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6章 終於出現的谷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6章 終於出現的谷主字體大小: A+
     

    屍體懸挂在正午門上方已有整整兩天兩夜,每一個從這兒經過的百姓都忍不住掩住口鼻,一臉嫌惡的加快腳下的步伐,空氣里瀰漫開的陣陣惡臭,讓他們難以承受,那是屍體腐爛的刺鼻味道。

    留守在屍體四周的,是深淵地獄的男人們,他們日以繼夜的守在這裡,只為了等待藥王谷的出現,一天復一天,對方卻行蹤全無,像是要對這些屍體撒手不管了。

    「可惡,這些人真沒人性。」角落裡,有男人憤憤不平的咒罵聲傳出:「也不知道二哥現在的情況到底怎麼樣。」

    他們在從各地回來時,就被告知了暗水的所作所為,雖然能夠理解,卻還是忍不住為他擔心,他們已經無法承受又一個同伴的離開,所以,才會自動請纓,在這裡守候。

    無邊無際的等待是最折磨人的,他們從失望等到絕望。

    「萬一藥王谷的人真的不肯現身,那我們該怎麼辦?」有人出聲詢問,這麼多天過去,誰也不敢保證暗水是否平安。

    「不會的,你別胡說,二哥他福大命大,怎麼可能出事?對方只要不是縮頭烏龜,就一定會出現。」不少人用這樣的言語,安慰著同伴,也在同時安慰著自己。

    夜色正濃,整個京城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忽然,遠方有玄力的波動傳來,聚精會神等待的眾人立即打起精神,眸光一凝,縱身竄上高空,追了出去。

    半空中,雙方人馬開始交手,一道道玄力的氣浪從高空落下,房屋的房頂被轟炸成碎片,刺目的白光閃爍不停,猶如道道閃電。

    凌若夕很快就感知到了京城上方的玄氣波動,她飛出窗戶,朝著戰鬥圈飛奔過去,雲井辰緊隨其後,兩人剛靠近戰場,一波接著一波的玄力威壓就朝著他們撲來。

    雙袖輕揮,袖中的銀針滑入掌心,凌若夕筆挺的身影宛如炮彈似的,闖入戰局,有她和雲井辰的加入,剛剛還勢均力敵的戰鬥成一邊倒。

    不斷有重傷的人從空中掉落,吐血不止的倒在大街上,民居內,早已聽到動靜的百姓嚇得閉門不出,強者間的戰鬥,他們一點也不想牽扯上關係。

    「住手!」一道雄渾的嗓音從遠方傳來,地玄巔峰的威壓糅雜在話語中,傳入眾人的耳膜。

    凌若夕冷冷的挑起眉頭,一腳踹飛眼前苦苦支撐的敵人,爾後,傲然立在半空,遠眺著城門的方向。

    漆黑的夜幕下,一頂奢華的白色轎子由一頭氂牛魔獸牽扯著緩緩駛來,白色的轎簾在晚風中忽上忽下的搖擺,轎子四周有防禦結界進行保護,若隱若現的乳白色光芒,與這天上辰星交相呼應。

    「地玄高手。」雲井辰眸光微冷,站定在凌若夕的身旁,同她比肩迎站在這虛空之上。

    同樣的墨色的錦緞,一黑一白的長發隨風飄舞,衣訣凜凜,殺氣圍繞在他們二人的身側。

    深淵地獄的眾人並排站定在後方,氣勢洶洶。

    「谷主。」街頭重傷的男人們掙扎著站起身來,朝著那頂轎子,伏地叩拜,他們皆是一身白衣,身上沾染著不少的血跡,氣息絮亂。

    轎子停在半空,與凌若夕等人之間只隔著不足十米的距離。

    「暗水人在哪裡?」凌若夕沉聲質問道,腳下騰升而起一團強悍的玄力氣浪,空氣在她釋放出的威壓中迅速扭曲,戰意蠢蠢欲動。

    轎子里無人應答,但誰都能感覺到裡面有一個陌生的氣息。

    「答話!」凌若夕的耐心早已在這數天的等待中瀕臨告終,殺氣暈染上她的眉眼,指縫間柳葉刀白色的刀刃在這月光下若隱若現。

    「把人交還給她。」幾秒的沉默后,那道雄渾的嗓音再度響起。

    城門口有馬車的車輪聲緩緩逼近,四名身穿白衣的中年男人騎在馬上,後方拖著一輛木板車,駛入街道。

    木板車中,用染血的白布包裹著一個**的物體,凌若夕臉色驟變,雙拳在身側用力握成一團:「我問你暗水人在何方?你讓我看這種東西做什麼?」

    或許連她自己也沒有注意,她的嗓音有幾多顫抖。

    「你要的人就在此處。」轎子里的人輕聲說道,嗓音極其淡漠。

    這下,不止是凌若夕,她身後的眾人齊刷刷變了臉色,慌忙落地,繞過那高高在上的四人,齊聚在木板車周圍,看著車內的白布,卻遲遲沒有一個人動手去碰。

    他們害怕著會看到無法接受的場景,害怕著最後的希望會被無情的打碎。

    凌若夕牙根緊咬,甚至隱隱能夠聽到那咯咯的磨牙聲。

    雲井辰的臉色也不太好看,精美絕倫的五官此刻滿是寒霜。

    深淵地獄的眾人遲疑了許久,最後終是鼓起勇氣,手腳冰冷的握住了白布的一角,輕輕往下扯,白布順暢的從木板車上滑落下去,一陣狂風大作,白布被風吹揚到空中,裡面包裹的東西,清晰無比的落入每一個人的眼睛里。

