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71章 七歲生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71章 七歲生日字體大小: A+
     

    「呵,在這裡有無數高手坐鎮,他們來一個死一個,何懼之有?」雲井辰說得極其豪邁,渾身彷彿散發著一股萬夫莫敵的強悍氣勢。

    凌若夕心頭的焦慮彷彿也在這一刻消失得無影無蹤,「需要我提醒你,上次藥王谷的人闖入本家,也有一幫高手坐鎮嗎?」

    她笑盈盈的將面前吃光的空碗推開,輕靠在軟塌上輕聲問道。

    雲井辰豪氣萬千的表情頓時一僵,「咳,你就這麼喜歡拆本尊的台?」

    「還行。」輕飄飄的兩個字,讓雲井辰委屈得只想到角落裡畫圈圈,他怎麼偏偏就愛上了這樣一個性格惡劣的女人呢?「總之,藥王谷的事交給我來辦,你只需要安心養胎便可。」

    有他這句話,凌若夕暫時安心不少。

    時間轉瞬即逝,在不知不覺間,凌小白七歲的生辰竟到了,東方本家到處張燈結綵,喜慶的氣氛渲染著每一個角落,就連下人也是逢人就笑,喜悅之色怎樣也掩飾不住。

    夫人有孕,小少爺又臨近生辰,這可是雙喜臨門啊。

    留在本家的小丫自動請纓,接受了操辦生辰的所有事宜,力保要把這個生日搞得盛大。

    凌若夕的肚子已經有些大了,圓鼓鼓的,像一個氣球,在小一的悉心調理下,她的身材並沒有出現臃腫的跡象,反而愈發苗條,看上去更是有種弱不經風的美感。

    「娘親,你說晚上寶寶穿這件衣服怎麼樣?」凌小白掏出了自己的壓箱底,把一件件喜慶的衣裳擺成一排放在床榻上,小臉糾結的擰成一團,不知道究竟該選哪一件比較合適。

    如今正是初夏,氣候熱得有些嚇人,嬤嬤正在凌若夕身邊為她打著扇子,她幽幽睜開眼睛,隨時指了指一件紅色綉黑色紋理的唐裝。

    「唔,這件嗎?」凌小白拎起來看了看,最後果斷決定聽凌若夕的,將衣服套弄到自己身上,凌小白還特地跑到鏡子前,從左到右從上到下的把自己欣賞了一陣,「哇,小爺真帥!」

    聽到他的驚呼,凌若夕忍不住眼角直抖,默默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孩子啊,你可千萬不要遺傳到你爹自戀的性格。

    壽宴準備在晚上舉行,沒有太多外人的加入,賓客也就只有深淵地獄的眾人。

    從下午開始,就有戲班子大老遠被接到本家敲鑼打鼓的開始表演,雲井辰穿著妖冶的紅衣,扶著凌若夕在花園的涼亭里坐下,欣賞戲曲。

    咿咿呀呀的京劇,凌若夕看得卻津津有味,身旁有人打扇,有人替她撥葡萄,這樣的生活,頹廢、奢華到了極致。

    她懶洋洋靠著貴妃椅,連動彈的心思也沒有。

    「你啊,怎麼懷孕后反倒像個孩子?」雲井辰將一顆水靈靈的葡萄遞到她的唇邊,寵溺的嘆息道。

    他愛極了她這副樣子,慵懶中不失女人的嫵媚,如同一朵嬌艷欲滴的桃花,正等待著人的採摘。

    「你有意見?」凌若夕眼眸一轉,一抹寒芒迅速掠過。

    雲井辰立即賠笑,他可是時刻記得嬤嬤的指導,不能惹她發火。

    作為壽星的凌小白此刻正一隻腳踩在石凳上,連連為戲班子叫好,四周伺候的下人看著他活力四射的模樣,紛紛捂嘴偷笑。

    「今晚的膳食為夫吩咐了廚房,多準備些帶酸的,定能合你胃口。」精湛好看的戲曲對雲井辰而言,一點吸引力也沒有,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凌若夕的身上,一雙眼睛根本捨不得挪開。

    小丫有些羨慕的望著涼亭里的一雙璧人,情緒略顯低落,如果暗水還在,這樣的場合,他一定會特別高興。

    「娘親,他們唱的是什麼啊?寶寶怎麼一點也聽不明白?」凌小白叫累了,從石凳上跳下來,端起茶就喝。

    「聽不懂你還叫得這麼開心?」凌若夕神色古怪的看著他。

    凌小白理直氣壯的嚷嚷道:「寶寶這是尊重大家的勞動成果。」雖然他聽不懂,也不會欣賞,可他卻可以捧場啊,再說,請戲班子要花好多銀子,如果沒人看,豈不是浪費了嗎?

    「……」對他的反駁,凌若夕累覺不愛,這小子總有無數的歪理邪說。

    看完戲劇表演,已是夕陽西下,雲井辰大方的給戲班子封了個大大的紅包,看得凌小白差點沒撲上去,抱住他的大腿叫一聲土豪。

    晚宴正式開席,深淵地獄的眾人盛裝打扮,從廂房裡出來,進入花園,他們每個人手裡都提前備好了禮物。

    「小少爺,生辰快樂,這是送你的賀禮,打開看看喜不喜歡。」

    凌小白笑得只見眉不見眼,大包小包的禮物塞了滿懷,看不下去的小豆子想要上前替他分擔一些,卻被他躲開。

    「這是小爺的。」是他的私人財產。

    小豆子很委屈,他只是看少爺快要拿不動,所以才想幫忙,沒別的意思啊。

    凌小白在最大的一張空圓桌上將禮物放下,顧不得吃飯,一屁.股坐下后,開始迫不及待的拆著禮物。

    凌若夕和雲井辰被單獨安排在最前列的位置,也不急著動筷,反而饒有興味的看著兒子的舉動。

    「哇!好大的金元寶!」第一份禮物,就惹來凌小白的驚呼,用純金打造的巨型元寶,讓凌小白這個財迷,樂得合不攏嘴。

    元寶大概有兩個拳頭加起來的大小,在花園的燈火下,顯得格外璀璨。

    凌小白特沒骨氣的用牙齒咬了一口:「是真的!好硬!」

    他愛不釋手的將元寶抱在懷中,純金的重量,讓他的身體看上去像是要被壓彎,但他沒捨得鬆手,轉過頭,沖送自己這份大禮的男人露齒一笑:「謝謝,這件禮物是寶寶收到的最好的!」

