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9章 為他治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9章 為他治病字體大小: A+
     

    雲井辰太過篤定的口氣,讓凌若夕心裡生出一種十分不爽的感覺,凌厲的眉梢朝上一挑:「你就這麼確定她將來會反悔?」

    「呵,任何一段感情彼此雙方常年不曾見面,都會隨之減淡,哪怕現在愛得非彼此不可,終有一日也會土崩瓦解,到最後,旁人的白眼,旁人的非議,會讓她疲倦,甚至於生出恨意。」雲井辰低垂著眼瞼,以一種極其平淡的口氣說道。

    凌若夕黯然握緊拳頭,冷笑道:「那可不一定,這世間多的是持之以恆,更何況,小丫她不是那樣的人。」

    「既然你這麼說,那又為何不願答應?」雲井辰口風頓時一轉,並不算犀利的目光,卻讓凌若夕無言以對。

    「你訛我?」她臉色驟變,這才明白,他的這些話,不過是為了激怒她,促使她說出心裡話來。

    雲井辰不置可否的攤攤手:「本尊只是隨口一說,若夕,你既然有了決定,只需要按照心裡所想的去做便可,無需考慮太多。」

    「若當真這麼簡單,我又何苦這般糾結。」凌若夕搖搖頭,他說得輕鬆,可她卻不能如此草率的答應小丫,因為,這件事不僅關係到她的終身,同樣也關係到離世的暗水。

    他已經因她而死,她不願看到被他到死還牽挂著的小丫,因為她一個錯誤的決定,到最後,落得悔恨終身的下場。

    雲井辰方才所說的話,何嘗不是她擔心的?道理誰都懂,也都明白,正是因為這樣,才會自相矛盾。

    「她不是小孩子,她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必須要自己負責。」雲井辰平靜的說道:「更何況,若夕,在你的心裡,暗水的分量比小丫更重,你如今不願答應,不過是因為,害怕耽誤了她的前程,若她只是一個素不相識的女子,你斷不會這般猶豫。」

    他了解她,了解得知根知底。

    凌若夕無言以對,「或許我該再問問小丫的心思。」

    「如果她執意呢?」雲井辰反問道。

    「呵,我便替她主婚,就算他日,她後悔了,也可隱姓埋名,到另一個地方重新生活。」凌若夕終於做出了決定,正如雲井辰所說的那般,如果換做是一個不相干的人,她絕不會有半分的猶豫。

    生前,她未能替他們主婚,如今,她必須得替小丫和暗水完成這個心愿,哪怕僅僅只是一個形式。

    「你做出決定就好,不管怎麼樣,本尊都會支持你。」雲井辰溫柔一笑,眼裡有極淡的星光溢開。

    入夜,凌若夕沒有休息的心情,等到凌小白睡著后,她輕手輕腳的離開寢宮,貓著步伐,準備前往小一的住所。

    「大半夜不睡覺,鬼鬼祟祟的打算做什麼去?」雲井辰邪肆的嗓音從身後傳來。

    凌若夕分明記得自己點了他的穴道,他怎麼還醒著?

    或許是看出了她的疑惑,雲井辰解釋道:「自從這傷勢出現后,為夫的穴道就換了位置。」

    這或許是唯一的好處,兩股力量的爭鬥,讓他的筋脈受到重創,穴道也因為玄力的絮亂,發生改變,以至於剛才凌若夕的動手時,他就已經被驚醒。

    「你想到哪兒去?」他邪笑著問道:「大半夜,又故意點住為夫的昏睡穴,娘子,你該不會打算紅杏出牆吧?」

    凌若夕嘴角一抖,「你能想點純潔的事嗎?」

    「黑燈瞎火的,不能怪為夫亂想,說吧,你到底打算幹什麼去?」雲井辰沒在捉弄她,神色變得嚴肅。

    「我想去找小一。」說著,她的手指探入衣袖,從裡面取出剛剛被採摘下來的續魂草:「這葯是暗水用命換來的,也是你唯一的生機,我不能讓它浪費。」

    是,她是心痛著暗水的離開,但人死如燈滅,她總不能因為暗水的離去,從而眼睜睜看著雲井辰也步上他的後塵。

    說她自私也好,說她無情也罷,這是她做出的決定。

    「你……」雲井辰有些意外,他原本以為凌若夕會低迷幾日,沒料到,僅僅是一個白天,她的情緒就會轉變得如此之快,快到讓他有些措手不及。

    「很意外嗎?呵,連我自己也覺得驚訝,我竟還會記得這件事。」凌若夕苦笑道,「可是不管怎麼樣,你的病不能再拖了,即便暗水他惱我怨我,我也必須要把你的病治好。」

    「本尊並沒有責備你的意思。」雲井辰嘆息道,緩緩靠近她的身前,一把將人擁入自己的懷中:「若夕,你無需這般為難自己,本尊很清楚,你有多理智,做你想做的,他日奔赴黃泉,若暗水要怪罪,本尊替你分擔。」

    只是一個擁抱,卻讓凌若夕心頭壓抑了一天一夜的悲痛突然間如爆發的海嘯,一發不可收拾,手臂顫抖著纏住他的腰肢,用力的回抱了他。

    「我沒想過他會那麼做。」略帶哽咽的嗓音,從他的懷裡傳出,即使是哭,她也哭得這般微弱。

    「本尊知道。」雲井辰輕拍著她的後背,「我們誰也沒料到他會自作主張。」

    「是我害了他,我不該帶他們離開山谷,如果不是我,他和小丫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不是你的錯。」雲井辰用著蒼白的言語,輕聲安慰著她的情緒。

    凌若夕哭了好久,直到那些澎湃的情緒逐漸平復,她才有些難為情的退出他的懷抱,吸了吸鼻子,「我們去找小一。」

    她的情緒如同九月的天,變幻莫測,雲井辰有些心疼她,一個人究竟要有多理智,才能夠連悲傷也只持續這短短的一時半刻?

