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00章 安然存活的同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600章 安然存活的同伴字體大小: A+
     

    雲井辰臉色驟然大變,抿緊的唇瓣,弧線略顯涼薄,「她去辦什麼事?」

    這種不詳的感覺,是什麼?

    心噗通噗通跳得飛快,好像有什麼在他掌控範圍內的事情已經發生,而他卻毫不知情!寬袖下,雙手黯然握緊,手背上一條條駭然的青筋,早已暴起。

    凌小白被他的樣子嚇壞了,小臉也不禁變得慘白:「小爺……小爺沒聽娘親說起啊……」

    「她什麼時候走的?」雲井辰逼問道,無意識散發出的強悍威壓,讓凌小白有些承受不住,胸口像是堆了一塊大石頭,連呼吸也顯得格外艱難,他大口大口用力吸氣,冷汗一滴滴順著他的面頰滑落下來。

    「吱吱吱!」黑狼趕緊從雲井辰的身上跳下,釋放出神獸的威壓,用來抵擋他太過可怕的氣勢。

    凌小白這才覺得壓力減小,不敢伸手去擦臉上的汗水,他委屈得雙眼發紅,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凌若夕遲遲未歸,再加上雲井辰可怕的表現,都讓他的情緒到了崩潰的邊緣。

    一雙大眼睛水汪汪的,他倔強的咬住唇瓣,不肯讓眼淚流淌下來。

    黑狼的反抗,讓雲井辰失控的情緒勉強恢復了一絲平靜,「抱歉。」

    「你好壞!你就會嚇唬小爺。」凌小白哇的一聲嚎啕大哭,顧不得骯髒的地板,一屁.股坐了下去,眼淚止不住的往外流淌。

    雲井辰用力握緊拳頭,心裡除了焦急,也有絲絲自責,「別哭了!」

    他厲聲的呵斥,讓凌小白的哭聲戛然而止,他茫然的抬起腦袋,傻傻的看著他。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給本尊說清楚。」比起安慰兒子的情緒,他現在更想知道凌若夕是否平安,她又去了什麼地方。

    是!兒子對他很重要,可是,她的存在卻更重!

    若是為了她,傷害到兒子,雲井辰已經無法在乎。

    「你走了以後,娘親就跟著走了,她說讓小爺乖乖留在這兒,等她回來。」凌小白抽泣著,斷斷續續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訴雲井辰。

    他前腳剛走,她後腳就跟著離開?雲井辰眸光忽閃,下一秒,他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化作一道殘影,在雲層下,不見了。

    「誒?」凌小白茫然的望著他遠去的方向,不知道他要去哪兒。

    黑狼焦急的咬著自己的爪子,靠!女魔頭絕對是瞞著少主,跑去藥王谷找人算賬去了!而少主,肯定猜得到她的去處,現在定是追過去救人。

    這叫什麼事?

    黑狼煩躁的抓了抓自己身上的絨毛,它平時是最呵護這些絨毛的,可現在它哪裡還顧得了這麼多?

    凌小白又一次被拋下,孤零零的蜷縮著身體,坐在台階上,他哪裡也不去,就在這兒等娘親回來。

    黑狼不忍的看著他落寞的身影,心頭的憐惜如潮水,翻騰不息,原本想要追上去的想法,頓時煙消雲散,這種時候,女魔頭那邊還是交給少主去處理,它還是乖乖留在這兒陪小少爺吧。

    誰讓他看上去這麼可憐呢?

    雲井辰一路疾行,中途未曾有片刻的逗留,只一天的時間,他就抵達了墨海,體內的玄力所剩無幾,懸空站在海面上方,他俯瞰著那座被血紅之色籠罩的浮島,雋秀的眉毛狠狠的擰成一團。

    這是什麼東西?

    他從沒有見過這樣的龐然大物,從紅光里傳出的,如同惡魔般可怕的氣息,就連他,也覺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強行從丹田裡調出玄力,試圖搜尋凌若夕的氣息,可玄力卻被紅光阻擋在浮島的外圍,根本無法進入。

    海面波濤洶湧,一條條慘死的魚群,浮屍在海面上,空氣里瀰漫著一股惡臭,雲井辰無法從四周探查到任何活物的存在,這裡彷彿是一片四海,海浪滾滾,海風呼嘯。

    他眸光微冷,降低了高度,想要接近浮島。

    他的愛人還在裡面,他必須進去!

