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7章 符印出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7章 符印出現字體大小: A+
     

    雲井辰完全不知,他以為會安穩睡在家裡的女人,此刻正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濃郁的茶香在廳中不斷飄蕩,這是北寧國本地最知名的雪蓮茶,小一在半個時辰前,找到了解毒的藥方,所需的藥材北寧國皇宮應有盡有,倒不需要再尋找,北寧帝率先服下解藥,還在休養中,而鳳奕郯也收到了從宮裡送來的解藥,他本就是修行玄力的天才,在服下后,被封鎖的力量出現鬆動,很快就勉強能夠下床。

    「東方家主。」拖著還未痊癒的虛弱身體來到前廳,他朝著雲井辰拱手問好,「這次多謝你出手相助,否則,北寧必將大亂。」

    雖然很不喜歡雲井辰這個人,可在國家面前,私人的情緒無關緊要,這一聲感謝,他受得起。

    「本尊可不是為了區區一個北寧。」雲井辰諷刺道,「如果可以選擇,相信本尊,本尊決不會樂意幫你們度過這一關。」

    如果不是為了找到藥王谷的人,不是為了收集線索,他也無需走這一趟。

    這人的嘴還是一如既往的毒!

    鳳奕郯的面頰有些僵硬,他自認為剛才那番話已經算是某種意義上的示弱,識相的人,必定會採取較為謙遜、友好的姿態,可雲井辰卻又一次讓他意外。

    「家主,」負責看管俘虜的護衛,忽然急匆匆從柴房跑來,臉上帶著明顯的喜色,「那些人願意說了。」

    「把他們帶上來。」他似乎並不意外,「看樣子,他們的堅持比本尊想象中的,還要短暫啊。」

    還以為這些人多有骨氣,原來也不過如此么?

    心頭浮現一絲嘲弄的冷笑,「三王爺,坐啊,別客氣。」

    隨手指了指下方的椅子,雲井辰表現得更像是這座大宅的主人,鳳奕郯嘴角一抽,顯然被他的無恥給打敗了。

    寬敞的前廳此刻安靜無聲,唯有雲井辰時不時捧茶淺飲的細碎聲響。

    在等著俘虜過來的期間,鳳奕郯沒忍住心裡的疑惑,出聲問道:「這次為何只東方家主一人前來?凌姑娘沒有同行嗎?」

    他故意說得十分平靜,就像是隨口一問。

    可雲井辰卻最聽不得他主動關心自己女人的下落,眸子里掠過一道冷光:「三王爺關心得範圍未免太寬了,本尊的女人去哪裡,做什麼,需要向你時刻彙報么?更者,這點小事,本尊一人足矣,何需勞駕她千里迢迢趕來。」

    他毫不留情的奚落讓鳳奕郯有些下不來台,尷尬的咳嗽幾聲,便把這個問題掀過去,沒有再提及。

    「與其關心本尊的娘子,三王爺不如把心思放在其他的地方,例如,怎麼提升自己的實力,可別再被這種小人物控制住,傳出去,對三王爺的一世威名,恐怕會有所影響啊。」雲井辰沒打算輕易放過他,這傢伙,解毒后就想打聽若夕的消息,憑什麼?

    他早就說過,這人對她居心不良,看吧,他多有先見之明。

    「東方家主教訓得極是。」鳳奕郯有些難堪,可他還得忍著,不能和雲井辰撕破臉。

    兩個英俊男人間似有電閃雷鳴正在激烈撞擊,肉眼無法看見的硝煙不斷在他們的身側徘徊。

    氣氛略顯僵硬,很快,屋外有一陣凌亂的腳步聲傳來,護衛推搡著四個渾身抽搐,滿頭大汗的男人進入廳中,一腳將他們踹翻在地上,「都給我跪好,不得對家主不敬。」

    四人痛苦倒地,口中的嗚咽像是蚊子的叫聲,格外微弱,疼痛早已將他們折磨到只剩下半條命,在這種時候,他們的心神絕對是最脆弱,最容易被攻破的。

    「哼。」鳳奕郯顯然發現了對他下手的護法,鼻腔里漫出一聲不悅的輕哼,「你也有今天!」

    他不會忘記,在自己中毒后,這個男人是如何用語言刺激他,羞辱他的,現在風水輪流轉,他的報應也到了!

    護法根本聽不清他在說什麼,身體宛如蝦米似的,蜷縮成半個弧形,「求求你……給我解藥……」

    他斷斷續續的開口,朦朧的視野,直勾勾望著那抹紅影存在的方向,那求生的目光,似溺水的人抓住最後一塊浮木,充滿了渴望與祈求。

    雲井辰低眉輕笑,笑聲喑啞卻又帶著一種該死的性.感,「若你們提早開口,又何需受這等皮肉之苦?」

    「求求你……」四人嗚咽著,只知道不斷重複這三個字,他們原本以為,就算失敗,就算被捕,頂多也只是一死,可雲井辰賜給他們的,卻是生不如死的痛苦。

    「把本尊想要知道的消息說出來。」雲井辰沒打算立刻為他們解毒,若不是他們答應開口,連卸掉的下巴,他也不會讓護衛給他們接上。

    在痛苦的折磨中,他的話就像是一抹生機,被這四人死死抓住,「那些人……那些人被夫人帶走了……我真的不知道他們被帶到了什麼地方……我們是兵分兩路行動的……我就只知道這麼多……求你,給我解藥……」

    護法一邊抵抗著體內烈火焚身的劇痛,一邊咬著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出來。

    可這個答案顯然不能讓雲井辰滿意,「你們嘴裡所說的夫人,是什麼人?如今身在何方?」

    如果他猜得沒錯,這個所謂的夫人就是針對他們的主謀!如今,藥王谷的主子。

    護法剛張開嘴想要說話,忽然,他的腦袋毫無徵兆的炸裂,鮮血嘩啦啦濺了一地,只剩下被血染紅的無頭屍體,還在地板上不停的抽動。

    雲井辰瞳孔一縮,這是符印?

