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91章 殘忍的回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91章 殘忍的回禮字體大小: A+
     

    渾身被涼水澆得濕漉漉的,三人的臉上還殘留著明顯的驚訝與恐懼,他們沒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眼珠機械的轉動著,落在不遠處正襟危坐的女人身上,當注意到她那滿是殺意的目光時,他們的心臟狠狠跳動幾下。

    這種感覺,就像是被死神盯上,可怕至極。

    「你想做什麼?」他們異口同聲的問道,語調略顯顫抖。

    護衛雙手環抱在胸前,靜靜站立在凌若夕的身後,如同一尊守護神。

    「我這人沒有太多的耐心,說!你們的人藏在什麼地方!」凌若夕咬牙問道,在見到那份禮物后,她心裡的憤怒就達到了頂點,已經快要爆發。

    「不能說,我們不能說的。」三個男人恐懼的搖晃著腦袋,護法慘死的畫面還在眼前,一旦他們說了,一定會落得和他一樣的下場。

    凌若夕涼涼勾起了唇瓣,袖袍輕揮,隱藏在衣袖裡的武器滑入掌心,咻咻咻!

    「啊啊啊啊——」刺耳的慘叫聲,從房間里傳出,彷彿要將這屋頂掀翻。

    在他們的手腕和膝蓋上,被銀針刺中,那是人體最為脆弱的地方,屬於凌若夕的霸道玄力,透過銀針,湧入他們的體內,似一股股巨大的電流,正在不停刺激著他們的經脈。

    肌肉無意識的痙攣著,顫抖著,只短短几十秒,三個男人就出現了口吐白沫的跡象。

    「說你們會死得爽快點,不說,你們會生不如死。」

    她是惡魔!

    從沒有過這麼一刻,三人如此後悔,得罪這個女人。

    「最後的機會,說不說?」凌若夕怒然起身,冰冷的目光如同刀子,狠狠的扎在他們三人的身上。

    「我說……我說……」很快,有一個人明顯支撐不住,他的認命,讓凌若夕十分滿意,下顎輕抬,護衛立即上前,替他將銀針拔出來。

    劇痛過去后,可身體還在無意識的抽搐。

    男人猛地呼吸幾下,「我用寫的可以嗎?說了,我真的會死的。」

    沒有人不愛惜自己的性命,尤其是在這種時候。

    他們原本以為為了替谷主報仇,他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可當死亡真的逼近,真的降臨,他們才明白,活著是一件多麼幸運的事。

    凌若夕漠然點頭,「去拿紙筆。」

    護衛立馬照辦,很快就把宣紙和毛筆拿了過來。

    「寫吧。」他惡聲惡氣的命令道,態度分外惡劣,當然,也不可能希望對待俘虜,如對待同伴那般溫柔不是?

    男人渾身顫抖著,甚至連筆也握不住。

    「快點。」凌若夕催促道,神色凌厲非常。

    她的呵斥,讓男人愈發害怕,心底剛升起的那絲猶豫,立馬化作無形,默默的將出發時的據點寫在紙上,凌若夕打開一看,竟是她曾經去過的魔獸森林深處,哼,他們居然躲在這種地方!

    「藥王谷的位置在哪兒?」她再度逼問道。

    男人明顯猶豫了。

    凌若夕隨手拿出袖中的銀針,意在警告,看著她掌心不停把玩的銀針,男人慌忙開口,「藥王谷的位置一直被結界遮掩,在墨海對岸。」

    墨海?

    這是龍華大陸最大的海域,一年四季,海浪不停,周遭荒無人煙,也無任何一座城鎮,沒想到他們會選擇這種地方隱居。

    「可以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后,凌若夕臉上的冷色似乎有所軟化。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男人痛哭流涕的懇求道,希望能讓凌若夕放他一條生路。

    「放你?可以。」她的回答,讓男人抓住了一線生機,渾濁的雙眼彷彿被注入了強烈的希望之光。

    「謝謝你,謝謝你。」

    「去地獄以後,我會慢慢放過你的。」說罷,夾在指縫間的銀針再度擊出,無情的貫穿了三人的眉心。

    護衛被她乾淨利落的手段震懾住,滿眼驚艷,沒想到夫人的身手這麼強,不愧是家主看上的女人。

    「把屍體拖出去,當眾喂狗!」他們既然敢送禮物來,若是不回送一份,豈不是顯得自己很沒有禮數么?

    凌若夕涼薄的笑了,這叫做禮尚往來。

    當護衛拖著屍體,又牽著幾條狗出現在皇城熱鬧的集市中時,無數人的目光立即被吸引,他掀開搭在屍體上的白布,露出那三具鮮血淋淋的屍骸。

    有膽小的婦女兩眼一翻,嚇得暈厥過去,可更多的人,卻聚集在他的身邊,打算看熱鬧。

    「這人是誰啊?沒在城裡見過。」

    「誰知道呢,他打算幹嘛?大白天弄幾具屍體做什麼?」

    「該不會是什麼殺人狂魔吧?」

    ……

    百姓們議論紛紛,護衛只當作沒聽見,他鬆開綁住野狗脖頸的麻繩,將他們驅趕到屍體旁。

    這下,所有人都看明白了,敢情他是打算來一個當眾拿屍體喂狗!

