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1章 父與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1章 父與子字體大小: A+
     

    凌若夕幾乎渾身僵硬,脖頸間傳來的微癢觸感,讓她臉上的溫度開始不斷提高,如同一個火爐。

    「真的有,而且味道很香。」雲井辰當然知道這股味道是因為什麼,不過能夠看見她這麼害羞的一面,也是意外之喜。

    雋秀的眉毛朝上挑起,些許邪肆的弧線,「以前懷上小白的時候,也是這樣么?」

    「你別湊這麼近。」凌若夕一把將他推開,身體朝後仰著,呼吸明顯變得急促起來。

    擦!這男人絕對有讓女人瘋魔的本事。

    「為夫有些後悔了。」雲井辰順勢斜靠著軟塌一旁的墊子,目光幽幽,「沒能參與小白出生前的那些日子,為夫很遺憾。」

    他的目光認真到讓凌若夕有些無措。

    她微微抿緊唇瓣,「這種時候提它做什麼?」

    那時候,她根本不認識他,更何況,在懷上凌小白的那段日子,是她剛穿越過來的時候,她甚至一度想要把孩子打掉。

    「本尊只是覺得,若能早些認識你,早些陪伴在你的身邊,那該多好。」這是他的心裡話,他很遺憾沒有參與到她過去的那些日子裡。

    「行了,你這張嘴今天是抹了蜜么?盡說些沒用的廢話。」雖然心裡美滋滋的,可凌若夕卻不願表露出來,而是用冷漠,來掩蓋自己心裡的真實情緒。

    凌小白抱著黑狼,偷偷摸摸的趴在門檻旁的角落裡,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屋內,「哼哼哼,小爺就知道,趁著小爺沒在,這男人一定會纏著娘親!」

    次奧,他的重要性已經比不上這個壞蛋了嗎?凌小白心裡各種委屈,各種不爽。

    可偏偏,當他見到凌若夕眉開眼笑的樣子時,又只能選擇忍耐。

    「吱吱。」聲音小點,深怕少主和女魔頭沒發現嗎?黑狼咻地從他的懷裡蹦起來,在凌小白那張可愛的臉蛋上,留下了幾道淺淺的抓痕。

    「嘶!小黑,你搞毛?」凌小白疼得淚眼婆娑,嚶嚶嚶,連他的小夥伴也對他這麼暴力,這日子沒法過了!

    黑狼對他這副賣萌耍蠢的樣子各種不屑,剛想教育教育他,誰料,脖子突然被人從後邊提起,小小的身體凌空被拎住,一股懸空的感覺,讓黑狼嚇得渾身的鬃毛一根根豎了起來。

    擦,是誰?

    它凶神惡煞的轉過腦袋,想要看看是誰那麼大的膽子,敢對自己出手。

    「在外面吵什麼?」雲井辰危險的問道,俊朗的五官透著一股冰冷的氣息。

    黑狼立馬轉換了態度,討好的發出吱吱的叫聲。

    凌小白很鄙視它這副獻殷勤的模樣,哼!什麼嘛,就連小黑在這個壞蛋面前也變得和平時不一樣了。

    差別的對待讓他幼小的心靈各種受傷,連帶著,對雲井辰的印象刷刷直降,幾乎要低到塵埃里去。

    「本尊最近沒怎麼看著你們,你們這是皮癢了?竟跑這兒來吵鬧?不知道會耽誤娘子的休息么?」雲井辰略帶不悅的問道。

    凌小白心裡有些害怕,腦袋微微縮了縮:「小爺又不是故意的,再說,小爺也沒吵吵鬧鬧的啊。」

    他這根本是污衊!

    「哦?」雲井辰嗤笑一聲,「你還有理了?娘子安排給你的訓練任務都完成了嗎?」

    「額……這個……」凌小白被戳中死穴,臉上的憤慨立馬化作了尷尬,那什麼,他能說他完全忘記了訓練這回事么?可轉過頭來一想,他幹嘛要回答這個壞蛋的問題啊?鼓足勇氣,直視對方漆黑的眼眸,他硬著頭皮開口:「小爺幹嘛要回答你?」

    「你娘把你交給本尊照顧,這個理由夠了么?」雲井辰理直氣壯的反問道,對付兒子,他多的是手段和辦法。

    「什麼?」凌小白被這個噩耗打擊得心臟猛縮,不是吧?娘親腫么可能這麼對他!

    「還不去訓練?時間就是金錢,浪費它,是可恥的!」他大手一揮,準備把凌小白給打發走,不想讓他繼續在這兒破壞自己的二人世界。

    卧槽!他居然說的出這種話?分明是想要把自己支開,然後獨佔娘親有木有?

    凌小白暗暗磨牙,各種不想答應,可偏偏,在雲井辰的面前,他絲毫硬氣不起來。

    「他就交給你了。」雲井辰隨手將黑狼拋開,黑色的倉鼠驀地落入凌小白的懷裡,「記住,沒完成每天的訓練任務,不准他回來,否則……」

    剩下的話雲井辰沒有說出來,可那危險的語氣,卻足夠讓人聽出他的言外之意。

    黑狼渾身忍不住狠狠抖了幾下,嚶嚶嚶,少主居然威脅它!

