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1章 翻雲覆雨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1章 翻雲覆雨后字體大小: A+
     

    一夜過去,海平線上升起第一縷霞光,暖暖的光輝驅散了圍繞在皇宮內的所有白霧,泥土含香,凌小白支著腦袋,睡得不太安寧,胳膊上,脖子上,全是被蚊子咬出來的小紅包,看上去格外可憐。

    黑狼在鳥窩裡翻了個身,咻地一下順著粗大的枝幹滑落到地上,它用爪子撓撓臉,抖了抖渾身的鬃毛后,抬腳走到凌小白身旁,戳戳他的臉蛋:「吱吱。」

    該起床了。

    凌小白鬍亂揮了揮手,瓮聲瓮氣的嘟嚷著:「別吵小爺。」

    黑狼各種無語,加大了下手的力氣,只差沒在他身上撓出幾條血痕,這才把凌小白從美麗的夢境里喚了回來,他揉著惺忪的睡眼,茫然的瞅著眼前放大的小夥伴,目光有些迷離,有些懵懂:「小黑你幹嘛?大清早就騷擾小爺的好夢。」

    「吱吱。」黑狼嫌棄的指了指他嘴角上殘留的透明水漬,丫的,這人昨晚做夢絕對夢到了銀子。

    凌小白小臉一紅,急忙抬手將痕迹擦掉,「嘿嘿嘿。」

    黑狼對他的傻笑置若罔聞,下顎輕抬,爪子朝後方緊閉的大門用力指了指,這傢伙該不會忘了昨天晚上叫囂要找少主算賬這件事了吧?它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

    凌小白傻兮兮的轉過頭去,當他見到那扇緊鎖的紅漆木門時,腦海中的混沌在這一剎那消失得一乾二淨,媽蛋!他差點忘了正事。

    顧不得形象的狼狽,雙手叉腰站起身來,深吸口氣,昂首挺胸的往大門口走去,氣勢說不出的強悍,說不出的逼人。

    一聲從屋外傳來的河東獅吼,讓聽力敏銳的凌若夕從沉睡中驚醒。

    「壞蛋——給小爺開門——」

    眉頭忍不住皺緊,她剛要起身,一隻溫熱的胳膊便從旁邊橫到了她的胸口上,「再睡會兒。」

    雲井辰半睜著雙目,啞聲說道,白髮的長發與黑色的青絲在這寬敞的八仙架子床上交纏著,密不可分。

    凌若夕只覺身體有些說不出的酸疼,回想到昨夜的失控,白皙的面頰也不禁紅了,她動手將雲井辰的胳膊挪開,翻身坐起,迅速將褻衣裹上,「我出去看看。」

    眼睜睜望著她無情離去的背影,雲井辰心底各種幽怨,這種時候,難道不該多溫存一會兒嗎?

    凌若夕披著一件大氅就將房門打開,毫無徵兆開啟的大門,讓凌小白險些沒站穩,踉蹌了好幾步,差點掉到裡頭去。

    剛站穩,他張開就要算賬,但等他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時,滿腹的怨言通通卡在了喉嚨里,說不出來了,嚶嚶嚶,為毛開門的會是娘親啊?這不科學!

    「大清早你在外面鬼吼鬼叫什麼?」凌若夕略帶不悅的問道,眉宇間還殘留著幾分動情后的嫵媚。

    凌小白艱難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娘親,壞蛋呢?他在哪兒?」

    「別這麼沒禮貌。」凌若夕屈指戳了戳他的腦門:「我教你的禮數你學到哪兒去了?」

    「是他先做錯的,才不是寶寶的錯。」凌小白撅著嘴反駁了一句,「昨天寶寶在床上睡得好好的,他突然回來,還把寶寶給扔了出去,娘親,那傢伙是壞蛋,你要替寶寶好好教訓他。」

    說著,他還不忘揮舞著拳頭,鼓動凌若夕讓雲井辰好看。

    黑狼眼角一抽,立馬將腦袋轉到一旁,心裡憋著笑。

    凌若夕無奈的揉了揉額角:「這事我會說他的,你先去洗漱。」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凌小白得意洋洋的哼哼兩聲,這才消停下來,他抱著黑狼到後院的浴室中沐浴更衣,期間,還歡快的哼起了小調。

    凌若夕頭疼的坐在廳內的軟塌上,渾身酥軟,不願動彈。

    雲井辰穿戴好衣物后,信步走出內室,看著她如貓兒般慵懶的模樣,消散的慾火,又一次蠢蠢欲動。

    他熾熱的目光如火,如烈火,凌若夕想忽略也做不到,她愕然抬首,剛巧撞入他的眸子里,忍不住笑罵道:「你給我消停一點,小白昨晚的怒氣到現在還沒散。」

    「他不小了,有些事你該告訴他。」雲井辰蹙眉說道,「打擾父母的二人世界,可不是一個好孩子該做的。」

    「他沒認你。」凌若夕提醒道,就算這是事實,但只要一日凌小白沒有認同他的身份,這聲爹,就不存在。

    雲井辰不置可否的聳聳肩:「血緣關係可不是他說不認就不認的。」

    「你的身體感覺怎麼樣?」凌若夕將話題轉開,眸光染上淡淡的擔憂。

    「呵,這點運動還不至於讓本尊傷勢複發。」雲井辰神清氣爽的說道,隨後,他湊到凌若夕身旁,俯身靠近她的耳朵,溫熱的鼻息不斷的噴洒在她的脖頸上,如一片羽毛,正在來回拂動,「就算再來一次,本尊也可以。」

    我去,這男人也太不要臉了。

    凌若夕深深的被他的無恥擊敗,嘴角狠狠抽動了幾下,「這些話你怎麼說的出口?」

    「情到濃時,一切順理成章。」雲井辰一臉驕傲的說道,「只要看見你,本尊就有說不完的情話,只要你想聽,隨時隨地,本尊都能說給你聽。」

    「……」凌若夕頓時啞然,她怎麼有種自己招惹上的不是人,而是一頭餓狼的錯覺?

