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7章 冠上他的姓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7章 冠上他的姓氏字體大小: A+
     

    「滾出去。」凌若夕冷聲命令道,她的話語對這些客人而言,猶如恩赦,一個個連滾帶爬的衝出大門,方才還賓客雲集的青樓,剎那間人去樓空,只剩下不知道發生了何事的姑娘們,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神情略顯無措。

    「夫人?」小丫一臉驚喜的打開房門,剛走到走廊的扶手旁,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即使畫著再精美的妝容,此刻,也無法掩蓋她瞬間變得慘白的容顏,嘴唇微微顫抖著,雙眼驀地瞪大,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畫面。

    一定是她昨夜沒有休息好,不然,她怎麼會見到那冤家渾身是血的躺在夫人的懷裡?

    小丫發了瘋似的搖晃著腦袋,拒絕相信眼前的真實:「不……不會的……不會的!!」

    她的瘋癲讓凌若夕心頭的苦楚更甚,腦袋微微昂起,暗藏無數悲痛的目光,筆直的落在小丫的身上,「我把他帶回來了。」

    輕飄飄的一句話彷彿是從雲端飄落下來似的,有些不太真實。

    小丫強笑道:「夫人,我不喜歡這樣的玩笑,你是不是擔心我真的不再等他了?所以故意用這種事來嚇唬我?沒關係的,我會等他,等他回來娶我過門。」

    她略帶顫抖的聲音在這安靜的閣樓中繞樑不絕,不少已猜到發生什麼事的姑娘,忍不住紅了眼眶,偷偷抹淚。

    「他就在這裡。」凌若夕抱著暗水,抬腳踏上樓梯,每一步她都走得極其緩慢,卻又極其穩健。

    她不斷前進,可小丫卻在不斷後退,她無法接受這突如其來的真相,無法相信自己的雙眼所看到的一切。

    直到身軀退到走廊的盡頭,抵住那面冰冷的牆壁,已是退無可退。

    「抱歉,我失信了。」凌若夕緊抿著唇瓣,絕美的五官此刻失去了以往的銳利,只剩下濃濃的悲拗,「我沒能把他平安的帶回來,對不起。」

    「不會的,夫人,你不是說過,他會平安無事嗎?」小丫空洞的目光里溢滿了淚花,卻遲遲沒有落下。

    「對不起。」除了抱歉,她不知道還能說什麼,天人永隔的痛苦,旁人怎能理解?怎能感同身受?

    小丫艱難的擠出一抹笑,渾身的顫抖已經停止,第一次,她的目光落在了暗水的身上,那面目全非的人,讓她如何相信會是他?

    「夫人,這人是誰啊?」她神情恍惚的指著凌若夕懷裡的男人,輕聲問道:「你從哪兒找來這麼一個人,然後騙我說是他的?是不是他喜歡上其他的女人了?如果是,你可以告訴我,別用這種方式讓我死心。」

    她不介意暗水三心兩意,不介意他的心遺落在其他的女人身上,她現在唯一的祈求只有一個,那就是——讓他平平安安。

    凌若夕無力的閉上眼,乾澀的眼眸有眼淚滲出,晶瑩的淚花順著她的面頰,滑落在懷中男人的額頭上。

    「這是真的。」雲井辰沉聲說道,沒有人願意看到這種事的發生,但既然已是事實,他們除了接受,沒有別的選擇,「他,走了。」

    他磁性的聲音對此刻的小丫而言,卻如同惡魔的催命符。

    「不會的,你們騙我!」小丫激動得落下淚來:「他不是去替夫人辦事了嗎?不是說過幾天就會回來嗎?」

    她的質問不論是凌若夕還是雲井辰,都無言以對。

    是他們的錯,若非他們,今天暗水不會無聲無息的躺在這裡,告別這塵世,告別他的愛人。

    「我不相信,我一個字也不信!」小丫發了瘋似的捂住耳朵,埋頭擠開兩人的身體,從他們中間逃走,沖入房間里,房門砰地一聲大力合上,樓上樓下的姑娘們頓時啞然,不知道該怎麼辦。

    凌若夕苦澀的笑了,那笑卻比哭更加難看。

    「我第一次這麼恨自己。」她喃喃道。

    「沒有人希望這種事情發生,若夕,不是你的錯。」如果硬要為這事找到罪魁禍首,那也應該是他!如果不是他不肯死心,拖著這病入膏肓的身體回到她的身邊,她不會想方設法的尋找藥方,不會用盡一切想要找到續魂草,那麼,暗水也不會死,所有的一切通通不會發生。

    自責的人不僅僅是凌若夕一個,雲井辰心頭的苦楚,不比她少多少。

    「不用勸我,你先回宮,我在這裡陪小丫。」凌若夕沒有被他說動,下了逐客令。

    雲井辰張了張口,卻在見到她黯然悲痛的神情時,選擇了妥協,他一步一回頭的離開了清風明月樓,卻並沒有照她所說的那般回宮,而是在閣樓對面的民居上方盤膝坐下,雙眼緊緊盯著街對面的青樓,黑色的影子被月光拖長,盡顯落寞。

    姑娘們紛紛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里,整個清風明月樓在瞬間變得毫無人氣,凌若夕將暗水的屍體安置在小丫房間的隔壁,放在那張滿是胭脂水粉味的床榻上,然後親手在後院打來一盆涼水,想要替他洗洗臉。

