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2章 別逼他離家出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2章 別逼他離家出走字體大小: A+
     

    「吶,小黑,你有木有覺得最近娘親變了好多?」正在院子里賣力蹲著馬步的凌小白隨手擦去臉上的汗珠,對著不遠處陰涼處乘涼的小夥伴糯糯的問道,「娘親整天和壞蛋呆在一起,不知道在密謀什麼,總避著小爺,不肯讓小爺知道。」

    想到這裡,他憋屈得在心頭默默的落下了兩行寬頻淚,嚶嚶嚶,一定是壞蛋故意挑撥自己和娘親的革命感情!不然,娘親為毛會疏遠自己?

    黑狼聽著他一塵不變的抱怨,隨意的翻了個身,白痴小少爺,他就沒發現這兩天府里不同尋常的氣氛嗎?擺明了有重大的事情即將發生好不好!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哼,再這樣下去,小爺就要採用絕招了。」凌小白暗暗握緊拳頭,說得豪氣衝天。

    「吱吱。」你要幹嘛?黑狼被他精氣十足的話嚇了一跳,心裡總有種不好的感覺。

    「娘親要是不再疼小爺,小爺就離家出走!」凌小白覺得他應該讓娘親知道,自己的重要性!不然,她會一直忽視自己的,他必須採取行動來捍衛自己在娘親心目中的地位。

    卧槽!

    黑狼一個魚躍,直接從地上蹦起來,一溜煙蹭到凌小白的腿邊,鋒利的牙齒死死咬住他的褲腿,「吱吱吱吱吱。」

    別衝動!衝動是魔鬼啊。

    「知道啦知道啦,你放心吧,不到萬不得已,小爺是不會這麼做的。」他還要給娘親一次機會,哼,就不信在娘親的心裡,那個壞蛋能有自己重要!

    屋內,正在翻閱從南詔京城送來的情報的凌若夕,眼角微微抖了抖,冰涼的目光掃過屋外,從她坐著的地方,能夠清楚的看見院子里賣力訓練的小小身影。

    「離家出走?呵,最近膽子肥了不少啊。」換做是以前,借給凌小白八百個膽子,他也沒勇氣說出這種話,凌若夕開始檢討自己,最近是不是對他真的太忽略,以至於,他竟會生出這樣的念頭。

    這麼想著,手裡的情報似乎也變得沒有了吸引力,她單手撐腰,緩慢從軟塌上站起身來,走出大門,居高臨下的望著下方的兒子,「凌小白。」

    熟悉的聲音,讓凌小白立馬掛上甜美的笑容,沖凌若夕揮著爪子:「娘親!」

    顧不得訓練,雙腿飛奔向她,蹬蹬的跨上台階,卻在即將撞入她懷抱時,剎住了車,「好險,差點把娘親撞壞了。」

    肉嘟嘟的小手用力拍著自己的胸口,凌小白有些后怕,剛才要是自己沒穩住,那娘親可不是要被撞傷了嗎?

    「怎麼總是一副手忙腳亂的樣子?」凌若夕本想教訓他一頓的,可當她見到凌小白下意識關心自己的動作后,這個念頭立馬消失在腦海里。

    冷峻的面容染上淡淡的柔色,她掐著袖口,溫柔的為凌小白將臉上的汗漬擦掉:「你剛才在外邊嘀嘀咕咕一個人說什麼?」

    「木有。」凌小白哪裡敢說實話?

    「最近不太平,別做多餘的事,懂么?」凌若夕給他打預防針,「別讓我知道你做了什麼錯事,不然……」

    危險的腔調讓凌小白渾身一抖,一股寒氣從心尖瀰漫到血液里,「寶寶才不會呢!寶寶不是小孩子,不會闖禍的。」

    「那就好。」凌若夕將信將疑,或許,最近她應該在兒子身邊安插些人,時刻保護他的人身安全。

    這個重任,凌若夕交付給了深淵地獄的高手,讓他們寸步不離的保護凌小白。

    當雲井辰帶著一名手捧托盤的下人,重返閣樓,他明顯察覺到,暗中多了四道熟悉的氣息,眉心微微擰緊,大腳跨入廳中,「那些人為何會在院子里?」

    「為了小白的安全。」凌若夕解釋道。

    「在這裡,難道還有誰能傷到他么?」雲井辰傲氣十足的反問道,她的這個舉動,讓他有種深深的挫敗感,「本尊說過,這裡是我們的家。」

    「我也是為了防止任何的意外出現。」凌小白的個性有時候會莽撞衝動,他再怎麼早熟,也是一個七歲大的孩子,萬一真有一天離家出走,又或者,在府里發生什麼意外,她不知道屆時,她會做出什麼瘋狂的事來。

    任何的危險與隱患,凌若夕都想要提早扼殺在搖籃里,不給它們成長的機會。

    「好好好,你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本尊也只是隨口一問。」雲井辰選擇妥協,沒有再在這個問題上和她爭執,他轉過身,親手接過下人手裡的托盤,火紅的衣袖揮動兩下,那名下人畢恭畢敬的退了出去。

