,只有這個孩子,不論如何她也不能失去。

    「女人,你的心是鐵做的嗎?」耳畔,忽然傳來了他咬牙切齒的聲音,清淡的香氣,從旁邊傳來,凌若夕斂去眸中的思緒,微微側目,就看見他陰沉著一張臉,狠狠的瞪著自己。

    「不是。」她回答著。

    「呵,本尊怎麼會偏偏愛上你!」看,世間有比她更溫柔,更漂亮的女人,可他卻偏偏看上她,這個傷他的心,將他的感受置之不理的混蛋傢伙!

    越想,雲井辰心裡越氣,他猛地俯下身,一口咬住她纖細的脖頸,利齒與肌膚摩擦著,刺破了她的皮肉,血腥味在他的口腔里蔓延。

    凌若夕沒有掙扎,她知道,他是在用這樣的方式發泄。

    「抱歉,可只有這件事,我不能答應你,這個寶寶,我一定要讓它平安出世,你不知道,是她救了我,當時,如果不是它釋放出平時吸收的玄力,我根本不可能從那個鬼地方逃出來,更不可能平安的站在你的面前。」她昨天想了很多,在被困在血球中時,她的丹田早就沒有了任何的力量,是這個孩子,將吸收的玄力一次性釋放,促使她打破血球,逃出生天。

    這份恩情,足夠她用命去還!

    雲井辰靜止的睫毛輕輕顫了顫,他送開口,隨手拂去嘴角的血漬,「女人,這是本尊最後一次縱容你的任性。」

    他還是妥協了,不然,他能怎麼辦呢?

    「若你膽敢出現任何意外,碧落黃泉,本尊也絕對會一路追著你,纏死你。」他惡聲惡氣的說著,可那雙眼裡閃爍的,卻是足以膩死人的溫柔目光。

    凌若夕噗哧一聲笑開了,「好啊,到時候,我不喝孟婆湯,在奈何橋前,等你來找我。」

    「哼。」雲井辰看著她這副笑眯眯的樣子就滿肚子火,偏偏又沒辦法沖她發泄出來,只能憋屈的憋在心裡。

    一場風暴,以他的退步結束,晚膳時分,凌小白詭異的發現,他們倆好像又恢復到了以前在本家的相處模式,男人沖著女人大獻殷勤,還時不時趁機這摸一把,那兒摸一下。

    他揉了一把自己的小臉,努力扯開一抹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是,他不能再讓娘親傷心!必須要表現得開心才行。

    用過晚膳,鳳奕郯原本打算見一見凌若夕,自從她蘇醒后,到現在他還未見過她一面,只可惜,被雲井辰制止。

    「她最近不見客。」他的理由理直氣壯到讓鳳奕郯各種無語。

    這裡是他的王府,是他的府宅,他才是主人,好么?

    奈何,不論是雲井辰還是凌若夕,他都不能得罪,於是乎,只能抱著滿心的失望,落寞離去。

    為了手術能夠不出現任何的意外,小一每天都會親手熬護住心脈,固本培元的葯湯給凌若夕喝,替她把脈,然後,用懷有身孕的小動物做實驗,確保萬無一失。

    「師姐的身體復原得差不多了,只是損耗太大,所以一時半會兒不能恢復實力。」收回放在她脈搏上的手,小一含笑說道,「另外,還有一個好消息。」

    「什麼?」雲井辰和凌若夕異口同聲的問道。

    這些天,他們一直在承受著噩耗的打擊,突然間有好消息,自然讓他們很是驚訝。

    「剛才我替師姐診脈的時候,若有若無的發現了寶寶的胎動。」

    他的話,無疑讓他們兩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悅,原本以為,這會是一次孤注一擲的拼搏,沒想到,孩子真的還活著!

    凌若夕激動的握緊了拳頭,才避免失態的情況出現。

    雲井辰滿臉喜色,嘴角幾乎快要咧到耳朵後邊去了。

    「不過,也僅僅是感到一絲生命體征,我會儘快做好一切的準備工作,讓寶寶和師姐母子平安。」小一鄭重其事的許下承諾。

    「本尊信你。」雲井辰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是男人的信任與託付。

    有了這件事作為鼓舞,小一愈發開始專研起手術的事來,他日以繼夜的為小動物們做著實驗,一次次失敗,一次次重頭再來,時間過得很快,五天後,小一頂著兩個大大的黑眼圈,興奮的走出房門,他找到了正在悠閑散步的凌若夕,告訴她:「師姐,實驗成功了,我隨時可以替你做手術。」

    雲井辰很快得到消息,他仔細的詢問過手術的過程,小一也沒有隱瞞,一五一十的替他做解釋。

    「所以你的意思是,不能給她用迷.葯,要硬生生剖開她的肚子?」雲井辰一聽,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不行!」

    被人開膛破肚,那種滋味,有多可怕想也知道,他怎麼可能允許自己的女人去承受這樣的痛苦折磨?

    「可如果用了迷.葯,會對孩子造成影響的。」小一也很為難,但這是唯一的辦法。

    「無妨,」凌若夕插了一句話進來,她無所畏懼的坐在椅子上,「一切以寶寶的安危為主。」

    「可……」雲井辰依舊有些不太情願。

    「真的沒事,相信我。」凌若夕略含祈求的目光,讓雲井辰徹底無奈,除了答應,他還有別的選擇嗎?

    出門后,他一把將小一拽到牆角,冷聲問道:「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她的身體可以支撐到最後嗎?」

    他不希望看到任何的意外發生。

    「危險會有,」小一也不敢滿他,「可是,我相信師姐一定能挺過來,那麼多的難關,那麼多的坎坷,她都走過來了,不會在這個時候倒下!」

    他對凌若夕有這樣的信心,他的師姐可以製造出無數的奇迹,他應該也必須相信她。

    「好,希望一切如你所說,否則……」剩下的話雲井辰沒說,可小一了解他的個性,一旦發生任何的意外,這個男人,勢必會崩潰,到那時,誰也無法再阻止他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聊天群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通天武尊快穿:男主寵寵寵穿越者縱橫動漫世界瓜田李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