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60章 潛在的敵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60章 潛在的敵人字體大小: A+
     

    天哪!她怎麼會從御書房裡出來?近衛軍又怕又急,踮著腳揚長脖子想要往屋內看,看看北寧帝是否安全。

    凌若夕眉頭一蹙,一股強悍的氣勢瞬間朝四周擴散開去,她邁開步伐,在包圍圈中一步一步緩慢前進。

    沒有動手,沒有對持,可這批侍衛卻嚇得不斷後退,握著刀柄的手臂不停的顫抖著,刀身嗡鳴。

    「這就是北寧的待客之道?」邪肆的嗓音從頭頂上落下,眾人愕然抬頭,就看見一抹黑影迅速落地,衣訣翻飛,白髮如雲,精雕玉琢的五官完美得猶如上帝最喜愛的傑作。

    「雲井辰!」有侍衛認出雲井辰的身份,立即驚呼出聲。

    他慵懶的摟住凌若夕的肩膀,另一隻手痞氣的掏掏耳朵:「別這麼大聲,本尊還不至於腦殘到記不得自己的名字。」

    「你!你們!你們要對皇上做什麼?」侍衛驚慌失措的問道,一個凌若夕已經夠他們畏懼,如今再加上一個雲井辰,他們根本沒有勝利的機會。

    「本尊能對他做什麼?」雲井辰似笑非笑的反問道,對侍衛的質問有些嗤之以鼻,「讓開!」

    語調勃然加重,不怒而威的氣場,讓四周的侍衛臉色刷地一下白了,他們艱難的吞咽著口水,讓也不是,不讓也不是。

    「放他們走,這兩位是北寧的貴客,不得怠慢!」聽到外邊騷亂的北寧帝走出御書房,站在門口,沉聲交代道。

    貴客?

    侍衛們頓時大驚,但有皇命在前,他們只能將手裡的兵器通通收好,恭敬的退開,讓出一條路來。

    雲井辰哼笑了兩聲,落落大方的擁著凌若夕,縱身躍起,兩人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這無垠的夜空下,只留下一地神色迷茫的侍衛,完全弄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傳令,丞相府三小姐才德兼備,即日起,封為嬪,入主冷月宮。」北寧帝傳下口諭,打算趁早實施計劃。

    當這則消息傳到丞相府,凌克清激動得老淚縱橫,他彷彿看見了自己的仕途重複光明。

    但身為主角的凌雨霏卻絲毫沒有半分的歡喜,她要嫁的,並不是這位已過中年的帝王,而是她的姐夫——鳳奕郯。

    可事到如今,她還能怎麼辦?整個相府需要靠她來支撐,她的爹爹請求她為丞相府出一份力,這是她無法擺脫的責任和義務。

    第二天清晨,從宮中快馬揚鞭趕來的傳旨太監抵達丞相府,整個府宅內,一片歡騰、喜悅。

    早已梳妝打扮好的凌雨霏被凌克清親自送上馬車,準備趕赴皇宮,踏入那深淵地獄般的後宮。

    「可悲的女人。」不遠處的民居頂端,雲井辰撩袍坐下,火紅的長衫在他的身下隨意的朴散開來。

    目送馬車緩緩駛離,凌若夕彷彿看見了一張血盆大口,正等待著將凌雨霏吞下。

    「我們該啟程回去了。」她提醒道。

    「好,本尊會命人時刻留意京城裡的動向,只要有事,會立馬告訴你。」他知道,她想要看到這最後的結果,即使她嘴上沒說。

    凌若夕輕輕頷首,與東方家族的護衛匯合后,一幫人悄無聲息離開了京城。

    當屬於她的氣息在皇城上方消失,正在朝堂上聆聽朝政的鳳奕郯眸光一暗,整個人有些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就連北寧帝喚了他幾聲,也沒能回神。

    日落時分,凌若夕剛回到本家,就被小一急匆匆的拽到了前廳,「師姐,出事了!」

    「恩?」她眉頭頓時皺緊,不過是離開了兩天,怎麼會出事?

    「昨天夜裡有人闖入這裡,而且還和雲公子的人大打出手。」小一嚴肅的說道,昨天晚上的打鬥,毀了整個客房,那裡到現在仍是一片廢墟,據說敵人的實力十分高牆,即便是本家的人聯手,也只能將他擊退,沒能把人拿下。

    聽完他的敘述,凌若夕的臉色冷若冰霜,她側目看向身旁的雲井辰:「是針對你的?」

    「呵,本尊可不記得自己有得罪過什麼人,更何況,這裡向來隱蔽,尋常人怎會知道如何潛入?」而且還破了他設下的五行八卦陣!

    「保險起見,先找昨天守衛的下人過來問問。」不是凌若夕太謹慎,而是這件事從頭到尾都透著一絲詭異。

    對方是知道他們倆不在,才故意抓住機會擅闖,還是說,只是巧合?

    雲井辰點頭同意了她的做法,立即派人去把昨晚負責守夜的護衛隊隊長叫進前廳,他和凌若夕穩穩坐在高首,神色略顯凝重。

    「奴才見過家主,見過夫人。」護衛隊隊長恭敬的單膝跪地,向他們請安。

    小一如同守護神似的,站在他們倆身邊,而凌小白,在回來的那一刻,就抱著小黑玩起了失蹤。

    「你昨晚和對方交手了?」雲井辰沉聲問道,「對對方的來歷可有思緒?」

    「奴才無能,那賊人身手高強,已是紫階巔峰,奴才們拼盡全力,也未能把人抓住,請家主責罰。」護衛隊隊長自動請罪,滿心的懊惱與自責,在他任職護衛隊隊長這個職位時,他就有義務要保證本家的安全,可現在,卻有人膽敢擅闖,而且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逃走,這讓他怎能不內疚?

