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67章 乞巧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67章 乞巧節字體大小: A+
     

    這種時候傻子才會說是,雲井辰笑而不語,邪肆的笑容讓凌若夕心底升起的絲絲怒火,徹底煙消雲散,對這個男人,她永遠沒辦法。

    「凌姑娘,我們打算待會兒四處逛逛,你要和我們一起嗎?」深淵地獄的男人們許久沒在城鎮中悠閑自得的散心,如今興緻上頭,忍不住提出請求。

    「你們自己去,晚上在東方客棧集合。」凌若夕定下了匯合的地點后,這幫人立馬原地解散,勾肩搭背的闖進市集,開始自由活動。

    「本尊在趕來的時候,聽說今晚在百裡外的清水鎮會有風俗節日舉行,想去嗎?」雲井辰打算和凌若夕享受享受二人世界。

    凌若夕想了想,今天左右沒什麼事,也就答應了。

    凌小白立即出聲:「寶寶也要去。」

    他才不要和娘親分開呢,火辣辣的屁.股,沒能讓凌小白收斂多少,反而愈發的想要膩歪在凌若夕身邊,挑戰雲井辰的忍耐力。

    他眉頭頓時緊皺,「你去做什麼?本尊要和娘子過屬於我們的節日。」

    他完全不想帶一個移動電燈泡在身邊。

    「娘親……」凌小白淚眼婆娑的望著凌若夕,他就不信,娘親點頭答應了,這個壞蛋還能拒絕自己跟上。

    一邊是兒子,一邊是雲井辰,凌若夕的選擇不言而喻,更何況,最近這段日子,小白沒少被他欺負,她動了惻隱之心,「那就一起去。」

    「好耶!」凌小白激動的大叫一聲,朝雲井辰投去挑釁的目光,哼哼哼,看吧,在娘親的心裡,果然還是自己最重要,他也得靠邊站。

    雲井辰略感好笑,這小子是把自己當作仇人了嗎?

    也罷,不過是二人世界變成一家三口出行,沒有太大的分別。

    夜色漸沉,凌若夕在東方家族麾下的連鎖客棧定好了房間,然後換下身上的衣物,換上一件乾淨的,將長發紮成馬尾,牽著兒子,前往清水鎮。

    一路疾行,百里的距離,他們卻只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的時間,遠遠的,就能夠看到城牆內通明的燈火正在閃爍,與這天上星辰交相輝映。

    凌小白驚嘆的叫了一聲,只恨不得立馬降落,參與到裡面去。

    小丫沒有跟隨他們一路,很識趣的留在了客棧里。

    在城門前落地,凌若夕和雲井辰一左一右拉著凌小白,踏入城中。

    清水鎮是南詔國的邊陲小鎮,這裡民風樸素,百姓自給自足,每年的今日,這裡都會舉辦名為乞巧節的節日活動,年輕的男男女女走出民居,在繁華的街道上聚集,街邊有琳琅的攤位,兜售著一些小物件,紅彤彤的燈籠,懸挂在四周,偶爾還有舞獅團的人舞動著獅子頭,從街頭跳到街尾。

    節日的氣氛十分濃郁,所有人臉上都掛著歡喜的微笑。

    凌小白左看看右看看,看見什麼都想買,可他又捨不得兜里的銀子,於是,就把主意打到了雲井辰的身上,轉過頭,期盼的望著他,用眼神傳遞著自己內心的希翼。

    「他是把本尊當作冤大頭了嗎?」雲井辰苦笑一聲,也只有在這種時候,凌小白才會給他一點好臉色看。

    「如果你平時少欺負他一些,或許他會喜歡你。」凌若夕站在他身旁,冷峻的五官此刻略顯柔和。

    男俊女俏的二人在人群中顯得格外顯眼,不少經過他們身側的百姓,紛紛投以羨慕、祝福的目光。

    「雲叔叔,寶寶想要那個面具。」凌小白指著一個彩繪面具,主動握住他的手指,討好的笑了。

    在銀子面前,尊嚴算什麼?如果他願意替他結賬,他就勉為其難,原諒他今天的錯誤好了。

    看著兒子可憐巴巴的模樣,雲井辰冷硬的心窩不禁軟了下來,狹長的黑眸中,有寵溺的光芒閃動:「給你。」

    他大方的拿出了一錠金元寶,立馬換來凌小白燦爛的微笑。

    他連蹦帶跳的跑到攤位前,和攤販你來我往的講了半天價,才以一兩銀子的價格,將面具買到手,至於剩下的錢,凌小白毫不猶豫的塞進了自己的口袋。

    「呵,他倒是會持家。」雲井辰將整個過程看得一清二楚,既好笑又好氣。

    「精打細算是一種美德,我不希望將來他成為一個敗家子。」凌若夕解釋道,「再說,銀子這種東西永遠不會背叛他。」

    這是她從小潛移默化灌輸給凌小白的人生原則。

    聞言,雲井辰有些無奈的捏了捏她的手背:「真不知道這些東西你都是從哪兒學來的,天下間,有比這些俗物更值得珍惜的存在。」

    「沒聽說過一句古話么?錢不是萬能的,可沒有錢,卻是萬萬不能的。」凌若夕神色漠然的反駁道。

    「好吧,怎麼說你都有理。」雲井辰不想和她鬥嘴,她喜歡銀子,他就用心掙,這樣不就好了?

