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72章 喜悅後到來的沉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72章 喜悅後到來的沉重字體大小: A+
     

    難得有這麼多人陪著他一起過生日,凌小白玩鬧到深夜才迷迷糊糊的抱著自己的金元寶睡了過去,至於小黑,則被他完全遺忘在角落裡。

    「那份禮物你準備了多久?」為凌小白掖了掖被角后,凌若夕靠在床頭,斜睨著正喝著小一貼心準備的醒酒湯的男人,含笑問道。

    「半個月。」雲井辰說得輕描淡寫。

    「今年送上這麼大一份禮,明年你可有得煩了,以這小子的個性,你要是交不出比今年更好的禮物,他絕對會不依不饒的。」凌若夕嘴角的笑加深了幾分,有些期待,明年凌小白纏著他要禮物的畫面。

    「你這是在幸災樂禍嗎?」雲井辰沒把這事放在心上,瞅著她略帶興味的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凌若夕剛想回答,屋外突然有一道熟悉的氣息正迅速靠近,她看了看窗戶外的天色,眉頭暗暗一皺,小丫大半夜怎麼會突然過來?

    她挺著大肚子,剛想起身,卻被雲井辰阻止,雙手用力按住她的肩膀,「你今天也累了,有什麼事,交給本尊來處理。」

    「我還好。」凌若夕掙扎了幾下,沒能掙脫他的桎梏,最後只能無奈的靠在床頭的墊子上,等待小丫進門。

    她步伐匆忙的跨進閣樓,神色有些不安,有些凝重,手裡似乎還拿著一封信。

    「什麼事這麼急匆匆的?」雲井辰不悅的問道,站在床邊,三千白髮此刻已放下,沒用羽冠束著,柔順的貼住他筆挺的背脊。

    小丫被他冷漠的樣子嚇了一跳,結結巴巴的解釋道:「我剛才接到京城裡傳來的急信,是樓里的姑娘飛鴿傳書送到的。」

    雖然她已經將清風明月樓大大小小的事務交給雲井辰的人管理,但在暗中與姑娘們的來往並沒斷掉,就在剛才,壽宴結束后,她打算回房歇息時,就看見信鴿停在窗戶口,所以才會急急忙忙跑來告訴凌若夕。

    「拿來。」雲井辰旋身一轉,下一秒,身影就詭異的出現在小丫的身畔,抽走她掌心的信箋,迅速翻閱了一遍,雋秀的眉宇瞬間冰凍,他周身平和的氣息,成直線下降,彷彿有寒流正圍繞著他。

    凌若夕眸光一暗,沉聲問道:「出了什麼事?」

    如果不是發生大事,他不會這麼不平靜。

    「把信給我。」

    雲井辰有些猶豫,他不想讓凌若夕看到信上的內容。

    「拿過來。」他越是遲疑,凌若夕就越是固執的想要看,到底是什麼消息,能夠讓他如此失態,身體輕盈的從床沿站起,她一手撐著腰,邁開步伐朝雲井辰走去。

    「你小心點。」看著她挺著一個大肚子走來走去,雲井辰嚇得臉色大變,趕緊扶住她的臂膀,把她安置在旁邊的椅子上,坐下時,還貼心的墊了一塊柔軟的墊子,讓她能夠坐得更舒服一些。

    不管看多少次,她還是會為夫人和雲公子之間的感情動容啊,小丫在一旁默默圍觀,心裡說不出是羨慕多一些,還是感動多一些。

    「信。」凌若夕懶得和他廢話,直奔主題。

    雲井辰慢吞吞的將手裡的信箋交給她,在凌若夕準備抽走時,他還遲遲不肯鬆手。

    「到底什麼事讓你們這麼緊張?」凌若夕愈發疑惑,強行將信奪過來后,她仔細的翻看著,臉色也變得格外冷峻。

    寬敞的閣樓內,像是有亞馬遜寒流正在肆意襲擊,小丫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你早就知道?」凌若夕神色冰冷,眼神銳利如刀,直挺挺落在雲井辰的身上。

    信上的內容是說,南詔、北寧兩國已有三分之一的城鎮被魔獸摧毀,朝廷聘請的各大世家,根本無力抵擋魔獸的入侵,只能敗退而歸。

    最重要的是,在百姓中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竟有流言傳出,說這次的魔獸攻城,是因為藥王谷與凌若夕的恩怨,使用了秘葯,操控魔獸,進行報復。

    凌若夕自從懷孕以來,就一直在本家的大宅里,沒有出去過,更不曾關注過外界的情況,以至於這麼大的事,到現在她才聽說。

    「我不是讓你一直留意藥王谷的動靜嗎?為何不說?」凌若夕惱怒的問道,語調很是冰冷。

    雲井辰的確早就知道兩國的情況,可他卻不曾出手幫忙,不論是北寧或是南詔,都與凌若夕有過恩怨,他沒落井下石,已是萬幸,還想他無私幫忙?做夢!