    身體在距離浮島半米的位置,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反彈,無法再前進半步。

    雲井辰調動玄力,試圖打破這阻攔自己的紅光,可他的力量剛釋放出來,就像是遭受到了海綿的稀釋,石沉大海。

    「怎麼會這樣?」饒是見多識廣的雲井辰,此刻也感到驚詫,他冷眼注視著眼前將浮島包圍的紅光,仔細的回想著,記憶里,是否有相關的記載和線索。

    但他卻未曾在自己的認知中,搜尋到任何有關的訊息,玄力無法使出,身軀無法進入島上,這樣的局面,讓雲井辰第一次感到無措。

    「可惡!」他咬緊牙關,不死心的繼續往紅光里走,可每一次嘗試,每一次被反彈回來,過程、結果永遠是一模一樣。

    他在浮島外圍做著不懈的努力,而此時,浮島內,冉冉升起的血球,比起昨天的體積還要龐大,幾乎快要撐破浮島外圍的氣泡。

    裡面,凌若夕氣若遊絲的倒在地上,容顏慘白,甚至隱隱透著一種死氣的青紫色,如果不是她胸口若有似無的起伏,她就像是失去生命力的木偶娃娃。

    「我不能死……不能死在這裡……」她嘴裡無意識的念著這句話,嘴唇乾裂。

    飢餓、乏力、脫水……種種種種的情況接踵而至,這個空間就像是一個能剝奪人希望的絕境,如果不是凌若夕的意志力足夠堅強,一天一夜的精神折磨,她或許早就支撐不下去了。

    但饒是這樣,她的情緒明顯也已經到了快要崩潰的邊緣,只是靠著潛意識裡,不想死的信念,拚死支撐。

    「咔!」浮島下方,被擠壓到龜裂的大地,忽然,有細碎的動靜傳出,一塊巨石,被人推開,身形狼狽的男人,偷偷從這裂痕中冒出一個腦袋,張望著外界的動靜。

    「咋樣咋樣?那幫雜碎還在不在?」身後傳來同伴的詢問聲。

    正在打探情形的男人,卻不置一詞,完全被眼睛所看到的一切嚇傻了。

    喂!這裡和他們來的時候不一樣吧?

    「問你話呢?」同伴有些急了,一把將他推開,換做自己,從下方往外面看,「卧槽!這是什麼東西?」

    「太陽變紅了?」他嘟嚷道,仰頭看著頭頂上那輪遮天蔽日的血球,「擦,這玩意兒怎麼讓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那種濃郁、劇烈的邪惡氣息,讓他只看了一眼,就感覺到了壓力。

    「好像四周沒人,走,出去看看。」他大手一揮,第一個衝出夾縫,雙手撐住兩邊的地面,身體敏捷的跳了上去,腳剛剛站穩,靈魂深處立即有一種戰慄的恐懼感傳來。

    男人的臉色驀地變得慘白,耳朵出現嗡鳴。

    「怎麼回事?」之後上來的眾人,也有相同的感覺,他們連站立也做不到,只能狼狽的跪在地上,抱住腦袋,拚命阻擋這股可怕的感覺。

    很快,疼痛感就消失了,他們一個個近乎虛脫的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卧槽,要不是被這幫砸碎封住了力量,咱們至於淪落到這種地步嗎?哎,凌姑娘曉得我們失蹤,不知道該有多擔心。」沒錯!這幫人正是被藥王谷俘虜,帶回這裡關押的深淵地獄的一眾高手。

    他們身上的衣裳破爛不堪,裸露的軀體,能夠看到好些深可見骨的傷痕,藥王谷的人沒殺了他們,卻封住他們的玄力,讓他們嘗盡了皮肉之苦,如果不是剛才發生地震般的巨大震動,看管他們的人一鬨而散,他們也不會找到機會,趁機逃出來。

    「那是什麼玩意兒?」男人平躺在地上,指著天空中的血球,暗暗咋舌。

    「鬼知道,先從這個鬼地方離開再說。」這個建議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贊同,他們互相攙扶著,往浮島外圍艱難走去。

    從森林中隱隱出現的人影,吸引了雲井辰的注意,漆黑的眼眸驀地一亮,他運氣開口,讓自己的聲音能夠傳入裡面:「你們別出來!」

    「誰在說話?」正在行走的眾人面面相覷。

    這聲音怎麼聽著很耳熟啊?

    「若夕在島上,你們快確定她的行蹤。」雲井辰再度開口。

    「啊?凌姑娘在島上?」眾人紛紛愣了,他們完全沒有在這裡找到除了他們以外任何活人的存在。

    可雲井辰段不可能拿凌姑娘的生死來說笑,扭頭對視一眼后,眾人立即轉身,開始在四周尋找凌若夕的蹤影。

    看著他們分散開,雲井辰微微鬆了口氣,但他緊繃的神經卻沒有放鬆下來,而是若有所思的看著眼前的浮島,既然聲音能夠傳進去,為什麼人卻不行呢?

    他眸光忽地一閃,抱著試一試的態度,索性卸掉了身上釋放出的力量,手指封住身上的穴道,不讓玄力出現波動,可以說,此時的他,弱得就像一個普通人,任何一個擁有修為的高手,都能輕易的將他殺掉。

    雲井辰緩慢的朝島上走去,在安然無恙的穿梭過紅光后,他提高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看樣子,他的方法是對的,這些光芒,只會驅逐有玄力的人,對普通人無效。

    踏上島上的土地,雲井辰剛解開封印的力量,一股巨大的吸力,從頭頂上傳來,引導著他的玄力朝外擴散,速度之快,完全不受他的控制。

    該死!

    雲井辰猛地咬牙,一邊抵擋住這股吸力,一邊又一次封住了玄力。

    吸力這才放過他,可僅僅是這麼一瞬的時間,他丹田中本就所剩無幾的力量,竟被硬生生抽走了一大半!

    「這裡果然很奇怪。」他危險的眯起眼,目光迅速掃過四周,和外界一樣,島上也沒有任何的活物氣息,到處瀰漫著一種死亡的沉寂。

    他順著道路穿梭過森林,試圖找到凌若夕的行蹤,可是,到處是陌生的叢林,他又無法動用力量,以至於,尋找的工作,顯得格外緩慢。

    到最後,不止是雲井辰,深淵地獄的人也和他一樣,一無所獲。

    他們用了一天的時間,翻遍整座島,卻連凌若夕的影子也沒有發現。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史上最強店主撩妻成癮:狼性大叔別亂末日聊天群
    原血神座不朽凡人這個地球有點兇渾沌記女總裁的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