    一人一獸懷著滿心的悲催與鬱悶,幽怨的離開閣樓,準備找個角落好好的修補修補自己脆弱的玻璃心。

    「每次這麼欺負他,當心以後他長大了會找你報仇。」凌若夕撐著腰,緩慢的走出屋子,看著兒子散發著怨氣的背影,沒什麼同情心的說道,她一手培養出的孩子,難道她自己還不夠了解么?他絕對是記仇的主。

    「哼,你以為本尊會讓這種事發生?如果他可以,本尊期待著那一天的到來。」這是身為父親的期許,哪怕是用這樣的方式,他也期盼著有朝一日,真如她所說,凌小白能夠強過自己,到那時,他不僅不會失望,反而會安心許多。

    凌若夕何嘗聽不出他的言外之意?眼角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希望你將來別後悔就行。」

    她的兒子,勢必有一天會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沒人猜到,在雲井辰看似對凌小白不順眼的表象下,掩藏著的,竟有一份如此濃郁的父愛。

    平靜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在凌若夕懷孕六個月時,安寧了還不到一個月的大陸,突然間,颳起了一陣巨大的風暴。

    南詔國內忽然湧現出一批實力強悍的高手,他們四處搜索東方家族的人,哪怕是僕人、管事,都會遭到他們無情的殺害,從幼小的嬰兒到老弱婦孺,無一生還。

    很快,南詔國朝廷頒布皇榜,聲稱,這些人是企圖造反的罪人!

    而北寧國,則也在進行清洗工作,不過,那些死掉的人全是詐死,是為了蒙蔽藥王谷的眼睛,博取他們的信任。

    龍華大陸中人人自危,百姓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是覺得,頭頂上這片天,似乎滿是烏雲。

    「他們開始行動了。」凌若夕用力捏緊手裡剛剛送來的情報,「你的人還沒有全部撤離嗎?」

    雲井辰坐在她的身側,手掌輕輕拍著她的後背,替她緩解著心裡的憤怒,「半真半假才能達到最好的效果。」

    他這話里的含義,分明是打算將那些遍布在兩國的屬下當作了可以拋棄的廢棋!當作了誘餌。

    「你……」凌若夕有些怔忡。

    「藥王谷的人不是傻瓜,你先看看這份消息。」為了不讓她誤會,雲井辰將另一份情報遞給了她。

    打開一看,上面的字跡是出自小一,越看,凌若夕的臉色愈發陰沉:「卑鄙!」

    這上面清楚的寫明,那些慘死的人在臨死前遭受過極其可怕的酷刑,小一是大夫,對驗屍也算是了解,那些屍體,雲井辰原本是想著將他們入土,可當派去的人親眼見到屍體上的傷痕時,不忍的將他們帶回了本家。

    他才會讓小一在暗中,做驗屍的工作。

    「如果本尊猜得沒錯,藥王谷的人戒心很強,如果無法做到逼真,被他們知道這些人是詐死,恐怕,事情會變得更加麻煩。」雲井辰幽幽說道,「為了將他們一舉剷除,小小的犧牲是必須的,這些人遺留在世上的家人,本尊已將他們保護起來,保他們後半生衣食無憂。」

    是!他生性涼薄,手段兇殘,可為了在乎的人,犧牲掉一些不太重要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的么?

    如果藥王谷心生懷疑,誰能保證他們下一步還會有怎樣的計劃?在這種時候,雲井辰不願賭,他已經厭煩了對方不依不饒的糾纏。

    「若是不做到這一步,怎麼能蒙蔽他們的雙眼?」他勾唇輕笑,只是那笑容不達眼底。

    凌若夕頓時啞然,或許是因為懷孕的緣故,以至於,她的心也變得柔軟起來,但在雲井辰的解釋下,她選擇了理解,「你說得沒錯。」

    「本尊只希望你和寶寶能夠平安。」他在乎的人不多,放在心尖上的,只有家人,為了他們的安寧,哪怕這雙手染滿鮮血,又有何妨?

    「北寧國那邊有消息嗎?」凌若夕轉眼就把這件事拋諸腦後,她縱然不忍,縱然心軟,可她骨子裡依舊流著和雲井辰相差無幾的涼薄血液。

    「暫時沒有,藥王谷的人很狡猾,每次僅僅是用書信和北寧的皇室聯繫,暗中吩咐他們如何做下一步,不曾露面,也不曾泄漏行蹤。」雲井辰覺得這幫人就像是老鼠,藏在最隱秘的黑暗中。

    「哼,他們大肆利用朝廷殘殺你的手下,定別有目的。」或許他們是想用這樣的方法引他們現身?還是想,讓他們自亂陣腳?

    不論是哪種目的,凌若夕都不打算讓他們得逞。

    「南詔國突然冒出來的那些人,是什麼來路?」她口風一轉,想到了這一個月來,在南詔國內出現的大批高手。

    「本尊已經差人調查,相信很快就有結果。」雲井辰眸光森冷,「不管他們是什麼來路,敢和我們做對,就要有承受住後果的勇氣!」

    一絲駭然的殺意,在他的眉宇間浮現。

    凌若夕抿唇輕笑,「當然,對於敵人,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她腦子裡已經有了一個初步計劃,沒有線索,她就用方法挖出線索!漆黑如墨的鳳目里有精芒正在暴漲。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和嫂子同居的日子
    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海賊之黑暗大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