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5章 強硬手段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5章 強硬手段字體大小: A+
     

    接連五日,暗水的行蹤依舊成謎,東方家族、南詔皇宮不間斷的派人尋找藥王谷的所在,仍舊沒有任何的訊息,隨著時間一點一點推移,凌若夕的心也逐漸沉入谷底,這幾天來,她身側的氣壓低到嚇人,就連平時賣萌耍蠢的凌小白,現在也不敢隨隨便便的同她說話。

    宮裡因為她陰沉的臉色,人人自危,再難聽到以前的歡聲笑語了。

    「丞相大人,你說這攝政王究竟是怎麼了?根據宮人們的口述,她這幾天已因為小事發作了好多人,而且,還把京城裡的精銳力量通通調出去找什麼藥王谷,這分明是在空耗國庫啊。」吏部尚書和幾名大臣齊聚在丞相府,向衛斯理進言。

    如今凌若夕罷免早朝,他們就連進宮也得先遞牌子,否則,很難見上她一面。

    衛斯理也是一臉的不解,「攝政王這麼做,自有她的原因,我等做臣子的只需聽命行事,無需理會太多。」

    「丞相大人,你是最得攝政王寵信的,不然你進宮去探探口風,如何?」於老也有些急了,他們總不能毫無理由的看著凌若夕拿國庫的銀子胡鬧吧。

    「本官何嘗沒有這麼做過?」在皇榜招貼出的第二日,他就進宮求見凌若夕,卻被她避而不見。

    「自從這雲族少主進宮以來,攝政王就像是變了個人,行事詭異,做事毫無理由,哎。」於老唏噓長嘆,將所有的過錯通通歸咎到雲井辰一個人的身上。

    在他們的心目中,凌若夕是完美到不會行差踏錯的神,自然不可能出錯,她若是錯了,那必定是有人從旁慫恿,從旁蠱惑的,而這個人,只可能是雲井辰。

    「這話出了這門別再提起,免得傳入攝政王耳里,你我都討不了好。」衛斯理沉聲警告道,現在誰都能看出來,雲井辰是凌若夕的逆鱗,若是被她知道,於老暗地裡的這番話,或許他這條命就該丟掉了。

    朝臣們的密談,凌若夕並不知曉,不過就算她知道,此刻也沒有閒情逸緻去理會他們在暗中圖謀什麼。

    她神色陰鷙的待在行宮的廂房外,房內,小一和小豆子正在翻箱倒櫃的尋找著一切與藥王谷有關的線索,找了半天,依舊毫無收貨。

    「師姐,裡面什麼也沒留下。」小一遺憾的搖搖頭,神色很是黯淡。

    凌若夕冷冷的勾起嘴角,笑容猙獰:「傳令下去,將那五具屍體掛在正午門,讓百姓圍觀!」

    以為死了,就能一勞永逸?她不信,他們的同伴會眼睜睜看著這些屍體暴晒在烈陽下。

    小一心有不忍,可當他看見凌若夕似要吃人的目光時,滿腹的反駁最後只能化作一聲嘆息,「知道了,我這就去告訴大家。」

    為了讓這件事傳開,凌若夕還吩咐小丫,在皇城內散播消息,藥王谷的長老以及殺害刑部尚書一家三十四口的兇手,將在今日,懸挂正午門前,供百姓圍觀,供烈日暴晒,以此來還他們犯下的重罪。

    聽到風聲的百姓早早的就聚集在了正午門前,人群接踵,站在鹿台上朝宮門口遠眺,一眼望去密密麻麻全是攢動的人頭。

    人潮猶如海浪,一波接著一波,幾乎將整個宮門前的空地佔滿,不少侍衛在現場維持著秩序,只有宮門前的那處地方是空曠的。

    「攝政王可真狠。」有百姓對凌若夕這不尊敬死人的舉動頗有怨言,但此話一出,立即引來了四周鄙視和指責的目光。

    「你懂什麼?這叫血債血償!刑部尚書府整整三是四條人命,他們才幾個人?僅僅是一死,能謝罪嗎?攝政王英明,用這樣的方式來為那些無辜慘死的人申冤,你懂不懂啊。」百姓們維護著凌若夕的威嚴,縱然她的這個決定極不理性,也極不人道,但在他們的心目中,凌若夕永遠不會有錯。

    那人只不過感慨了一句,就被無數的唾沫星子淹沒,最後灰頭土臉的離開了人群。

    凌若夕孤身站在鹿台上,雙手背負在身後,墨色的錦緞隨風飄揚,青絲翻飛,她猶如一尊靜止的雕塑,紋絲不動。

    雲井辰悠悠步上石階,看著她形單影隻的背影,有些心疼。

    「他們會來的。」凌若夕頭也不回的說道,語調十分篤定,「我不信這些人會眼睜睜看著同伴的屍體曝晒。」

    這是她唯一的機會,如果藥王谷的人當真不在乎,那她就再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她現在可以做的就是等待,漫無目的的苦等。

    「恩,本尊也相信他們會來。」雲井辰沒有在這種時候潑凌若夕的冷水,也沒有告訴她,若是對方不來后的結果,「而且本尊還相信,以暗水的身手,就算落入藥王谷的手裡,他也能夠平安無事。」

    「你說得對。」明知道這樣的話有多可笑,但他們現下只能這般安慰自己。

    不去想,若他平安為何遲遲沒有歸來;

    不去想,若他平安為何音訊全無。

    有時候,人總要自欺欺人,以換取心頭最後一絲希望永存!

