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25章 三口之家也有內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25章 三口之家也有內鬥字體大小: A+
     

    「哼,我不和你一般計較,」暗水深知論口才自己遠不是這個無恥男人的對手,於是打算將這一頁掀過,「凌姑娘,你還沒告訴我究竟要盤問這幫人什麼事呢。」

    「只需要問出他們和紅鸞此人的關係,以及他們來京的目的,還有刑部尚書府發生命案當夜,這幫人身在何處。」只四個問題,卻把她懷疑這幫不請自來的高手的心思展現無疑。

    暗水笑盈盈的舔了舔嘴唇,「原來如此,凌姑娘你放心吧,這事交給我。」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御書房,打算去地牢提審這幫傢伙。

    「嘖,你太縱容他了。」雲井辰陰陽怪氣的在一旁說道,語調帶著淡淡的醋意。

    凌若夕愕然轉頭,「縱容?」這個詞語能和她扯上關係?

    「不論如何,他是你的下屬,你不該放縱他這般放肆。」上眼藥這種事可不僅限於女人,對於小心眼的男人來說一樣通用。

    嘴角不由得微微抖了抖,這男人是在大吃飛醋嗎?

    「說到放肆沒有人比得過你。」指腹輕輕抵住眉心,她無奈的感慨道。

    雲井辰輕哼一聲,「但關係不同,本尊是你的相公。」

    他無時無刻沒有忘記這個事實。

    「我們有拜堂,有成親?」凌若夕無情的戳穿了他的話。

    雲井辰漆黑的雙眸染上淡淡的陰霾,心尖泛起一股衝動,他未加思索的啟口:「那就儘快成親!」

    鏗鏘有力的話語帶著幾分賭氣的意味,這話一說出口,不僅是凌若夕,連他自己也愣住了。

    成親……

    這件事曾是他做夢都會笑醒的,可如今,哪怕他深愛她的心沒有改變,但他拿什麼娶她?拿什麼陪伴她一生一世?

    失去光澤的眼眸緩緩垂下,猶如蒙了塵的珍珠。

    凌若夕瞥見他黯然的神色,胸口像是螞蟻在啃食似的,有些抽抽的疼,她故作輕鬆的笑道:「行啊,只要你八抬大轎前來娶我,我便嫁你。」

    她的要求不高,但云井辰卻笑不出來。

    為了不再繼續這個揪心的話題,他笨拙的想要將重心轉移開:「你為什麼會懷疑這幫人和刑部尚書府的命案有關?」

    「我們是在討論成親的事,能不說別的嗎?」凌若夕有些不悅,他的逃避讓她十分不爽。

    shit!這個男人又在自卑了!

    「若夕……」雲井辰苦澀的喚了一聲,「你明知道的。」

    她明明知道,他的這具身體能拖多久還是個未知數,她明知道,這樣的他,根本沒有能力將她抱在懷中,她又何苦用這樣的事來激他呢?

    「我明知道什麼?」如果說剛才是帶著幾分衝動的答應,那麼此刻,凌若夕卻愈發堅定要把這個男人的後半生定下來的念頭,「雲井辰,你想讓我無名無份的跟著你嗎?」

    「本尊並無這種想法。」雋秀的眉頭忍不住皺緊,「本尊只是不願耽誤了你。」

    最後半句話輕得猶如低吟、嘆息,但落在凌若夕的耳中,卻如同一道驚雷,震得她渾身一顫。

    「耽誤?」她怒極反笑,白皙的雙手在龍案上緊緊的握成一團,「雲井辰,和你成親就是耽誤我?你從哪裡看出來的?我既然看中了你,就非你不嫁!」

    這是雲井辰以前日思夜想的承諾,可這會兒聽到,除了感動外,心裡更多的卻是難以言狀的悲拗與痛楚。

    「若夕,本尊……」他啞聲啟口,想要努力說服她,告訴她他的苦衷,但對上凌若夕那雙冰得刺骨的眼眸時,話語卻通通消失在了舌尖。

    既然她想,他又何苦徒惹她不開心?在這所剩無幾的日子裡,他只希望她能事事順利,日日開懷。

    既是這樣,答應她又有何妨?

    「你確定要嫁給這樣的我?」不再是高高在上的自稱,而是以一個平凡男人的身份,向她再次確認。

    凌若夕微微頷首:「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我難道像是背信棄義的人嗎?」

    是啊,她許下的承諾從不會改變。

    雲井辰幽幽嘆了口氣:「如果你執意,本尊願意應你,為你灌上本尊的姓氏。」

    「好,」凌若夕一口答應下來,「雲井辰,你最好記住你今晚說的每一個字,我平生最討厭誰欺騙我,你不要做第一個。」

    她說得鄭重,雲井辰的表情也不由得多了幾分嚴肅,「本尊不會騙你,也無需騙你。」

    一場關乎到他們倆未來的婚姻大事,就在這彼此的激將與警告中畫下句點。

    這一夜,雲井辰一直留在御書房,陪著凌若夕翻閱奏摺,查看各地方又一次送來的新消息,試圖從這些如大山般堆積無數的摺子里,找到一本有用的。

    天蒙蒙亮,濃濃的白霧化作雨滴,不停的澆灌在皇宮內花園的泥土上,淡淡的清香瀰漫在空氣里,在經過朝陽的微光輕輕照耀,似為這美麗的園景增添了幾分美輪美奐的夢幻感覺。

    凌若夕揉了揉酸疼的脖子,將最後一本奏摺合上,沒有休息半刻的眼睛此刻泛起絲絲酸澀。

    「喝口水。」雲井辰親手將自己泡好的熱茶遞到她的手邊,爾後,又繞過龍椅,在她身後為她溫柔的揉捏著肩膀,霞光從門外投射進來,他們倆一前一後的人影被拖長在後方的巨型屏風上,宛如一條影子似的,密不可分。