    「待會兒讓小一替你看看。」她提議道,實在不太放心他的身體情況。

    雲井辰沒在這種事上和她唱反調,爽快的答應下來:「行!你說了算。」

    早膳時,凌小白在席間不停的朝雲井辰投射著眼刀,還時不時往凌若夕那兒遞眼色,希望她能實現對自己的許諾,給雲井辰一個教訓,但直到這頓早膳吃完,他也沒能如願以償。

    雲井辰不僅一點事也沒有,反而還得到了凌若夕溫柔的對待。

    「小黑,你說娘親該不會是忽悠小爺的吧?」凌小白抱著小夥伴蹲在角落裡,目光幽怨的望著正在對坐飲茶的一男一女,嘴裡嘀咕道。

    黑狼對他的智商徹底不抱希望,這種事不是明擺著的嗎?他居然還敢問出口?

    「自從這壞蛋回來以後,娘親一點也不疼小爺了,現在還騙小爺。」凌小白越想越氣,他不停的扯著黑狼身上的鬃毛,甚至一時用力過猛,拽下了幾縷。

    黑狼疼得渾身拱起,爪子在他的膝蓋上用力一蹬,跳到地上,不願再承受他太過粗魯的對待。

    連最後的小夥伴也將他拋棄,凌小白心裡的怨氣更加大了起來,他吸了吸鼻子,有種這世間滿是惡意的錯覺,嚶嚶嚶,這一切都是壞蛋叔叔的錯!

    「不去勸勸他?」雲井辰的餘光一直注意著凌小白的舉動,見他渾身散發著一股黑氣,忍著笑,問道。

    「需要我勸他嗎?」凌若夕反問道,「這種事過幾天他就會忘了。」

    「呵,同感。」他也還在記恨著凌小白昨天夜裡時不時搗亂的舉動,趁機落井下石。

    「你待會兒陪他留在這裡訓練,我去見見那幫人。」凌若夕悠然放下手裡的茶盞,吩咐道。

    「本尊同你一起去。」雲井辰不願和她分開,能不能找到續魂草還是一個未知之數,如果到最後得到的仍舊是失望,至少,讓他在這段所剩不多的時間裡,能夠陪著她,寸步不離。

    他做事永遠喜歡提前將最好和最壞的兩種結果想出來,並且為此做足準備。

    「你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凌若夕瞅見他蹙起的眉頭,不由得沉聲問道,「我只是去見見他們,順便問問藥王谷的所在,你就和小白待在這兒,等我回來,恩?」

    她固執,但云井辰的執著也不比她小,兩人僵持了許久,最後,凌若夕選擇讓步。

    「好,你和我一起,帶上小白。」她舉手投降,沒捨得繼續和他僵持下去。

    雲井辰微微一笑,她的退讓,讓他很開心,可心裡卻又充滿了苦澀,如果不是在乎到了極致,她怎會選擇讓步?

    這樣的她,他要如何才能放手?要如何才甘願離開她,留下她一個人?

    想到不久后的將來,雲井辰臉上的笑容化作了濃濃的凄苦,但這黯淡的情緒轉瞬就消失在了他的臉上。

    等到凌小白換好衣裳,一家三口才從寢宮出發,趕去行宮。

    暗水這會兒正呼呼大睡,絲毫沒有轉醒的跡象,直到負責行宮內安全的御林軍用力拍著門,他才一臉不爽的從床榻上翻身坐起:「什麼事啊?」

    這大早上的,能不能讓他好好休息休息?

    侍衛聽到裡面傳出的怒言,有些惶恐,「回公子,攝政王駕到,現在正在前廳等候公子。」

    凌姑娘來了?暗水渾身的睡意在這句話的作用下消失得一乾二淨,他打了個機靈,用最快的速度將衣物穿戴好,套上靴子,匆忙趕去前廳。

    小一已經在廳中,正在向凌若夕彙報著那四人的病情,在他的悉心照料下,那四人此時已經好轉了不少,至少比起昨天來,情況康復了許多,簡單的答話已經能夠做到了。

    「把他們帶過來。」凌若夕吩咐道。

    聽到命令的侍衛急忙趕去廂房,但沒過多久,就一臉愁眉不展的回來了,「回攝政王,那幾位貴客不肯下床,不肯前來見您。」

    他的神情染上淡淡的不悅,在南詔,凌若夕的存在幾乎被百姓,被朝臣捧上神壇,而這四人的不識趣,讓這普普通通的侍衛感到了深深的不滿。

    「哼,不肯來?暗水,你去,不管用什麼方法,把他們給我請過來。」她特地咬重了請這個字,在她的地盤上,什麼時候輪到對方耍脾氣了?她沒有理由,也沒有心情去縱容他們。

    暗水笑著點頭,立即前往廂房,很快,從後院的方向有男人的咒罵聲隱隱傳來。

    凌若夕只當沒聽見,她揮手讓廳內廳外的侍衛通通退下,只留下自己人,有些事,她沒打算告訴他們,也沒打算讓這些侍衛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
    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妖怪系統:快穿男神,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