    她習慣了隱忍,習慣了獨自承受,正是因為這樣,他才會這般的憐惜她,心痛她。

    兩人穿梭過迂迴的長廊,來到小一的房間外,凌若夕隨手拍了拍面頰,努力揚起微笑,伸手將房門推開。

    房間內有燭光正在閃爍,小一併沒休息,而是在翻看著鬼醫留下的手札。

    聽到開門聲,他匆忙抬起頭來,「師姐?雲公子?」

    「這麼晚還沒休息嗎?」凌若夕笑著問道。

    「我睡不著,就想看書打發時間。」暗水離開的事,他已經從深淵地獄的人口中知曉,又一個同伴的離去,小一怎能安然進入夢鄉?

    他不願把實話說出來,只隨口胡謅了一個理由,但他通紅的眼眶,卻無情的揭穿了他的謊言。

    凌若夕心底瞭然,隨口將話題轉開:「這是續魂草。」

    那株剛採摘下來不到半個時辰的草藥,靜靜的被放置在她的指尖。

    小一眸光一顫,一股淚意再度湧上眼眶,他倔強的不肯讓眼淚掉落下來,那不僅僅是一株救命的草藥,同樣也是暗水的性命。

    「交給你了,儘快替他治好傷勢。」凌若夕大力將草藥塞到他的手裡,嗓音略顯沙啞。

    小一重重點頭:「我這就開始準備。」

    他不能讓暗水的心思白費,不能讓他這條命丟得不明不白,拿到續魂草替雲井辰治傷,這是暗水最後的願望,無論如何,他也要替他完成。

    凌若夕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沉默的看著小一拿出葯爐,開始搗鼓草藥,安靜的房間里,只有他敲敲打打的聲音時不時響起。

    滋滋焚燒的火焰在葯爐中騰升起來,青煙裊裊,小一專註的看著這頂葯爐,一滴滴豆大的汗珠,順著他的面頰滑下,滴答滴答在桌上飛濺開來。

    很快,他就將續魂草煉製成了一枚藥丸,按照鬼醫留下的藥方,加入其它的草藥,遞給雲井辰。

    「吃了它就可以替你保住三個時辰的心脈,師姐趁著這段時間,完全可以替你把體內的那股力量拔出。」他解釋道,神色略顯激動。

    為了雲井辰的傷勢,這些日子,他沒有一個晚上睡得安穩,即使是在淺眠中,腦海里浮現的也是那些手札里的文字。

    「好。」雲井辰沒有多問,毫不猶豫的將藥丸吞下。

    喉嚨微微動了動,丹田裡,一股熱流驀地升起,流過筋脈,朝心臟涌去。

    凌若夕眼疾手快的替他封住體內的玄力,把人抱上床榻,盤膝坐在他的身後,凝神靜氣,開始調動體內的力量,雙手抵住他筆挺的後背,將屬於自己的玄力推送到他的筋脈中。

    小一緊張的站在床沿,看著他們倆,不敢眨眼睛,唯恐在這個時候,出現任何的意外。

    地玄巔峰的強悍玄力緩慢的闖入他的身體里,破爛不堪的筋脈立即有刺痛傳上神經末梢,雲井辰緊抿著唇瓣,臉上的血色在剎那間消失得一乾二淨,為了不給凌若夕造成影響,他咬著牙,強忍著,沒有吭過一聲。

    一滴滴冷汗從他們倆的面頰上落下,浸濕了衣衫。

    很快,就有乳白色的蒸汽從他們的頭頂上冒出,如同朦朧的霧氣,將兩人的身影淹沒。

    小一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喘,屏住呼吸,捂住口鼻站在一旁。

    玄力順著筋脈落入丹田,卻遭到了那團陌生力量的強烈反抗,凌若夕不敢鬆懈,只能一邊驅使著玄力與之抗衡,一邊想要將這股力量引出他的體外。

    三股龐大的氣流不斷的遊走在雲井辰的奇經八脈中,那種感覺,只讓人生不如死!

    約莫半個時辰,雲井辰的臉色開始泛起青藍色的微光,緊繃的五官微微抽動幾下,隨後,他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口黑血。

    以他們倆人為軸心,朝四周擴散出一股猛烈的氣浪,桌椅在這狂風的刮動下,左右搖擺,床榻發出吱嘎的碎響,好似隨時會倒塌似的,地面正在晃動,房樑上方,有簌簌的塵埃散落下來,小一踉蹌了好幾下,差點摔倒,還好他眼疾手快的抱住了一旁的圓柱,這才穩定住自己的身形。

    晃動結束,那股澎湃的力量逐漸消失在空氣里,小一心有餘悸的從圓柱后伸出腦袋,忐忑的望著垂落的帳幔內,若隱若現的兩道人影。

    不知道現在的情形究竟怎麼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
    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重生之我是BOSS一槍致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