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0章 情到濃時一切水到渠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30章 情到濃時一切水到渠成字體大小: A+
     

    「替我查一查藥王谷。」談笑后,凌若夕才說起了正事,「另外,查出這幫人在京城裡是否還有其他的同黨。」

    「好。」小丫一口答應下來,她的存在不就是為了替夫人解決這些事的嗎?

    「加油干。」暗水鼓勵似的拍了拍她的腦袋,「幹得好說不定成親的時候凌姑娘還會給咱們封一個大紅包。」

    要從凌若夕這頭鐵公雞身上拔毛的機會少之又少,一想到自己即將得逞,暗水心裡別提有多興奮了。

    「切,你就不能有點追求嗎?」小丫很不喜歡他這副財迷心竅的德性,「夫人願意給,那是夫人的情分,至於多少,是咱們能夠過問的嗎?」

    卧槽!夫人控這種東西他究竟要怎麼給她糾正過來?看著小丫這副以凌若夕為天的架勢,暗水頗有種自己的將來十分灰暗的直覺。

    「放心,包軍滿意。」凌若夕莞爾大笑,「這種事一輩子只一次,我不會吝嗇這點小錢。」

    「聽見沒,這可是凌姑娘親口說的。」暗水喜上眉梢,雙手不停的在胸前搓動:「凌姑娘,要不你先透個信,到底是多少啊?」

    「……」凌若夕頓時啞然,她平時有剋扣他的銀子嗎?為什麼他會是這副模樣?

    小丫在暗地裡狠狠踩了暗水好幾次,可他還是固執的想要得到些許口風。

    凌若夕哭笑不得的離開房間,將空間交給他們這對冤家,雙手背負在身後,徒步返回宮廷。

    入夜,雲井辰親自下廚,替她做了一桌子的菜肴,精美可口的飯菜香氣撲鼻,引得凌小白肚子里的饞蟲開始不停的翻湧,他拿著金筷子看著這滿桌的飯菜有些不知道該往哪兒下手,每一道他都想吃,腫么辦?

    「啪。」小手剛想去夾一塊魚肉,卻被雲井辰用筷子彈開。

    「你幹嘛啊?」凌小白吃疼的捂住手背,目光幽怨。

    「等若夕回來一起吃。」他控訴的目光對雲井辰來說沒一點效果,「她不在,不能開席。」

    「憑什麼啊?小爺已經很餓了有木有!」委屈的腔調聽著好似快要哭出來,凌小白幽幽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再看看這滿桌釋放著香氣的精湛菜肴,各種糾結。

    「小爺就吃一口也不行嗎?」他豎起一根手指頭,「小爺這是替娘親先嘗嘗,萬一不好吃怎麼辦?」

    「不行。」雲井辰勾唇輕笑:「既然嫌棄本尊做的飯菜不好,那你就自己去弄,別吃了,昂。」

    凌小白又一次體會到了挖坑埋自己的滋味,牙齒狠狠咬住筷子,一邊磨牙一邊用眼刀刷刷的瞪著他。

    雲井辰自動屏蔽,甚至笑得愈發邪魅狂狷。

    凌若夕剛回到寢宮,就撞見他們父子二人之間充滿硝煙味的氛圍,眉心暗自一擰:「你們在說什麼?」

    「娘親~」凌小白一個飛撲,撞入凌若夕的懷中,他還特地扭過頭去沖雲井辰挑釁似的做了個鬼臉,哼!讓他上次阻止自己親近娘親。

    雲井辰一臉的無奈,他總不能和自己的兒子鬥氣吧?雖然說這種事他平時沒少干。

    「做什麼?」凌若夕垂下眼瞼,輕聲問道。

    凌小白咧嘴一笑:「吃飯飯。」

    他拖著凌若夕在椅子上坐下,還特別殷勤的替她將碗筷拿了過來,「娘親,這是你的。」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你又有什麼事?」凌若夕雙手環抱在胸前,眼睛猶如雷達般不停的在凌小白身上來回掃視。

    「人家哪有。」凌小白特委屈的撅著嘴。

    「呵,估計他是餓了,想儘快開飯。」雲井辰在一旁打著圓場,隨即就接收到了凌小白感激的視線,他心頭一軟,趁機給凌小白夾了一塊親手做的麻婆豆腐,「嘗嘗。」

    這種時候最適合增進父子間的感情。

    凌小白如同小雞啄米般用力點動腦袋,以飛一般的速度開始和碗里的米飯較勁。

    凌若夕看得有些失笑,用過晚膳后,她和雲井辰漫步在宮廷中,微涼的秋風噴洒在面頰上,讓人精神抖擻。

    殿宇高低錯落的坐落在四周,偶有提著宮燈的宮人來回走動,天上星辰遍布,如同璀璨的銀河。

    「白天在忙什麼?」雲井辰輕聲問道,臉上的笑多了幾分柔和,如九天懸月。

    「去了一趟清風明月樓,見了見小丫。」凌若夕漠然啟口:「怎麼,你這是在查崗?」

    他無奈的搖搖頭,眸光寵溺:「本尊一刻不見你,便會思念成潮。」

    擦,這男人有夠肉麻的。

    「吹,你繼續胡吹。」凌若夕表示自己不信:「難不成我還會拋下小白跑了不成?我不是你,即便要離開,也不會連招呼也不打一聲。」

    「還在記恨本尊失蹤的事?」雲井辰本以為這事已經掀過,沒想到她會重提。

    「你說呢?」凌若夕反問道。

    「那本尊向你道歉,好嗎?」雲井辰不願她動怒,也知道這事他處理得並不好,「彆氣了,為了這點小事氣壞了身體,不值得。」

    「哼,只此一次,」凌若夕沒同他計較。

    危機解除,兩人漫步過迂迴的長廊,在御花園的涼亭內坐下,不遠處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兩岸長柳垂青,四周圍繞的燈火閃閃發亮,彷彿置身在夢幻的國都。