    「這是什麼?」凌若夕鼻尖微動,嗅到了從托盤裡被蓋住的青花瓷碗中飄逸出的淡淡香氣。

    「本尊聽嬤嬤們說,孕婦多喝雞湯能補身體。」他含笑說著,將蓋子掀開,裊裊的白霧迅速從瓷碗里騰升起來,濃濃的水蒸氣,噴濺在他妖孽、精緻的容顏上。

    邪氣肆意的男人,此刻似乎多了幾分溫情與柔軟,他側身在軟塌旁坐下,與凌若夕只隔著一張矮几。

    「嘗嘗看味道如何。」盛著雞湯的勺子遞到了凌若夕的唇邊。

    她眸光微顫,心像是被什麼東西用力撞擊了一下,紅唇微微張開,在他的注視下,將湯水喝到了肚子里。

    「如何?可還合你胃口?」雲井辰略含期待的問道,雞湯,還是他第一次嘗試。

    凌若夕剛想打擊打擊他的自信,眼睛卻不經意看見了,他食指尖細小的傷口,「怎麼弄的?」

    「唔,受傷了嗎?連本尊自己也沒發現啊。」雲井辰不著痕迹的用寬袖將手指遮蓋住,他的回答有些含糊其辭。

    只要不是傻瓜,都能猜得到,這傷口是怎麼造成的,凌若夕的心裡有些動容,她何德何能,能夠得到他傾盡所有的深愛?

    「這湯你做了多少次?」斂去眸中翻騰不息的情緒,她故作平靜的問道。

    見她沒有再在傷口上不依不饒,雲井辰心裡既鬆了口氣,又隱隱有些失落。

    她就這麼輕易的相信了自己拙劣的敷衍么?

    「以本尊的技術,一次足矣。」雲井辰說得自信滿滿,可凌若夕卻不信。

    「一大早就玩失蹤,到現在,午膳的時間過去才回來,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只做了一次?」凌若夕犀利的戳穿了他的謊言,「這些事府里有其他人去做,如果什麼事都要你親自動手,還養這麼一大幫人做什麼?」

    她這是**裸的遷怒,想也知道,如果不是雲井辰執意,誰敢讓堂堂一家之主進廚房,洗手做飯?

    「娘子這是在替為夫打抱不平嗎?」雲井辰有些心花怒放,她一句輕描淡寫的關心,就能夠讓他的靈魂變得喜悅,變得開懷。

    「有這份閑心,不如投放到正事上。」凌若夕被他絢爛的笑容閃花了雙眼,狼狽的將視線轉移開去,老臉染上淡淡的紅潮,似乎是害羞了。

    雲井辰貪婪的看著她臉上嫵媚動人的表情,心噗通噗通狠狠跳了幾下。

    該死!如果沒有寶寶,他一定會忍不住,將這女人抽筋拔骨吞到自己的肚子里。

    「我前兩天讓你找的人,找到了嗎?」凌若夕被他漆黑、深邃的眼睛盯得坐立難安,生硬的想要將話題轉到其他的事情上。

    「幸不辱命。」她的要求,他怎麼可能不為她辦到?

    「這批人必須要有膽量,而且還不能有修為,要是普通人。」凌若夕提醒道,「否則,藥王谷的爪牙只怕很難上當。」

    她先前早就有了一個計劃,打算來一招引蛇出洞,至於誘餌,則交給雲井辰去找,誘餌必須是東方家族的人,而且還得忠心耿耿,願意為了主子,拋棄性命。

    「這些事本尊自然會為你辦得妥妥噹噹,放心,他們和你的要求完全吻合。」雲井辰一邊喂她喝湯,一邊說道。

    「晚上帶他們過來,讓我見上一面,另外,這次的計劃,我打算親自出手。」她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嚇得雲井辰手臂微顫,湯勺與瓷碗輕輕碰撞了一下,發出一聲清脆的碎響。

    他不悅的抬起頭來,眉宇間有怒氣正在凝聚:「本尊知道你很想將他們一打盡,可這種小打小鬧,沒有必要驚動你,更無需你親自現身。」

    凌若夕張了張口,剛想反駁,卻被他從矮几上伸來的一根手指頭堵住了嘴唇。

    「本尊絕不可能讓你以身犯險,若夕,本尊可以答應你的任何要求,只要是你想要的,本尊都會為你做到,但只有這一點,本尊絕不會妥協!」

    他的話霸道如斯,甚至完全沒給凌若夕反對的機會,那雙眼堅定如磐石,這是他近期來,唯一一次,在凌若夕面前表現得這般強勢。

    如果換做是別的人,這麼對自己說話,凌若夕定會讓對方知道,什麼叫禍從口出,可偏偏,說這番話的人是他,她的心裡不僅沒覺得反感,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也罷,當我沒說過。」她幽幽嘆息一聲,選擇了退步。

    「這還差不多。」雲井辰心滿意足的笑了,那滿是甜蜜與幸福的笑,暖如窗外朝陽,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多派幾個人在暗中埋伏,爭取這次,抓到一些線索,我已經等得夠久了,這場遊戲,也進入結束的倒計時。」凌若夕一字一字冷聲說著,眉梢冷峭,一身鋒芒再不掩飾分毫。

    如果說剛才的她,是一把被刀鞘塵封的寶刀,那麼此刻,這把刀就已然出鞘,露出了屬於它的鋒利與寒光。

    雲井辰自然沒理由再拒絕她的要求,只要她沒有以身涉險,任何事,他都會滿足她。

    他的心很小,小到只求她平安,唯此而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
    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重生之蒼莽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