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2章 藥王谷的篤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2章 藥王谷的篤定字體大小: A+
     

    凌小白坐在一邊,偷吃著桌上的瓜果,整個大廳全是他不停磕著瓜子的聲音。

    等了不到一刻鐘暗水就推著人進了前廳,他有模有樣的沖凌若夕行了個軍禮:「凌姑娘,人帶到了。」

    四個一瘸一拐的男人被他粗魯的推到廳中,滿臉怒容。

    「看樣子你們的傷勢好得差不多了。」還有力氣瞪人,凌若夕似笑非笑的說道,「本宮已經放了你們一條活路,現在你們是不是也該讓本宮看到你們的誠意了,恩?」

    尾音危險的朝上揚起,她看似含笑的雙眸,卻冷若冰霜,似有無邊的寒流正在凝聚。

    四人匆忙對視一眼,最後由那名帶頭的頂替他們發言:「你真的是南詔國的攝政王?」

    「如假包換。」凌若夕誠懇的點頭。

    「你在找續魂草?」他再度問道。

    沒等凌若夕開口,暗水就搶先一步出聲:「廢話,要不是凌姑娘在尋找那玩意兒,你們以為自己還有命在這兒說話嗎?」

    他陰惻惻的笑了,毫不掩飾對這四人的鄙視與不屑。

    「哼,不過是一條狗而已。」那人或許是仗著手裡有續魂草的線索,對暗水不假顏色。

    暗水咧開嘴,露出了兩排茭白的牙齒,一拳砸在他的腹部。

    「呃……」男人疼得彎下腰去,整張臉因痛楚擰成了一團。

    就連這裡最善良的小一也不自覺移開目光,沒有出聲制止,他真的覺得這人是自找的,明明可以有機會不受這份皮肉之苦,卻偏偏要去挑釁暗水,這不是找虐嗎?

    暗水擦了擦拳頭,「我不太喜歡有人對我不敬,別以為你知道續魂草的下落,就能在我這裡得到什麼好的待遇,告訴你,老子不吃你那一套。」

    凌若夕沒有阻止,直到他把狠話說完,她才慢悠悠的開口:「抱歉,本宮的人脾氣都不太好,還請見諒。」

    這分明是馬後炮,奈何自己的性命被他們捏著,男人除了用眼神瞪著暗水,別無他法。

    暗水聳聳肩膀,站到一旁,看吧看吧,多看幾眼他又不會少塊肉。

    「現在你可以說了嗎?」凌若夕再次啟口,「本宮對續魂草勢在必得,你最好不要浪費本宮的時間。」

    男人深吸口氣,手掌不停揉搓著腹部,直到那股疼痛感減弱后,他才道:「告訴你可以,但我有要求。」

    「說。」凌若夕微微頷首,給了他開口的機會。

    「找到殺害小姐的真兇,把他交出來,不然,就算把這條命丟在這兒,我們也不會說的。」男人理直氣壯的說道。

    「你不是已經殺害了刑部尚書府一家三十四口嗎?」凌若夕眸光微閃,巧妙的轉移話題。

    紅鸞是死在她的手裡的,如果對方知道這個事實,恐怕想要得到續魂草會更難。

    「他們不是真兇,只是毀屍滅跡的幫凶!」男人的語調極其篤定,「那男人死之前說過,不是他下的手。」

    「哦?你知道是誰?」凌若夕趁機套話。

    「不,直到死,他也沒有說出真兇的身份,能夠讓他這麼忌憚的,一定是位高權重之人。」說到這裡,男人不禁狐疑的瞅著凌若夕,要說整個南詔身份最為尊貴的,非她莫屬。

    雲井辰對他放肆的眼神極其不悅,身側溢出一股強悍的威壓。

    如巨山般可怕的氣勢,讓男人臉色驟然一白,胸口升起一股窒悶,「唔!」

    他吃痛的悶哼一聲,目光驚駭,僅僅只靠威壓就能夠讓他不能動彈,這個男人的實力到底達到了怎樣可怕的地步?這一看,他卻驚訝的發現,雲井辰的臉色不似正常人的紅潤,反而透著一種久病在身的蒼白。

    難道這南詔國攝政王不惜代價尋找續魂草,是為了此人?

    「注意你的眼神,再往不該看的地方看,本尊會讓你知道,瞎子是如何變成的。」雲井辰冷聲警告道。

    滿是肅殺的目光讓男人有種如坐針氈的錯覺,他不安的動了動身體,將打量的視線收回來。

    那股雄厚的威壓也在這一刻消失得無影無蹤,他的面頰上出現了些許冷汗,「攝政王,這是我們藥王谷提出的唯一要求,請你答應。」

    「你能代表藥王谷?」凌若夕挑眉問道。

    「出發前,谷主曾有令,一定要找到真兇,讓她為小姐的死付出代價!為此,我藥王谷可以付出一切。」男人斬釘截鐵的回應道。

    凌若夕低垂下眼瞼,遲遲沒有吭聲,紅鸞正是死在她的手裡,她怎麼可能把事實說出來?