    之後的禮物大多是和金銀珠寶有關的東西,誰都知道凌小白對這些玩意兒情有獨鍾,所以趁著他生日的機會,滿足了他斂財的興趣。

    氣氛和諧且熱鬧,一幫大老爺們喝得醉眼朦朧,搖搖晃晃的走到正桌前,想要拉著凌若夕一起喝。

    雲井辰眉頭一蹙,持著酒杯站起身來,「要喝酒,本尊奉陪!」

    有他這句話,眾人頓時遺忘了凌若夕,合力朝他發起攻勢,一杯接著一杯的敬酒,源源不斷送入雲井辰的喉嚨,他卻面色不變,反倒是這些主動挑釁的男人,很快就七七八八的倒在了桌子上,有幾個人還在耍著酒瘋,不停拿著筷子哼唱著歌謠。

    「呵,難道見他們這麼高興。」凌若夕望著四周喝趴下的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她有許久沒見到這幫人如此開懷的一面了。

    「娘親,娘親!」剛才被死命拽著灌下一杯薄酒的凌小白,踉踉蹌蹌的跑到凌若夕身邊,小手輕輕拽了拽她的裙擺。

    「恩?」凌若夕扯著他頭頂上的呆毛,「做什麼?」

    凌小白攤開手,「寶寶的禮物!」

    嚶嚶嚶,能光明正大向娘親討要禮物的機會可不多,他才不要錯過呢。

    「諾,給你。」凌若夕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錦盒,他的壽辰,她怎麼可能沒有準備賀禮?

    精美、昂貴的錦盒讓凌小白雙眼蹭地一亮,開始期待裡面究竟裝了什麼東西,是金子呢,還是銀子?

    他啪地一聲將錦盒打開,卻在看到裡面的禮物時,哇的大聲嚷嚷起來。

    那是一把用千年寒鐵做成的匕首,上端的刀柄,鑲嵌著紅與藍的玉石,邊緣鑲著金邊,刀刃銳利,散發著一股讓人渾身發毛的寒氣。

    「喜歡么?」凌若夕含笑問道,這把匕首是她命人偷偷打造的,製作刀刃的寒鐵,是將她的貼身武器柳葉刀融化製成,可以說意義非常。

    凌小白用力點頭:「恩!寶寶好喜歡。」

    他踮著腳,剛想奉上一個香吻表示自己的高興與開心,卻被雲井辰眼疾手快的阻止,溫熱的手掌阻隔在他和凌若夕的面頰中央,不讓他再往前進一步。

    「你幹嘛啊?」凌小白不爽的瞪著他。

    「本尊說過讓你和她保持半米的距離,你把本尊的話當成是耳旁風么?」雲井辰一點也沒受他眼刀的影響。

    「今天是小爺的生日,小爺是壽星可以為所欲為!」凌小白不幹了,今天是他的壽辰,難道連這麼小的願望也不能實現嗎?

    雲井辰沖他勾勾手指,示意他走近點。

    凌小白有些害怕,他一點也不想再品嘗屁.股開花的滋味了。

    大概是猜到他在顧忌什麼,雲井辰拂袖從椅子上站起,峻拔的身軀緩緩走到他的面前,手掌溫柔的揉搓著他的腦袋,「不想看本尊為你準備了什麼禮物嗎?」

    禮物!

    剛才那點不爽,在禮物的誘惑下煙消雲散,他的小臉立馬由陰轉晴,甚至親昵的將腦袋往雲井辰的掌心下送去,表示親近:「恩恩恩,寶寶想要!是什麼樣的禮物呀?」

    他那麼有錢,一定不會是什麼便宜的東西,哎呦,過生日真好!要是他能每天都過生日,那就更好了。

    嘗到甜頭的凌小白,開始了永遠不可能變成現實的幻想。

    凌若夕有些意外,她可沒聽說雲井辰有為兒子準備什麼禮物。

    「那你可要看好了。」一抹驚心動魄的笑爬上他的嘴角,手臂輕揮,衣袖由上至下滑出一道美麗的弧線。

    剎那間,從四周砰砰的竄起銀色的禮花,銀白色的光芒從地面直衝雲霄,在空中發生爆炸,隨後,化作一道道璀璨的星光,驀地落下。

    「哇!好漂亮!」凌小白昂著頭,被天空上美麗的滿天星奪去了呼吸。

    就連凌若夕也忍不住愣了,看著這漫天的白色星火,她微微側目,染上柔色的黑眸,此刻倒影著的,只有身旁這個妖冶男人的影子,滿滿的,窄窄的,只有他一人。

    當最後一束煙火炸開在天際,星光忽然爆閃,像是受到了指引般,凝聚在一起,形成四個大字——生辰快樂。

    言簡意賅的四個字,卻讓人足以看到他為這份禮物耗費的心血與精力。

    凌小白想,這是他收到的最好,最美的禮物,他永遠也不會忘記。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魔教教主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
    網遊之全球在線都市血狼大主宰修真界敗類總裁的私有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