    「等你的傷勢痊癒,我們找一個清靜的地方隱世,如何?」或許是這夜太過寧靜,凌若夕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雲井辰愣了。

    細長的睫毛輕輕顫了顫,「你捨得?」

    「什麼?」她有些迷茫。

    「這裡的種種,高高在上的地位,讓人羨慕的威望,還有權勢所帶來的成就感與滿足感。」仔細一想,在不知不覺間,她竟已站在了這片大陸的頂端,而他呢?卻從昔日的雲族少主跌入自身難保的境界里。

    雲井辰眸光微暗,只要是男人,就不會希望自己弱於深愛的女子。

    「你以為我會在乎這些身外之物?」凌若夕涼涼的勾起唇角,身體漫過石桌,扯住他的衣襟,把人揪到自己的面前,四目相對,彼此的鼻尖來回蹭動,綿長的呼吸在空中交織著,她深深的望入他那雙波瀾不驚的眸子里,一字一字說得十分緩慢:「雲井辰,你給我聽好,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我通通可以放棄,你也別忘了,當初是誰鼓動我,要我答應做這個攝政王!自卑那一套,你給我收斂好,不論如何,此生,我絕不會鬆開你的手,哪怕是下了地獄,你也休想逃離我的身邊。」

    她的話鏗鏘有力,帶著一股不惜一切的決然與堅定。

    雲井辰在愕然之餘,心尖卻有濃得散不開的暖流湧現,「娘子,你這是在向為夫表白嗎?」

    要從她嘴裡聽到這些動人的話機會不多,但每一次,總能夠讓雲井辰心情暢快。

    「哼,這是警告。」凌若夕面頰忍不住一紅,鬆開手,就要抽身,但她沒料到,雲井辰會一把摟住她的腰肢,旋身一轉,直挺挺壓在她的身上,將她夾在他與石桌之間,吻如狂風暴雨般落下,淹沒了她唇中所有的驚呼。

    唇齒相合,他用心的吻過她口中每一個地方,像是要把她融入自己的血液。

    凌若夕被他吻得頭腦發暈,整個人幾乎癱軟在石桌上。

    「好想把你吃掉。」雲井辰送開口,邪笑著說道,那雙熠熠生輝的眸子,染上淡淡的邪火。

    凌若夕用力扯住他胸前的衣衫,嘴角一彎,不僅沒有露出半分羞澀的表情,反而主動迎上去,靈巧的舌尖舔舐過他的耳垂,吐氣若蘭:「換個地方。」

    「轟!」壓抑的火氣如同火山驟然爆發,這時候若是還能忍耐,他就不是男人!雲井辰用力將她緊抱在懷裡,雙足在地面輕蹬,身影快如疾風,頃刻間,就回到了寢宮,手臂從上往下揮動,天玄巔峰的玄力席捲整個內室,正在床榻上脫著衣服準備睡覺的凌小白連話還沒來得及說,就被這股力量掀出大門,屁股著地,疼得他齜牙咧嘴的。

    「啊!好疼啊。」他捂著受傷的小屁股一瘸一拐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剛想往屋內沖,但那扇威嚴的大門卻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驀地合上。

    「搞什麼鬼啊?」他氣得哇哇大叫,小手用力拍著房門,「讓小爺進去!」

    「吱吱。」黑狼吧唧一聲跳到他的肩頭,無情的給了他幾爪子。

    凌小白又氣又委屈,「你幹嘛打小爺?」

    「吱吱。」白痴,知道什麼叫非禮勿視嗎?黑狼朝他翻了個白眼。

    凌小白被瞪得莫名其妙,他一把將黑狼扯到自己懷裡,「走,小爺就不信進不去!」

    說著,他果斷的下了台階,順著花園裡一株參天大樹往上爬,手腳並用,樹的枝椏可以延伸到內室的窗戶口,凌小白正打算從這兒往裡面瞅瞅,到底是什麼情況,但當他整個人剛爬到樹榦上,腦袋還沒來得及往外伸出去,屋內,一股強勁的氣浪迎面撲來,他嚇得渾身一抖,砰地從樹上掉下去,摔得人仰馬翻、四腳朝天。

    「吱吱!」哈哈哈,活該!黑狼從剛才就一直留在樹底下,它猜到這種時候少主是絕不會讓任何進去打擾的,看吧,它多有先見之明。

    凌小白用力扯了扯它的鬃毛:「你笑什麼?見到小爺吃癟有這麼好笑嗎?」

    黑狼洋洋得意的昂著腦袋,對凌小白惱羞成怒的呵斥直接無視,活該啊,誰讓他沒事瞎折騰的。

    屋內氣氛火熱,屋外,凌小白則是各種凄涼,想盡了所有的辦法,也沒能進到寢宮裡,到最後,他只能賭氣的抱著膝蓋,坐在門口的台階上,就不信娘親和壞蛋不出來!

    而這一等,就是整整一夜。

    黑狼老早就給自己找了個乾淨的鳥窩,倒頭大睡,沒跟著凌小白一起抽風,它還得留著力氣,等明天醒來看好戲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
    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女子監獄的男獄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