    「這件事,本尊與攝政王也在調查之中。」雲井辰冷不丁出聲,「暫時還未找到蛛絲馬跡,若是持續調查,就必須得交出殺害刑部尚書一門的真兇,由此才能查到殺害藥王谷千金小姐的兇手。」

    他反將了對方一軍,擺明了是在說,如果他們要殺害紅鸞的真兇,就得先把殺害刑部尚書的兇手交出來,作為交換。

    本以為這個條件會讓對方知難而退,但誰想,男人連思考也不曾有,便道:「可以!我藥王谷願意供出人讓你們問罪。」

    「你確定?」雲井辰危險的眯起雙眸,「不需要回去同你們的谷主商量一番嗎?」

    「沒有這個必要,我們來此的目的,是為了調查殺害小姐的兇手,藥王谷上上下下願意為此豁出所有。」男人眸光堅韌,那樣的目光代表著在他的心裡有著超乎尋常的信仰。

    雲井辰不自覺擰起了眉頭,目光往凌若夕身上一瞥。

    「好,但在此之前,我要先看到續魂草。」凌若夕答應下來。

    「沒問題,但是,希望攝政王莫要隨便找幾個人糊弄我們,在那名官員臨死前,我們就已經猜到,殺害小姐的兇手必定是宮裡不能得罪的貴人!而且,在此期間,還希望攝政王認可我們藥王谷也一併加入到尋找真兇的過程中。」凌若夕聰明,但對方也不笨,為了防止她隨便找一個人來糊弄,他提出要加入審案調查的過程里。

    手掌在袖中黯然握緊,凌若夕沒有流露出任何的真實情緒,貌似鎮定的點頭答應下來,隨後,便吩咐暗水把人帶回廂房,直到他們的氣息消失在廳外后,她才長長吐出一口氣,神色略顯疲憊。

    「師姐,這事很難辦嗎?」小一緊張的問道,他很少見到凌若夕這副愁眉不展的模樣。

    「還好。」凌若夕強笑一聲,隨後,隨便找了個理由將小一支走。

    「娘親,你笑得好假。」凌小白坐在一邊的木椅上,小手輕輕托住腮幫,揭穿了凌若夕的偽裝。

    「吃你的東西。」凌若夕不悅的瞪了他一眼。

    凌小白挨了罵,有些委屈的垂下腦袋,他說的是事實嘛!娘親明明就笑得很假,他又沒說錯。

    「你打算怎麼做?」雲井辰蹙眉問道,妖孽的容顏此刻染上淡淡的糾結。

    他也知道紅鸞是死在誰的手裡,正是因為這樣,方才他才會想方設法的希望對方能夠知難而退。

    「先等他們拿出續魂草,再做打算。」一抹精芒從她的眼底閃過。

    「你想硬搶?」雲井辰頓時瞭然。

    「被人牽著鼻子走,不是我的作風。」更何況,她怎麼可能把殺害紅鸞的真兇交出去?「只要他們拿出續魂草,我們就能掌握先機,這段時間,我會讓暗水監視他們的一舉一動。」

    「希望能如你所願。」不知為何,雲井辰心裡總有種不詳的預感,似乎這件事不會如她猜想的這般順利進行。

    他也希望是自己太謹慎,是自己想得太多。

    藥王谷的速度極快,在三天後,就有自稱是藥王谷長老的中年男人拜訪皇宮,凌若夕命令放行,在御書房中接見了他。

    那是一個精神抖擻的中年男子,年紀約莫在四十歲左右,長發高束,一身錦衣,腰間別著一把骨扇,長得慈眉善目仙風道骨,在他的手裡捧著一錦盒,他衣訣翻飛的步入御書房,朝凌若夕含笑點頭:「這位想必便是南詔國的攝政王吧?」

    「續魂草在何處?」凌若夕犀利的眸子此刻正緊緊盯著他手中的錦盒。

    「續魂草就在這裡,」中年男人舉起錦盒,還沒等凌若夕有所動作,他又道:「不過,這株續魂草已失去藥效,被風化了。」

    說著,他啪地一聲將錦盒打開,露出了裡面那支幹枯的草藥。

    凌若夕臉色微變,霍地站起身來,渾身釋放著一股駭然的殺氣:「你們耍我?」

    「不不不,」承受著她可怕的氣勢,這位長老有些疲於應對,急忙搖頭:「谷主擔心攝政王會徇私舞弊,包庇真兇,於是特別囑咐鄙人,只帶續魂草的樣本前來,還請攝政王放寬心,在藥王谷內,這種草藥遍地都是,我們不會拿這種事說謊。」

    他的安撫並沒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凌若夕的臉色難看至極,「沒見到續魂草,我不會命人繼續調查。」

    「那麼,我只能說一聲抱歉,攝政王在尋找的續魂草,普天之下只有我藥王谷里有,若是攝政王一意孤行,我想,對藥王谷並無太大的損失。」長老沒有被她的威脅嚇住,現在全天下皆知,她在尋找這種草藥,有了這個軟肋在手,他們完全可以拿捏住凌若夕,並且趁機提出自己的要求。

    凌若夕緊緊握著拳頭,指骨甚至發出了咯咯的碎響,鋪天蓋地的殺氣此刻正在這御書房內不停攢動,如一頭躍躍欲試的猛獸,已伸出了它的獠牙,正時刻準備著撕碎敵人的咽喉。

    長老能夠感覺到凌若夕心頭澎湃的怒火與殺意,但他卻毫不妥協,「攝政王還請你三思。」

    「滾出去。」凌若夕啞聲說道,她害怕這人再多留一秒,便會讓她的理智失控。

    長老也沒有固執的留下,當他剛轉過身準備出門時,身後忽然間又傳來了凌若夕的聲音:「把錦盒留下。」

    他略一猶豫,最後終是咬牙將盛放續魂草的錦盒拋給了凌若夕,只因為他篤定,失去活力的續魂草即便是交給了她,她也無法用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
    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王牌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