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29章 定下婚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29章 定下婚事字體大小: A+
     

    出宮前,凌若夕趁著雲井辰在地牢中辦事的時機,和暗水一起去了趟行宮,藥王谷的四人被安置在行宮後院的廂房裡,由小一親自替他們治療身上的傷勢。

    經過一夜的醫治后,他們身上血淋淋的傷口被包紮起來,如同木乃伊一般,躺在床榻上休養生息,小一在一旁的圓桌邊搗鼓著治療外傷的草藥,因為被封住玄力,凌若夕絲毫不擔心他們會趁機逃走。

    「師姐。」見凌若夕進屋,小一一把放下手中的藥罐,蹭到她身前。

    「他們的傷勢如何?什麼時候能夠痊癒?」深幽的目光迅速在這四位傷員身上掃過,帶著幾分急切。

    小一老老實實的回道:「不出五天就能夠下床了。」

    宮裡有最好的藥材,又有他時刻陪伴、治療,五天的時間已經足夠。

    凌若夕微微頷首,「他們就拜託給你了。」

    「是,師姐,」小一鄭重應下,隨後,又問:「師姐,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啊?」

    「可以帶我們找到續魂草的人。」凌若夕沒有隱瞞他,對自己人,她向來不喜歡隱瞞。

    小一臉色霍地大變,他激動的握住了凌若夕的手腕:「真的嗎?」

    如果能夠找到續魂草,那雲公子就有救了!

    凌若夕不著痕迹的將手從他的掌心抽出,除了雲井辰和凌小白以外,任何人的觸碰,都會讓她下意識想要反抗,如果不是因為小一得到她的信任,在他出手的瞬間,迎接他的,就會是她無情的攻擊了。

    暗水默默的將她的小動作看在眼裡,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這就是差別待遇啊,如果換做是雲井辰,凌姑娘絕不會這麼反感。

    「恩,如果他們的話是真的,他們就該知道續魂草的下落。」凌若夕犀利的目光從藥王谷那名帶頭的男人身上掃過,含著幾分警告,幾分殺氣。

    男人閉著雙眼沒有吱聲,只鼻腔里,若有似無的發出了淡淡的輕哼,像是在以這樣的方式回應凌若夕的警告。

    「替我看著他們,另外,他們的傷勢太重,吃不了什麼好東西,粗茶淡飯就夠了。」凌若夕淡漠的吩咐道,既然對方這般不屑,那她也沒必要對他們太好。

    暗水捂著嘴,在一旁幸災樂禍的偷笑,活該,誰讓這幫人目中無人的?就該好好的治一治。

    男人的臉色猛地一僵,忽地睜開了雙眼,怒火沖沖的瞪著凌若夕。

    「你!」

    「我怎樣?」凌若夕回過頭,臉上綻放出一抹絢爛至極的笑,但那笑容里卻滿是冰冷:「我這人脾氣不太好,見不得有誰比我更有個性,你們該慶幸,手裡有續魂草的線索,否則的話,相信我,你們連躺在這裡享受人伺候的資格,也不會有。」

    面對著凌若夕強勢的警告,男人啞口無言,她身上泛出的強悍威壓,讓他有些喘不上氣來,他這才恍惚的想起,眼前這個女人在外界的傳言,那並非是空穴來風。

    「走了。」凌若夕並沒有久呆,帶著暗水匆忙離開行宮,身影縱身躍起,幾個起落後,就離開了高聳的宮牆。

    此時的清風明月樓里,小丫正在應付一個大白天喝醉酒,想要來樓中尋歡作樂的男人,他穿著土裡土氣的錦衣,十根手指全戴滿了金燦燦的黃金指環、戒指,像是唯恐別人不知道他有錢似的。

    「這位客官,我們這兒白天是不營業的,你如果有什麼需求,還請晚上再來。」小丫雖然很不耐煩,但她仍舊保持著自己的風度,對這不依不饒的客人笑臉相迎。

    但她越是這樣,就愈發的讓這男人得寸進尺,粗糙的手掌握住她的柔荑,趁機揩油:「哼,老子有的是錢,就要現在找個娘們陪陪,我看你就不錯。」

    「蹭!」一道明晃晃的白刃從他的頭頂上掠過,尖銳的刀尖貼著他的頭皮飛入後方的圓柱中,刀身嗡鳴,幾縷被割斷的青絲在空中打著旋兒落下。

    男人愣了,小丫也愣了,她茫然的眨眨眼睛,看著眼前披頭散髮的暴發戶,很想笑,卻又強忍著。

    「誰?是哪個吃了雄心豹子膽的混賬東西敢偷襲老子?」男人朝四周望去,虎目圓瞪。

    剛才那刀如果再往下一寸,他的腦袋就得開花,這怎能讓他不怒?

    暗水冷冷的站在二樓的走廊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下方不斷叫囂的男人,身側泛起一陣殺氣:「是你祖宗我!」

    「你是什麼人?」男人被他凌厲的眼神嚇得雙腿發軟,但礙於面子,還是硬著頭皮嚷嚷開了。

    見暗水現身,小丫在鬆了口氣之餘,又害怕他會因為自己惹上麻煩,急忙想要緩和氣氛:「是誤會,這位客官,這人也是咱們樓里的貴客,您看這事要不就算了?我破例給你找個姑娘,你看怎麼樣?」

    男人反手就是一巴掌沖小丫扇去,嘴裡還不乾不淨的罵道:「滾蛋!你是什麼東西?」

    他擊出的手掌被一隻看似柔弱的小手在空中接住,手腕傳來一陣劇痛,疼得男人面目扭曲。

    「啊——」他的手要斷了!

