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0章 世間最般配的夫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80章 世間最般配的夫妻字體大小: A+
     

    凌若夕覺得,自從看到這封信以後,她就累覺不愛了,她自問對南詔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有苦勞,好歹也有疲勞不是?可到頭來呢?人家居然在背後磨著刀子準備隨時給她一刀。

    「為了這種忘恩負義的小人生氣,不值得。」雲井辰懶懶的說道,隨手將剛傳來的書信抽走,迅速一掃,速度堪比一目十行,當他見到上面龍飛鳳舞的筆跡時,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他是在囑咐你多加小心?呵,堂堂一國王爺,這心未免也操得太多了些。」

    擦,這鳳奕郯是不是閑著太無聊?說事就說事,誰需要他來表達關心?

    手指驀地握緊,掌心的信箋瞬間被玄力碾壓成了碎末,「娘子,今後和這鳳奕郯少點往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保不准他心裡有別的想法。」

    「……」凌若夕對他大遲飛醋的行為各種無語,「拜託,我和他現在只是合作的關係,他不過是送封信來提醒我注意南詔,你還能想得更遠一點么?」

    以為誰都和他一樣,滿腦子春花秋月?

    「那可不一定,依為夫所見,他每回見到你,那雙眼睛都在放光!」雲井辰咬牙切齒的說著,正所謂情敵看情敵,絕對看得准,身為男人他太清楚不過鳳奕郯每回望著她時的目光里,暗藏著什麼。

    要說那男人對她沒有不良的居心,誰信?反正他是不信的。

    「說夠了沒?」凌若夕滿心的無奈,「比起談論他,南詔國才是真正該注意的。」

    「怕什麼?區區一個南詔就算他們有膽子和藥王谷聯手,本尊難不成還不能保護你么?」鳳奕郯說得極其自信,「一個沒有皇室坐鎮的王朝,居然妄想撼動強者的地位,哼,本尊只怕他們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

    他毫不掩飾對南詔的不喜,那個地方,可沒給他留下什麼好的記憶。

    「反正那些人也沒對你有多好,既然人家想要自尋死路,咱們乾脆就成全他們。」雲井辰笑得花容失色,渾身散發著一股濃郁的邪氣,在他的身後,似有黑暗正在瀰漫,正在瘋狂滋長。

    「你說的對。」凌若夕幽幽嘆了口氣,眉目森冷,「在我離開南詔皇宮的那一刻,我們之間的合作就已經結束,他們選擇和我為敵,我也沒有理由畏懼!」

    「不過,為夫倒是很懷疑,鳳奕郯送這封信來的理由,真的僅僅是為了提醒你嗎?」雲井辰意味深長的嗤笑一聲,「娘子,你可別把皇室的人想得太好了,只怕他們打的主意,並沒有這麼簡單。」

    凌若夕微微凝眉,思索片刻后,就已猜到北寧這封信的背後暗藏的深意,「他們是想徹底破壞我和南詔的關係。」

    「然後等到一切結束,揮軍討伐,沒有了你的幫忙,現在的南詔何以抵擋北寧的百萬雄師?」不是雲井辰對南詔有偏見,當初,兩國開戰,如果不是凌若夕突然現身戰場,而且還站在了南詔的陣營,南詔在那時,就該淪為歷史,不復存在,又怎會苟延殘喘存活到今日?

    「呵,那又怎麼樣?南詔若是選擇和我做對,將來的後果,他們也該有勇氣承擔。」她淡漠的話語直白到近乎殘忍。

    雲井辰聳聳肩,對她這副無情、冷酷的樣子不僅沒覺得不喜,反而有種理所當然的感覺。

    「別管這些瑣事了,既然大致的計劃已經確定,接下來,就讓北寧和藥王谷先去斗,等到有了確切的消息傳來,我們再出手,一次定勝負!」在雲井辰看來,他們和北寧不過是互相利用的關係,「至於南詔,交給本尊,他們妄想對付你,本尊自會讓他們嘗到苦果。」

    凌若夕沒有問他打算怎麼做,她信任的將這件事交給他去辦,自己則留在本家,靜心養胎。

    這兩日,兩國內貌似平靜,朝廷在暗地裡撤離距離邊境較近的城鎮里還未離開的百姓,狀似安寧的表象下,暗潮正在洶湧。

    從本家送往南詔國內各城鎮字型大小的書信數不勝數,雲井辰吩咐各大字型大小,抬高貨價,迅速讓南詔國的物價飛快上漲,東方字型大小是南詔國內最大的商鋪,他這一行動,導致全國震驚!就在朝廷苦思良策時,所有東方字型大小的商鋪,忽然全部停業,要知道,東方家族養活了無數人,這一停業,多少家庭失去賴以生存的工作?百姓們怨聲載道,失去工作的流民,怨氣升天,朝廷根本不可能在最快的時間裡,為他們做好善後的準備。

    好不容易安定下來的南詔,再一次陷入了風雨飄搖的窘迫境地。

    清風明月樓的消息不間斷的傳回本家,上面詳細的記載了有關雲井辰在南詔所做的一切,同樣還包括百姓對這一動亂的反應。

    「夫人,雲公子這麼做,簡直是大快人心啊!這回,南詔國朝廷定會煩到焦頭爛額,一個解決不好,立即就會引來百姓的不滿。」小丫幸災樂禍的站在她身旁,自從得知南詔國準備與要王國聯手,對付凌若夕的消息后,她就對朝廷寒了心,如今當然也不忘落井下石了。

    「兄弟們回來了嗎?」凌若夕隨手將信箋擱到一旁,也不知想到了什麼,嘴角的笑多了幾分古怪。

    「昨天剛回來。」想到剛從外邊玩到精疲力盡的那些大老爺們,小丫悻悻的癟了癟嘴,「夫人,您太縱容他們了!」

    哪有拿著她的錢,自己在外頭花天酒地的?