    飢餓了多日的野狗,在嗅到那香噴噴的肉味時,雙眼迸射出駭人的綠光,他們嗷嗷叫著,猛撲上去,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咬上屍體。

    「哇!」有人被這一幕刺激到嘔吐不止。

    很快,巡邏的侍衛從人群外圍趕來,為了阻止這場騷亂,他們只能將護衛拿下,打算關押。

    奈何,人還沒送到天牢,知曉此事的北寧帝,立馬下令放人,膽敢在天子腳下做出這種事的人,除了凌若夕還能有誰?那侍衛擺明是她的人,遵照的也是她的命令,他敢拿人嗎?

    但為了平息百姓們的情緒,北寧帝還是裝模作樣的張貼了一則皇榜,上面寫明,死掉的三人是前幾日擅闖皇宮的刺客,而那侍衛則是遵照他的旨意當眾行刑,為的是宣揚皇室的威嚴。

    雖然仍舊有不少百姓因為親眼見到那血腥殘忍的一幕而心有不忍,但大多數人,卻是拍手叫絕。

    凌若夕在聽到這個消息后,只冷冷的輕哼一聲,並沒有太多的想法。

    她現在一門心思撲在和雲井辰鬥法上,在知道藥王谷的人屯聚在何處,按照她的想法,當然該立即前去,解決他們,救回同伴,可她的想法卻遭到雲井辰強烈的反對。

    「若夕,本尊知道你擔心大家,可你貿然前去,萬一出了什麼事,後果不堪設想,」雲井辰苦口婆心的勸說道,希望能夠讓她打消這個危險的念頭:「本尊代你去,你就在這裡乖乖等本尊帶著捷報回來,恩?」

    他的溫言細語,並沒有說服凌若夕。

    態度依舊堅決:「不可能!他們既然是想對付我,這種時候,你讓我怎麼退縮到幕後?害怕、逃避,這些字從來不再我的生命中。」

    她必須去!人是她派去南詔,結果導致的失蹤,藥王谷也是因為她殺害了紅玲,才招惹上的。

    事情由她挑起,也該由她結束,更何況,不親自接回同伴,她於心難安。

    「那你有沒有想過,若是你受傷,本尊會有多心痛?」雲井辰被她的固執搞得有些火,頭一次沖她發了脾氣。

    兩人的爭執,讓屋外偷聽的凌小白各種害怕,尤其是當他聽到雲井辰鏗鏘有力的反駁以後,他心裡竟對這個壞蛋,升起了一絲崇拜。

    哇!他居然有膽量和娘親大小聲!好兇猛!

    「若我不去,你想讓我後悔終生么?」凌若夕反駁道,態度異常堅定。

    到最後,雲井辰也沒能拗得過她,這個女人,能讓他的底線一退再退,「但你必須答應本尊,若是有危險,務必以你的安全為重。」

    這是他唯一的要求。

    凌若夕微微頷首,算是答應。

    達成一致后,兩人準備儘快出發,輕裝簡行,只帶了五名藍階巔峰修為的護衛,沒帶上凌小白,讓他留在大宅,吩咐人秘密保護他的安危。

    「不要,小爺也要一起去,憑毛把小爺獨自一個人扔下?」凌小白不肯答應,雙手死死摟住凌若夕的臂膀,「娘親,你捨得把寶寶拋棄嗎?」

    「我們不是去玩,別添亂。」換做是別的事,或許她會答應,可這件事,沒得談!

    凌小白纏了她很久,還是沒能讓她的態度鬆動,最後只能幽怨的待在宅子里,目送他們離開。

    「告訴北寧帝,這段期間,小白的安危就交給他,若我的兒子掉了一根寒毛,我要他北寧雞犬不寧。」凌若夕在臨走時,不忘吩咐留守的護衛一聲,這裡畢竟是人家的地盤,小白交給他們來照顧,更好。

    仔細的把事情交代清楚后,夫妻二人攜同五名護衛,迅速出發,身影在空中化作一道虛影,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遠方。

    凌小白還沒來得及揮手道別,就連他們的影子也看不到了。

    「娘親太過分了。」他跺跺腳,心裡各種不爽。

    很快,得到風聲的北寧帝,立即派鳳奕郯,前去接凌小白回府貼身照顧,對於凌若夕的要求,他無條件答應,不惜一切代價,也要保護這個小孩子的安全。

    凌小白原本不肯離開宅子,不願跟鳳奕郯走,最後,卻被他以一百兩黃金的價格收買,又聽說,他的王府里有不少值錢的寶貝,立場瞬間改變,連蹦帶跳的,被他忽悠去了王府。

    另一頭,凌若夕和鳳奕郯日以繼夜的趕路,在一夜后,抵達魔獸森林外圍,昔日在這裡出沒的雇傭兵團隊,已經消失了蹤影,空氣里到處是魔獸釋放出的玄力威壓。

    「趕了一天的路,先稍作休整,再往裡面前進。」雲井辰率先開口,如果他不這麼說,以凌若夕的個性,勢必會立即衝進森林中去。

    他太了解她,知根知底,所以才會搶在她前面出聲。

    凌若夕剛想拒絕,耳畔,再一次響起了他喑啞的聲音:「即使你不累,他們也累了,養足了精神,才有足夠的力量戰鬥。」

    他的理由充分到讓凌若夕無從反駁,餘光掃過身後面露疲色的五名護衛,終是點頭同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蒼莽人生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
    我不想當老大財色無邊黑化男主總想套路我氣御九重天戰爭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