    「外界的事,與本尊何干?」雲井辰挑眉問道,「本尊只想你和小白還有肚子里的寶寶平安,至於其他人的死活,本尊不在乎。」

    他從來不是善人,更沒有拯救蒼生的宏偉心愿,他現在唯一想的,就是等寶寶出生,他們一家四口能夠安穩的過他們的逍遙日子。

    「你知道我問的不是這件事。」凌若夕狠狠擰起眉頭:「我是問你,為何沒告訴我,外面的那些流言!」

    傻子都能猜出,這些流言必定是藥王谷的人傳出來的,畢竟,她和藥王谷的恩怨,除了雙方外,無人知曉。

    看著兩個人爭鋒相對,小丫心裡既害怕又不安,她唯唯諾諾的站在旁邊,屏住呼吸,不敢出聲。

    「小心動了胎氣。」雲井辰幽幽嘆息著,可凌若夕眼裡的怒火卻沒有因為他的話減少些許。

    「為夫就知道一旦你曉得這件事,絕對會不管不顧的派人調查,你現在可不是一個人,做什麼事都不能由著性子來。」他解釋道。

    若夕的個性難道他還不清楚嗎?這女人聽說了此事後,難保不會徹查下去,到時候萬一查出藥王谷的所在,她定會沖在最前沿,而那樣的場景是雲井辰不論如何也不想要見到的。

    所以他才會隔絕外界的一切消息,只為了讓她安心養胎,可算來算去,他卻算漏了小丫手裡掌握的情報。

    冰冷的眼刀驀地刺向小丫,帶著些許指責,些許冷怒。

    小丫打了個機靈,知道自己好心辦了壞事,心裡各種內疚。

    「夫人,雲公子言之有理,雖然外面現在大亂,可咱們這裡卻是安全的。」她急忙順著雲井辰的話說,和他統一戰線。

    「哼,藥王谷的人虎視眈眈,甚至在暗地裡放冷箭,試圖抹黑我,我卻退而不戰,這是什麼道理?」外界的流言分明是藥王谷給她下的戰帖,她凌若夕這輩子只能站著死,絕不會苟且偷生。

    雲井辰心頭咯噔一下,看著她滿臉肅殺的表情,暗叫不好:「若夕,你不是向來不理會旁人的指指點點嗎?如果你當真在意那些傳言,本尊派人壓住便可,何需你這般動怒?」

    「對啊,夫人,為了這些卑鄙小人,害你動了胎氣,那可就不值得了。」小丫也在旁邊出聲勸道。

    凌若夕心頭澎湃的憤怒,逐漸平息下來,他們的話不是沒有道理,現在的她,不適合加入到戰鬥中去,手掌輕輕撫摸著腹部,已經快五個月大的肚子里,時不時會有胎動傳出來。

    她低垂下眼瞼,「也罷,小丫,最近你時刻留意外界的動向,只要稍有異動,立刻回稟,至於你,」冷冽的眸光涼颼颼轉向雲井辰,薄唇微翹,「你這兩天就給我好好的調查藥王谷的人到底藏在什麼地方。」

    雲井辰忙不定點頭,「行,這事交給為夫,娘子你就安心養胎,恩?」

    手指寵溺的捏了捏她的臉蛋,凌若夕轉開腦袋,避開他的觸碰,眉宇間還殘留著幾分余怒。

    「別再背後耍花招,再讓我知道,你有事隱瞞我,小心我讓你好看!」她沒好氣的冷哼道。

    雲井辰只差沒指天誓日的發誓,才勉強讓她信了三分。

    小丫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閣樓,出門時,她忽然轉身看了眼正在打情罵俏的二人,捂著嘴噗哧一聲笑開了。

    能夠有雲公子這樣的男人愛慕,夫人一定會很幸福的。

    「死開。」凌若夕一腳將剛蹭到面前來的男人踹開,沒給他任何的好臉色看。

    雲井辰默默的承受了她的攻擊,手掌捂住自己的胸口,故作痛苦的發出幾聲嗚咽:「娘子,你踹得為夫心好疼。」

    「裝,你繼續裝。」凌若夕心裡那點余怒,早就在他的裝腔作勢下,消失得無影無蹤了,深邃幽冷的黑眸,有淡淡的笑意正在蕩漾。

    可她沒這麼快說出原諒他的話,這男人,居然背著她在暗中攔截消息,不讓她知道,要是不給他點教訓,他只怕還會做出第二次。

    「娘子~」蕩漾的語調,夾雜著幾分戲謔,幾分寵溺,聽在凌若夕的耳中,讓她的心也不禁酥軟了幾分。

    綳著的冷臉險些龜裂,「你在唱大戲嗎?」

    「那娘子你不知道可還喜歡?」雲井辰握住她的腳踝,輕輕放置到自己的膝蓋上,手指替她溫柔的揉捏著。

    「將就。」凌若夕的答案模稜兩可,「這種事只此一次,下不為例,懂么?」

    「昂。」雲井辰敢不點頭嗎?

    一場風波,在他的死皮賴臉下,終於結束,雲井辰又陪著凌若夕聊了半天,等到她面露疲色,才攙扶著她到床榻上睡下,一夜好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
    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神話版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