    負責移送屍體的是深淵地獄的高手,他們面含殺氣,手裡拽著一條麻繩,將屍體當作垃圾拖在身後,一路徒步走到正午門,層層遞進的宮門為他們敞開,寬敞的艾青石路兩側落英紛飛,嘈雜的人群驟然間安靜下來,現場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從宮內緩緩走出的幾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注視著在他們身後被不停拖拽的屍體。

    屍體早已面目全非,身上是被鞭撻過的可怕血痕,那些痕迹是在凌若夕的默許下,由深淵地獄的人親手烙上去的,就連死,他們也不願這五人死得太安寧。

    雙足在地面輕蹬,縱身躍上宮牆,將手裡的麻繩捆綁在宮牆內冒出的樹枝上,隨後,將屍體推下去,搖曳的屍身展現在眾人的眼前,有不少膽小的婦女捂嘴驚呼,有好些孩童嚇得哇哇大叫。

    但深淵地獄的人卻目不斜視,彷彿沒有感覺到,自己正在做一件極其殘忍的事情似的。

    凌若夕冷冷的望著宮門的方向,沒過多久,就有急匆匆的腳步聲往鹿台的方向齊聚,她神色不變,仍舊是那副冷若冰霜的樣子。

    雲井辰挑眉望去,在看見來人時,眸子里劃過一絲精芒。

    衛斯理、於老攜同正二品以上的文武官員順著長廊而來,在鹿台下方的草坪上伏地叩拜,向凌若夕進言,請求她撤回曝屍的命令。

    他們七嘴八舌的說著這樣做會對她的聲譽造成怎樣嚴重的影響,希望她能夠三思。

    凌若夕靜靜的聽著,不置一詞。

    很快,眾多官員一個接一個閉了嘴,誰也不清楚她究竟有沒有把他們的進言聽到心裡去。

    「都說夠了?」待到他們安靜以後,凌若夕才冷笑著啟口問道,如同古井般深邃幽冷的眸子,挨個掃過下方的諸人,目光所到之處,眾人只感覺一股寒流順著背脊蹭地爬上頭頂。

    那是從內心深處滋長出的恐懼與害怕。

    他們唯唯諾諾的跪在地上,不敢吭聲,衛斯理猶豫再三后,終是硬著頭皮開口:「攝政王,請三思啊,縱然那些人犯下滔天罪行,但人死如燈滅,萬不該做出這慘無人道的事,這會讓百姓對您失望的。」

    他苦口婆心的遊說道,只可惜,對凌若夕而言,他們所有的理由,通通站不住腳。

    「從此刻起,任何膽敢求情之人,杖責二十。」這是她給出的回答,冷漠到殘忍,全然不顧下方求情的是朝廷的棟樑,是南詔國的中流砥柱。

    「攝政王……」衛斯理難以置信,那些人究竟做錯了什麼事,讓她這般動怒?若說僅僅是因為刑部尚書府的命案,他絕不相信,其中必定還有其他不為人知的理由。

    凌若夕眉心一跳,「拖下去。」

    兩側的侍衛面帶猶豫,不知道該不該執行她的旨意,畢竟,這位可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當朝丞相啊。

    「攝政王,還請三思!」於老眼見事態不對,想要開口為衛斯理說情。

    「兩個人一起拖下去,二十大板,不得放水!」凌若夕無情的命令道,「誰再多說一句,他們就是你們的下場,拖走!」

    勃然加重的語調讓兩側的侍衛打了個機靈,他們低垂著頭走上前來,苦笑著想要將衛斯理和於老帶走。

    但手還沒觸碰到他們,就被他們掙開了,衛斯理拂袖起身,一臉大無畏的說道:「攝政王,就算今日,你要讓微臣死在此處,有些話微臣還是不得不說!請攝政王為南詔的江山社稷著想,莫要為自己換來一世罵名。」

    「四十大板。」凌若夕神色不變,淡漠的吐出了四個字。

    於老急得只想捂住衛斯理的嘴,這種時候,不是火上澆油嗎?

    「攝政王,您這麼做世人只會說您慘無人道!說您暴虐不堪……」衛斯理似乎是和凌若夕杠上了,還在不依不饒的繼續。

    「六十。」

    「他日,百姓們不會記得您所做的一切,只會記得您犯下的過錯。」

    「八十。」

    ……

    眼看著數位元組節攀升,大臣們急得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於老一咬牙,腳下一個錯位移動到衛斯理身後,乾脆利落的將人打暈。

    這是他唯一可以做的。

    「八十大板,帶走。」凌若夕閉上眼,吩咐道,絲毫沒有顧忌衛斯理昏迷的情形。

    侍衛們苦著一張臉,在於老的怒視下,輕手輕腳將昏迷的丞相大人抬走,很快,御花園中就有板子聲傳來。

    前車之鑒就在眼前,剩下的這幫大臣哪裡還敢說話,還敢替那些死去的人說情?他們只能無力的跪在地上,聽著若隱若現的板子聲,默默的為衛斯理哀悼,為他祈禱。

    齊聚在宮門的百姓直到入夜,才漸漸散去,但還有一些看好戲的人,留在宮門口,瞻仰著這些懸空的屍體。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
    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修神邪尊超神制卡師網游之夢幻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