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21章 不要一個壞蛋爹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腹黑娘親帶球跑 - 第521章 不要一個壞蛋爹爹字體大小: A+
     

    「別想了。」雲井辰伸出手,溫熱的食指抵住她的眉心,輕揉了幾下,「本尊不喜歡你皺眉的樣子,好醜。」

    倆人曖昧的舉動,讓旁觀的衛斯理和暗水臉色都不怎麼好看,喂喂喂,明明在說正事,怎麼一眨眼,他們又給膩歪上了?好歹顧忌顧忌他們的心情啊。

    暗水和衛斯理詭異的對視了一眼,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無奈與糾結。

    「你可以去找一個漂亮的,沒人阻止你。」凌若夕牙尖嘴利的反駁道。

    「本尊倒是想啊,但本尊擔心家裡的醋罈子會打翻,某人會讓本尊丟掉半條命,為了小命,這種事還是算了吧。」雲井辰一臉遺憾的搖搖頭,說得有模有樣。

    凌若夕心頭的抑鬱,在他的調侃下,頓時煙消雲散,臉上難得浮現了一絲清淺的微笑。

    刑部尚書府上上下下三十四具屍體被大火吞噬的消息,根本捂不住,如同一陣狂風,席捲了整個京城,不論是官員還是百姓,都難免一陣錯愕,他們猜測著,到底是什麼人,如此心狠,不僅殺了人,還要用這樣的方式讓他們屍骨無存,這得多大的深仇大恨啊。

    凌若夕調查的速度不減,甚至這兩天,抽調了無數的兵力投入搜尋,幾乎將整個京城翻了個底朝天,卻愣是沒找到蛛絲馬跡,而手裡這些現有的線索,卻無法給出一個嫌疑人,案件的偵辦似乎陷入了僵局,朝廷里暗潮湧動,無數官員人人自危,唯恐成為第二個被下手的對象。

    小丫那邊也未曾調查到任何的消息,這段時間,京城內並沒有玄力高手出沒的跡象,而京城中的一些現有世家和門派,又沒有做出這種事的實力。

    凌若夕的臉色一天比一天難看,屋漏偏逢連夜雨,不僅是這件事,還有一件事也在這時候朝她壓來,小丫在出動了所有的力量后,仍舊找不到一絲關於續魂草的線索,龍華大陸頂級的拍賣行,也未曾有過續魂草這種東西的記載。

    如果不是確信鬼醫的手札不可能出現失誤,凌若夕幾乎都要以為,續魂草是不存在在這塊大陸上的。

    「哎。」凌小白幽怨的坐在寢宮外的台階上,口中發出一聲幽幽長嘆,「小黑啊,娘親這兩條不高興,你說小爺要怎麼做才能哄娘親開心呢?」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更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讓凌若夕回復到以前沒心沒肺的狀態。

    黑狼學著他的姿勢,坐在台階上,爪子托住腮幫,歪著頭,一臉的迷茫,這種事他這個做兒子都不知道,難道它還能猜到女魔頭的心思嗎?

    「吱吱。」這種時候就別去打擾女魔頭了,小心惹火燒身。

    黑狼善意的提醒著,凌小白卻沒能聽懂,依舊鑽研著能夠讓凌若夕開懷的方法。

    「fuck!」在不死心的將小丫傳到宮裡來的消息又翻閱過一次后,凌若夕一拳轟在桌面上,厚實的紅木桌子,咔嚓咔嚓出現了一道細小的裂痕,這一拳,她可沒用上玄力,僅僅靠著蠻力,就把這桌子可敲出了裂痕,可想而知,這力道有多重。

    此時,寢宮裡只有她一人,雲井辰一大早就離開皇宮,去東方家族想要利用東方家族的勢力,替凌若夕分憂。

    也正是因為這樣,她才能夠流露出內心的苦惱與煩躁。

    「娘親!」凌小白被屋內的聲響驚動,忙不迭小跑著沖了進來,小手用力拽住她的衣袖,「娘親你在幹嘛啊?為嘛要虐待自己?」

    他憂心忡忡的問道,脆脆的聲音染上淡淡的責備,像個小大人。

    凌若夕勉強壓下心頭的煩悶,伸出手掌,輕輕揉了揉他的腦袋:「娘親沒事。」

    她只是需要發泄,需要將心頭這幾天來壓抑的發悶通通傾瀉出來。

    「真的嗎?」凌小白不怎麼相信,總覺得她現在的情緒有些起伏不定,和平時完全不一樣。

    「恩。」凌若夕勉強擠出一抹笑,但那笑卻意外的僵硬。

    「娘親,不想笑你就別笑了,好難看的。」凌小白被她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給嚇住了,下意識咽了咽口水,膽戰心驚的說道。

    「……」好想揍他一頓,怎麼破?凌若夕體內的暴力因子開始躍躍欲試,或許是小孩子敏銳的第六感,凌小白頓時有種自己即將倒霉的直覺,他一溜煙蹭到了殿門旁,「娘親,寶寶去訓練去了。」

    看著凌小白離去的身影,凌若夕頹敗的鬆開了緊握的拳頭,連帶著,血液中那股想要教訓人的衝動似乎也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凌小白一口氣跳下台階,站在花園中,小手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險啊,小爺剛才還以為這次死定了呢。」

    他這些年一直是靠著完美的第六感,來躲避凌若夕的懲罰的,剛才也不例外。

    黑狼對他沒志氣選擇逃跑的舉動各種鄙視,兩眼一翻,撅著屁股對著他,優雅的走遠了。

    屋內,凌若夕略微平息了一下心頭的狂躁,坐在椅子上,閉著雙眼,將腦子放空。

    突然,一陣熟悉的腳步聲由遠及近的傳來,有沒有一個人,即使不用去聽他的聲音,即使不用去看他的容貌,只憑著腳步聲,就能夠猜到他是誰?

