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92章 他的關懷無處不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92章 他的關懷無處不在字體大小: A+
     

    夜晚的森林總是多風,從森林深處不斷有魔獸的吼叫聲傳來,本家的護衛們,大多沒來過這裡,更沒經歷過和魔獸戰鬥這種事,聽到這一聲聲層出不窮的吼叫,他們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為了不引起必要的麻煩,凌若夕阻止了他們想要生火的念頭,「現在生火,你們是想引來成群的魔獸嗎?」

    更何況,火光和煙霧,會暴露他們的位置。

    護衛們被她教訓得面紅耳赤,「抱歉夫人,是奴才考慮不周。」

    知錯就改的才是好孩子,凌若夕也沒多說什麼,席地坐下,墨色的衣擺在她的身下朴散開,如一朵盛放的花朵,馬尾在背後隨意的左右搖擺,頭頂上,有穿過密集枝椏的星光散落下來,為這地,增添了幾分詩情畫意的美感。

    有護衛餓得肚子咕嚕嚕直叫,雲井辰想著她似乎一天沒吃什麼東西,只是在出發時,少少的用了幾口飯食,於是打算親自前往森林中,替她尋找食材充饑。

    「我陪你去。」凌若夕怎麼可能讓他孤身一人涉險?單手撐腰想要從地上起身。

    「你別動。」雲井辰按住她的肩膀,阻止了她:「這點小事若是還要你一路陪同,本尊作為男人,還有尊嚴可言么?」

    他邪笑著問道,可那雙眼卻滿是認真與堅定。

    「早點回來。」凌若夕終是選擇退步,目送他的身影敏捷的消失在半人高的灌草叢中,強自壓下內心深處的點點擔憂。

    以他的修為,整片魔獸森林,不可能有任何一隻魔獸是他的對手。

    這麼想著,她倒是安心不少。

    「夫人,您來過這個地方嗎?」護衛們待著無聊,想要和凌若夕拉近拉近關係。

    對這位突然出現在本家的家主夫人,他們好奇已久,凌若夕的大名,在整片大陸上,早已是如雷貫耳,但真正了解她的人,卻並沒有多說,據說,昔日南詔國的少年皇帝,為了她,虛設後宮,為了她,不惜與雲族開戰。

    據說,她曾協助少年天子扳倒權傾朝野的攝政王,

    據說,她曾被第二世家追殺,隨後,又將其滅門。

    ……

    她的經歷,在大陸中傳得沸沸揚揚,可謂是一代傳奇人物。

    人,總是信奉強者,也總是想要親近強者,這些護衛自然也不例外。

    「恩,來過。」凌若夕坦然點頭,目光幽幽,注視著眼前既陌生又有幾分熟悉的叢林,她依稀記得,這裡,是她和南宮玉結下孽緣的地方,而再往前的千年寒潭,曾經被她當作是九死一生的龍潭虎穴。

    呵,明明才過了不到一年的時間,她卻覺得那些記憶,遙遠得彷彿是上輩子的了。

    「這裡是不是有很多高階的魔獸?特別厲害啊?」護衛們好奇的問道。

    「還好,」凌若夕的回答,讓他們有些手癢,頓時想要和魔獸比劃比劃,興許是看出他們臉上蠢蠢欲動的戰意,一盆冷水刷地澆了下去:「不過以你們目前的修為,若是太過深入,很難安然離開。」

    「……」她這是打擊吧?絕對是打擊吧?

    護衛們眼底的光芒頓時黯淡下去,他們不認為在這件事上,凌若夕有說謊的必要。

    積極性被殘忍的打擊下去,護衛們也沒心情再問,一個個愁眉苦臉的待在旁邊,替她守衛。

    凌若夕輕輕閉上眼睛,調動丹田中豐盈的力量,精神力以她為軸心,迅速朝四周擴散,地玄巔峰的修為,足夠她把魔獸森林前半段的一切籠罩住,只要是活物發出的氣息,哪怕是一隻蚊子,也逃不過她的探查。

    只可惜,在搜索過範圍內的每一個角落後,她仍舊沒有發現屬於強者的氣息。

    眉心微微擰緊,難道藥王谷的人在後半段么?還是說,這個消息很有可能是虛假的?

    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被凌若夕壓下,她不認為,在嚴刑逼供下,那些俘虜有勇氣撒謊。

    雲井辰提著一隻兔子,另一隻手拿著幾顆晶瑩剔透的小果子,從光線昏暗的森林中信步走出來,月光在他的身上投射著,似乎為他鑲嵌了一層淡淡的銀色光輝,俊美的五官,增添了些許柔和,如神祗蒞臨,風華絕代。

    「家主。」護衛們低眉順目的向他行禮。

    雲井辰神情不變,走到凌若夕身旁,將果子遞給她:「本尊剛品嘗過,無毒,可以放心食用。」

    握著果子的手掌頓時收緊,凌若夕冷不防問道:「若是有毒,你就不怕自己中毒嗎?」

    他既然敢這麼說,必定是親自檢驗過。

    「呵,就算是世間最烈的劇毒,也要不了本尊的命。」雲井辰傲然說道,眉宇間浮現的,是一種近乎狂妄的自信,可隨即,他臉上的笑變得曖昧起來,「怎麼,被本尊感動了?」

    心頭升起的動容,這一刻,隨風消散,凌若夕涼涼的勾起嘴角,「你在說什麼傻話?感動?可能么?」

    明明被他說中,卻還不肯承認,這女人永遠是如此口是心非。

    雲井辰無奈的聳聳肩,拿她毫無辦法,「看來本尊不該奢望能從你嘴裡聽到任何動聽的話。」

    「你喜歡聽,多的是女人願意說。」凌若夕爭鋒相對。

    護衛們看得一愣一愣的,喂喂喂,他們是來做危險的事的,能不能別打情罵俏?