    剛才如果他沒有感知錯誤,那一瞬間的玄力波動,是屬於這片大陸早已絕跡的符印!一種用于禁錮人的大腦,剝奪人自由的殘忍手段。

    「啊啊啊……」剩下的三人眼看著自己的同伴在符印開啟后,瞬間被轟掉頭顱,通通瘋了,他們抓狂的發出慘叫,像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畫面,一個個面目猙獰,如同厲鬼。

    鳳奕郯嚇了一跳,「他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雲井辰心裡已有了苗頭,「你們為何會得知北寧在暗中違背約定,與若夕聯手?」

    三個瘋癲的男人此時哪裡還聽得清他在講什麼,他們不斷的用腦袋撞擊著地面,不斷的用手指在身上撕扯著,留下一道道可怕的血痕。

    看來,他們的情緒已經徹底崩潰了。

    雲井辰深知,再繼續問下去,也不可能問得出什麼有用的消息,大手一揮,吩咐護衛把人帶走,等到他們的情緒平靜以後,再進行審問。

    「順便把解藥給他們服下。」繼續折磨他們,顯然沒什麼用。

    這種毒藥是東方家族最殘酷的刑罰,用來處置背叛家主的叛徒用的。

    護衛拖著三人的腿往屋外走,即使離開了十多米,依舊能夠清晰的聽到,這三個男人痛苦、凄涼的哀嚎聲。

    前廳內再度恢復安靜,鳳奕郯怔怔的望著程亮的地板中央,那一灘還沒有乾涸、凝固的血跡,「這人究竟是怎麼回事?是誰在暗中對他下了毒手嗎?」

    不然,一個活人怎麼會好端端的爆炸?死無全屍?

    「哼,不過是一種卑劣的伎倆。」雲井辰不屑的輕哼一聲,「恐怕他們在行動前,已經被人下了符印,只要說出被禁止的秘密,就會啟動符印,導致現在這個結果。」

    「符印?」鳳奕郯有些發懵,他以為自己知曉天下事,可這所謂的符印,他卻是第一次聽說。

    「不懂自己去查。」雲井辰顯然沒有為他解答疑惑的耐心,他有必要為情敵解惑嗎?

    他的拒絕,讓鳳奕郯的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下一步怎麼走?」

    「這是本尊的事,王爺,你現在更應該進宮,去見見那幫等候多時的大臣。」雲井辰心裡有些煩躁,百年來,從未出現過的符印,竟會在藥王谷的身上出現,這件事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以至於,雲井辰更沒耐心和鳳奕郯相處,只想把這個十萬個為什麼支開,給他找點事情做,省得他在自己面前晃悠。

    鳳奕郯用力抿緊了唇瓣,他看得出雲井辰對自己的不喜,也不好再久留,起身,準備前往卧房更換朝服,進宮看看情況,就在他剛踏出大門的瞬間,一抹黑色的人影驀地從半空降落,鳳奕郯當即戒備,想要出手,卻在看清這人的容顏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是你?」他愕然看著從天而降的凌若夕,腦子有些轉不過來,她怎麼會突然現身?

    凌若夕只衝他點點頭,便繞過人,往府里走,她已經探知到了那抹熟悉的氣息,就在府內。

    鳳奕郯獃獃的望著她毫不留戀的背影,墨色的錦緞,一塵不變的馬尾,人還是那個人,可她卻連一個正眼也不願送給他了。

    嘴角緩緩揚起一抹苦笑,他果真是犯賤啊,直到現在,難道還在期待著她能夠對自己另眼相看嗎?

    懷揣著滿心的苦澀,鳳奕郯強撐著最後的尊嚴,與她背道而馳,一步一步往皇宮的方向前進。

    凌小白乘坐在黑狼的背上,慢半拍抵達,正巧見到鳳奕郯的身影在幽靜的道路前方消失,他有些同情的開口:「這人看上去好可憐。」

    孤零零的一個人,能不可憐么?

    黑狼抖了抖龐大的身軀,迅速縮小,然後沖凌小白翻了個白眼,以此來表示自己心裡的不屑與鄙視,小少爺最近心腸也太軟了,同情這種人做什麼?該不會忘記了,以前人家是怎麼對待他的吧?

    「雲井辰——」從王府里突然傳出一聲如野獸般的憤怒咆哮,府門外的一人一獸,整齊的抖了抖身體,卧槽!娘親(女魔頭)發飆了!

    他們對視一眼,迅速往府里衝去,一個打算收屍,一個打算加油助威。

    平靜的院落里,幾隻鳥兒被這聲巨響嚇得展翅飛上天空,撲閃著翅膀,消失在了藍天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
    從UP主開始大佬生涯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天降巨富我的極品小姨子我不想當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