    凌若夕神色冷漠,手腕往下一翻,只聽見一聲咔嚓的碎響,男人抱著斷掉的手腕滿地打滾,口中不斷發出聲嘶力竭的哀嚎。

    「夫人。」小丫激動的望著突然現身的女人,小跑著蹭到了她的身後。

    「趕他出去。」凌若夕冷聲命令道。

    四周早就摩拳擦掌的打手立即上前,將男人抬起扔出了大門,門外,他還在不斷的叫囂著要來報復,凌若夕微微蹙了蹙眉,在暗中朝暗水使了個眼色,後者當即飛出閣樓,在一條暗巷中,把人乾淨利落的解決,身上不沾半分血跡。

    「下次再遇到這種人,不必害怕,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的人沒必要向任何人低頭。」凌若夕坐在小丫的閨房中,交代道。

    小丫是她的屬下,除了她,不需要向任何人折腰。

    小丫心裡分外感動,「是!我記下了。」

    「哼,不光要記下,你還得記到心裡去,這都是些什麼人啊?真以為有幾個小錢就能無法無天?」暗水一臉不爽的推開門,神色略顯不忿。

    「解決了?」凌若夕幽幽睨了他一眼。

    「當然,他現在恐怕到閻王爺面前去耍橫去了。」暗水心裡憋著氣,走到小丫身前,執起她的手腕,用自己的衣袖粗魯的擦了好一陣,直到那白皙的肌膚泛起紅潮,才肯罷休,「不是我說,一個姑娘家的,開什麼青樓?每天應付這種人,你就不害怕嗎?」

    以前他對小丫的工作沒有任何怨言,因為他們的關係僅僅是同伴,但現在卻不同了,他是她的愛人,哪一個男人會喜歡自己的女人干這份職業的?

    小丫鼓著腮幫怒氣沖沖的甩開他的手掌:「我為什麼要害怕?我開青樓開了這麼久什麼場面沒經歷過?再說了,我這是替夫人辦事。」

    她不認為自己的這份工作有哪裡不好,甚至覺得還挺驕傲的,能夠掌握整個京城的情報,這可是她以前連做夢也不敢想的事。

    暗水緊繃的面頰微微抖了抖,似怒似氣。

    「我知道你是替凌姑娘辦事,我是說,遇到這種人,就不能換一個人去應付他嗎?一定要你親自出面?」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是在擔心她啊。

    小丫也在氣頭上,哪裡聽得出他的關心?只以為他是看不起自己,雙眼委屈得泛紅,她狠狠擦掉眼角的淚珠,惡聲惡氣的說道:「我的事不要你管。」

    眼看這小兩口越吵越火,凌若夕放下手裡的茶盞,出聲道:「小丫,暗水他只是擔心你,他說得沒錯,有些事,不需要你親自出面,你是個女孩子,很多事可以交給其他人去做,有時間的話,可以培養一個副手。」

    她的一席話,讓小丫無從反駁,只能**的點頭答應下來。

    凌若夕眸光一轉,落在暗水身上:「你也一樣,有些話在說出來之前用腦子好好想想,別詞不達意。」

    明明是關心的話,卻愣是被他說成是嫌棄,難怪小丫會誤會。

    暗水有些難為情的點點頭,「凌姑娘,我知道了。」

    「兩情相悅是好事,這世間多的是人明明互相喜歡,互相深愛,卻無法走在一起,」或許是看到他們這對冤家,凌若夕心裡頗有些感慨:「等找到續魂草以後,我替你們選一個良辰吉日,趁早完婚。」

    「啊?」暗水和小丫都愣了,沒料到她會突然說出這種話。

    「怎麼,你們還想再拖幾年?」凌若夕挑高了眉毛,似笑非笑的問道。

    小丫面頰爆紅,害羞的垂下了腦袋,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其實,嫁給暗水她沒覺得不好,可是,對成親這事,她也沒多少心理準備。

    「喂,你就這麼不想嫁給我啊?」看著小丫悶聲不吭的樣子,暗水心裡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什麼滋味都有,他用力戳了戳她的手臂,語調有些沖。

    小丫惱羞成怒的抬頭瞪著他:「我有說不願意嗎?」

    女孩子得矜持,他懂不懂啊!

    凌若夕饒有興味的托著腮幫坐在椅子上,看著他們倆眉來眼去。

    「你們商量好了嗎?」她冷不丁出聲。

    小丫急忙推了推身邊的男人,示意他代替自己說話。

    暗水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迎上凌若夕略帶戲謔的眸子,老臉微紅:「凌姑娘,這事就拜託你了!」

    「呵,我先以茶代酒,提前祝你們新婚快樂。」說罷,她仰頭將杯子里的酒盞喝盡。

    暗水掛著一臉傻乎乎的笑,心裡別提有多甜蜜了。

    這時候的他們絲毫不知,在不久后的將來,這樁婚事將會演變成怎樣的悲愴。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
    武極天下我的左眼能見鬼我被校花逆推后神醫毒妃太囂張哥哥我要你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