    「可本尊只想聽你說。」雲井辰席地坐在她身旁,「兔肉你喜歡么?本尊在附近只找到了它。」

    「分給大家吃。」以她的修為,哪怕不用吃東西,也不會覺得飢餓,更不會身體疲乏。

    雲井辰隨手將兔子交給護衛拿去處理,因為不能生火,護衛在清洗乾淨后,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拿這隻小兔子怎麼辦。

    餘光瞥見手下為難的神色,雲井辰立即出手,雙手凌空畫著複雜的弧線,爾後,一道透明的結界就將那名護衛籠罩住,「做飯吧。」

    這道結界足夠遮擋裡面的一切,不讓柴火的火光和濃煙被察覺到。

    「剛才為夫感知到你的玄力波動,你又動用力量了,是不是?」雲井辰微微側過腦袋,精緻的容顏帶著一絲不悅。

    凌若夕尷尬的輕咳一聲:「我只是想提早鎖定他們的位置。」

    「哼,萬一他們有高手坐鎮,你的玄力一旦被抓住,那可就糟糕了。」還好,似乎沒有出現他設想的這種情況,食指微微彎曲著,輕輕在她的腦門上彈了一下,「你啊,永遠沒辦法乖乖聽話,總讓為夫為你提心弔膽。」

    「是你操心太多。」凌若夕輕輕擰起眉頭,「還有,我不是小白,別用對付小孩子的方式,對待我。」

    彈腦門這種事,是她經常性對凌小白做的,他學得倒是挺快。

    「那是本尊放心不下你。」雲井辰自動忽略掉她後面半句話,「所以呢,你有查到什麼結果嗎?」

    「暫時還沒有,那些人太會躲藏,完全探知不到他們的氣息。」凌若夕感到挫敗,藥王谷這些人難道上輩子都是打洞的老鼠么?成天藏頭露尾,不肯露面,只會在背地裡,玩些不堪入目的把戲。

    她身側的氣壓忽然驟降,雲井辰能猜到她的想法,手掌在地面的雜草上頭,悄然握住她的小手,用力捏了捏:「只要他們在這裡,即便掘地三尺,也能把人揪出來,更何況,對手太弱,那還值得我們出現在這裡么?」

    「關鍵是大家的安危。」凌若夕沒有因為他的自信,而盲目過頭,她在乎的人現在下落不明,她顧不得其它。

    「別擔心,他們的目的是你,在這之前,是不會對大家下毒手。」但皮肉之苦或許是少不了了,後面的話,雲井辰識趣的沒有說出口,現在說出來,除了讓她的心情更加低迷,還有別的後果么?

    很快,護衛就把兔子烤熟了,淡淡的香氣從結界里飄逸出來,凌若夕忽然掩住口鼻,胃裡湧現了一股酸氣。

    「沒事吧?」雲井辰第一個發現她的不適,急忙問道。

    「恩。」她強忍著身體的不適,「我去那邊透透氣。」

    該死,自從懷孕后,她竟連這種味道也會覺得噁心,凌若夕對自己的身體情況十分不滿,弱點太多了!

    雲井辰看著她有些急切的背影,再看看拿著烤肉的護衛,眼眸忽地一閃,似乎猜到了什麼,他迅速起身,在這片區域設下結界,隔絕那股味道持續飄遠,隨後,飛身追著凌若夕的步伐。

    「家主還真是一刻也離不開夫人啊。」接過同伴遞來的兔子肉,護衛低聲調侃道。

    「你懂什麼?這叫婦唱夫隨。」有同伴立馬進行反駁。

    雲井辰絲毫不知道自己的屬下在背地裡編排他什麼,剛追上凌若夕,她正站在一棵大樹下,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臉色比剛才好轉不少。

    「本尊竟忘了,嬤嬤有過叮囑,懷有身孕的人是不能聞這種味道的。」他的心裡有些自責,太過大意的自己,竟沒有想到這一點。

    凌若夕白了他一眼,「這種事連我自己都不太清楚,能怪你嗎?」

    「不會再有下一次。」雲井辰認真的凝視著她,話語嚴肅至極,彷彿在向她宣誓,「本尊向你保證,絕不會有第二次出現這種紕漏。」

    凌若夕抿唇輕笑:「我相信你。」

    一個把她剛在心窩裡珍惜、寶貝的男人,她沒有理由不去相信他。

    一夜未眠,天邊第一縷陽光刺過濃霧,向森林宣告著白天的到來,吃飽睡足的護衛們,用最快的速度集合,雲井辰揮手撤掉結界,一行人朝著魔獸森林深處再度前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
    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鳳傾之痞妃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