    兩人一路尾隨著凌小白從街頭逛到街尾,他抱著滿懷的戰利品,臉上的笑就沒停過。

    「娘親,咱們去那邊,好象有熱鬧可以看!」凌小白拽了拽凌若夕,從擁擠的人群中躋身出去,雲井辰如同一尊守護神,始終伸出手,護著他們,避免他們被這擁擠的人潮碰傷。

    在前邊,是一條圍繞整個清水鎮的溪流,流水潺潺,時而有畫舫的船舶緩慢漂泊在上邊,從畫舫里傳出的美妙琴聲,十分悅耳,岸邊的長柳垂青,有不少恩愛的夫妻,此刻正攜手在樹下漫步,也有年輕貌美的姑娘手捧河燈蹲在岸邊,將自己的心愿默默的寫在信箋上,塞在河燈里,看著它遠去。

    參天古樹長著茂盛的枝椏,枝條上,掛滿了隨風搖曳的長紙條,紅的、綠的,色彩斑斕。

    「娘親,這是什麼樹,為什麼他們都把紙條往上面掛啊?」凌小白還是頭一回見到這樣的情形,自然很驚訝,只能向凌若夕求解釋,在他的心裡,自己的娘親是無所不知的。

    「小少爺,一看你就是外地人吧?這棵樹可是清水鎮上出了名的許願樹,只要把心愿寫下來,掛在最高的地方,就能夠達成所願。」兜售紙條的老人慈眉善目的向凌小白解釋。

    「唔,是這樣嗎?」凌小白有些好奇,「只要把心愿寫下來掛上去,就可以實現?」

    那他想要用不光的銀子,也可以被滿足嗎?

    凌若夕剛想阻止他,可話還沒說出口,就被雲井辰攔下,「這種時候就別破壞氣氛。」

    明知是假的,卻還要沉醉其中嗎?

    凌若夕不敢苟同,這老頭分明是用這樣的方式哄騙人掏錢買下紙條,至於他所說的什麼許願樹,凌若夕一個字也不信。

    「有時候,難得糊塗。」雲井辰笑了笑,「你啊,就是活得太清醒,才會少很多的樂趣。」

    「你這是歪理邪說。」凌若夕白了他一眼。

    「歪理邪說也好,你看,小白他現在不是挺開心的么?」雲井辰指了指用幾個銅板買下紙條的凌小白,「只要他高興,是真是假又能怎麼樣?」

    看著兒子興緻勃勃的表情,凌若夕只能承認,他說的是對的!

    「娘親,你有木有什麼心愿?寶寶替你寫上去。」凌小白將自己的心愿寫好后,立馬蹭到凌若夕身邊,想要讓她也寫一寫。

    「沒有。」凌若夕漠然啟口,她從不相信這種事,真有心愿,她只會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而不是寄望於這虛無縹緲的做法。

    凌小白眸光一暗,神色有些落寞。

    見狀,雲井辰頂替凌若夕出面,將紙條接了過來,大手一揮,洋洋洒洒在上邊寫下了一行字。

    『一世一白頭,世世不分離。』

    凌若夕瞳孔驀地一縮,生生世世永不分離,這是他的心愿么?

    「好了。」雲井辰將紙條交給凌小白,然後彎腰將他從地上抱起。

    「唔,還有比咱們更高的。」凌小白指著最上方懸挂的幾個紙條,有些不服氣,「寶寶還想再上去,掛在最上面。」

    小手直指樹木頂端的枝條。

    雲井辰微微一笑,當即騰身躍起,火紅的身影如流星,頃刻間,就抵達了樹頂。

    「哇!」下方無數驚嘆聲此起彼伏,路過的百姓紛紛駐足,仰著脖子,望著樹頂上風華絕代的男人。

    「這個高度呢?」雲井辰穩穩的將凌小白托在懷裡,含笑問道。

    「嗯!」凌小白興沖沖的將紙條綁到樹枝上,輕輕扯了扯,確定不會掉下來以後,他才心滿意足的拍著雲井辰的肩膀:「送小爺下去吧。」

    他怎麼有種自己被當作奴才使喚的錯覺?

    雲井辰無可奈何的搖搖頭,飛身落地,雙腳剛站穩,四周就有掌聲接二連三的響起來,到最後,連成一片。

    他先是一愣,隨後,笑得愈發動人,俊朗的容顏掛著勾人魂魄的邪肆微笑,彷彿一隻魅力全開的妖,在場不少年輕的姑娘一見誤了終身。

    「賣弄夠了?」凌若夕面色微冷,在眾目睽睽之下,用力握住雲井辰的手指,那是最親密無間的,十指緊扣的姿勢,她在以這樣的動作告訴所有人,這個男人是屬於她的,只屬於她一個人的。

    她霸道的舉動,非但沒讓雲井辰心生反感,反而格外高興,還有什麼比得上她親口的承認,讓他更滿足的呢?

    凌小白本想破壞他們倆人之間和諧的氣氛的,可是,想想剛才雲井辰對自己的好,他又把這個念頭給打消了,這次,他就姑且原諒他吃娘親豆腐吧!誰讓自己剛才拿了他的好處呢?

    凌若夕幾乎是強行將雲井辰從人堆里拖走,直到遠離了這熱鬧的市集,她彷彿還能夠感覺到從後方投射來的火熱視線。

    「呼,這裡的人好熱情啊!剛才寶寶的臉被他們摸了好多次。」凌小白心有餘悸的拍著胸口,可臉上的笑卻沒有減淡,說實話,他還挺喜歡這種被人注視的感覺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碎玉投珠重生之魔教教主
    嬌妻高高在上狂探一遇成婚:撿個總裁當老大神別分心網遊之全球在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