    「先把你知道的情況說清楚。」雲井辰沒急著論他的失職之罪。

    「是,來人總共有五人,實力最弱的也有紫階的修為,他們行動迅速,且對本家的地形瞭若指掌,他們偷偷潛入了客房,之後,奴才們就聽到小丫姑娘的驚呼,趕過去后,夫人的屬下已經同對方交手,奴才們立即加入戰局,重傷了賊人,但他們卻用了不知道什麼東西,讓奴才們看不見,逃之夭夭。」護衛隊隊長用最簡短的言語將昨晚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說了出來,隨後,就安靜的跪在地上,等待著屬於他的懲罰降臨。

    寬敞的前廳,此刻安靜得落針可聞,雲井辰若有所思的托著下顎,「你剛才說,來人直接闖入後院的廂房,是小丫姑娘第一個發現的?」

    不對!如果他們真的對本家的地形瞭若指掌,為何會去客房?而且,小丫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對方既然有紫階的身手,在被她發現行蹤后,絕對有足夠多的時間,殺掉她,怎麼可能給她驚呼的機會?

    整件事讓雲井辰心裡隱隱有種不詳的預感,就像是霧裡看花,完全摸不著頭緒。

    「小丫可有受傷?」凌若夕沉聲問道,眉梢冷峭如冰。

    「小丫姑娘只是受了些驚嚇,並沒受到太大的傷害。」回答她的是小一。

    「我先去看看她的情況。」凌若夕拂袖起身,馬不停蹄離開大廳,因為客房被毀,小丫的住所也被臨時遷移到南面的幽靜院子,此刻,她臉色蒼白的靠在床頭,本家的婢女正伺候她用膳。

    緊鎖的房門被人從外粗魯的推開,凌若夕凜然的身影出現在她的眼前。

    小丫強行打起精神,「夫人。」

    「你還好嗎?」凌若夕擰起眉頭,一個健步衝到床邊,將她扶住,動作溫柔的把她扶到枕頭上靠下,還體貼的為她掖了掖被角。

    小丫抿唇輕笑:「夫人,我沒事的。」

    「還說沒事?臉色這麼難看。」凌若夕有些心疼的撫了撫她的面頰,心頭殺意瘋漲,該死!別讓她知道是誰那麼大的膽子,居然敢闖入東方本家,嚇壞她的人,否則,她會讓那些人知道,花兒為什麼那麼紅。

    平靜的氣息出現短暫的波動,她深沉的眸子,溢滿了濃濃的血腥之氣,如同一隻蘇醒的兇猛獅子,伸出了自己的爪牙。

    即使她的怒火不是對著小丫去的,但看著眼前面目猙獰的凌若夕,小丫心裡還是難忍恐懼。

    「夫人,我真的沒事拉。」她故意佯裝著輕鬆的樣子,絢爛的笑容配上慘白的臉色,卻讓凌若夕有種心如刀絞的感覺。

    暗水到死最放心不下的人,她卻沒有能夠保護好,雙眼無力的閉上,心窩裡滿是苦澀與凄涼。

    婢女眼見情況不對,悄無聲息的退了下去,把空間交給這兩個明顯需要溝通的女人。

    「昨天進來的歹人你可有看清他們的長相?有印象嗎?」凌若夕沉聲問道,眸子里翻騰不息的情緒被她用理智壓抑下來。

    小丫仔細回想了一陣,突然搖頭:「他們都帶著面紗,我沒能看清楚,不過,如果我沒有猜錯,應該是沖著我來的。」

    「恩?」這個消息超出了凌若夕的預料,眉心頓時皺緊:「沖著你來的?」

    這話怎麼說?

    「昨天我原本是想早點歇息的,可就在我準備休息時,他們突然間闖進來,然後想要抓我,我就嚇到大聲叫了一下,大家才趕來。」小丫仔細的將昨晚的情況原原本本複述給凌若夕聽。

    「我覺得,如果他們不是沖著我來的,不可能會那麼準確的找到我的房間,而且一路上,沒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凌若夕也有同感,可她想不通,為什麼那些人會單單沖著小丫來。

    「你在京城裡可有得罪什麼人?」她眸光微冷,似染上了冰冷的寒芒。

    小丫搖搖頭:「沒有啊。」

    這件事從頭到尾都透著一種古怪感,凌若夕見沒能問出什麼有用的情報,只能將心頭的怒火壓下去,安慰了小丫幾句后,守著她睡著,才離開房間。

    她的臉色十分凝重,這突然冒出來的敵人究竟是誰,沒人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也沒人清楚,如果真的是沖著小丫來的,對方必定對這裡的地形瞭若指掌。

    這麼一想,她突然間覺得,有和雲井辰深入交流的必要。

    回到閣樓時,雲井辰還未回來,凌若夕詢問了下人,聽說他正在聚集府內所有人到前院集合,凌若夕頓時瞭然,看來,他也和自己有同樣的想法。

    這個家裡,出了內奸!

    否則,如何解釋對方會如入無人之境的闖到後院,而且還能無聲無息破了院子裡布下的五行八卦陣?

    凌若夕腳下一轉,朝著前院的方向飛奔前去。

    路上,她和正往回走的凌小白撞了個正著。

    「誒?娘親?」她急匆匆的要去哪兒啊?凌小白茫然的眨巴著眼睛。

    「你先回屋。」凌若夕腳步不停,匆忙吩咐了一句。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戰神極品贅婿一念永恒魔臨權路風雲
    餘生有你,甜又暖豪門第一寵:大叔,求放寵妻101式:權少,晚漫威里的德魯伊深淵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