    當她重新回到二樓時,卻聽到了從房間里傳出的哽咽聲,腳下的步伐微微一頓,她抬著銀盆,無力的靠在牆壁上,不言不語。

    屋內,小丫跪坐在地上,手指不停的撫摸著暗水的臉廓,一行行清淚簌簌的落下,「你騙我!你一定是騙我的!你給我起來!起來啊!」

    她用盡所有力氣瘋狂嘶吼,可床榻上的男人,卻始終沒有任何的動作。

    「夫人說你只是去辦事去了,為什麼你會變成這個樣子?」小丫死死咬住唇瓣,口腔里甚至有血腥味蔓延開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會是這種結果,所以特地提前寫好了書信交給我?」

    沒人回答她的問題,整個房間里,唯有刺骨的沉默依舊。

    「你連最後一面也不肯讓我見!暗水,你怎麼就這麼狠!憑什麼你連讓我見最後一面的資格也殘忍的剝奪走啊!」小丫哭訴道,嚎啕大哭的聲音,從屋子裡傳出,她撲到暗水的懷中,冰冷的體溫,讓她不自覺打了個哆嗦,卻固執的不肯鬆開手,她使勁的揉搓著暗水的雙手,想要用這樣的方式,讓他變得暖和起來。

    「我不相信,你說過會和我成親的,我們還沒有拜堂,還沒有生兒育女,你怎麼就捨得離開我?」

    「暗水,我告訴你,你要是再不醒來,我就真的隨便找一個男人把自己嫁出去,到時候,你別怪我。」

    ……

    她的話語斷斷續續的響了一夜,凌若夕在屋外也站了一夜,雙腿早已發麻,但她卻沒有離開,聽著小丫從最初的痛苦,到最後近乎麻木的接受,她的心也在跟著抽疼。

    天微亮,清風明月樓外,站著一幫周身染血的血人,那是深淵地獄的男人們,以這樣的方式,發泄著內心的悲痛。

    正午時分,那扇緊閉的房門緩緩開啟,小丫雙眼紅腫從屋內走了出來,昔日倔強、愛笑的小姑娘,此刻卻如同失去靈魂的木偶,只剩下一具空蕩蕩的軀殼,毫無半分人氣。

    那雙眼黑得好似一口枯井,沒有半分的情緒。

    「夫人。」哭喊了一夜,她的嗓子早就啞了。

    「去休息吧。」凌若夕什麼話也沒說,只是靜靜拍著她僵硬的肩頭,嘆息道。

    小丫卻艱難的擠出一抹笑,笑容裡帶著說不出的古怪:「夫人,小丫想求您一件事兒。」

    「你說。」不論是什麼事,她都會替她辦到,因為這是她欠她,也是欠暗水的。

    聞言,小丫噗通一聲跪倒在她跟前,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凌若夕嚇了一跳,她慌忙彎腰,想要將小丫從地上扶起來:「有什麼話你起來再說。」

    這個禮,她受不起!

    小丫卻倔強的不肯起身,凌若夕不敢用太大的力氣,害怕自己會弄疼她,眼見小丫這般固執,她只能半蹲在地上,陪著她,「到底是什麼事?你說出來。」

    「夫人,請允許我和暗水成婚。」小丫一字一字低聲說道,那雙哭了一夜的眼睛,此刻布滿了血絲,早已無淚可流。

    凌若夕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你說什麼?」

    小丫斬釘截鐵的重複了一遍:「請夫人准許我同暗水完婚。」

    「不可能!」凌若夕斷然拒絕,「你現在需要冷靜。」

    是,她知道他們兩情相悅,也知道他們即將步入婚姻的殿堂,但是,如今他們已是天人永隔,一個活人和一個死人完婚,這回毀了小丫的後半輩子的。

    凌若夕心痛著暗水的離開,可她卻又保持著該死的理智!一夜的沉思,足夠讓她失控的情緒重新恢復平靜。

    她不允許這種事出現,而且,如果暗水在下邊,也不會願意小丫做出這種事的。

    「請夫人成全。」小丫沒有多給一句解釋,朝著凌若夕重重叩首,額頭與地面發出砰砰的撞擊聲,她以這樣的方式,向凌若夕表達著,她內心的堅定與執著。

    生平第一次,凌若夕不知道該如何決定,她的理智告訴她,她應該制止,可她卻又希望著,小丫和暗水這對有情人能夠終成眷屬,哪怕那僅僅是一場毫無實質的婚禮。

    「他不會希望你這麼做的。」凌若夕啞聲說道,眉宇間浮現了淡淡的疲憊與掙扎。

    小丫深深伏地,雙手用力握緊成一團:「夫人,求你了,他活著,我沒有能夠嫁給他,如今,我只是希望可以繼承他的姓氏,哪怕將來到了地底下,我也能夠隨著這緣分,見到他,和他團聚。」

    如果不是愛到極致,如果不是痛到肺腑,一個矜持的女子,怎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凌若夕頓時語結,神情有些鬆動。

    「夫人,小丫沒愛過人,也不知道愛一個人應該怎麼做,可是,小丫只想和他在一起,」話語微微一頓,「生不同衾死同穴!」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
    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武道霸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