    「手藝如何?」雲井辰微微俯下身來,笑盈盈的凝視著她,柔聲問道。

    凌若夕愜意的靠著龍椅,那雙凌厲的鳳目,此刻正緊閉著,「還不錯,跟誰學的?」

    「本尊還需要學嗎?呵,這點小手藝,本尊無師自通。」雲井辰說得洋洋得意,但凌若夕卻聽得黑線道道。

    「你一天不往臉上貼金渾身不舒坦對不對?」這恰到好處的力道,怎麼也不像是沒有經過磨練,無師自通的。

    「本尊說實話你反而不信。」雲井辰一臉的無可奈何。

    「那是因為你嘴裡吐出來的話可信度太低。」凌若夕也毫不退讓的同他爭鋒相對。

    「娘親。」凌小白糯糯的聲音從屋外飄了進來,他抱著黑狼,邁開肉嘟嘟的雙腿一路小跑著蹭到了凌若夕身前,在接近龍椅時,他還不忘記將身邊的男人給擠走,讓他遠離自己的娘親。

    「起了?今天還算不錯,知道自己起床,沒讓人去喚你。」凌若夕難得神情和悅的誇了他一句。

    凌小白立即驕傲的挺起了胸口:「那當然,寶寶是最聽話最懂事的,才不會讓別人叫寶寶起床呢,這是寶寶自己的事。」

    他的回答很可愛,只是,一個幾乎每天都要靠著宮女、太監甚至是凌若夕本人叫他起床的小孩,有資格說這番話嗎?說出來,也不會害臊的。

    凌若夕略帶遷怒的瞪了眼身後的男人,總覺得一定是因為他身上的基因,才會讓小白越長越歪,看看這沒臉沒皮的勁兒,可不是和雲井辰像極了嗎?

    莫名其妙站著躺槍的雲井辰在接收到她投來的眼刀后,滿臉的迷茫,誰能告訴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娘親,你吃過早飯了嗎?不要空腹工作,會累壞身體的。」凌小白七手八腳的爬上龍椅,在凌若夕的大腿上找了一個最舒坦的姿勢,坐了下去,同時,還沒忘記關心她幾句。

    「今天這嘴怎麼這麼甜?有什麼事想求我?」凌若夕沒被他的柔情攻勢攻破,態度依舊冷漠。

    凌小白慌忙搖頭,「寶寶才沒有呢。」

    「都寫在臉上了。」凌若夕戳了戳他的腮幫。

    「哪裡?哪裡?」凌小白忽然伸出手,不停的撫摸著自己的面頰,他明明記得自己沒在臉上寫字啊。

    面對時不時賣蠢的兒子,凌若夕表示壓力山大,「跟著他一起去訓練,別在我這兒賣萌。」

    突然間下達的逐客令讓凌小白臉上的笑容瞬間僵硬,他咔咔的轉著脖子,手指指著雲井辰:「娘親,為毛又是他?以前都是娘親親手教導寶寶的。」

    他才不要和這個成天纏在娘親身邊,洋洋得意的男人一起訓練呢。

    凌小白在遷怒下,完全忘記了他和雲井辰之間的賭約。

    「時間能改變所有的事,也包括你多年以來的習慣。」雲井辰的話夾雜著深意,可惜,凌小白沒聽懂。

    「你在說什麼啊?誰要改變了?再說,寶寶的習慣一直很好的,有木有?」凌小白傲嬌的哼哼著,踮著腳,但高度還是差了不少,他古靈精怪的眼睛迅速掃視過整個房間,最後吧唧一聲跳到了一旁左手邊的木椅上,爬上去,居高臨下的看著不足半米距離的雲井辰。

    恩,果然比他站著高要舒服很多,至少不用仰視他了。

    雖然凌小白年齡小,但是,男人該有的自尊他也有,而且還極其敏感。

    「你們倆這是在唱雙簧嗎?」凌若夕看戲看夠了,這才出聲阻止了這場硝煙味十足的談話,「都給我去訓練,站在這裡擺造型還是裝雕塑?」

    她的眼神分外犀利,好似有寒霜正在她的眼底飄散。

    凌小白撅著嘴,「娘親,寶寶想陪著你。」

    「訓練完了再過來,不要和我談條件,免談!」凌若夕直接一句話封死了凌小白所有的退路,他有種自己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因為擔心娘親的清白,貿然前來御書房的,現在好了,沒得到表揚,反而還要得到懲罰。

    「真的不行嗎?不然,換暗水叔叔也可以。」他還想垂死掙扎。

    雲井辰挑眉笑道:「就這麼不想和本尊待在一起?還是說,你怕了?」

    最後的三個字輕到低不可聞,但云井辰挑釁的表情卻被凌小白看得一清二楚,小手黯然握緊,他咬著牙,**的說道:「小爺才不會怕你!小爺說過的,早晚有一天,小爺會打敗你。」

    哼,他不就是仗著比自己年長嗎?總有一天,他的話會實現的。

    雲井辰不置可否的聳聳肩,「好,本尊等著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掛傍身的雜草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
    家有表姐太傲嬌異世界的魔王大人醫冠楚楚·教授大人,惹天醒之路武極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