    「很累?」雲井辰磁性的嗓音在凌若夕的耳畔浮現。

    靜止的睫毛輕輕顫動幾下后,雙眼終於睜開,入眼的,是他略帶關切的神情。

    「還好,你忙完了?」她淡淡的問道。

    「恩,家裡有人在等為夫,為夫怎敢在路上拖延時間呢?」雲井辰笑得邪魅非常,渾身散發著一股濃郁的荷爾蒙。

    凌若夕惱怒的瞪著他:「說什麼胡話呢?」

    這人嘴裡就沒一句正經話。

    「現在這年頭說真心話也會遭人嫌棄,哎。」尾音微微拖長,帶著說不出的委屈與黯淡。

    凌若夕被他故意裝出的脆弱逗笑了。

    「總算笑了。」雲井辰嘆息道,有些心疼的看著她臉上殘留的疲憊之色,「本尊突然很想帶著你就這麼遠走高飛,什麼也不管。」

    「說得這麼輕鬆。」凌若夕搖搖頭,遠走高飛這種想法,頂多只能想想,她現在肩上承擔了太多的責任和壓力,如果撒手不管,連她自己也會看不起自己。

    身為攝政王,她得管理朝廷,身為他的愛人,她有義務和責任,照料好他的身體。

    在凌若夕的字典里,從來沒有逃避這兩個字。

    「東方家族那邊也沒有續魂草的線索嗎?」如果連富可敵國的家族也找不到蛛絲馬跡,她還有什麼辦法,能夠找到續魂草?難道真得去地府,見一見老頭,讓他說出來嗎?

    「本尊已經吩咐他們廣派人手四處尋找,只要一有消息,他們會立刻通知本尊,你無需掛心。」看到她為自己牽腸掛肚,雲井辰的心裡,既感動又不忍。

    他甚至有種自己在不知不覺之間,已成為了她身上的包袱的錯覺。

    眸光微微一暗,這個世上,他最不願的,就是因為自己,而讓她憂心。

    「也好,有東方家族四處尋找,說不定會找到一些有用的線索。」凌若夕只能這麼安慰自己,「我明天會讓人發出皇榜,以一萬黃金,向天下人購買有關續魂草的線索。」

    「你高興就好。」其實他對找到這味草藥一事,並未抱太大的希望,正如他前幾天說的,人各有命,他已做好了隨時離開她的準備,即使想到即將離開她的世界這件事,會讓他的心撕裂般的疼,但云井辰卻始終無法拋開這悲觀的想法。

    「你好好休息一下,這幾天你一直在掛心這些瑣事,都沒怎麼睡。」他轉瞬便將話題轉開,忽悠著凌若夕想讓她去歇息。

    凌若夕沒捨得讓他擔心,乖巧的和衣上床。

    雲井辰細心的替她掖了掖被角,側身倚靠在床沿,眸光溫柔似水:「睡吧,本尊在這兒陪著你。」

    凌若夕並沒有多少睡意,但或許是身邊有他的陪伴,她閉上眼沒多久,竟真的熟睡過去,恬靜的睡顏,帶著淡淡的笑意,如初生的嬰兒一般美好。

    歲月靜止,雲井辰只希望時光能在此刻定格,忘掉所有的煩憂,只為此刻的寧靜。

    「唔,壞蛋,你偷窺娘親。」從殿門後邊冒出來的凌小白指著雲井辰,惡聲惡氣的說道。

    雲井辰回過頭去,沖他做了個噓聲的姿勢,「別吵,她正在休息。」

    即使是兒子,在他的心目中,也抵不過凌若夕的分量。

    凌小白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往屋內看,當看見凌若夕毫無蘇醒的跡象后,懸在半空的心,這才總算是落在了地上,長長呼出一口氣。

    「次奧,小爺又沒做什麼壞事,幹嘛要心虛?」他猛地回神,有些不滿自己幹嘛這麼聽話,腮幫圓鼓鼓的撐起,似一隻可愛的倉鼠。

    雲井辰看得有些忍俊不禁,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臉頰。

    「你幹嘛啊?」凌小白見鬼似的朝後退了好幾步,戒備的盯著他,「不準對小爺動手動腳的。」

    「呵,誰讓你這麼可愛,連本尊也忍不住心動了。」雲井辰邪魅的笑道,眉宇間邪氣橫生,如一隻正張開翅膀的妖,魅惑眾生。

    只可惜這招對凌小白沒效,「哼,那當然,小爺繼承了娘親完美的基因,是天底下最可愛的寶寶。」

    他驕傲的挺起胸口,為這件事感到異常的自豪。

    雲井辰臉上的笑意更甚,「是么?本尊也這麼認為,畢竟,身為本尊的兒子,若不出眾,可是會辱沒了本尊的風采的。」

    「次奧!」凌小白氣得眥目欲裂,「警告你啊,你別隨隨便便亂攀親戚,小爺不吃你這一套。」

    即使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但凌小白卻拒絕認可他,他才不要這樣一個爹爹呢,成天只知道欺負自己!

    凌小白現在還無法理解打是親罵是愛的境界,雲井辰幾次捉弄,幾次教訓,都讓他刻骨銘心。

    黑狼不忍直視的捂住了自己的雙眼,笨蛋小少爺,血緣這種關係,是說不認可就能割斷的嗎?再說了,攤上少主有什麼不好的?笨死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中華第四帝國網游之金剛不壞三國之召喚猛將調教大宋外掛傍身的雜草
    皇恩絕品小村醫近身狂兵超品奇才家有表姐太傲嬌