    「二……二哥?」男人不可置信的驚呼,如蚊子般細小。

    現場安靜得鴉雀無聲,此刻,彷彿連呼吸也成為了一件奢侈的事。

    「找死——」凌若夕瞬間暴怒,五指成爪,凌空奔向轎子,柳葉刀先一步脫離手掌,砰地砸在結界的保護罩上,虎虎生風的拳頭緊隨其後,轟地落下,堅硬的保護罩出現了短暫的晃動。

    坐在轎子內的男人略感意外,似是沒有料到,她這一擊,竟會讓結界發生動蕩。

    「砰砰砰!」

    拳頭好似機關槍發射出的子彈,不停的揮打在保護罩上,在凌若夕的雷霆攻擊下,細小的裂痕終於出現。

    「保護谷主!」眼見她即將突破結界,下方重傷的敵人以及那四名高手縱身躍起,試圖阻止凌若夕。

    雲井辰雙眼一眯,迎身擋在他們身前:「當著本尊的面對本尊的娘子出手,你們活膩了嗎?」

    天玄巔峰的玄力在此刻徹底爆發,那宛如排山倒海般的氣浪,竟硬生生將好幾個實力較弱的人從空中擊落,深淵地獄的男人們從下方飛起,用玄力凝聚成的圓球,無情的打在敵人的身上,沒有驚呼,沒有哀嚎,只一瞬間,一具具身體就化作了肉末,洋洋洒洒在空中飛舞。

    「轟!」結界無法承受住凌若夕的攻擊,在一聲爆炸般的巨響后,宣告終結,粉末般的晶瑩亮片如同流星,簌簌的落下。

    凌若夕一身殺氣逼近轎子,手掌剛襲過轎簾,便同裡面揮出的掌風對上,地玄與地玄的玄力碰撞,產生巨大的氣浪,她的身體順勢後撤,接連退了好幾米,才重新站穩。

    此時,藥王谷的弟子們幾乎所剩無幾,全化作了地面的血泊,連一具屍首也沒有留下。

    這樣的結果大大的出乎了他們來時的預料,誰也沒有想到,凌若夕等人的實力,會瘋狂到這個境地。

    「凌姑娘,請把他交給我們。」深淵地獄的眾人回到凌若夕身後,哽咽著向她提出了請求。

    木板車內,是傷痕纍纍的暗水,他的身上幾乎沒有一個地方是完整無缺的,若不是那模糊的五官隱隱還能夠看出昔日的容貌,他們甚至無法將這具屍骸同記憶里嬉笑怒罵的暗水聯繫在一起。

    沒有人願意接受他離開的事實,沒有人願意承認他不在人世的真相。

    他們心裡憋著一口氣,想要將敵人血洗,想要用他們的命,來祭奠暗水在天之靈。

    凌若夕何嘗不是這樣的想法?但眼看著他們面露懇求,看著這一雙雙溢滿水汽的目光,她只能點頭。

    得到她的答覆后,眾人大吼一聲,如同殺紅了眼的蠻牛,沖向轎子,顧不得防禦,顧不得招數,他們只知道一個字——殺!

    玄力的波動震天動地,凌若夕沒有多看前方的戰局一眼,緊緊閉上眼睛,手掌在身側時而握緊,時而鬆開,她以這樣的方式平息著內心的憤怒與懊悔。

    血珠順著她的指縫緩緩落地,滴答滴答細碎的聲響卻在雲井辰的耳朵里變得格外清晰。

    「去看看他吧。」他啞聲說道,神色有些落寞,有些黯然。

    縱然他和暗水曾多次口舌相爭,但他卻從不曾真正的討厭過這個男人,而眼下,他的死是因為他,這份自責,從暗水離開的那一刻就一直盤繞在雲井辰的心裡,不曾消散過。

    凌若夕微微頷首,神情麻木的降落在木板車旁,那麼劇烈的戰鬥,街道上到處是屍山血海,圍堵只有這裡,乾淨得不染半分血氣。

    看,哪怕是在暴怒的情緒中,他們都還記得,不願讓這些污穢的鮮血沾染到他的身上。

    冷冰冰的屍體近在咫尺,凌若夕卻連觸碰的勇氣也沒有,她不是第一次面臨同伴的死亡,當初雲旭離開時,她同樣心痛。

    「我帶他去見小丫。」她沙啞的聲音低不可聞。

    雲井辰點點頭,「本尊陪你一起。」

    彎腰將冰冷的屍身抱起,凌若夕第一次發現,暗水的體重是這般輕,輕到好似風一吹就會消失掉,緊了緊手臂,她緩慢邁開步伐,朝著清風明月樓的方向前去。

    天空上的戰鬥還在繼續,沒有人上前來阻止她,雲井辰亦步亦趨的跟在她身旁,頭一回,沒有因為她親近的是雄性生物,而產生醋意。

    晚風依舊,街頭巷尾空無一人,呼嘯的寒風如同厲鬼在低泣,聽得人毛骨悚然,清風明月樓所在的花街,此時正是最熱鬧的時候,倚靠在二樓陽台的姑娘們揮灑著手裡的絹帕,向路過的百姓吆喝著,眉目傳情。

    龜奴不停在門口拉著客,臉上堆滿了殷勤的笑,當凌若夕滿身風霜,裙擺染血的抱著暗水出現時,整個清風明月樓徹底轟動!

    有人認出她,急忙通知還在房間里的小丫,大堂內熱鬧的氛圍戛然而止,所有人停止了手裡的動作,目瞪口呆的看著她一步一步跨入廳中。

    「攝……攝政王?」包廂里的官員聽到動靜從裡面現身,卻在看清來人時,嚇得噗通一聲跌坐在地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
    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英雄聯盟:我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