    「去把他們叫來,我有事吩咐他們去辦。」凌若夕並沒理會她的抱怨,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支付出去的那些銀子,是兄弟們平時被坑蒙拐騙到自己手裡的,所以,他們用的是他們自己的銀兩。

    小丫立即跑去了廂房,挨個敲門,將還在屋裡呼呼大睡的眾人叫了起來,在她的催促下,深淵地獄的眾人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一溜煙,到了閣樓。

    他們成排站在凌若夕身前,一個個氣息絮亂,像是被厲鬼追了好遠。

    「你們這是什麼造型?」凌若夕略感好笑的掃過眼前這幫呼吸急促、汗流浹背的男人,再看看一路催促他們的小丫,頓時瞭然。

    沒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竟會害怕一個小姑娘。

    「夫人,到底啥事啊?」男人們平復了一下呼吸,這才沉聲問道。

    「想不想做筆大生意?」凌若夕莞爾輕笑,「這些天你們在本家關得夠無聊,我這兒有一筆大買賣,正愁沒人去做。」

    「什麼買賣?」一聽有活動,這幫無聊到渾身的骨頭都快散架的男人雙眼蹭地發亮,目光灼灼的瞅著她。

    「去南詔國皇宮將國庫里的一切,搬空!」凌若夕一字一字說得極其緩慢,「這是國庫的鑰匙。」

    她手腕一翻,一枚私人定製的鑰匙出現在她的手心。

    「喲西,這事包在咱們的身上。」男人們興高采烈的答應下來,艾瑪!國庫啊,聽說那裡面有數不清的銀子!這次他們大發了!

    相比於這幫人的激動,小丫卻是各種驚訝,她挪動著步伐蹭到凌若夕身旁,低聲問道:「夫人,您怎麼會有國庫的鑰匙?」

    這東西她不是在離開南詔前,就交還給衛斯理了么?

    凌若夕悠然捧起肘邊矮几上的茶杯,淺淺抿了一口:「在你看來,我是那種做事不留後手的人么?」

    一座金山擺在眼前,她會這麼輕易放棄?

    「在離開皇宮前,我就悄悄把國庫的鑰匙用泥巴印下了模版,隨便找一個工匠,就能製作出來。」凌若夕輕飄飄的解釋道。

    小丫一時間有些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難道從那時開始,夫人就意識到了今天的事?不然,她怎麼會未雨綢繆?

    好在凌若夕不知道她心裡的想法,不然,絕對會噴她一臉,她又沒有看透未來的能力,怎麼可能籌劃這麼多?準備這麼充分?說到底,她只是想著,將來,沒銀子用,這把鑰匙或許可以派上用場。

    這才是她真正的理由。

    事不宜遲,深淵地獄的眾人迅速離開本家,縱身高高躍起,朝南詔國的首都飛奔而去,一股股熟悉的玄力逐漸消失,剛從書房裡辦完事的雲井辰疑惑的掃了眼天邊。

    回到閣樓,他膩歪在凌若夕身旁,一邊替她撥著花生,一邊問道:「娘子,你又在背後玩什麼把戲?這回居然連為夫也被滿在谷里?」

    「你猜?」凌若夕沒這麼快滿足他的好奇,張口將花生吃掉,輕輕咀嚼著。

    「為夫可猜不到。」雲井辰睨著她腮幫不斷上下鼓動的可愛樣子,有些失笑,自從有了身孕以後,她倒是多了幾分孩子氣。

    「南詔的事不能只靠你一個人來解決,既然要給他們找點麻煩,僅僅是現在,還不夠!」凌若夕漫不經心的說道。

    「所以,你打算出手?來嘛,把你的計劃告訴為夫,恩?」曖昧的語調,帶著成熟男人喑啞的性.感魔力,雲井辰幾乎是貼在她的耳邊說出這句話來的。

    凌若夕心尖一跳,平穩的心跳聲,忽然加快,一股酥麻的異樣感覺,從耳垂一路延伸到心臟深處。

    耳廓忍不住紅了,「說話湊這麼近做什麼?」

    她沒好氣的橫了身旁大放荷爾蒙的男人一眼,伸手揉了揉滾燙的耳朵,拒絕承認自己是在害羞。

    「為夫好奇嘛。」雲井辰故意拖長了尾音,這話聽上去更像是在撒嬌。

    面對著這樣的他,凌若夕哪裡有什麼辦法?只能舉手投降:「你說,一個沒有財力支撐的朝廷,能走多遠?」

    暗藏深意的一番話,雲井辰卻聽懂了,「娘子,你可真壞。」

    手指用力捏了捏她的鼻尖,狹長的黑眸里,溢滿了濃濃的寵溺。

    「我們彼此彼此。」她做的,和他做的,沒有任何區別,頂多一個半斤一個八兩。

    面對敵人,難道還要講仁慈,講善良么?抱歉,那種美好的屬性,從一開始,就不存在於她的字典里。

    「呵,所以,本尊和你才是這世間最般配的,不是么?」雲井辰用力摟住她的腰肢,下顎輕輕抵住她瘦弱的肩頭,近乎貪婪的吮吸著從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體香,「好像有一股奶味!」

    他鼻尖微動,嗅到了一絲和以前不太一樣的味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極品美女校長網遊之逆天戒指大唐神級駙馬
    和嫂子同居的日子老衲要還俗惡魔就在身邊妙手仁醫重生之軍嫂萌娃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